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六章 斩袖刀
    ,更新快,,免费读!

    方柔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几乎令邱鹤针气绝,那所谓的斩袖刀,不正是为了自己袖衣剑而特意命名的吗?她虽不知对方招式的来路,但想来能破解自己的绝招,定然不是一般功法,甚至还有可能是苍北仙苑之中不传的秘诀。只可惜这个时候邱鹤针已无从考证,现在的他唯有将对方彻底击败,方能彰显出自己的独到之处。

    “呵呵,断袖刀是吧?那今天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袖衣剑攻不无克,还是斩袖刀战无不胜。接招!”

    邱鹤针伸手一抚受损的衣袖,只见原先的裂口居然神奇地消失了。当然,邱鹤针不是变戏法的师傅,他也确实不懂针线活,之所以断布再续,那是全靠了自身的阴柔连绵的浓厚灵力,强行将已经断成两截的面料重新连接到了一起。“重生”之后袖衣剑风采依旧,只是剑气变得愈发凌厉了,就算远远站在一边也能清楚感觉到其上恐怖的气息。

    然而对于刚刚掌握了斩袖刀的方柔来讲,袖衣剑就算再怎么不可一世,但在她的眼中,仍然还是好么的一堪一击。眼见邱鹤针挥剑再次朝自己攻来,他的神态却是比之前还要轻松淡然,就好像在享受一道美味的佳肴一样。

    “噌噌!”

    斩袖刀与袖衣剑再次迎到一起,只是这一回二者并没有立分高下,而是像两位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先是紧紧地贴在了一地,然后才彼此弹开。果然,修补之后袖衣剑威力大胜从前,比起方柔的斩袖刀已相较不远。只是,它的使用者邱鹤针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双方交手不过十几招,他的脸色便开始阴沉下来,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

    “这……怎么可能这样,我的袖衣剑对他居然完全无效!那个斩袖刀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再看对面的方柔,不断挥动着自己手臂,与此同时一道道短而精悍的刀气富有节奏地从手臂之中迸发而出。每当刀气撞上袖衣剑的时候,邱鹤针便情不自禁地咬一下嘴角,一来二往嘴唇都被咬破了。邱鹤针生得虽不如方柔那般讨人喜爱,但放眼整个初升大陆,那也是少有的美女佳人。这嘴角血痕一出,看台上的观众,不少的已经心生怜香惜玉之情,全然将之方柔受迫挨打的时候给忘了。不过,对于这种事情方柔并不在乎,因为过度的同情那就是伤害,与其受人怜惜,还不如战个痛快。

    “邱师姐,你怎么没力气了?刚才的劲头呢?”

    方柔灵机一动,使出“飘“字身法,瞬间抢到对方的身前。这时,斩袖刀搪过左侧的袖衣剑,直接劈向邱鹤针的肩膀。

    “啊!”

    一看形势不妙,邱鹤针立即原地大叫一声,随即收回自己两只袖衣剑,架起双掌,就在方柔的那一记斩袖刀即将劈落之时,险之又险地抗住了那一致命的刀式。以免其中再生异端,邱鹤针又使出一招蛟龙出海,提腿燎向对方的面门,从而逼退方柔的攻势。可谁承想,现在的方柔兴致正浓,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又在这种焦灼的战况之中,怎么可能说撤就撤。别忘了,方柔也是女人,他的柔韧性绝不容被小觑。邱鹤针的腿功虽然厉害,可是他的另一只左手也不是等闲之类,电光火石之间,她已然使出手刀,轰然斩向对方的小腿。

    “呲!”

    那是一种何等美妙的声音,就连邱鹤针听到之后都不禁为之陶醉起来。而当她发现自己的裤子上流出殷鲜血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中招了。

    “啊!”

    同样是邱鹤针的嘶叫,明显这回的声音要更加凄厉一些,伤感一些。他蹲下身子,痛苦地捂着自己的小腿,恨不得立即在地上打滚。但为了保留最起码的风度,他只能苦苦支撑着,等待着裁判长老宣告那出人意料的结果。

    “方柔胜!”

    不只是邱鹤针本人,就连台下那么多的诸方前辈也没有想到,原本处于绝对劣势之下的方柔居然反败为胜了。

    当裁判长老说出那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的时候,方柔如释重铡,原本高挑的身材顿时萎靡了许多,扬起的下巴也跌到了胸口处。

    斩袖刀虽然厉害,但对于自身的消耗也极大,要不是刚才急中生智要,用一招意料之外的手刀了结了战斗,也许现在的她已经体力不支了。

    看台的远端,三胖看到方柔不负重望,取得胜利之际,也不禁为之舒了口气。他笑了笑,口中淡淡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个丫头已经领先我这么多了。看来今后我得更加努力了!”

