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讨债者名曰神流仙使
    ,!

    孙长空与陈家老祖前往的地方并不在仙苑之内,而是距其差不多有十里路的一处小型庭院之中。说实话,孙长空长在苍北仙苑里住了一二十年,居然都不知道这里的存在,这事实在有些说不通了。

    “这位师兄,请问这里是哪,我怎么不知道苍北仙苑还有这么一处深山庭院?”

    对于孙长空的疑问,那名带路的弟子并没有说话,只是朝他淡淡笑了下,便继续向前走去。不得不说,这处地方的规模要比孙长空和陈家老祖想象得要大得多。里面的回廊,岔路数都数不尽。这里似乎并不是像是给人居住使用的,在孙看来,它更像是一处监牢,用来拘禁犯的牢狱。

    “二位不要着急,很快就要到了。”

    果不其然,在那名弟子说完话之后,孙长空抬头一看,望见不远处石板路的尽头竟有一间大堂,大堂之中不知放了什么东西,竟是金光灿灿,这和他印象中,苍北仙苑朴实无华的风格极不相符。就在他盘算着待会要来的人究竟是谁的时候,一个身穿烟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已经从门内走了出来。

    “你是……”

    孙长空搜索着自己脑海之中的信息,可无论他如果努力都无法提取到关于此人身份的只言片语。不过在他看来,对方的态度倒是极为和善,关键是,从对方的样子来看,这人的年纪和自己相仿,说起话来至于有代沟。

    陈家老祖上下打量了那名烟衣男子之后,竟是发觉自己居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确切来讲对方的身体就像一泓清澈的泉水一样,虽然可以看得穿,但却不知其中所包含的实力到底有多少。陈家老祖活了几千年,其间遇到大大小小的上万场战斗,也见过一些惊为天人的绝世高手,但这些之中,无论哪一个也无法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相提并论。想到这里,他所心中竟有了一丝戒备。

    “不知这位少侠是仙苑中的哪位高人,还请告知一二。”

    烟衣男子神秘地笑了笑,随即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轻声道:“我早就知道你们会来的,所以专门出来迎接。咱们还是去屋里说吧!”

    于是乎,在那人的带领之下,孙长空与陈家老祖双双进入到大堂之上,二人抬头一看,顿时双双屏息,因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幅纯金打造的巨型图幅。图上所描绘的地方,烟云袅袅,仙气缭绕。神鸟飞腾,万兽澎湃。这里似乎并不属于人间,而是一处不世仙境。

    “在下听说苍北仙苑作风低调,不逐名利,可没想到居然会花重金打造这么一幅惊人的黄金浮雕,真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烟衣男子继续微笑道:“呵呵,苍北仙苑是苍北仙苑,与我并不骨太大的联系。于我而言,金钱就是身外之物,虽不用铺张浪费,但也应该财尽所用。而且这金画有它存在的意义,只是现在我还不能和你们说。”

    孙长空点了点头,这才坐到陈家老祖旁边的木椅之上。他将手随便那么一搭,掌心处立即传来一阵和煦的暖意。

    “咦?这是?”

    这时,旁边的陈家老祖接着道:“不用‘咦’了,这是从传说中神树之上摘上来的燧火神木,冬暖夏凉,温润如王,据说还对修行者的炼功有极大的帮助。”说着,陈家老祖将头扭向那名烟衣男子,面色阴沉道:“这种木椅,我曾经有幸坐过一次,要不是今天的事情,我恐怕都忘记了这种感觉。多谢你啊!”

    陈家老祖与那烟衣男子相视一笑,却并不再说话。一旁的孙长空却有些搞不清楚,为何现场的气氛如此紧张呢?

    “哦?没想到陈家老祖居然还忘得燧火神木,这么说来天上的日子你也有印象了?”

    此话一出,陈家老祖“噌”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两只眼睛在全神贯注之下已经布满血丝,看起来就像一团火焰一样,骇人至极。而面对这种局面,尤其还是预先知道对方身份是仙人的时候,烟衣男子居然没有显出半分怯懦,反而是越发的自信。

    “你真是上面派来的?你和电闪真君,雷鸣帝是什么关系?”

