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 蹊跷的邀请
    ,!

    话说两头,孙长空在陈家老祖的陪同之下,一起上了雪山,准备前去营救被捉去炼药的秀儿。二人身法异常敏捷,转眼之间已经来到了山门处。因为传薪大会的缘故,此刻山门前戒备森严,以防有外人擅自闯入,影响秩序。而对于苍北仙苑来讲,孙长空与陈家老祖实在算不上是客人。

    他们就是来砸场子的。

    作为此次皇室下派五名代表之一,江患海拥有极高的权利,哪怕是王子诸葛神迹也要为他鞍前马后。至于其余的金者老诸葛流芳,诸葛千磊之类的,更要对他言听计从,不敢有丝毫马虎。别说苍北仙苑,就算这四位挡着,他们二人想要接近江患海都是难于上青天。更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绝世高手,究竟能不能从他的手里救下秀儿,还是一个未知数。

    二人一看马上就要到跟前了,于是双双减慢了速度,然后朝那护门弟子行了一礼。只见那个年纪稍大的青衣弟子恭敬道:“二位来此,可是为了观看传薪大会?真不巧,大会已经开始了。上面有令,大会开始之后不允任何人进入。真是抱歉。”

    孙长空刚要说话,旁边的陈家老祖却把话茬接了过去道:“年轻人,你可知道我是谁?”

    那名弟子上下打量了一番陈家老祖,可能是修为还不够的缘故,现在的他并看不出对方的实力强弱,只是隐隐觉得他有点不简单。

    “恕晚辈眼拙,不知您是……”

    就在这时,陈家老祖从腰羊的衣带中拿出一枚碧色的令牌,此令一出,不只是那几名护门弟子,就连孙长空都惊得连退数步。

    “老祖,你这掌门令牌是从何处得来的?”

    看着对方一脸淡然的表情,孙长空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寒意。要知道,昨夜方惜时才遇害身亡,今天掌门令牌就到了陈家老祖的手里,一个令他不寒而栗的猜想随即在他的脑海之中愈发清晰。

    “难道……掌门是老祖杀的?”

    这个猜测虽然十分大胆,但也算合乎逻辑。第一,老祖拥有仙人实力,要想杀仙人之前的修行者,简直比吃饭喝水还要简单。第二,唯一能够象征掌门身份的掌门令牌此刻居然出现在陈家老祖的手中,这种本应该寸步不离方惜时身体的重要信物,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落到了陈家老祖的手里、结合这两点,孙长空几乎可以确定,杀人者就是陈家老祖。

    不只是孙长空这么想,就连那几名护门弟子也是如此。他们虽然瞧不出老祖的真实修为,但看他那股云淡风清的样子,想来应该是一位世外高人。而那块令牌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杀人的铁证,不等孙长空说话,六人已经组成驱魔剑阵,将二者团团包围。

    陈家老祖环顾四周,看着面前这一个个正处在青春年华的孩子们,他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而后说道:“好端端的,怎么一言不合就开打。你们这是怎么了?”

    说着,老祖还不忘提着手里的掌门令牌晃了一下,眼中尽是讥笑之色。

    “你……是你杀了方掌门!我们要为方掌门报仇!”

    被那带头的弟子这么一说,陈家老祖顿时觉得头脑乱成了一团,缓了好大晌他才终于道:“你说我杀了方掌门?呵呵,你不是在拿老夫寻开心吧?今早我才见过他,我们一前一后往仙苑这里赶,他应该比我们先到了。怎么,他出了什么事?”

    这时,另一个站位靠后的弟子忽而站了出来,继续道:“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了,方掌门已于昨夜仙逝了?你说你今早见过他,莫非你看到的是鬼魂不成?”

    那名说话的弟子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对方惜时极不敬重,于是又赶紧将嘴合上。而这时,刚刚带头的弟子又道:“崔师弟的话虽然有些不太得体,但所说却是句句属实。我派掌门确实已经不在了。”

    一个人说也许有可能是谣言,两个人说也可以是事先串通,可眼前这些仙苑弟子一个个剑拔弩张,悲愤交加,根本不是装的。可如此一来,他便成了那个说谎的人。可他心里清楚,自己并没有说谎,今天早上他分明见到了那个方惜时,如假包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家老祖转身问向身后的孙长空,可孙长空却是一脸肃穆,似乎并不太想和他说话。

    “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但我知道的是,方掌门确实于昨天深夜遭遇不明人的袭击,不治身亡。而这件事,我也亲眼看到了。”

    连孙长空都这么说了,陈家老祖已经有不太相信自己,他甚至觉得早晨的事情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可是他手里的令牌又如何解释呢?难道,方惜时的鬼魂真的来找过自己?

