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三章 交情
    ,!

    方柔与邱鹤针的对决异常焦灼,时间已经过去了足足二个时辰,可是这两个女人居然还能保持一个相对饱满的体力与精力,当真实属可贵。只是因为二人的招式过于单一,一来二往,台上的观众已然有些厌了,有的甚至打起了哈气。

    “从这一点上看,方柔和邱鹤针的实力应该在伯仲之间,短时间内谁也无法取胜。照这个势头打下去,恐怕打到天烟也不会分出高下的。”

    火髯道人说完话,又喝了一口茶,这已经是他今天喝下的第三杯了。不知为何,本来处在冬日时节的气候,今天的温度竟是格外之高,坐在这里什么也不做也会势得发汗。而相对比起来,天水道人就好上许多,因为他所修炼的功法就偏阴性,一般的燥热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火髯,方掌门的事情你们怎么看?”天水道人忽然悠悠道。

    火髯道人扭过头来,用力瞪了一眼对方,口气严厉道:“你什么意思?”

    “呵呵,没什么意思,只是我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所以想问问你是不是知道一些内幕。”

    火髯道人冷笑了一声,对着天水道人随即道:“莫非你认为,方惜时是我杀的?”

    天水道人同样笑了一下,只是笑容之中似乎带着一丝别样的情感,而后摇头道:“你可别这么说,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在想,整个仙苑之中,哪个人能有机会向他动手,而且还能不惊动外面的看守弟子。这种事情,我怎么也想不通。”

    火髯道人吹了下胡子,怒气冲冲道:“你别忘了,你自己也有嫌疑。”

    天水道人坏坏地笑一笑,而后看向身后的云影子,略显得意道:“真不巧,昨天晚上的时候,我一直都睡在师父的房间,他老人家可以为我证明。不过,血嗜子师伯应该不会给你验明证身吧?”

    火髯道人咬了嘴唇,声音冰冷道:“怎么,你今天就盯上我了吗?”

    “哪里哪时,我怎么敢。按照辈分来讲,我还应该叫你一声师兄呢?师弟怎敢冒犯师兄呢?”

    火髯道人轻笑一声道:“原来,你并没有忘记我是你的师兄。”

    天水道人又补充道:“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火髯道人不禁问道。

    “可惜,你这位师兄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方掌门之死,你到现在也没察出个蛛丝马迹来。”

    火髯道人脸色一变,一道澎湃灵气随即涌上心头,与此同时他的毛发之上立即燃起熊熊烈火,看起来就像**了似的。

    “天水,这话或许不该我说。但你要知道,有些事情还不到你知道的时候。”

    天水道人脸上笑容终于收了起来,他同样转过身来,与火髯道人四目相对,剑拔弩张,好像下一刻就要打起来假的。

    “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为什么你能知道,我却不能!”

    “尽人皆知的那还叫秘密吗?我看你似乎也很关心这件事情,不过现在时机未到,确实不能向你说明白。你只要知道,这一切都有其中的苦衷就行了。”

    火髯道人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已经监控晌午,这时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天水道人抱拳道:“你在这里待着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就在火髯道人刚要回身之时,天水道人突然道:“怎么,你要去见谁?”

    火髯道人语气平淡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的任务就是管好这里的人。不要让伧们离开会场。”

    “为什么?”天水道人不解道。

    火髯道人回头笑了下,随即道:“之后你就知道了。”

    大会仍在进行,而在数十里之外,一个永远的丛林之中,陈少麟正在经历他引生一来第一次的战斗。和一只豹子展开殊死搏斗。

    对于他而言,眼胶胆这只猛兽就像魔鬼一般的存在,自己是绝没有胜算的。可残酷的现实又令他不得不对这只大家伙全力以赴、不然,别说救不了重伤不醒的王道人,就连自己也要成为对方的猎物。急中生智之下,他的指尖竟然生成一道奇异的白光,眼见豹子已然飞身扑来,他按照昔日在家中所学的武功招式,以指代剑,径直刺向豹子的咽喉。而与赀事时,在惯性的带动之下,豹子的身体虽然被他戳中,但上百斤的重量仍然让他像一枚炮弹一样,重重地撞在了对方的身上。

    这一撞,陈少麟就好像被一列马车踩过一样,胸前的肋骨几乎被完全折断。为了尽量减少伤害,聪明的他顺势倒地,抱着被自己击中的豹子咕噜咕噜在草地上连打了十几个滚,一直来到树边上才算停下。

