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 先遭蛇劫后遇豹捕
    ,更新快,,免费读!

    蛇与人不同,一胆发起疯来,将会爆发出较之平常十倍百倍的力量,而且丝毫不计代价。尤其是在亲眼看见自己的所有孩子惨死在自己的面前,作为母亲的森蚺自是不会饶过眼前的罪魁祸首。如今,他使尽全身的力气,以头锤之势撞向地面,那种力量的强大,简直不是常人可以想象到的,哪怕是地震也不过是如此。

    “不好,快闪开!”

    王道人身上有伤,行动不便,但陈少麟却不一样。眼见森蚺纵身一跃已来到自己的面前,王道人伸手将陈少麟推了出去,而自己则暴露在了对方的攻击之下。

    “轰!”

    陈少麟还没落地,耳畔便接连响起了一阵巨大的轰鸣声。摔在地上之后的他,甚至忘记了身上的疼痛,他看着那爆炸一般的事发现场,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老……老道,你……你没事吧?”

    陈少麟挪着步子,一点一点朝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走去。可就在这时,迷雾之中,一道擎天黑影拔地而起,竟将他面前的半边天空全都遮去了光芒。

    那哪里是蛇,明明就是龙,一条穷凶极恶,悲痛欲绝的龙。

    “救……救命!”

    被瞎傻的陈少麟,现在再也走不到半步。他知道,凭自己的能耐,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逃脱森蚺的追杀。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跟前那名老道士下阴间了,他的心中竟出现一丝释然。

    “看来只能到这里了,老祖宗,我尽力了!”

    突然间,双眼血红的森蚺张开死亡的大口,全力扑向陈少麟。这一口下去,后者必死无疑。可就在这时,位于森蚺背后,几乎成为废墟的地面之下陡然升起一道金光,金光化作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从森蚺的尾部刺入,而后贯体飞出。

    猩红的蛇血几乎让前面所站的陈少麟成为了一个血人。他伸手抹了一把眼前的秽物,这才看清,面前的大家伙居然已经猝然倒地,一命呜呼了。

    死里逃生的陈少麟惊喜地看向后方的泥土之中,只见一个那个被森蚺撞出的深坑之中,竟然有半个身子露在外面。陈少麟本以为对方已经凶多吉少,可谁成想,这个看起来孱弱无能的道人居然还能活下来,真的可以算是奇迹。二话不说,他快步来到王道人的面前,低头一看,这才放了心。

    原来,对方并没有因为森蚺的攻击而遭遇腰斩,只是被那股力量撞进了深坑之中,下半身埋在了泥土里面而已。不过,在使出刚才那记光剑之后,王道人已经因为体力不撑昏厥了过去,看起来没有个半天工夫是醒不过来了。

    “多亏了这位老道了,不然现在我已经去阎王那报道了。”

    以免其它的猛兽嗅到血腥气追到这里来,陈少麟背着昏迷的王道人来到一处相对隐蔽的地方,然后又将一些湿的枯草点燃放烟,从而使得猛兽的嗅觉暂时失灵。看着王道人安然熟睡的样子,陈少麟的心中不禁升几分自豪感。

    “嘿嘿,还不错,至少这样安全多了。”

    陈少麟伸手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就在这时一道钻心的痛楚突然涌上心头。陈少麟回身一看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一根枝桠竟然插在了他的大腿之上,要不是刚刚用手不小心碰到了上面,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呢。现在,腿上的血已经将他的半条裤子全部染红,看起来伤势并不轻。从小到大,陈少麟都是被泡在蜜罐里的,哪里受过这种伤。看到伤口血流不止的样子,他的眼中瞬间便红了起来,泪水在眼眶里咕噜咕噜打着转。

    可他毕竟也算是个男子汉了,至少老祖经常和他这么说。既然是男子汉,就不能轻言落泪。想到这里,他又强行将到了眼角处的泪水逼了回去,重新振作起来,自言自语道:“哼,我就不信,这点小事还能难得到我?”

