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 人蛇大战
    ,!

    眼看树上的少年身处危难之间,王道人心地善良,自然不会放任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可二者现在挂在六丈多高的树冠之上,就算不小心从上面摔下来,恐怕都会九死一生。更何况,那还是一条嗜血如命的巨型森蚺,要想吞个孩子,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如果冒然惊动了对方,也许他这边还没来得及出手,少年便已成了那家伙的果腹之物了。

    动手不是,不动手更不是,就在王道人为此左右为难之际,他胸前的伤口之中再次传来一阵令他几乎抽搐的疼痛。那种感觉已不是语言能够表达,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身体之中钻出来似的,下一秒王道人已经不支跪倒在地,豆大的汗珠顺着眉毛往下淌。

    他出来的太过匆忙,好不容易才止血的伤口被连续的折腾再闪牵动起来,所以才会导致现在的情况。不过,好在天山雪莲的药效并没有完全消失,异样出现没过多久,一种沁人心脾的清凉由丹田而出,随即涌入到四肢百骸之中,暂时遏制住了伤势的恶化。但从现在的情形来看,如今的王道人是万万不能再动了。

    “喂,那个老道,你快点过来帮我把这条大蛇杀了。不然,我就要被他生吃活吞了。”

    没想到,这种情况之下,陈少麟还能注意到地面上的王道人。而自打见到对方的那一刻开始,他便犹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立即将自己所有的希望全都放到了对方的身上。可是陈少麟不知道,现在的王道人情况并不好,甚至已经有些自身难保。说不定,森蚺吃了陈之后还会找上他,那样的话王道人死得可就太憋屈了。

    这样的可能性,王道人并不是没有想到,可是他的身体因为剧痛已经几乎失去了机能,想动一下都是十分艰难,这样的他如何能对付得了一条长达四五丈的巨型森蚺?可是,当看到树上那张模糊却又稚嫩的小脸,王道人实在不忍心自己逃命,就在他举目四顾,寻找帮手的时候,一个不起眼的物体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些拳头大小的蛋,十枚形状大小全都一样的乳白色的蛋被整齐摆放在枯枝之中,而且还用松软的芦苇小心遮盖着,生怕被别人发现。王道人凑上向前,定眼一看,这才惊觉地自语道:“我的乖乖,居然是蛇蛋。这么说的话……”

    王道人再次抬头看向头顶上方的那条森蚺,眼见那个少年距离血喷大口已经没有多少,王道人突然抄起其中的一枚蛇蛋,大声呼喊道:“哎,停下来!不然,你的这些蛇子蛇孙们可就成了我今天的午饭了。”

    其实,王道人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才这么说的。直到刚才,他也不能确定,那条森蚺是否能听得懂自己的话。果不其然,一番警告之后,那条大蛇并没有罢手,而是继续各蛇尾上卷着的陈少麟往自己的嘴里送去。这个时候,陈已经几乎可以嗅到对方口中的那股腥臭气了。要不是他意志力坚强,恐怕就嗅这一鼻子也够他昏睡一阵子的了。

    王道人一看自己的威胁并没有起到效果,他看了眼自己手中的蛇蛋,心想死就死吧,随即将手里的蛋用力摔向地面。只听“咔”的一声脆响,蛇蛋登时碎了一地,可以看到,发育才刚成型的幼体的透明粘稠的液体之中不时地扭动几下,可没过多久便不动了。

    森蚺或许听不到的人话,但蛋壳破碎的声音却令它格外警觉。当看到自己惨死的孩子的时候,它的两只兽瞳立即变成了猩红的颜色,身体表面的鳞片也炸起了许多,扎得陈少麟好不难过。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只长虫要做什么?”

    陈少麟还没缓过神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便忽而觉得身上一阵轻松,紧接着整个人向下跌了下去,势头之快,令他毫无反应的时间。

    陈少麟下落的时候是头朝下,如果是以这种状态着地的话,他将会必死无疑。虽说现在的王道人已经自顾不暇,但为了不让这样一个鲜活在生命在自己面前消逝,他强撑着伤痕累累的身子,一个滚地便来到了空中陈少麟的正下方。只听“砰”的一声,大片烟尘腾飞而起,将周围的空间暂时遮掩起来。

    这时候,那条巨型森蚺已经从天而降,刚好落在二者所在的不远处。现在,只要它稍稍探探身子,便能闯入到烟尘之中。可天性多疑的这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坐等浮霭散尽,再动手也不迟。

