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章 鹤逐莺飞
    ,!

    作为临时掌门的方柔,一经入场,便引来了四面八方传来的欢呼声。似乎,他们已经将之前的恐惧忘得一干二净,现在人们想要做的,就是看她如何与邱鹤针大战一场。

    如果说周书颖是仙苑女性之中的杰出代表的话,那邱鹤针就一定是其中的佼佼者,十八岁便拥有了仙人境的修为,这样超乎想象的实力足以让当时的沈万秋自叹不如。

    不过,与沈万秋至高的悟性不同,邱鹤针除了修为比别人提升得略快之外,似乎并没有其它特长,这让她成为了一个近似于鸡肋一样的东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虽然邱鹤针是核心弟子,但从始至终她也没有享受过应有的待遇,过得甚至还不如一般的内门弟子。所以,她这才来参加传薪大会,就是为了向众人证明,她邱鹤针并不比别人差。

    一夜未曾合眼的方柔落在赛场之上,微显憔悴。双眼中的血丝像一条条贪婪的毒蛇,遍及了整副眼珠。可是他的精神状态却是相当饱满,根本看不出是刚刚经历过丧父之痛的样子。看着眼前这位连他都要唤声“师姐”的邱鹤针,方柔随即微笑道:“邱姐姐,咱们好久不见。没想到,你我二人会以这种方式一同出现,真是天意弄人啊!”

    面对方柔近乎嘲讽的话语,邱鹤针却是丝毫不为之所动,反而附和着说道:“你还真别说,这么多年没见,我对你的实力确实有些好奇。正好趁今天的机会好好试上一试。”

    方柔掩面莞尔一笑,语气平和道:“师姐,你就不怕败在我的手里吗?”

    方柔说话之际,只见对面的邱鹤针像拔剑一样抽出自己的双手,只见在那洁白无瑕的玉手之上,竟是赫然竖立着十枚闪闪发亮的银色兵刃,每一件兵刃就如同一把刀一样,使得那双原本令人如痴如醉的手变得恐怖直极。这就是邱鹤针的独门兵器,撕天爪。

    撕天爪甫一亮出,方柔立即大惊失色,就连脸上的笑意也变得甚是牵强。她的大脑之中,关于邱鹤针的信息少之又少,要不是今早大致看了一下参赛者的资料,他甚至都想不起来自己还有这么一位师姐。

    事实上,早在十年前邱鹤针便因故离开仙苑,一走就是十载。这期间,苑内的人也听到过他的传闻。只是那些传闻之中大多都是以杀戮,流血为主色调。可以说,邱鹤针所到之处没有不死人的。不过,她杀人并不盲目,因为死在他爪下的多是薄情寡义的负心汉。而他则成了女人心目中的大侠救星,有些地方甚至将她供为神灵,以期望自己的婚姻爱情可以长久美满。而在男人眼中,邱鹤针便成了“恶鬼”一般的存在,汉子们见了无一不是撒爱如空腿就跑,生怕惹了这个杀人女魔头。而在江湖之中,她还有一个十分有排场的称号,血手女鹤。

    双方上场没过多久,比赛便开始了。率先出招的当然是心直手快的邱鹤针。刹那间,十柄像利剑一样的血光一同刺向方柔的身上,并且瞄准了数处大穴,这婪是被正面击中的话,多半就要当场毙命了。

    当然,方柔也不是泛泛之辈,邱鹤针的鹤爪虽然凌厉刁钻,但也未必不能躲闪。依靠着自己的“飘”字身法,方柔的身体一晃成了五六个,血色的光芒从他们的身上洞察而去,却没有任何鲜血飞溅的场面发生,想来是攻击落空了。

    这边,邱鹤针一看自己招式并没有奏效,于是连忙改换套路,变手为杵,直击方柔的小腹,也就是丹田所在的位置。丹田是一个修行者的根本,如果这里受损的话,极有可能终生不能习武,更不用说是得道成仙了。方柔知道对方的攻势防不胜防,却不曾想,为了胜利,这个在仙苑之中有头有脸的核心弟子竟会做出如此下流无耻的事情。

    “有点过分了啊,师姐!”

