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铸身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陈家老祖便觉得自己与孙长空有了一种十分微妙的关系,正是这种关系将他们原本处在两个世界二人指引到了一起。看着孙长空,陈家老祖就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他曾经也有过年少狂,也做出过一些令自己后悔莫及的事。可是有一句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当年自己没错成的事情,他希望能在对方的身上见到。所以,他才有了之后的决定。

    “我来帮你续命!”

    这句话说得轻巧,但做起来的话,恐怕比将整个苍北仙苑帮到海里还要困难几倍,甚至几十倍。人的出现,本就是天地灵性所化,说白了就是老天创造了人。要想重新塑造一具肉shen的话,那无异于在做老天曾经造物时候的壮举。这样的行为本就是逆天而行,再加上其中困难危险数不胜数,要想完成,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况且,就算可以做到,这样的体力,精力,仙力消耗,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相信得到的。要想将孙长空恢复到原来的模样,至少需要陈家老祖一半的修为。这对于一个活了好几千年的“老怪物”来讲,根本就是致命的要求。可是就算这样,他仍然下定了决心。

    孙长空还不知道陈家老祖的打算,只是那一句“是时候该我出马了”让他印象深刻。对方说话在的时候,脸上明明闪过了一丝狠色。是什么样的决定让他如此决绝,竟有一种奔赴沙场,与敌人决一生死的悲壮之景?接着,他便发现自己的头颅竟然悬浮了起来,接着他便觉得脖颈处的断面上传来一阵酥麻感。

    从孙长空是视角是看不到自己正下方情况的。可事实,就在刚刚的一瞬间,无数条经脉以其头部为起点,迅速向下延伸,很快便有了规模,大致将常人的血脉轮廓勾勒了起来。

    见到这一幕的陈家老祖,此刻已经汗如雨下。可即便这样,他的神情还是不太满意。

    “既然已经是从头开始了,那就索性做得绝了一点,小子,我送一条仙人脉吧!”

    常人的体内一共有十四条经络,而现在陈家老祖口中所说的仙人脉,就是成仙之后诞生出的第十五条经络,被喻为仙人之根的仙人脉。有了仙人脉之后,孙长空虽然只是仙人之修,但却已经先为仙人之体,如此一来,即便以后还要继续修行,但比起常人成仙也要快上多得多,如果说别人要付出一百份的力气的话,那孙长空只需要一分力气便已足矣。可是重塑常人之躯就已经难于上青天,这创造拥有仙人脉的凡人身体更是难上加难。就在陈家老祖说话之时,孙长空身上十四条经脉之上,立即浮现出一条似有似无的金色细线,那就是仙人脉的雏形。

    此时的仙人脉异常脆弱,稍有差池不但前功尽弃,就连参与此事的孙长空与陈家老祖本身都要受到牵连,轻则根基尽毁,重则当场身亡。所以,这个时候的陈家老祖不敢有半点马虎,即便他的身上已经大汗淋漓,但他仍不肯停下来,反而迎难而上,全力摧动体内的仙法,为孙长空塑造肉身。

    “给我定!”

    不得不说,陈家老祖的话相当管用,声音刚落,原本那条桀骜不驯的仙人脉立即安静下来,像一条温顺的金鱼一样,自由自在地游荡在众多经络之中。随即,那些经络在陈家老祖的牵引之下,各自回到原本该在地方,形成人体的形状。而靠内侧的经脉则向里生成,进而生成一些血一样的粉红色的胶状体。这些就是骨髓。

    骨髓甫一形成,外表的骨骼也顺势生成,一生二,二生四,四生二百零六,遍布身体各地,构成人体的基本框架。至此,孙长空的身体已经初具规模,只是白森森的骨头让人看了有些发怵。

    这时,脸色惨白的陈家老祖再次摇了摇头,叹气道:“看来是我想得太简单了。我本以为,有了仙人脉,仙人根也会自行生成。可是没想到,这两样仙人的基本并不是生于同一根源。看来,我还得付出点代价啊!”

