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七章 与天使为敌
    ,更新快,,免费读!

    显出本尊之后的神流仙使,圣光夺人,哪怕是远在数里之外都能清楚感受到其身上的那副仙神之气。孙长空看着眼前这位不可思议的敌人,心中立即惊起惊涛骇浪,这是他在见过崔判官之后第二次出现这样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这是什么东西,这还能算是人吗?”

    陈家老祖面色阴沉,声音沙哑道:“当然不算,像他这样拥有仙尊之躯的仙人,已经是凌驾自然规律的存在,人间的任何攻击对他都没有效果。”

    “哦?是吗?我倒想会一会他!”

    说罢,孙长空摒住右手双指,一道凌厉剑气立即破体而出。那剑气狭而长,要不是有所防备的话根本不会发觉它的存在。借着剑气掠出的势头,孙长空挥指斩向神流仙使的仙尊,这时,他的眼中已经出现了少有的狠色。在他看来,对方已经是必死无疑了。

    “接招吧!”

    “噌!”

    剑气划过神流仙使的身体,并没有出现鲜血飙溅的情况。当孙长空与陈家老祖再次看向对方的时候,只见那道闪着神圣金光的仙尊竟有一道白气猝然闪过,那正是之前的剑气所致。不过,孙长空出奇不意的一招还是没能伤到对方半分,白气散去之后,神流仙使再次以神明一般的形象,完完整整地出现在二人的面前。

    “呵呵,果然,能和陈立走到一起的人确实也不简单。看你刚才那一招的威力,似乎已经大幅超越了同龄人,单从招式来讲,已经和人类的巅峰水平相去不远。不过,这样的不痛不痒的攻击对我依然没有作用。既然你这么有潜力,那我就更不能放纵你的发展了。今天,你就把命留下吧!”

    神流仙使话音未落,孙长空心知大事不妙,赶紧向身后撤离。可就在这个时候,神流仙使的那双神目猛得瞪了他的一眼,于是乎孙长空便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起来。

    “我怎么动不了?老祖,这是怎么回事?”

    再看另一边的陈家老祖,正在无奈地摇头,他的眼中已经没有半点光亮,就连头上的雪发也变得蓬松杂乱起来。

    “我说了,仙使的实力是你我不可企及的。他的眼睛拥有判生死,定乾坤的神技,你被他看了一眼,自然动不了。别说是你,就连我如今也难自保了。”

    原来,早在孙长空中招之前,神流仙使已经借助一个不经意的空当将陈家老祖先行定住,然后才开始专心对付前者。而作为劣势一方,孙长空已经被逼上了绝路,走投无路之下,他只得使出了自己压箱底武学——无二真经图。

    就在神流仙使准备动手除去面前这个小“家伙”的时候,一道白花花的物体忽然从他的眼前掠过,待他重新回神之际,原本被定在身前的孙长空已经莫名其妙地不见了。

    消失的不只是孙长空,就连陈家老祖也不知了去向。然而,就在他转身回头的刹那间,一道几乎可以震慑天地的巨大能量如同涛天巨浪一般,轰然涌向仙使的后心。

    “去死!”

    “轰!”

    不可估量的庞大破坏力在击中神流仙使之后,并没有完全停下,而是像光一样,被反射到头顶上方的屋脊。看似坚不可摧的梁柱瞬间便成化了灰烬,连一丝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好端端的大堂竟被开出了个巨大的缺口,余下的能量仿佛利箭一样,直上云霄,直到视野的尽头,才化作一道耀眼的亮光。

    “怎么样,死了没?”

    身负雪瀑的孙长空,抱着陈家老祖,悬在半空之中,迟迟没有落下。而刚刚爆炸的中心,同样也是能量发生转向的地方,此刻已经销烟弥漫,别说是人,就连天地都分不清楚了。但让二人稍稍感到兴奋的是,之前那道神圣金光居然已经消亡了。在他们看来,这是神流仙使遭受重创的重要预示。

    陈家老祖比孙长空还要早一些意识到这一点,可是他知道神流仙使的恐怖之处,眼前的情况越是对自己有利,他便越不能掉以轻心。

    “小子,你身后的那双翅膀是什么东西,为何可以挣脱仙使的神定之术?”

