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八章 尘封于记忆之中的过去
    ,更新快,,免费读!

    “师伯,你在那干什么!”

    眼见逍遥子的墓冢就这么被炸毁了,哪怕对方是血嗜子,天水道人也无法继续忍受了。就在他准备向对方出手之际,一旁的云影子忽然制止道::“不要冲动,这只是个衣冠冢而已,你大师伯的尸骸并不在这里。”

    果然,随着继续观察,天水道人发现,被打散的坟头之下并没有槟榔的痕迹,说是衣冠冢,其实里面什么都没有,这居然是一座空坟。

    “这是怎么回事,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大师伯连具尸骨都没有留下?”

    血嗜子突然将手中的那两颗旋转着的红色珠子停了下来,证据阴冷道:“这都怪他自己,非要做什么英雄。如果他当时听我的话,也许仙苑掌门到现在还轮不到方惜时呢。”

    天水道人道:“那逍遥子师伯的遗体现在在哪里,我看能不能找回来。”

    云影子叹了口气,随即道:“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你那么估的话,正和方惜时的心意。”

    天水道人狐疑道:“您的意思是说,方师兄诈死是为了找出大师伯的尸体?他要那具尸体有什么用?”

    就在二者对话的过程之中,血嗜子已然悠悠地来到了被自己轰开的坟墓跟前,伸手将其中那道闪闪发亮的条状物体抽取出来。这下,天水道人才发现,插在墓中居然是一柄奇怪的兵器。

    说它是剑,可是东西的两侧却没有开刃,只有一些参差不齐的枝岔,看起来就像是钥匙一样。

    “师伯,这是什么东西啊?”

    不等血嗜子说话,火髯道人沉声道:“启天钥,原来它在逍遥子的家冠冢里,怪不得方惜时怎么找也找不到。”

    “启天钥?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件宝贝,很厉害吗?”

    说着,天水道人快步来到血嗜子身边,仔细打量起来那柄形态怪异的兵器。不过在他看来,对方除了样子有点特色之外便再无可取之处,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门道。而就在这时,血嗜子将手中的启天钥突然举过头顶,神情癫狂道:“哈哈,谁也想不到,掌握着整个人间命运的启天钥,居然就在我们苍北仙苑吧?”

    这时,云影子不由得看了一眼对方,表情严肃道:“血嗜子,你冷静一下,小心点坏了大事。”

    血嗜子不以为然道:“怎么,你还怕我不小心打开魔界大门吗?”

    “魔界大门?这是什么意思?”天水道人突然惊声道。

    血嗜子怪笑一声,看看天水道人,又看了看云影子,而后才说道:“原来你没告诉你这个笨徒弟其事的隐情啊!当年,人类高手将魔界与人间彻底分开,在最终结下封印之时,用得便是这件启天钥。只不过,当时它的名字叫做封天匙。”

    听了血嗜子的一番讲述之后,天水道人变得更加迷惑起来,云影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埋怨起对方道:“你啊你!这么浅显的道理都领会不了吗?这件兵器就像是一把钥匙,既可以设下封印,亦可以解除封印,一物两用,懂了吗?”

    天水道人恍然大悟道:“明白了,明白了。可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何会在逍遥子师伯的墓中啊?”

    火髯道人轻笑道:“你啊你,真的把之前的事情都忘光了。你难道想不起来,逍遥子师伯是怎么遇难的吗?”

    经火髯道人这么一提醒,天水道人的脑海这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可这灵光来得十分暂时,未等他仔细辨认就消失不见了。

    “我……我好像记得有点,可是,我的头为什么要疼!”

    天水道人双手掐着自己的脑袋,恨不得将其一把捏碎。可这个时候,其他三人没有一个有过来帮他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他。

    “天水,你的记性还真是不好,你真的想不起来,这柄启天钥,其实就是你发现的吗?”