    说罢,陈家老祖轻咬舌尖,一道本源精血随即喷射而出,刚好洒在孙长空那具还未成形的身体之上。与此同时,被精血沾染过的筋骨立即红光在作,一道道“咯咯”的怪响不时从关节处迸发而出,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也就在这个时候,处于心脏位置最近的地方,左侧肋骨从上向下第三、第四两根肋骨之间居然生出一块鳞片模样的骨骸。与其它地方不同的是,这块骨片颜色温润如玉,正赤如丹,而之前那条游离于诸多经脉当中的仙人脉好像寻到了归宿一样,突然钻入到那块骨片之中。二者刚一结合,无数的新鲜血肉应势而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令人叹为观止,哪怕是亲手铸就了这一切的陈家老祖也不禁屏住了呼吸。他知道,关键的时候到了。

    肉shen已经基本完全,个别地方还在做着最后的修缮。可是现在孙长空最大的问题就是,他的魂魄还残留在原本的身体之中。而现在位于莲藕头颅之中的,只不过是他的一丝执念而已。虽然不知道那位老者是用了什么办法令孙长空找回了以往的记忆,但这种情况绝不会持久,只要时效一过,那道临时的灵魂便会随着莲藕化身的**而一同毁灭,不复存在。而现在陈家老祖所要做的,就是将这道假魂变成真魂。

    “小子,你的生辰八字是什么,快点告诉我。”

    孙长空虽不知对方的打算,但既然人家这么问了,他只好答道:“我的八字是……”

    老祖点了点头,心中随即默念法诀,这时只见他的右手之上豁然升起一道淡淡的白气。那道白气越飘越越远,像一阵风一般,消失在天空之中。

    苍北仙苑之中,赛场之上的比赛仍然十分激烈。方柔与邱鹤针打得难解难分,但从战况而看,对决似乎已经接近了尾声。

    方柔力有不济,处于下风。但仍然时间掌探者接近无理的强大力量,她一次次地从鬼门关逃了回来,而后再次陷入绝境之中。印鹤针此次使出的喋血鹤影威力极大,范围极广,就算方柔能够利用时间掌控者逃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也无法完全避开所有的鹤喙。而在这种巅峰对决之下,任何的招式都有可能致命,眼前的情况同样不例外。

    在场的观众几乎都为方柔的情况揪心起来,只有一个人偏偏例外,他当然就是披着孙长空皮囊,与狐半仙和海棠仙子站在一旁,淡然处世的遮天皇。

    孙长空和方柔的感觉,遮天皇再清楚不过了。也正因为此,他才会对面前的这位女子感到十分的不解。

    “这女子长得还算可以,只是身材差了些,脾气也不怎么好,那个孙长空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海棠仙子嫣然一笑,回道:“吾皇,你有所不知,方柔是方惜时的独女,听说方惜时昨夜出事了,这不才让方柔顶替了掌门之职,主持大局。我想那个孙长空也是个热得小人,想借着这位方小姐平步青云吧!”

    遮天皇轻笑了一声,伸手抬起海棠仙子精致的下巴,温柔道:“你觉得,那个小子是如此低俗的人吗?”

    “我……我也不知道。”

    海棠仙子当然知道笑里藏刀的意思,尤其是他所面对还是遮天皇,一个永远让人摸不透心思的伟大领袖。每次见到对方这么笑,都会有坏事接连发生。当然这一回也不会例外。

    遮天皇挺拔的身姿陡然一跌,而后整个人都变得莫名虚弱起来,就连喘气都有些费力。

    “您这是怎么了?”狐半仙在旁边关切道。

    遮天皇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过了好久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有人将孙长空的魂魄如走了。”

    遮天皇虽然占有孙长空的身体,但毕竟这不是他的本尊,现如今他能自由行,全都靠着奴役孙长空的魂魄间接操控孙长空的身体。可就在刚刚,一股神奇的力量竟然将孙长空的魂魄抽离了去,只剩下遮天皇的魂魄与孙的肉shen。缺少了孙的魂魄这个枢纽,遮天皇再想随心所欲地自由行动简直是痴心妄想。现在的他必须要尽快找回自己的魂魄,不然他就要和孙的身体一起玉石俱焚。

    “快!快给我跟上那道魂魄,把它给我追回来。”

    说完同,遮天皇就地打坐,闭上双眼再也不说话。狐半仙与海棠仙子对视一眼,神色之中闪过一丝挣扎。

    “好!我们这就去。”

    二人的身法极为高超,转眼之间便已离开大会现场,直奔山门方向。这时,跑在前面的狐半仙突然语气阴冷道:“怎么样,想好了吗?”

    海棠仙子愣了一下,故意装傻回道:“想什么?”

    狐半仙倏尔停下脚步,顺手拦下从身边掠过的海棠仙子。这样一拉一扭,海棠仙子竟被狐半仙拥在了怀里,二人四目而视,嘴唇相差不到一拳的距离。

    “海棠,你就别再这里和我装了,现在遮天皇处于极度虚弱的时期,动手绝对没有问题。”

    这下,海滨仙子便也抵制不了心中的恐惧,突然翻身起立,怒目而视看着对方,尖声叫骂道:“你混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