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 神援
    ,更新快,,免费读!

    说话的人是谁?

    这是陈家老祖和神流仙使心中的同一个念头,可只剩下一颗头颅的孙长空却要比二人显得淡定了许多,就好像他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似的。

    他确实已经知道了,当那笑声传入耳中的时候,他那现如今仅存的大脑之中便传出了对方的影像。要是换作原来的话,他或许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可在这种危急关头,他却见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整个脸上都洋溢着激动的神情。

    “门外的可是崔判官?”

    孙长空此话一出,神流仙使立即脸色大变,就连陈家老祖同样变得不自然起来。在人间,哪个不知道赏罚分明,量法绳规的阴律司崔钰。在人们的心中,他就是正义的化身,百姓的福音,如果他真能到场的话,说不定真能扭转乾坤。可现在的问题是,崔判官真的来了吗?

    “崔判官?你说的是阎王的左右手崔钰吗?呵呵,不要虚张声势了,据我所知,阴间十大阴帅是无法随意在人间露面的。而判钰作为阴律司,级别更在他们之上,他的一举一动都要再三权衡,不然将会引起天人冥三界的混乱。你说他到了,还不如说是阎王到了。”

    果然,和神流仙使所猜得一样,大堂外面迟迟无人进入,孙长空抬起那双沉重的眼皮,极力地向外看去,同样一无所获。可是,刚刚的笑声又是谁发出的呢?

    看到这个场面,陈家老祖不由得低声向孙长空问道:“你小子说话到底有没有准,哪有什么崔判官,难道你是为了吓唬仙使不成?”

    “不可能,虽然这件事说起来有些踩踏,但我曾经与崔判官有数面之缘,我与他虽算不上熟络,但对方的声音我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刚才发话的,就是司律司崔判官。”

    神流仙使朗声大笑,混身金光奕奕,盛气凌人。从刚才到现在,他一直都没有动用自己真正的实力,不过现在好了。为免夜长梦多,他决定先将那个信口雌黄的孙长空一掌击毙,然后废去陈家老祖的一身仙修,再将他带回天界之中,等候发落。可当他右脚刚刚迈出的时候,一道巨大的屏障赫然降临在他的面前。

    “这……这是什么东西!”

    起初,神流仙使以为这又是孙长空和陈家老祖的诡计,想要动手将之破除。可他当他他抬起手掌的时候,他才愕然发现,位于自己面前的那道气墙竟是一种连他都未曾见过的神秘力量。那堵气墙之中所蕴含的能量,竟是他身上的仙气所不能洞悉的,更不用说是一击击破。就在他为之疯狂,准备放手一搏之际,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道若隐若现的残影。

    “你是谁?”

    与神流仙使难看的脸色不同,当孙长空看到前方残影的时候,他的整个人,确切说是整个头颅,都变得眉飞色舞起来。收拾了一下激动的心情之后,他才终于兴奋道:“崔判官,真的是你!”

    这时,只见那道残影缓缓将脸转向了孙长空的方向,而后轻轻撇了下嘴,不太高兴道:“要不你这小子多嘴,我的身份也就不会暴露了。”

    联想到之前神流仙使所说的话,孙长空这才意识到,眼下崔判官来到人间是不合乎规矩的,虽然不知道对方将会受到怎样的处罚,但违抗仙规的罪名已经被扣了上去,再想摘都摘不掉。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如此,崔判官倒是显得淡然了许多,在训斥过了孙长空之后,他才重新将注意力投到了旁边的神流仙使身上,之后负手挺立道:“这位想必就是神流仙使了?”

    “呵呵,实相的话就赶快给我让开。不然,耽误了我缉拿叛徒的大事,仙宗怪罪下来,就连阎王都保不了你。”

    从级别来讲,仙宗是要比阎王高上一些,从某种意义来讲,二者相辅相成,但后者又是为前者服务的。一些大事上面,阎王还要征得仙宗的同意方能实施。然而,崔判官却不是这样杨的。在他们阴差来看,阴间本来就自成一体,所有死去的人都要魂归幽冥,这一点就连仙人也逃避不了。从这个角度来讲,阎王所要管辖的范围甚至还包括天界。作为凌驾于天界之上的阴间阴律司,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的仙使牵制,听完神流仙使的“妄言”之后,崔判官伸手一挥,原本落在对方身前的那道屏障顿时又增加了整整一倍。现在,神流仙使要想安稳地站在原地的话,必须要使出强于之前整整一倍的力量。这种巨大的负荷令他苦不堪言,就连双脚下方的石板都为此寸寸崩裂。

    “仙宗那边我不管,我只知道,崔判官只受阎王差遣。我奉阎王之命,要将这二人带走,你有什么意见吗?”

