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四章 深情
    ,更新快,,免费读!

    两个饥汉,三下五除二,便将一只烤好的豹子吃得七零八落,主要位置上的肉已经被二人全部消灭干净,其余的地方似乎也要差不多被分食掉了。

    说实话,豹子肉的口感实在算不上好,这在陈少麟所吃过的众多野味之中也排不上号。可不知怎的,每当他吞下一口豹子肉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好像绽开了一道火光一样,整个身体都随着燃烧了起来,为他平添了一股神秘的力量。

    那可能就是所谓的原始野性吧!

    “你自己一个人,怎么会跑到这种偏远的地方,难道是和大人一起来看传薪大会,中途和他们走散了?”王道人抹了一把嘴上的油,双从油堆上掰下一大块豹子肉,大口大口咀嚼起来。

    陈少麟毕竟还小,在吃了一条后腿和一块后脊肉之后,他已经再也吃不下去,掌得直在那里打嗝。

    “我来的目的不是观看大会,而是参加。”

    “什么!”

    王道人嘴里的肉甚至不及咽下,便被他吐了出来,之后他便不自主地大声道:“你也是苍北仙苑的弟子?”

    “我不是,我是陈家的少主。”

    对于陈少麟的事情,王道人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只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就连传说中的仙人陈家老祖此时也赶到了这里。

    “我的乖乖,方掌门时候想到了这个主意,居然将你这个陈家少主也请来了,真是有些难以置信啊!话说,老祖他人呢?”

    “哦,他和一个叫孙长空的大哥哥先行上山上,他们说要去解救一个鲛人姑娘。”

    “你说那个人叫孙长空?”王道人不禁问道。

    “是啊!他是这么说的。不过他的样子有些古怪,似乎已经时日无多了。”

    接着,陈少麟便将自己听到的那些一五一十告诉给了王道人。听完之后,王道人的身体不禁为之一震,背后随即升起一丝寒意。他联想到大会之前的日子,怪不得苑里的孙长空举止怪异,原来那早已不是自己昔日的弟子,而是一只占了喜鹊的红脚隼。

    “他们什么时候走的,我得去找他们。孙长空不能回去,不然他会有危险的。”

    陈秒麟一看对方如此心急,不禁安慰他道:“你就放心吧!有我老祖宗在,没人可以伤得了那位长空大哥的。”

    王道人撂下手上的豹子肉,起身就要走。陈少麟一看对方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止血,不由得伸手扯往对方的衣摆,好言相劝道:“你别这么着急,就算要去寻他们,也得等伤口好一些再去啊!”

    这时,陈少麟想起了自己之前采摘的百灵草,于是伸手从怀里将它们掏了出来,一本正经道:“这些草药对你的伤有用,要不你先,,内服一些?”

    王道人看了看地上那些被陈少麟揣得不成样子的百灵草,一道会心的笑容随即显现在那张皱纹递增的脸上。

    “你这孩子,也不问个清楚就把他们采来了。你可知道,这百灵草虽然有止血化淤的功效,可是植株上却有毒,只能外敷,不能食用。虽说这东西不致命,但也足已让我腹泄不止了。”

    听完王道人的教导之后,陈少麟惭愧地低下了头,又羞又怯道:“早知这样,当时就多听两耳朵了,要不是提醒我,恐怕咱们早就中招了。”

    王道人抚摸了一下身前的陈少麟,面容慈祥道:“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毕竟你还是个孩子,有很多事情还不懂。你摘的百灵草虽然有数量不多,不过好在品质上还过得去。只要去了受损的部分,其它的还是能用的。不过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必须得上山去找他们。”

    说完,王道人又要往前走,这下陈少麟直接挡在了他的面前,表情严肃道:“你这么着急上山,难道是对老祖宗不放心不成?莫不成他老人家还能害了长空大哥?”

    王道人心急如火,不由得踹脚道:“小祖宗啊,你快让开吧!不是我不相信你家的那老祖,只是现在的苍北仙苑之中,有比他还要恐怕的高手,而且不止一个。”

    “轰!”