    孙长空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雪瀑,尴尬地笑了笑,故作镇定道:“没什么,一点雕虫小技而已。没想到,我这种旁门左道的功夫居然对仙使有效,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陈家老祖当然不相信孙长空的说词,可没等他继续问下去,只见之前的爆炸中心再次升起一道慑人的杀意。

    果然,神流仙使还活着。

    刚刚出手的人是陈家老祖,那一记杀招之中几乎集合了他全身的仙气。按照一般情况来讲,哪怕是仙人中了此招,也难保全。可是仙使究竟难有多少能耐,他心里也没底。但是从对方身上的气息判断,眼下的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你们两个还是挺有两下子的,这一点我倒是没有想到。不过,刚才那只是你们垂死挣扎的无力反击而已。这次,你们不会有那么幸运了。”

    神流仙使猿臂一振,周围的众多浮尘立即被吹散开来。而后,孙长空便看到一个脚踩金光的影子赫然来到自己的面前。

    “砰!”

    神流仙使出神入化的一记鞭腿直接将孙长空踢飞了出去。那一腿势如奔雷,快如闪电,根本无法闪躲,更加无法防御。中招的孙长空晃然觉得自己的魂魄已经脱离肉shen飞出去了,他甚至看到了正在半空当中旋转翻飞的自己。

    那是他的右半边身子。他的身体竟然在神流仙使的一招之下被截成了两断。

    然而,他毕竟是莲藕化身,即使肉shen遭受了如此毁灭性的打击之后,仍能保持一个相对清醒的精神状态。他依稀看到陈家老祖用那双瞪得光溜圆的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所在的方向。可以看出现在的陈家老祖已经看傻了。神流仙使的腿功自然无可比拟,但令他瞠目结舌的是,被斩成两半的孙长空居然还能从地上自行爬起来。这样的事情实在太过诡异了一些。

    “孙长空,你……你怎么样?”

    在陈家老祖的提醒之下,孙长空手扶了一下嗡嗡作响的脑袋,这才发现的头上居然流出了透明的粘液,一股莫名的清香随即涌入到他的鼻腔之中,令其为之一振。

    “我还活着吗?”

    看着跌落在远处,本属于自己的身体残骸,孙长空直接瘫倒在地,连话也都说不出来。而更远处的神流仙使对于眼前发生的事情同样表示诧异,他想不通,对方这个样子为何还能活下来。

    “好家伙,没想到给你塑造莲藕化身的还是是一位绝世高人。如果你现在能将他的大名说出现的话,本尊也许会考虑放你一马。”

    孙长空看了神流仙使一眼,他知道对方可以轻松看穿自己的心思。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联想到关于那位老者画面的话,便会立即被对方获知。稍事沉吟,孙长空的心中立即生了一个妙计。

    孙长空故意将自己的思绪诱向一个相对偏离主题的方向,一会儿他便想到了方柔,柳如音,然后是三胖,王道人等等。这样一来,即便他的脑海之中不时会有那位老者的信息出现,也能通过前面的那些干扰信息令神流仙使无法获取有效内容。二人对视了将近有半柱香的时间,旁边的陈家老祖看得都有些倦了,于是不耐烦地说道:“我说神流仙使,你到底有没有看出那位高人的身份啊?你的他心通不会失灵了吗?”

    “你胡说,本尊的修为早已臻入化境,区区一个黄毛小子,怎么可能抵挡得了他心通?不对,一定是这小子的身体有古怪!”

    “嗖!”

    神流仙使出手的动作还是那么超乎想象,当陈家老祖发现对方出招动作的时候,后方的孙长空已经像瓷器掉在地上一样,砰然炸开,唯一保全的那枚头颅,咕噜咕噜飞滚到陈家老祖的面前,脸上还带着一抹难以置信的神情。

    “我的身体是不是被毁了?”孙长空的脑袋突然冷冷地说了一句。

    陈家老祖看了一下对方之前所在地方,而后轻声对他小声道:“是的。现在的你就只剩下一颗脑袋了。”

    孙长空叹了口气,然后道:“老祖,麻烦你把你的头托起来,让我看清楚这个杀身仇人。就算真的死了,我也要化作厉鬼回来向他索命!”

    神流仙使的听觉极为敏感,得知孙长空是这么个打算,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随即讥讽道:“变成鬼找我索命?哈哈,你可知道我与众仙都居住在九重天上的天界之中,别说是阴气极重的鬼魂,就连人类到了那里也要瞬间化为乌有。真是可怜,就算你能如愿以偿变作厉鬼,恐怕到时也寻不见我喽。”

    解决了孙长空,神流仙使的面前现在只剩下陈家老祖一个目标了。不过在他看来,对方的威胁甚至还要小于之前的孙长空。因为对方的套路他早已谙熟于心,不然他也不会自信满满地站在这里。

    “陈立,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陈家老祖看看自己手中的头颅,又看了看那位神流仙使,脸上的皱纹一下子便多了好几倍,脸上的死气比亡者还要浓郁。

    “我不甘心,我不相信我陈立就这么完了!”

    就在神流仙使准备动手之际,只听大掌之外忽然传来一道洪亮的笑声:“哈哈,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