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第五百六十一章 鹤之威
    ,!

    邱鹤针还未顾得上转身,便惊觉自己的右边肩上传来一阵透骨的寒意,一道冰似的的冷光不时在他的余光之中回荡。不用看也知道,那是方柔的兵器。

    “原来如此,掌门真的把他的时间掌控者传授给了你。真是让人嫉妒啊!”

    邱鹤针自嘲的的一番话,引得后面的方柔十分不悦。在方柔看来,对方的意思明明是,自己全靠了爹的功法才能破解她的招式“喋血鹤影”。方柔自小性格要强,哪怕是失忆之后的她,也没能改掉这一点。

    “你以为,没有时间掌探者,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方柔冷冷道。

    “至少从你现在表现出的状态来看是这么回事。我想不到,你除了依靠暂时控制时间流逝从而给自己留出逃脱的空当之外,还能有什么妙计。要不,我们试试?”

    方柔道:“怎么试?”

    邱鹤针阴恻恻道:“这个简单,只要你不使用时间掌控者接我一招喋血鹤影之后还能站在这里的话,我就承认你是靠自己本身的实力闯到今日的。不然,你也只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

    方柔脾气大得很,现如今都让人指着鼻子骂了,她怎么还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在这时,他抽回了搭在邱鹤针肩上的长剑,随即说道:“好,我就和你玩两招。到时,你可不要赖账啊!”

    邱鹤针看了一眼肩头上被剑划破了口子,不禁心有余悸。要是刚才对方那一剑挥下的话,自己脑袋已经不保了。从这一点来讲,方柔还是一个相当单纯的女人,至少在她看来是这么一回事。

    “方柔,你就这么放过一个可以击败我的机会,就不怕自己后悔吗?”

    方柔笑吟吟道:“我从来不会做后悔的事情。既然做了,就没有后悔的道理。同样,既然我敢放了你,就有十足的把握完全击败你。邱师姐,出招吧!”

    邱鹤针抬头看了一眼上方那张还未来得及散去的血色巨网,这时她的嘴角竟然圳出一抹不太明显的狡黠,随即便说道:“方柔啊方柔,你还真是愚蠢啊!你以为在不使用时间掌控者的情况之下,还能从我的喋血鹤影之下逃脱吗?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这一招的真正厉害。”

    邱鹤针的话对于天上的血网似乎有激励的作用,话音刚落,原本凝实的经线纬线立即散成一片,变得不再横平竖直,就好像一团乱麻一样。而就在这时,血网的中心处居然掠出一道白影。

    那居然是一只振翅而飞的仙鹤。只是和一般鹤类不同的是,这只仙鹤的喙是红色的,就像刚刚饮过血一样,鲜艳无比。就在方柔看着那只仙鹤为之失神之际,那道白色的影子猝然消失,只留下前面的那只血色的喙,仍在向前飞行着,而且来势极快,让人难以反应。

    “原来这就是喋血鹤影的实体啊!我当是什么呢!看我用淑女剑将你斩落。”

    心念一动,方柔立即分开双脚,前虚后实。接着,提剑旋腕,呈挑灯问天式。眼见那只红色的喙近在咫尺,方柔掌立即发力,一道凌厉的白色剑气立即夺剑而出,直削喙的中央。

    “看我把你一切两断。”

    方柔眼急手快,一下子便找到了喙的弱点所在。喙是围绕着中心处高速旋转着飞行,从崦保证整体的稳定性和命中目标的准确性、。而一旦将这种稳态打破,邱鹤针这一招喋血鹤影便迎刃而解了。一边盘算着,方柔挥剑已经斩到了那只喙的上面。就在他以为对方将会被一刀两断之时,一个神奇的现象发生了。

    那只再真实不过的血色之喙竟然穿过剑刃,而整体上却没有遭到任何损伤,就好像根本没有和淑女剑发生过交手似的。可方柔确信,自己的剑真的斩在了喙之上。那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红喙穿越的事情先放了一放,因为淑女剑没能挡下这一击,所以在掠过防御之后,那只高速旋转着的鹤喙已经来到了她的胸前。如此迅速,如此犀利,在这种距离之下,被如此一件锐器击中的话,就算是铜墙铁壁也要被戳出个坑了。更何况,方柔还是个女人,论起身材的结实程度,甚至还不如一个轮回境的三胖。这样的她怎么可能接得住邱鹤针的喋血鹤影?万分之一秒之后,方柔将心一横,竟将自己空出的左手握成拳头,真当打向面前的鹤喙。结果可想而知,主柔的两根手指当场折断,而那枚红色的喙则嵌在他的两根掌骨之中,进退不能。

    断指之痛让人无法想象,但看方柔此刻的脸色就可以大致猜测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可就在这时,她竟再次尖笑起来,蓬松的头发迎着微笑轻轻摆动,就就好像冬天地里的芦苇一样。

    “怎么样师姐,我是不是接下了你的招式,而且是在未戏使用时间掌控者的情况之下。如此一来,你该对我心悦诚服了吧?”

