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 陈少主的历练
    ,更新快,,免费读!

    “江患海?他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如此肆无忌惮,草菅人命,甚至还用人来炼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陈家老祖叹气道:“你说的还真没错,那个家伙确实比禽兽还要可怕一百倍。死于他之手的无辜者,没有一千恐怕也差不多了。”

    “可是皇室的人就这么看着他无法无天,将他人性命视如草芥吗?这天下还有王法吗?”

    陈家老祖轻笑一声,随即口气略显讥讽道:“法?呵呵,那只是用来愚弄百姓的手段而已。对于拥有真正实力与权利的上层人物来讲,王法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想什么打破规则就什么时候打破。至于那些所谓的执法者,你以为他们会因为一点人命案子而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吗?不,绝对不会的。”

    孙长空低着头,双拳紧紧攥了起来。他的身体在发抖,口中喘着粗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可一想到那么一个活泼阳光的姑娘即将尸骨无存,他的心中便油然而生一股强烈的愤慨。

    “不行,我不能坐视不管,我要上山去找他,然后把人要回来。”

    说着,孙长空转身就要离去。可陈家老祖的速度更快,瞬身一闪,便挡在了他的去路之上。

    “不要那么冲动,你这个样子去苍北仙苑的话必死无疑。到时,你非但救不了人,还要将自己搭进去,岂不是太不明智了。”

    孙长空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秀儿现在身处危难关头,多等一刻,便让对方遇害的可能性增加一分。如果真像陈家老祖所说的那样,江患海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也许,现在的秀儿已经……

    “那我该怎么办,请老祖指条明路。”

    二人对视了将近有半柱香的时间,眼看天上的太阳已经来到了正当中,旁边的陈少麟玩得有些倦了,这才想起回来。看着他们一动不动的样子,陈少麟还以为二人被人施了定身术。

    “老祖宗,你和这位大哥哥在这里做什么呢?”

    经陈少麟如此一提醒,陈家老祖这才缓过神来,他叹出今天见孙长空之后的第三口气,这才苦笑着说道:“没办法呀没办法,自从你和世杰有了过节之后,我陈立就好像欠了债给你假似的,怎么还都还不清。也罢,反正之后你还要助我一臂之力,那我就当提前还你一个人情了。”

    说完,陈家老祖对着陈少麟微笑道:“一会儿你不要和我们一同上山,完事之后我自会下来接你。”

    陈少麟看看周围荒芜人烟的深山老林,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道:“老祖宗的意思是让我一个人待在这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万一来个老虎熊瞎子什么的,我岂不是要给他们拿去填肚子。不成,我死也不要一个人留在这里。”

    这时,陈家老祖已经走到陈少麟的面前,接着半跪在对方的身前,双手扶着他两边的肩头道:“少麟,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了?这才参加传薪大会是小,磨练你的斗志才是最为重要的。你难道想和你世杰叔叔一样,被全族人轻视唾弃吗?”

    “当然不想,我要成为比叔叔更加优秀的少主。”

    陈家老祖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这就对了。现在,这就是成为少主之后的第一项考验。如果我们回来之后,你还能安全地待在这里的话,那这项考验就算你通过了。”

    陈少麟想了一想,不禁又道:“可是,我自己在这里也太无趣了。要不,老祖宗您我安排一些任务去做吧!有事牵绊着,或许时间可以过得更快一些。”

    看着陈少麟如此坚定的眼神,陈家老祖抬起头来,环视四周之后,目光终于在一棵松树的树冠上停了下来。

    “这样吧!我看这里松树众多,上面也结了不少成熟的松子,正好我喜欢这口,你就替我摘一些下来,烤熟了等给我回来吃吧!”

    陈少麟看了一下那些动辄五六丈的高大松树,连眼都没眨一下,便痛快地应允道:“这个简单,您确定只有这一个要求吗?”

    陈家老祖十分确信道:“没错,只要你能完成这一个任务,回去之后我就把前几日你和我要的青秋笔比送给你。你感觉怎么样?”

    “好好好,老祖宗说话算话,那少麟自然也会实现诺言,给您上树摘松子。这样的话,那我就先去了。”

    二话不说,陈少麟双膝微弯,好像一支飞箭一样,豁然上了旁边一颗较矮的果树之上,几次猿跳之后,他已消失在二人的视线之中,只能听到细微的沙沙声。

    “老祖,您让他一个孩子就这么去,也太莽撞了些吧!要知道,这个季节,松子是许多猛禽野兽的食物,如果被它们撞见,恐怕小少主应付不来啊!”

