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 袖衣剑
    ,更新快,,免费读!

    如今的遮天皇异常虚弱,要不是强撑着一口气,恐怕早已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再次恢复成游魂状态。可是柳如音的出现令他的身上发现了奇迹,原本愈发飘渺的魂魄此刻也居然消停了起来。

    “一会儿上场的时候,你会为我加油鼓劲的对吗?”遮天皇微笑道。

    柳如音脸上浮起一丝红晕,而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嗯……”

    遮天皇拍打了下身上的尘土,重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还是那么的高挑,那么的挺拔,从外表看上去根本察觉不到丝毫的异样。他就这么直直地看着柳如音,过了许久才终于道:“你在看台上等我,不见不散。”

    赛场之上,僵持了相当之我的方邱之战终于出现了转机,原因是因为邱鹤针的招式套路突然改变了。

    她收起自己的那双利爪,却以自己的衣袖作为兵器。这在常人看来是相当不明智的。可那看似轻飘飘的衣料落到方柔的身上,却是格外凌厉,稍一分神脸上便被划过一道血口。好在伤口不深,并没有流出太多的血。

    “你这是什么功夫,我怎么从未听听过。”

    在方柔的质问之下,邱鹤针优雅地收回自己的衣袖,神态妩媚道:“呵呵,不要说是你了,就连我的师你法尊都不知道我已练成这失传已久的袖衣剑。方柔,你今天输定了。”

    果然,这所谓的袖衣剑比起之前的那双血爪还要恐怖好几倍,如果说刚才方柔还能勉强支持的话,现在的她已经彻底陷入了劣势之中,眼看就要被逼入绝境。

    剑光呼啸,杀气滂沱,方柔的眼睛都快被那双视衣剑给晃晕了。退退退,退了之后再退,方柔一连退了一十三步,已经到了距离擂台边缘不到一丈的地方。要么输,要么死,这个时候方柔必须做出判断,而且是不会让自己后悔的判断。

    “难道,这就是我所有的力量了吗?”

    自从丢失了那一道魂识之后,方柔便终日浑浑噩噩地活着。要不是方惜时为她开导,讲述之前她的往事,或许直到现在她还量个废人。

    所幸,战斗的经验并没有随从他的记忆一起丢失,而是像烙印一样,深深刻在她的骨子里面,除非死掉,否则绝不会忘记。

    可就是就算这样,方柔还是没有恢复到以往的巅峰状态。因为她对自己身体并不熟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生活习惯,是该左手用筷子,还是应该右手用筷子。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方柔在艰苦的训练之下,让自己一点一点开始熟悉这躯身体。虽然她是一个女儿身,但常年的修行练武让他拥有比之寻常男子更加强健的体魄。杝可以轻松掉起一二百斤的东西,也可以立于流水之上而不下沉。在点滴的恢复过程之中,方柔才意识到昔日的自己是何等的强大。

    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仙苑弟子之中居然还有一个比他更加厉害的角色,她就是邱鹤针。

    邱鹤针的修为之高,实力之强,就算放眼男性弟子之中也是出类拔萃的。而更为关键的是,身为女人的他拥有超乎想象的柔韧性,经常能从不可思议的角度之中发动奇袭。那双袖衣剑本来就已经十分棘手,再加上他无孔不入的招式,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威力提升了至少一倍、方柔一边应付着面前的剑光,一边努力搜索着脑海之中的信息,他相信,如果换作是从前的自己,一定可以想出对策。

    “方柔你怎么了,你应该不止这点实力的吧!如果你就这么输了,我会失望的。”

    一言说罢,邱鹤针一连又攻出了十几剑,方柔仅凭自己的一双肉掌苦苦支撑,实在有些太过牵强。这时,看台之上,飞仙子突然拍了下身边的桌子,面色阴沉道:“这个方柔到底在搞什么鬼,用来教他的那套刀法,足以和这个邱鹤针的袖衣剑相抗衡。难道,他已经将我的所传授他的功法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不成?”

    确实,从比试一开始的时候,除了身法之外,方柔所使用的全都是苍北仙苑自家的武学,与飘渺云巅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不积善成德,现在的方柔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联明伶俐,学什么一学就会的小丫头了。这时,从场后归来的柳如音不动声色地站到了飞仙子的身后,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看着场内的局势。而这个时候,飞仙子也使起了性子,索性也不搭理对方。

    “方柔啊方柔,你倒是快点使招啊!”

    “呲!”