    再看对面的邱鹤针,眼见自己的得意杀招被方柔成功接下,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显出一脸的喜色。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知道舍车保帅的道理,用自己的拳头换回自己的一条性命。这种豪侠似的的果敢,当真让当师姐的我自叹不如。”

    方柔灿笑道:“嘿嘿,多谢师姐夸奖。”

    “不过,你可能误会了。”

    方柔脸色再变,不禁问道:“什么误会,我怎么不知道?”

    邱鹤针伸手指了一下方柔身上那枚仍未取出来的鹤喙,淡淡道:“刚才那一招只不过是我喋血鹤影的起手式而已,真正的杀机现在才要上演!”

    突然间,赛场之上的天空之中传出数声仙鹤的悲鸣,再看那一团乱麻般的巨网之中相继飞出数十道白色的影子,那些影子随着下潜的趋势变得越来越清晰,竟也是一些长着血喙的仙鹤。不过这一次同时出现了五十只,数量之多,形势之严肃,委实叫人感到绝望。

    “还能这样吗?这么多的仙鹤,就算拿出十只出来,恐怕我也能难以招架。果然,是我小瞧了邱师姐?”

    这下,方柔的脸上彻底黯淡无光,加上刚刚的失血情况,现在她那张美丽动人的脸颊竟变得了灰色,让人见了心中不禁生成怜悯之情。可是,这就是传薪大会的残酷性,哪怕是掌门的独女也不例外。事到如今,方柔干脆将自己的兵器收回了剑鞘之中,他用右手扶着受伤的左手,两眼之中漆烟一片,一点光彩也没有。

    见到这一幕的邱鹤针显然很满意如如今方柔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她就是想看到人们面对死亡时候,束手无策的绝望,那种无力感越是强烈,她的力量也就越是可怕。

    “方柔啊方柔,枉你用了那么多的天材地宝,到头来还是不如我这个师姐,真是可悲啊!不过也好,让我接下仙苑第一女弟子的称号不正是名至实归吗?我的孩子们,张开你们嗜血的鹤嘴吧!”

    五十只仙鹤,五十枚血喙,从四面八方,前后左右,一齐射向擂台之上的方柔。看到这里的许多观众已经不忍直视,生怕一会见到血溅当场的景象。而作为方柔的两痊师叔,火髯道人与天水道人同样变得紧张起来,原本火水不容的二人,此刻的表情竟是出奇的一致。

    孙长空正准备与陈家老祖一同前往山顶的仙苑,可一想到旅店之中的黄起凤,不知所踪的秀儿,还有苦苦期盼着的三婶,他便不由得止住了脚步。

    “老祖,晚辈还有一些私事要去做,不知您可否等候一阵?”

    “什么事情一定要现在做,时间不等人,再晚点,我怕就错过传薪大会了。”

    孙长空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还未到头顶,于是便回道:“大会应该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吧!而且,像其它家诱门派的参赛选手,应该会被当作是重头戏放到最后进行,这么算的话,我们至少还有两个时辰的时间。”

    陈家老祖不太高兴道:“两个时辰?都够我荡平一座城池的了。”

    孙长空赶紧奉承道:“是是是,老祖修为出神入化,一座城而已,当然费不了多长时间。可晚辈确实有要事在身,不然也不会在这里遇上您。”

    说到这里,孙长空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于是道:“对了,老祖您怎么知道我会路过此地,难道……”

    陈家老祖不太自然地笑了笑,这才道:“哎,瞒你也没用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来寻那位鲛人小姑娘的。”

    “啊?原本您真的知道。那她现在人在何处?”

    陈家老祖摇头道:“孩子,听我一句劝,不要去找她了。那个姑娘,注定要遭此劫难。”

    孙长空不肯放弃道:“我和那位小姑娘相处了有一段时间,对于我而言,他就像我的亲生妹子一样。现在她有难,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管?老祖,就当长空求您,您就告诉我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吧!”

    陈家老祖为难了许久。最终他用力甩了一下衣袖,衣角带起的劲风直接窜入到旁边的丛林之中,将其中一颗最为粗壮的杉木拦腰截断。

    “现在仙苑之中有一种大能坐镇,就是他派人将那位小姑娘带走的。”

    “哦,不知这位大能尊姓大名,我想找他替秀儿求求情。”孙长空恳切道。

    “哎,听我的,你就不要去自寻死路了。那位大人物如果动起怒来,就连苍北仙苑也要被移为平地。”陈家老祖略显忌惮道。

    “既然这样,我就更得知道他是谁了,秀儿落到他的手上,岂不是要九死一生?”

    陈家老祖苦笑了一下,淡淡道:“不是九死一生,是有去无回。他捉那位鲛人小姑娘去,就是拿他的血肉炼药,为自己助长功力。”

    孙长空身体一颤,连忙道:“他究竟是谁?”

    陈家老祖一字一句道:“他就是当今皇室之中,地位仅此于人皇,实力深不可测,且是诸葛神迹老师的江患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