    看了一眼王道人身上的血,又瞅了瞅自己的伤口,陈少麟想到苍北仙苑本就是一个人杰地灵的人间仙境,方圆百里之内分部着各种各样的珍稀药材,如果能找到几味可以止血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记得老祖宗告诉过我,百灵草这种药草就可以止血治疗红伤,关键是很容易寻得,也许我能采些回来用一用。”

    确定这周围没有其它危险之后,陈少麟又用些松树枝将王道人藏好,然后自己才朝丛林深处行去。虽说,他这次寻药任务艰巨,可好在苍北仙苑四季如春,即使外面已经大土雪纷飞,这里仍能感受到难得的温暖。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便听到自己的身后有了一阵奇怪的脚步声。

    有东西在尾随着陈少麟,而他却不敢朝后看上一眼。他怕自己的行为会激怒对方,从而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所以即便心中万般忐忑,陈少麟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又走了将近一里路的样子,身后的那阵脚步声终于消失了。再次脱险的陈少麟大舒了口气,心道老天还真是眷顾自己。既然如此,他不禁加快了步伐,赶在老祖回来之前将百灵草带回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番苦苦寻觅之后,陈少麟终于在一棵叫不上什么名字的树前找到了那所谓的百灵草。喜出望外的他甚至忘记了再去确认一下,便摘在一大把放到自己的怀里,然后转身就走。可就在他回过头来的时候,一个分外狰狞的面孔赫然出现在他的身前。

    “我的妈哓,哪里来得豹子。”

    陈少麟年幻尚小,见识有限,他所看到的并不是豹子,而一知山猫。只不过,这只山猫的个对有点大,所以才会被他误会成豹子。可即便这样,山猫对于陈少麟的威胁也不小。只要稍不留神被他扑倒在地,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了。天性懦弱的陈少麟一边朝后退着,一边用手捂着衣服里的百灵草,生怕对方抢了去。当然,这只是他自己的天真法而已。山猫是肉食动物,自然对他怀里的东西没有兴趣。对方所在意的只有他而已。

    “你……你别过来。只要你不咬我,我保证以后回来看你。”

    陈少麟已经走投无路,他以一个孩子的角度来对待问题,方法自然也会显得十分幼稚。那只山猫见他在那里自顾自地说着,一会儿晃晃脑袋,一会舔舔自己的皮毛,反正它也听不懂,就算能听懂它也不想听懂。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人吃肉。

    山猫变得不耐烦了起来,他呲着牙,一步一步朝陈少麟接近。它的每一步都踩得十分之轻,可却又是那么的稳健,不给对方任何逃走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之下,陈少麟也不敢做什么,因为他知道,对方可以在转眼之间窜到自己的面前,然后将他的喉咙咬断。他只能随着山猫一点一点往后退,对方走一步,他便退一步,样子看起来十分滑稽。可是,陈少麟身后的丛林十分茂密,一般人的身体根本钻不过去,哪怕是他这样的孩子也不能猫腰前行,想跑起来是不可能的了。这样一来,他就等于被逼上了绝路。眼看自己身后的的地上不多了,陈少麟将心一横,大吼一声道:“给小爷让开!”

    虽然嘴里这么喊着,可陈少麟的心践学是相当害怕的。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定声呵斥出奇的有效果,那只山猫竟被他吓得连退了三四步,这才略有忌惮地停了下来。

    陈少麟一看自己的吼声有用,于是接二连三地大呼小叫起来。起初那只山猫还会在意,可到了后面它明显摸清了对方的套路知道这个孩子只是个空有其表的小孩子而已。到最后一次陈少麟喊叫的时候,山猫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向前走了几步,再次成为主动的一方。

    “你爷爷的,怎么还不吃这套了呢?不管了,能跑多远了多远吧!老天保佑啊!”

    陈少麟用眼瞥到了旁边有一根稍微坚硬的枝枝,随手便将其捡了起来。他想学剑的时候那样,将树枝架在自己的身前,示意对方不要过来。他用那双并不算大,但却极其有神的眼睛死死盯着对方,而脚上则一点一点朝侧面接近。这时候,那只山猫也极为配合地与他周旋着,硬是和陈少麟走了半圈。陈少麟瞅准时机拔腿就跑,等那只山猫反应过来,他已经跑出了好十来太之外了。

    “别过来,别过来!”

    眼见到嘴边的猎物就这么跑了,山猫自是不会就此罢休。况且,他的速度极快,根本不是一个孩子可以相提并论的,即便你是陈家的少主也不例外。几息的工夫,它已追到了距离陈少麟不到一丈的位置。这时候,只要它轻轻向前一窜,便可以轻松将陈少麟扑倒。后者,此时已经可以微微听到山猫奔跑时候所发出的呼吸声了,一想到自己的小命即将不保,陈少麟的眼睛都被逼红了。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然而,山猫并听不到他的心声,就算能听得到,也肯定不会遂他心意。这就是自然法则,弱肉强食。

    “我说了,别过来!”

    眼见陈少麟危在旦夕,山猫已做好起跳的姿势,准备将对方一举拿下。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陈少麟竟是突然转身,而他的右手中食两指之上,已经聚起了一道淡淡的白光、

    “你去死!”

    话音刚落,山猫那灵活的身姿颓然一泄,而后带着陈少麟摔在地上,一同打起滚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