    这时,神流仙使的脸色已经由金变红,眼瞳之中亦是放出熊熊怒火。这下,他身上的神圣金光变得更加浓郁,就连墙上的黄金图幅也受此影响,反射出夺人的光泽。

    “崔钰,你一定要和我们天界撕破脸皮吗?难道,你就不怕整个阴间因你遭殃!”

    面对神流仙使的再三威胁,崔判官依然面色如常,丝毫不惧,面带春风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天地间,无论人神鬼,都要经历各自命中的劫难。如果冥界真的要受此一动的话,那也是命中注定,无法免除。还有,你以为这一次的自己就一定稳操胜券吗?你身为天界仙使,同样不能以本尊现身。我猜得没错的话,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只不过是你用纯金打造的金魂分身吧!凭现在的你,或许能吓吓这帮晚辈,可对于我来讲,只不过是一枚铜疙瘩罢了。”

    突然间,崔判官将手收拢,那道气墙立时变成一只无形巨掌,并将神流仙使死死握住,使其无法动弹。果然,无论后者如此挣扎,都无法撼动那股力量半分,反倒是让自己的金身之上显出了若干裂隙,再加上那股穷凶极恶表情,当真是恐怖至极。现在的神流哪里还有半点仙使的样子,分明就是一只疯狂的魔头。

    “崔钰,你会后悔的!”

    崔判官淡淡地笑了下,声如奔雷道:“好,我等着你!”

    崔判官的话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声音一出,那濒临崩溃的仙使金身终于砰然炸裂,无数金块向四面八方狂飙而出,射得周围的墙壁之上,留下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现在孙长空已经气若游丝,别说是自保,就连小命都快没了。多亏陈家老祖眼急手快,大袖一扬,已将孙的头颅掩在自己的身下,那些飞来的金块撞在他的身前,发出尖锐的铿锵声。

    不知过了多久,爆炸终于退去,待陈家老祖挥手吹散四周销烟的时候,自己的前方已经空空如也,就连那些组成金身的金块也不见了踪影。

    实事上,整个大堂也不翼而飞了,只是那幅由黄金打造的图画还立在那在,岿然不动。

    “他们两个人去了哪里,怎么寻不见了?”

    孙长空睁开眼睛同样看向前方,不过这时他的脸上已经浮现出欣然的神情,他已经知道崔判官此行的用意,原来他就是来保护自己的。

    一位常年待在幽冥之中,足不出户的阴律司,为何会因为区区一介凡人而不惜动用神力呢?孙长空也搞不清楚,只是他隐隐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他所不知道的巨大隐情。

    崔判官走了,神流仙使金身被破,这下陈家老祖终于算是逃过一劫。不过,由于刚才接二连三发生的异变,以至于直到现在的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孙长空看了一眼他,轻声提醒道:“老祖,我们现在怎么办?”

    陈家老祖扶起旁边一张座椅,然后将孙长空的脑袋放到上面,自己则叹了口气道:“哎,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嘛,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既然天界的人已经盯上了我,恐怕以后我都没有好日子过了。陈家究竟能否再续神话,也只能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孙长空愣了下,不由道:“老祖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离开这里吗?”

    陈家老祖点头道:“嗯,再留在这里只会给陈家带来灭顶之灾。在他们再次找到我之前,我必须再去寻一处隐匿之地,避过三五千年,等他们不再像今日这般寻我时再出来。”

    听到这里,孙长空不禁黯然神伤,好不容易才和这位老前辈熟络了一下,这便要就此别过,实在叫人为之惋惜。想了一下,孙长空又道:“老祖,或许当你再次现世的之时,我已经不在了。”

    陈家老祖面色一沉,怒意横生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事情还没有到那个地步,怎么可以轻言放弃?再说,你不是有那位崔判官保你吗?有他在,除了仙宗亲临,阎王授意,没人敢动你。”

    孙长空苦笑了下,垂下眼皮道:“可你看我现在这副样子,能不能活过明天都是个未知数。况且,我的本体还在遮天皇的控制之下。以我现在的修为,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崔判官已经为我露过面了,如果再违背规则的话,恐怕真的就要受到惩治了。我不想成为他的累赘,更不想欠他人情。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再让他出面了。”

    陈家老祖微微一下,似乎是对自己说,又好像是对孙长空说道:“看来,是时候该我出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