    孙长空本以为这是对方疏漏,可谁知陈家老祖居然哈哈大笑起来,得意的神情就好像刚刚下赢了一盘围棋一样。

    “你以为我会平白无故去树上摘松子吗?我在来时的路上,便发觉这里暗藏了不少厉害的家伙。今天,我就用它们来给少麟上一堂生动的野外生存课。”

    “可是万一……”

    不等孙长空说下去,老祖这边再次说道:“没有万一,要想成为我陈家的少主,就必须要面对各种各样,超乎想象的危机。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应对不了,恐怕今后他会重蹈世杰的旧辙。好了,我们不说他了,要不,我们上山吧?”

    孙长空等这一刻已经太久了,以至于陈家老祖说出这话的时候,孙不禁在心中暗暗大咸一声,以示对压抑心情的宣泄。

    “好,咱们走。”。

    于是乎,两人一并上路。陈家老祖的脚程自然不用多说,行如疾风,动若奔雷一点也不夸张。可是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被他身体所掠过的枯枝落叶,竟没有被伤到一丝一毫,原本是什么样,走过之后便还是什么样。与他相比起来,孙长空就要差上许多。不过,因为年轻力盛的原因,孙并没有落下太远的距离,远远望去,依稀可以瞧见陈家老祖翻飞的衣衫。

    “老祖,你慢点。我快追不上了。”

    这时,只听前方的丛林中一个声音紧接着传了回来:“你还想不想救人了,照你这种速度,等你到了仙苑,尸体都凉了。”

    陈家老祖并不是在吓唬孙长空,这个他自己心里清楚。想到这里,他在心中暗诵法咒,一双白色的羽翼赫然出现在他的背后。

    “呵呵,没想到身体都不在了,这无二真经图却依然好使。黑羽,不对,你已经变了颜色,成了雪一般的模样,飞起来之后留下的众多残影组合起来,就像一座横于天空之中的瀑布一样。既然这样,那我就唤你作雪瀑吧!我们走,雪瀑!”

    孙长空的几句话,令其身后的雪色双翼势气大增,只见它们轻轻一抖,孙的身体便像燃烧一样,周围升起一团淡淡的红光。与此同时,孙长空的身法大幅提升,几息之间便已赶到陈家老祖的身后。当后者反应过来孙长空已经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就连他的脸上也不由得出现了惊愕的神情。仍旧是一望无边的丛林之中,一个孤独的身影正在其中艰难地前行着,看他前进的步伐,似乎每向前走出一脚,都要耗费全身的力气。

    “孙长空,你在哪里,我有事情要告诉给你听。”

    自从王道人醒来之后,他便一刻也没闲着,他甚至来不及和屋里的黄起凤交待几句,便起身跑下了楼。可是苍北仙苑所在雪地域辽阔,哪怕是对这里十分熟悉的猎人,想要横穿这里也要一天多的时间。更何况现在的王道人刚刚大病初愈,事实上,要不是天山雪莲起死回生的神奇功效,也许现在的王道人已经被下葬了。

    然而,王道人并没有珍惜来之不易的第二次生命,他不知道在自己昏睡的这一晚之中究竟发生了多少大事,但他心里清楚,现在有一件大事,他必须要亲口告诉给孙长空听。

    可似乎是老天有意要捉弄他,也就在孙长空与陈家老祖刚刚离开没过多久之后,王道人便来到了他们方才所在的活水旁边。看着池中清澈的泉水,王道人低头看了一眼满身的血污,不禁向前走了几步,想要借此地的水擦拭一下自己的面庞。可就在他准备弯腰去够水的时候,一道尖而细的呼叫声猛然传入到了他的耳朵之中。

    “救命,救命,放我下来!”

    “糟糕,有人遇到了危险!”

    王道人虽然有伤在身,但天生的菩萨心肠令他连想的时间都没有,身体便不由自主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王道人一边狂奔,一边仔细辨认着声音所在的方位,好在对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这说明,他与对方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远。

    “来人啊!快放我下来!”

    随着呼喊声,王道人抬头看向自己头上的一颗梭树之上,只见在那距离地面将近六丈高的树冠之上,赫然缠绕着一条碗口粗细的森蟒,而在他的尾巴之上,竟有一个半大的孩子在那里用力拍打着粗壮的蛇身。

    陈少麟的眼睛都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