    陈少麟的状况算不上很好,至少他怕嘴边已经流出了血。他受了内伤,而且伤势不轻。得亏他的年纪小,身体轻,不然常人被那一记飞撞击中的话,恐怕现在已经重伤昏迷了。

    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的陈少麟连忙起身,生怕被那只豹子偷袭得逞、可没承想,当他看到自己的那根右手食指的时候,上面的一秣血色令他激动不已。

    顺着地面朝地上折豹子看去,只见那只大猫已经一命呜呼,咽喉上出现了一个手指粗细的窟窿,鲜血顺势从中流了出来,已经淌了一地。

    他居然用一根手指杀了一只凶猛的猎豹,这在外人听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然而,他真的做到了,虽说他的指尖到现在还能感觉到一丝酥麻,但好在那只是小问题,而豹子已经升天了。他居然靠着自己娇小的身体,卑微的身为,救了自己一命。

    连番的折磨让陈少麟有些饥饿,他本以为这附近会有些野果可以食用。可惜他错了。这里除了灵药和树木之外别无其它,哪怕是个烂桃子也寻不见。不过想想也对,这种时节去哪里寻找瓜果。失意的陈少麟再次回到了刚刚战斗的地方,不过这回他终于有了目标、

    “哎,我真是傻透了,这不是有现成的食物吗?”

    没错,陈少麟所说的就是面前的这只死去的豹子、从出生到现在,他吃个各种各样的美食佳肴,肉类更是数之不尽、不过,恰恰他还不骨尝试过豹子肉。虽然他对这家伙的印象并不太好,但想来味道也不不会太差。不过他并没有就地生火,而是选择将豹子背到之前藏匿王平道人的地方、虽说其间吃了不少苦,但好在最后他还是成功了。这里相对隐蔽,就算自己生火烤肉,也不会招来大型的食肉动物。

    生火这种事情对于修行者来讲简单比吃饭睡觉还要简单,哪怕是少不更事的陈少麟也不例外。只见他双指一并,用力朝面前堆起的枯草一点,微弱的火苗随即徐徐升起。

    陈少麟并不会扒皮,更不会处理内脏,索性他将整只豹子穿到五根树枝之上,然后架在火上烧了起来。毛发燃烧的味道实在有些奇怪,陈少麟捂着鼻子躲到一旁,守在王道人的边上。不知不觉地,他竟然睡着了。也许,他太累了。

    王道人身上的伤看起来虽然严重,但令他昏迷的主要原因是体力不足。这么段工夫,他的体力已经恢复了一些,而当嗅到那股令蛔虫作祟的肉香的时候,他的整个人都从地上弹了起来。

    “好香好香,什么东西!”

    王道人定眼一瞧,这才发现不远处正在燃着火苗,被烧得乌漆抹烟的豹子,再看看旁边的陈少麟,他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没想到啊!凭你居然可以对付得了这么大的一只豹子,后生可畏啊!”

    看着对方睡熟的样子,王道人欣慰地笑了笑,他没有忍心将对方吵醒,而是捂着仍在嘶嘶发作的患处,来到火堆旁边,将那只被烤得不成样的豹子从架子上取了下来,将血放掉,去皮开膛,将处理好的豹子肉重新放到火上烧烤。这下,空气之中的怪味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纯粹的香气。

    趁着这个工夫,王道人又到树上摘了一些松子,随手丢入到火堆之中。豹子肉很瘦,几乎没有肥膘。可即使这样,在火力的摧发之下,一滴一滴晶莹剔透的油渍慢慢从肉上冒了起来,然后落到火堆之中,溅起一团烈火。很快,肉被烤得差不多了,时至正午,王道人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看到对方仍然未醒,他随即上前,轻轻推了对方两下,轻声道:“大蟒蛇来了。”

    之前的森蚺之劫几乎成了陈少麟的心中阴影,即便是在沉睡之中,一听到“蛇”字的他仍然是立即惊醒,一边摆出之前对付豹子时候的动作,一边大声道:“在哪,在哪!”

    王道人怪笑了一声,拍着对方的肩头道:“傻孩子,你都睡迷糊了吧!豹子肉都烤好了,难道你不想试试自己的手艺吗?”

    幡然回神的陈少麟看到王道人重新站到自己身边,不禁大喜过望,一把抱住对方的腰身,又跳又笑道:“老道,你终于醒了!”

    “我不姓老道我姓王,我也不是什么老道,你愿意的话,可以和我的徒弟们一样,叫我一声师父,或者和其它苍北仙苑的弟子一样,叫我王道人。”

    陈少麟看了一眼王道人,不由得惊讶道:“什么?苍北仙苑?你是苍北仙苑的道人?”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缘分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