    说话间,方柔翻身跃起,以腿为剑,霍然攻向邱的胸前。

    要知道,那里同样是女人的要害,平常时候被不小心躺上一脚都有可能危急生命。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拥有天人境修为的修行者,这一脚刺下去,至少有千钧之力,别说是人,就算是石头也要当场碎成无数了。

    也就是万分之一秒之后,邱鹤针缩手架掌,使了一场顺水推舟,借由对方身上的力道,硬是将眼前这记精彩绝纶的腿攻拦了下来。同时,他的双掌顺着腿踝,缠上小腿。方柔伸出另一只掌,想要将对方逼开。谁知邱鹤针早已料到方柔的心思,同样出掌与之相抗衡。二者相比起来,就算方柔的修为与邱鹤针相差无几,但武器上面就要落对方一大截了。飞蝗一样的红光陡然刺入到方柔的手臂之中。当利爪被拔出来的时候,方柔的手上立即血流如注,看那伤情,一时半会缓不过来了。首战告捷的邱鹤针内心受到鼓舞,手上攻击也变得愈发犀利。大白天的,那双撕天爪上发射出来的血色红光,竟是照得让人睁不开眼睛。透过眼前的缝隙,依稀可以辩认出那里有两道身影。

    方柔重获自由之身,被刚赐那一记撕天爪划伤之后,他赶紧向后退了几步,俯身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就在刚刚,邱鹤针用自己手禁锢他的小腿的时候,撕天爪还在那里留下了好几道血口。虽说这些都只是些血肉伤而已,但再大的大象也架不住蚁群,等伤口里的血再流多些,、她就知道什么叫做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邱师姐,好身手啊!师妹佩服!”

    说完,方柔迎空将手一挥,一柄三尺三寸长的银色长剑突然凭空出现,并且落到了自己的手中。这下,大势所向的邱鹤针原本还计划着给予对方最后一击,可眼见杀剑攻到近处,他只得架掌抵挡,半空之中只听“叮当”两道铿锵声之后,方柔与邱鹤针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可是与刚才形势所不同的是,不久之前还生龙活虎的邱鹤针,现如今脸色竟是显得格外惨白。再看他左手的中指和无名指,上面的两根血刃不知竟在刚刚的对抗之中被利剑削去了一半。剩下的那块仍然待在在手上,断茬部分还在向外流淌着殷红的血液。

    “居然能斩断我的撕天爪,真是让我意外。难道,这也是掌门给你的?”

    听到“掌门”二字的方柔,表情明显就得诡异起来。他看着报邱鹤针,就好像刽子手在行刑之前与犯人对话的时候一样,虽然看起来极为淡然,但内心之中却是汹涌澎湃。

    “我爹已经仙逝,你不要再提他了。”

    事情发生了虽然只有一天,可消息就好像长了腿似的,渗入到整个群体之***人茶余饭后消遣。苑内的长老打算是等传薪大会圆满落幕之后,再宣布方惜时遇害的不幸消息。不过现在看来,纸始终包不住火的,方惜时架鹤西去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

    “真是可怜,方掌门那么好的一个人,居然会惨遭毒手。你放心,只要我成为了这一界的冠军得主,一定会将方掌门之死查个水落石出。”

    方柔轻笑一声,语气十分阴森道:“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我和几位师叔,师祖自然会做,用不着师姐你来劳神。”

    “我说师妹,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呢?你要知道,方掌门离世之后,苍北仙苑的名气势必要一落千丈,搞不好,门派都要就此消亡了。难道,你想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吗?如果有我在就不一样了。我可以依靠邱家在初升大陆与蓬莱大陆上的影响力,为仙苑招兵买马,使它重振雄风。你看怎么样啊?”

    方柔脸上的笑意一分没减,而嘴边的轻蔑却又变得浓重了几分:“呵呵,先打赢了我再说吧!仙苑内比我强的弟子大有人在,就算过了我这一关,你也未必能从他们的手上走脱。”

    邱鹤针用力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这样执着,你就上你输得心服口服。”

    突然间,邱鹤针的身体颤抖了几下,随即右手之上断去的两片血刃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恢复了原状,其上浸润的寒光更胜从前,如同野兽的兽瞳一样,叫人看了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喋血鹤影!”

    邱鹤针此话一出,只见她双手上的撕天爪立即疯长,转眼之间已经伸长了数十倍。那些虹光一样的血刃肆意穿梭在空间之中,不时便在天空之中织成一张遮天大网。也就在这个时候,由血刃所组成的巨网之上,忽而闪过一道红光。同一时间,地上与其相对应的位置上,立即出现了一道一指来宽,长约四五尺的缺口。方柔定眼一瞧,心中立叫大事不妙。可没等她想出对策,位于面前的数块石板已然相继破碎,被切得有棱有角的石块轰然撒向方柔的面前,似要将其彻底埋葬一般。

    “呵呵,方柔,快点投降吧!”

    对面,邱鹤针翘手一指前方的方柔,摆出胜利者的姿态。在她眼中,这场比赛已经因为他的压倒性优势而提前结束了。可是当再次看向对侧的时候,她才发现本来站在那里的方柔竟然消失不见了。

    “师姐,你高兴得未免太早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