    这回,天水道人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被人用锤子狠狠砸了一下,疼痛不见,取而代之的一种极其难受的酥麻感。看着血嗜子手中的启天钥,他竟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启天钥,启天钥,我的头,我好像有些印象了。”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云影子瞬身来到他的身边,伸手扶着他的肩膀,声音沙哑道:“天水,逍遥子是因你而死的。”

    这下,天水道人顿时觉得眼前变得天旋地转起来。云影子虽然扶着他,但仍没能阻止对方摔倒的结果。天水道人的眼前一片漆黑,而发生在百年前的,如同噩梦一般的事情再次出现在他的记忆之中。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奉云影子之命,来群山之中寻找药材炼丹制药。可就在这个过程之中,他发现了一处外侧坍塌的洞窟。当时正是夏天时分,连续的阴雨将挡在洞口处的碎石碎屑冲走,这才将洞窟的原貌呈现在他的面前。出于好奇心的天水道人,顺着那仅容一人通行的缺口派了进去,却不曾想里面居然发生了一个打死他都不到的空前危机。

    洞窟狭而长,天水道人走了半个时辰的路程才终于来到了尽头。点起火折,天水道人依稀发现前空地上插着一柄奇怪的兵器。而兵器的周围还绘有一此他从未见过的深奥咒文。天水道人那时虽然年轻,但也知道孰轻孰重。他不能因为自己一时的求知欲而给自己,甚至别人带来无法预测的危险。想来想去,他终于放弃了拔出兵器的想法,准备就此离开。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天水道人再次挪动步子的时候,一个令他始料未及的情况发生了。

    他的双脚居然被一种红色的,沾满黏液的枝条死死缠住,任他如何用力都无法挣脱。而在那股力量的牵引之下,他竟一点一点地开始接近那丙怪异的兵器。与此同时,双有两条令人作呕的枝条出现,并控制了他的两只手臂,令其向兵器末端伸出手去。

    那时的天水道人虽然头脑清楚,可是身体却已经不听使唤。心知大事不妙的他立即放声大叫,希望自己的呼救能够得到回应。可是他忘记了,自己在洞窟之中前行的距离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现在他所处位置的地表上方,是一处巨大的山体,想要声音从这里穿透出去,就是神仙也无能为力。

    最终,不幸还是发生了。

    枝条借着天水道人的身体,硬是将那柄兵器从咒文之中拔了起来。兵刃出土之际,地上的缺口处立即爆发出强大的气流,洞内所有的物体,无论是死是活,全被吸了进去。天水道人也不例外,当他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发现自己竟身处在一个异度空间之中。那里除了红得像血的岩石之外,就只有温度恐怖的岩浆流。整个空间之中都散发着灼人的能量,才呼吸了没几下的他,口鼻之中便涌出了大量的鲜血。

    高温空气烧伤了他的气道。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早晚都会被烤得五脏俱焚。可是当时天水道人所处的地方,别说是标志物了,就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楚。更何况他根本不记得来时的路,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想回到原来的那个洞窟之中简直是痴人说梦。可就在他以为自己将要就此死去的时候,一道白影一闪而过,登时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人就是逍遥子,天水道人的师伯。而随着逍遥子而来的还有一道黑色的光芒。天水道人虽不知那是什么东西,但从气息上可以判断出,那一定是一个极为难对付的角色。

    当时逍遥子的修为已经臻至化境,被喩为仙人之下的第一强者。可就是这样的他,也无法与那道黑光相抗衡,甚至只能靠闪避保住性命、不过,当时的他一眼便发现了天水道人,为了不让黑光发现天水道人的存在,他只得降低身法,让黑光距离自己不到一尺,这样一来,对方就不会轻易离开自己这边了。

    虽然自身处在凶险之中,可逍遥子宅心仁厚,对待天水道人视如己出。为了让对方逃出这里,逍遥子抬手一掷,将一件兵器丢了出来。天水道人定睛一看,居然是之前自己在洞窟之中见过的那柄怪异兵器。与此同时,逍遥子高声叫道“跟前它走”。

    可能是因为内心太过恐惧,天水道人甚至来不及担心逍遥子的安危,居然自顾自地跟着飞刃奔了出去。他就那么一直跑,生怕自己被落下。终于,他觉得身上半丝气力也没有了,而他的面前终于出现了一道久违的阳光。

    好不容易爬出洞外的天水道人,发现那把兵器还没有从里面飞出来。这时,他才意识到逍遥子还在里面。而当他再次探向那个充满戾气的空间的时候,大片的狰狞巨人赫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而在那些人的中央位置处,一道白色的身影在和一尊巨兽进行着残杀搏斗。而更让天水道人感到震惊的是,他所见的那只巨兽,其实只不过是本尊的冰山一角。

    那不过是一只四指手掌,可即便这样,对方也可以轻松遮住半边的天空,令逍遥子无从遁行。再然后,一道怪力猛然涌入到了他的脑海之中,之后的事情他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