    陈少麟被摔得七荤八素,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而当他摸到身上那个大活人的时候,他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意识到是那位所谓的“老道”用自己的身体救下了自己,陈少麟连忙站起身来,一一边去扶对方一边赔礼道:“对不起对不起,您没事吧!多谢您的救命之恩。”

    这时,被陈少麟砸个正着的王道人终于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由于刚才的冲击,原本身上的众多伤口这时再次崩裂开来,好几处的血已经浸过衣服,渗到外面来。陈少麟看到这一幕,以为都是自己落地时产生的冲击所造成的,所以此刻显得十分愧疚。而王道人却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不以为然道:“没事没事,你没事就行。”

    陈少麟刚要说下去,王道人伸手捂住他的嘴,小声道:“别说话,那家伙还盯着我们。我刚刚摔了它的蛋,现在它要找我拼命了。”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我……我也打不过它啊?”陈少麟急得直跳脚,眼里也似乎有了泪光。而王道人为了不让对方担心,只得安慰他道:

    “你不要心急,这森蚺虽然力大无穷,灵活敏捷,但也不是全无弱点。”

    “弱点,什么弱点,能不能把他打败?”陈少麟不禁道。

    凡是蛇都有一处名叫七寸死穴的地方,无论它多么强大,只要七寸死穴受了损,便会立即死亡。这条森蚺也是蛇类的一种,只是个头比较剽悍而已。只要我们找到七寸死穴,并且给予它致命一击的话,它想不死都难。

    “可是这个死穴在哪里啊?这个大家伙少说也有四五丈长高,在这么大的范围之内要找出一个小小的穴位,实在太过勉强了。而且这大蛇也不会安稳地等我们去打他的要害。也许,在那之前,我们就已经成了他的食物了。”

    王道人轻咳了一声,用手一捂,掌心处立即出现一道血色。为了不让对方担心,他只得将手攥了起来,从容不迫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找穴位我最在行。想当年我小的时候,可没少打蛇。这样,一会儿咱们两个合作一下,你留在这里作诱饵,我去攻他的七寸死穴,你看怎么样?”

    陈少麟不假思索道:“不行,万一你失败了,我岂不是自寻死路。而且你现在伤势这么重,就算找到穴位也未必能够得手。不行,这样做实在太冒险了。要不,你告诉我怎么找七寸死穴,我去打,你看怎么样?”

    王道人一想对方说的也有点道理,于是道:“孩子,我知道你是怕我失手间接害了你的性命。但你要清楚,上前打七寸的凶险,绝不小于留在这里当诱饵。万一被那条森蚺盯上了,也许你还没来得及出手便被它一口吞下了。就算这样,你也要去吗?”

    被对方这么一说,陈少麟原本坚定下的信心竟再次动摇了起来。可看着对方血迹斑斑的样子,他实在没有退却的资格,终于他向前迈出一步,一字一句认真道:“让我去。”

    这时,待在烟尘之外的森蚺正伏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看护着自己剩余的孩子。它们距离孵化破壳已经不远了,谁承想就在今日却遇上这两个不速之客。但事已至此,它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唯有将他们二者全部杀死,方能保全自己的孩子。

    突然间,浮霭之中射出一颗细小的石子,那石子速度奇快,而且势不可当。森蚺下意识地向旁边一躲,却将自己的蛇蛋暴露在了攻击之前,只听一通连续却又窸窣的破破声之后,被用来安置蛇蛋的蛇窝已经狼藉一片,各种各样的幼蛇的残骸散落在四周,场面异常血腥。

    亲眼看到自己众多的子嗣死在自己的面前,那条森蚺顿时陷入到疯狂之中,扭动的身躯突然暴涨了好几倍,一道冰冷刺骨的悲鸣随即回荡在丛林之中。

    森蚺毫不迟疑地掠向雾霭之中,它将自己的嘴高高扬起,并露出两排细而碎的牙齿。一般的蛇只有两颗牙,而王道人他们面前的这条森蚺却已进化出与寻常野兽无二的牙齿,实属少见。照这个情况下去,再过个千八百年,也许它便能修成人型,脱离畜生道。可现在看来,一切都已经成了奢望。

    它要将两个人碎尸万断,否则难消心头之气。硬如钢铁的蛇首轰然撞在大地之上,以至于大半个丛林都为之颤抖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