    突然间,就在远处的山巅之上,也正是苍北仙苑所处的位置,忽然升起了一道耀眼的火光。

    此刻,身在传薪大会会场之中的众人,同样觉察到刚刚的那声剧烈爆炸,只是现在事情不明,他们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爆炸的影响虽然还在,但方柔与邱鹤针一丝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后者的赤色爪影几乎覆盖了大半个擂台,留给方柔活动的空间实在不多。

    不过,凭借自身灵越的身手,方柔一次次从鬼门关中脱险而出,却又一次次掉入到对方的杀招之内,险象环生。长时间的激烈战斗令方柔不禁打了个哈气,趁此机会,

    邱鹤针抢攻一招,方柔的手臂立即被划开了一道血口。伤口处平整如新,就好像真的被刀割了一样。

    “呵呵,方师妹,再这么下去你可就要输了。怎么,你还有没有压箱底的绝招,不然的话师姐可就要一豉作气赢下这场比赛喽。”

    这时,看台之上,作为志在必得的一方,飞仙子紧紧握着手中泛着红光的枝条,死死盯着台下的二人。在他看来,邱鹤针能够取得胜利就再好不过了。不然,他就只能让方柔二次进入飘渺云巅拜师学艺。可事实上,方柔联盟伶俐,学什么都是一看就会。这么多年的教导,已经让方柔将飘渺云巅之中的绝技学去了十之五六,就连大师姐兽雪仪都略有不及。如果这次再将他收回门内的话,他又能教对方什么武学呢?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这时,站在身后的柳如音一个字也不敢说。有了之前的交涉之后,心知自己已经令师父心灰意冷的她,只得装成一个木头人,不敢发生任何声音。可就在她闲来无事之际,她的目光忽然落到了赛场后方,一个人的身上。

    “孙长空!”

    虽然二者相距甚远,但从对方的脸色可以大致判断出,现在对方的状态不容乐观。那种表情,比渡劫,冲破生死关头看起来还要严重,就好像随时都要气绝身亡一样。而实际情况确实也是这样。只是,那却不是孙长空,而是抢占了孙长空身体的遮天皇。

    狐半仙与海棠仙子去了有半个时辰的样子,如果事情进展顺利的话,二人应该已经将孙长空的魂魄带回到自己的身边。可既然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那就说明他们两个一定是遇到了不可抗拒的力量,所以才会耽误大事。然而仔细回想一下,这样的事情也并不是全在意料之外。能将孙长空的身体强行从他的手中夺去的人,修为至少已经达到了仙人境界。就算他的两个属下铆半仙与海棠仙子再怎么厉害,也无法联手打败一个真正的仙人。这下,遮天皇的心里就更没底了。

    就在他为之万分苦恼之际,一道轻风般温柔的声音忽然传入到他的双耳之中:“你怎么了?”

    不得不说,当遮天皇睁开眼睛,看到柳如音那一刹那的时候,他的心里是高兴的。虽然他存在了上万年,经历了许多人与事,可当见到柳如音站在自己面前的样子,他的内心深处竟然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情愫。凡人喜欢将这称作一见钟情,可要让他自己评价的话,那充其量就只能算是一段孽缘。

    何为孽缘?那就是无论二人怎么相爱,都不会收到好的结果。他的遮天皇,他来到人间的目的就是报复整个世界。一个企图毁灭整个人世界的人,怎么可以和一个凡间的女子相爱。那样的话,他还有勇气一展雄心壮志吗?

    答案当然不能。

    遮天皇的内心十分挣扎,但理智告诉他,绝不能那么做。稍稍平复了一下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他这才微笑道:“没事,接下来就该我上场了,我要做一些准备工作。”

    柳如音围着遮天皇转了好几圈,一边走一边低声嘟囔道:“你今天,怎么看起来有些奇怪?”

    遮天皇强装笑容道:“是吗?呵呵,是你想多了吧?”

    柳如音摇了摇头,坚持自己的观战,继续道:“不对,现在你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就好像,就好像……”

    遮天皇不禁问道:“就好像什么?”

    “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迹天皇紧张得连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他生怕对方识破自己的身份,于是连忙道:“不要说笑了。我就是我,孙长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柳如音板着脸,就好像一个忧怨的妇人一样,死死地盯着他,就好像要将他的身体看穿一般,目光犀利得有些吓人。

    “你确定?”

    遮天皇点了点头道:“我确定。”

    此话一出,柳如音的口中噗通一声,而后嬉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分外迷人。看到这一幕的遮天皇,感觉自己的内心都要为之融化了。

    “遮天皇啊遮天皇,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遮天皇反复咒骂着自己,可他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向那一张精致的脸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