    烟衣男子说话时候的举止十分怪异,从刚刚到现在,他每次说话都要将嘴遮上,好像生怕别人看到他的牙齿一样。这回也不例外,他照常用手掌盖住嘴巴,声音依然十分温和道:“关系顶多就是点头之交而已,一般时候,他们也看不到我。”

    这时,陈家老祖的面色已经变得像石头一样冰冷灰暗,眼睛之中没有一点神采,就好像刚刚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一样,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

    “老祖,怎么了?您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孙长空关切道。

    “老夫的身体好得很,就算你死了,老夫都不会死。”

    陈家老祖的态度一下子变得如此冷漠,这实在有些超乎孙长空的意料。也许是因为对方心情不好的缘故,孙长空也没有太较真,只得闭嘴不再说话。

    停了一下,陈家老祖再次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躲了上千年,居然还是被你们寻到了。仙使,你能不能给我留条活路呢?”

    孙长空心头一震,暗暗道:“仙使?那是什么人,听名字好像也是仙人之类,可是为何同为仙人的陈家老祖对此人如此忌惮,难道对方比他还要厉害?”

    那个被称作仙使的人只是微微地一笑,而后将头转了过去,背对着二人,这下他没有用手捂住自己嘴,而后说道:“陈立,我们对你已经相当仁慈的了,你成仙这么久,我等一直没有将你回天界,已经算是莫大的恩泽。你以为,凭仙宗的修为,还算不出你的藏身之地吗?”

    这下,陈家老祖心中的“精神支柱”彻底崩塌,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向后跌了一步,直接靠了那把由燧火神木所制的座椅之上。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他的目光完全暗淡了下来,他在思考这里面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不应该啊!仙使怎么会知道我要来苍北仙苑,难道,方惜时找到我全是他授意的?不对,按苍北仙苑的弟子来讲,方惜时已于昨日身亡。那今早我见到的那个就已经是假的方惜时。那……”

    当陈家老祖从再次看向仙使之时,对方的手中已经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张煞是逼真的人皮面具,这下,陈家老祖终于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原来是仙使派人假冒方惜时将自己从陈家骗了出来。

    “陈立啊陈立,你可是让我费了不少心思啊!你待在那个乌龟壳一样的地方,我们外人要想进去的话还真有些难度。不过现在好了,你主动出现,倒是省去我了不少工夫。怎么着,是你自己跟我走,还是我主动带着你走?”

    如今,陈家老祖彻底失去了挣扎的念头,他忽然垂下了头,苦笑了一下,然后对着旁边的孙长空道:“哎,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天居然来得如此之快。可惜啊可惜,陈家的少主羽翼未丰,看来我是见不到少麟长大成人的那一天了。”

    看到对方如此消极的一面,孙长空虽然不知道仙使的厉害,但仍然为陈家老祖鼓劲道:“老祖,你怎么说这种丧气话?你们同是仙人,就算你不是他的对手,逃走总是可以的吧?”

    陈家老祖摇头道:“长空,你不知道这位仙使的厉害。曾经也有像我这样,成仙之后私逃遁入人间的仙人,可那些人无一例外,最终全都捉回了天界之中,并遭受了群情在玄雷灭神之刑,落得魂飞魄散,尸骨无存的悲惨下场。而将他们拘回天界的,正是这位仙使神流。”

    “神流仙使?这个名字听起来并不怎么样啊?”孙长空心中不由得念了一句,谁知仙使却说道:“呵呵,名字这东西只不过是个代号而已,孙长空,力量要见真章的。”

    孙长空做出一个吃惊的表情,随即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而且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这不可能啊!”

    仙使遮着自己嘴再次转过头来,只是这一回,他的眉心处竟多了一个豆大的红点,这是他成仙之后所留下的灵魂印迹。只要这枚红点显现,也就说明他要亮出自己的本尊了。

    “呵呵,你还不知道吧?成为仙人的修行者,无论是修为还是境界都会提升到一个空前的层次之上,在我们的眼里,你们凡人的躯壳形同虚设,里面的灵魂将会直接暴露在我们的眼睛之中。一个人再怎么变,灵魂都不会改变的。不过看你这样子,似乎是被人换了身体。呵呵,你这样的异类和仙人一般,同样不能存在于人间之中。你也和本尊一同飞升天界吧?”

    孙长空还没缓过神来,神流仙使便已经朝他走了过来。更为神奇的是,他每走一步,身上的一部分包括外表,衣着,打扮,哪怕是气质都在不断发生剧变。等对方站到孙长空面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眼前居然出现了个身高丈许,英勇神武,神采奕奕,不怒自威的仙身。

    这下,孙长空再也不敢挪动半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