    突然间,邱鹤针一剑直掠方柔的胸前,后者顺势一闪,却仍然慢了半拍。一声衣服撕裂的

    尖鸣之后,方柔的右边手臂直接坦露在众人的面前。

    那是怎样一条洁白无瑕的手臂,多少男人看了不禁心驰神往,想入非非。而方柔咬唇煞眉的苦相更是相当诱人。

    “呵呵,打不起就在这里装可怜吗?方柔,你果然是靠着你爹才有今日般地位的。现在没了方掌门,你什么也不是了。”

    方柔霍然抬起头来,声嘶力竭道:“不!是我靠自己的努力才拥有了是今日的修为,这和我爹一点关系也没有。”

    邱鹤针讥笑一声,继续道:“哦?那你的时间掌控者又怎么解释,不是方掌门教的难道还是你自己参悟得不成?”

    方柔欲言又止,好久之后才说道:”那……那只是一个意外。“

    邱鹤针露出骇人的奸笑,伸手指着方柔道:“你就别再自欺欺人了。照你所说,我们都能在意外之中得到一部不世秘籍,那仙苑何愁不能重振往日雄风。废物就是废物,任你说破了嘴皮子也不会有所改变。”

    “不!我不是!”

    这个时候,积压在方柔心中多时的压制情感猛然间全部爆发起来,强大的气场携着恐怖的杀气,瞬间便将邱鹤针团团包围,对于眼前的情况,邱鹤针并没有太过意外,毕竟对方是方柔,曾经的女中豪杰。

    “来吧来吧!有什么招式就全都使出来吧!正好,我也可以一鼓作气把你解决掉。”

    紊乱的气流吹动着方柔的鬓发,盛怒之下,他的眼睛已经布满血丝,眉心之中更是有不明邪气蠢蠢欲动。现在她的感觉委实算不上舒服,尤其是右臂之中,就好像被刺入一根等长的木条一根,接连发动钻心的剧痛。记忆虽然不见了,但刻在身体内部的烙印却发挥出了出人意料的神效,一道幽幽的青光随即浮现在右臂的皮肤之上,乍一看去就好像有一条毒蛇游离其中。

    “这就是我一直想不起来的那套功法,只是不知道威力如何!”

    方柔缓缓抬起自己的手臂,两眼死死盯着上面的那道若有若无的光霞,心情却是五味杂陈。一方面他对于这项新发现的功法十分兴奋,激动又是迫切,她想好好试试其中的厉害。可另一方面,他又怕这套功法并不是邱鹤针的袖衣剑的对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她唯一可以依赖的最后手段也等于失去了意义。就在她为之左右为难之际,鬼一样的邱鹤针已经再次攻到了她的身边。

    “没用的,放弃吧!单凭你的那点实力是打不过我的袖衣剑的。”

    确实,袖衣剑厉害非常,无论是威力还是速度,都可以算得上是登峰造极,至少在人间之中很难找出与之相娇美的剑法。不过,越想练就这一套袖衣剑要付出比之其它百倍的怒力与代价。

    袖衣剑的修炼要领那冰是断情绝爱,不能与外人有所关联,必须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炼之中。其次,每到了深夜十分,她便要洗一次冷水浴,这样的做的目的一是为了让自己狂躁的内心平复下来,二也是为了锻炼自身的坚定意志。一年四季,无论气候多冷都不例外。不过由此得来的好处是她的身体相当健康,平日根本不会生病,更不用说什么头疼脑热的小疾了。

    现在,邱鹤针带着自己神功袖衣剑来到传薪大会,就是为了向大家证明自己女中圣尊的实力。而挡在他面前的只有一个人,她就是方柔。

    “刷!刷!”

    袖衣剑扫过方柔手臂,她以为这场比试便要以这种结局落下帷幕了。可令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被正击中的方柔居然没有倒下,还是像刚才刚样站在原地,而他手臂上的光芒却是愈发强烈。

    “那……那是怎么回事?”

    方柔抬了抬嘴角,用下巴指着对方道:“你看看自己的衣服。”

    随着对方的视线,邱鹤针顺势看向自己右边的衣袖,只见原本平整如切的袖口之上居然出现了一道崭新的裂口。

    他的袖衣剑居然破功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

    袖衣剑虽然是依靠修行者自身凝结剑气而产生的一种高深剑法,可一旦缺少了让剑气寄宿的衣袖,那便立即没了威力。邱鹤针想不通,对方的一条手臂是如何挡下自己的袖衣剑的呢?

    “你的手臂里有什么古怪,你使用的是什么功夫?”

    方柔看了一下那条坦露在外的右臂,不以为然道:“哦,你说它啊!我也忘了,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现在给你编一个。叫什么好呢?对了,就叫斩袖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