    想到这里,陈家老祖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孙长空,一字一句道:“你信不信我?”

    孙长空想了想才点了下头道:“嗯。”

    “今天早上的事情确实有些蹊跷,先是一大早方惜时就找到我,邀我和世杰一同参加传薪大会。然后世杰便无故失踪,怎么也找不见人影。无奈之下,我想到了少麟,所以才将他带了过来,想让他通过这次大会增长些见识。”

    孙长空稍稍捋了下思绪然后问道:“那方掌门临走的时候有没有和您交待过什么?”

    “交待倒算不上。对了,就是这块你们所谓的掌门令牌。他和我说,只有凭这掌门令牌,才能参加传薪大会,而且还再三嘱托我不要把令牌忘下。”

    孙长空摩娑着下巴,做出一副深思的表情。旁边的那几位仙苑弟子已经看得有些不耐烦,其中一个突然怒气冲冲道:“别再这里装模作样了。你和这个老者一起来的,他如果是杀人凶手的话,你肯定也是帮凶。诸位师兄弟们还在等什么,报仇的时刻到了。”

    说完,那名弟子竟忘记了自己还在驱魔剑阵之中,他一动,整个阵型就等于不攻自破。不过,即便这样他的那枚柳叶剑仍然十分犀利,银光一闪,便来到了孙长空的身后。

    孙长空背对着那名弟子,按理说应该看不到对方出招才对。可不知怎的,眼看那柳叶剑的剑尖距离他已经不到一指宽,孙长空竟以一个十分怪异的动作将右掌从左腑下方钻出,两指副一张,不偏不倚,刚好夹在那柄轻如鸿毛,却又削铁如泥的利剑之上。在指力的带动之下,柳叶剑瞬间便被弯成了弓型,若不是剑身材质特殊,韧性极佳的话,恐怕现在已经被一折两半了。

    “你……你放手!”

    那名弟子眼见自己的全力一剑居然被轻松化解,而自己现在更是被对方两指所制,当真是又羞又恼。他已经许多年没有受到过这般打击,要不是众师兄弟在跟前,他早就弃剑一走了知了。

    “好厉害的功夫,不知这位兄台师承何处,看样子颇有我派的风格。”

    这时,之前地名带头的弟子,向孙长空行了一礼,笑脸相盈地说道。而孙长空的脸上却是充满了不屑,显然,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嘿嘿,你说我的武功套路和贵派相似吗?那真是巧了,当年我跟着爹娘出海打渔的时候,碰到了一们仙人,就是那位仙人都给的我这些功夫。怎么,难道他是苍北仙苑的吗?”

    为了不暴露身份,孙长空将韩老三的经历,再加上自己的胡编乱造,这才成了以上所说的故事。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这些弟子听不出个重点,这样也就无法追查自己的身份。可让孙长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名带头的弟子居然信了。

    “仙人吗?话说初升大陆因为某种不为人知的病故已经有上千年未出现过仙人了。如果你说是仙人传授了你这些功夫的话,也许他曾经也晚派的弟子也说不定。嗯,一定是这样的。”

    那名弟子深思了一会儿,这才道:“既然你和我们是一脉相传,我们本不应该再为难你了。可是这位老人……”

    带头弟子看了眼陈家老祖,刚要继续说下去。谁知,对方竟在这个时候狠狠瞪了他一眼。不知是心里因素还是真有其事,对方的一个眼神竟让他有种魂飞魄散的错觉,要不是自己心性已经达到心如止水的地方,刚才那一眼他便已经昏死过去了。

    “我虽然自称老夫,但我却不是真的老。呵呵,年轻从,不信的话你我可以比一比体力。如果你能追得上我的话,我就服老。”

    带头弟子连忙摆手道:“不了不了,刚才就看出前辈超然脱俗,已非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相提并论的了。不过,令牌的事情还是说不清楚,以免节外生枝的话,只有请你们跟我走一趟了。”

    说着,那名弟子坐出一个“请”的动作,而后自己便踏上了通往仙苑的石阶,一步一步蹬上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山路。

    修仙之路又要比这困难多少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