    就在三胖刚刚聊发感叹之际,坐在他左手边的上兴浪公子忽然起身,紧接道:“好了,就到这里吧!我们要走了。”

    三胖与高渐飞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双双齐声道:“去哪?”

    兴浪公子摘下头上的衣帽,露出那张白得发亮的英俊面孔,略带玩味地回道:“去我们该去的地方。”

    与此同时,朱雀区域之中,血嗜子与云影子似乎察觉到了兴浪兽的存在,二人相视一眼,前者率先道:“那家伙似乎有所行动了。”

    云影子冷笑着回道:“我还怕他不敢动呢!既然他已经准备动身了,那咱哥俩也走吧!”

    血嗜子瞥了对方一眼,装作一副嫌弃的模样讥笑道:“你和我什么时候成了哥俩了?”

    云影子慢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血嗜子的身边,轻拍了下对方的肩膀,声音沙哑道:“从我们一进仙苑的时候就已经是了。”

    血嗜子稍一愣神,云影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呵呵,你这装腔作势的毛病还是没有改掉啊!”

    血嗜子也消失了,唯一剩下的神来子仍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好像根本听到二者的对话一样。而细心一点的人就可以发现,此刻的神来子居然瞑着双眼,气息均匀,竟是在不知不觉当中睡着了。

    大白天的,而且四周如此喧闹,正常情况下神来子当然睡不着。可就在他刚赐喝下的茶水里面,已经被偷偷放入了神仙醉这一味迷药,专门用来对付修为高深的修行者,百试百灵。神来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两位师兄为了不让自己插手此时,居然会使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就在神来子的前方,火髯道人与天水道人也相继离席,进入了退场的通道,他们就好像已经事先约定好了一样,离开的时间恰到好处,没有那种突兀的感觉,更不会让观众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

    “刚才我看见师父师叔前后脚走的,看起来相当和谐啊!他们斗了上千年,没想到会有如此一天。”

    天水道人不假思索道:“你和我又何尝不是呢?都说水火难容,今日你我不也成为一战线上的同志了吗?”

    火髯道人反驳道:“那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就得纠正一下了。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得一致对外。等这件事情过去了之后,你我之间还是该打打,该闹闹。”

    天水道人无奈地笑了笑,不停地点着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现在,你我就是战友了!”

    说着,二人同时兴起手臂,手掌紧紧握到了一起。

    胜利者还是方柔,在飞仙子看来,这是一件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对方资质高低就摆在那里,任那个邱鹤针再怎么厉害,也无法战胜对方,输了也算正常。只是这么一来,他便要面临另一个棘手的问题了。他究竟该选哪一个作为自己的受薪者?

    方柔自就不多说了,优点缺点很是明显,利弊也一目了然。而作为“新人”邱鹤针,综合实力虽然也是屈指可数,可距离他的心理目标还差那么点意思。就在她为此纠结之际,看台四周已经放出不下二十道流光,全都是传薪者掷出的柳枝。今天是传薪奉的最后一天,如果这个机会把握不住的话,那么手里的传薪名额就要过期作废了。可是他们心里也清楚,有飘渺云巅,天幕尊府这样的巨擘势力挡在面前,他们被选中的概率几乎为零。好在,今天不知怎么了,天幕尊府的三位尊者并未到场,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里面的隐情。如果得知三位尊得一夜之间全部暴毙的噩耗的话,恐怕就是爬,他们也要离开这里了吧!

    “飘渺云巅掌门飞仙子掷出红色柳条,所选传薪对象,邱鹤针。”

    这时,还未离开场中的邱鹤针,听到这个令人鼓舞的惊人消息之后,似乎连腿上的刀伤都忘记了,噌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选择飘渺云巅的飞仙子。”

    说罢,邱鹤针扭头看向不远处的方柔,对方此刻正站在那里,冷冷地瞧着自己。不知对方听不听得见,邱鹤针随即淡淡地说道:“方柔,看起来最后的赢家是我呢。”

    这时再看前方的方柔,只是微微的一笑,几次翻腾之后,她已经回到了朱雀区域之中,掌门的位置之上。

    “邱鹤针,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