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露馅了
    ,!

    遮天皇眯着眼,看着前方不远久那个不起眼的小胖子,口中淡淡道:“这孩子是孙长空生前的挚友,所以孙长空身上有什么异样,他应该一早便察觉到了。”

    海棠仙子接着道:“吾皇的意思是,那个小胖子已经看穿了您的身份?”

    遮天皇点了点头,随即道:“应该是这么回事。不过,我总感觉,他的身边似乎有高人为他指点。”

    这时,旁边的狐半仙忽而怪笑道:“吾皇这话说的就有点煞威风了。难道,这天地之间,还有比仙宗,大兽长更厉害的大能吗?除了以上二位的话,恐怕没有人能超越您的修为吧?”、

    遮天皇看了一眼狐半仙,伸手轻轻拍打了两下对方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虽然本皇也不想承认,但人间有句话说的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没有见过全天下的人之前,我也不敢保证自己是否真的所向无敌。而且在我看来,你说的那两位,也不是这天地之间最强的存在。”

    “哦?难道,您见过比仙宗大兽长还要厉害的人物?”

    遮天皇缓缓回过身来,只用背对着二人,似乎很害他们见到自己的表情。而就在这时,他突然继续说道:“就在我沉睡于他人身体之中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他不在三界之内,亦五在五行之中。他是超越仙的神祇,就连我也无法看破他的能耐。”

    听到这里,狐半仙与海棠仙子二人脸色大变,神情之中不由得夹杂了一些忌惮,就好像见到了生命中的克星一样。过了许久,海棠仙子才道:“那……那位高人到底对您说了什么?”

    这时,阴色阴沉的遮天皇又回过身来,接着道:“其实他的话并不是说给我听的,也许他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已。而他见到我的时候,竟没有因为我的身份而显出任何惊讶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原来是你’,随后便再次隐入了混沌之中,不见了踪影,而我则再次陷入到了长眠,一睡就是几百年。”

    狐半仙捋着胡须,想了半晌,这才说道:“按照您话的意思,这件事发生在我之前那个寄主容器身上啊!这事有点古远了,属下也不知情。”

    遮天皇道:“这事你就算经历了,也不会相信那是真的。就连我醒来之后都想了许久,迟迟不敢确信那是事实。可那种与众不同,超然于世的气息又是天底之下绝无仅有的,如果我没有亲自体会过的话,是绝对没有可能对那种感觉印象深刻的。其实,这也是我一直按兵不动的主要原因,我怕那个神秘人会半路杀出来,坏了大事。现在只有等‘他’那边行动,我们才能配合一起动手。不然,极有可能功亏一篑。”

    听到这里,狐半仙不禁由衷地感叹遮天皇的隐忍,如果按照他的脾气的话,现在的苍北仙苑恐怕已经被掀得底朝天了。不得不说,遮天皇能成为皇者,果然有他的本事。

    “您说的那个大人,现在身具何处,为何这几日一直没有见到他的踪影。莫非,他有事先去别的地儿了?”

    听完狐半仙的话,遮天皇地再次露出一抹饱含深意的笑容,接着,他向前走了一步,用下巴指着前方的看台说道:“他就在这里,没有去别的地方。”

    “什么?这里?我怎么没有瞧出来!”

    错愕不及的狐半仙手扶着栅栏极目四顾,那些人的修为化为一个个清晰的数字,相继浮现于他的脑海之中。可一番察看之后,除了朱雀区域与玄武区域的个别几人之外,剩余人的实力他几乎了如指掌,大言不惭地说,就算把些人绑在一起团成一个,也未必有那位“大人物”的实力。陷入迷惑之中的狐半仙不由得再次看向遮天皇,想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提示。可这回,对方却不再说话了。

    “好了好了,咱们做小的知道那么多干嘛,反正时机成熟之后,那位大人自然会主动现身,不用你事先知情。您说是吧,遮天皇?”

    海棠仙子的一席话让遮天皇听得颇为满意。他从怀中忽而掏出一物,递到对方的面前:“这几日你也操劳了不少,本皇这里有几颗自行炼制的夺天丹,可帮你暂时提升五百年的修为,虽说达不到仙人层次,但也可以真正的仙过上几招而不落于下风,什么时候用,你自己掂量着看吧!”

    接过那几颗不起眼的褐色药丸之后,海棠仙子的眼中随即放射出激动的光芒,而另一边的狐半仙则瞧了个眼热,只能看着却无福享受,当真羡煞人也。平复了一会儿,他才难为情道:“呵呵,吾皇,你看这几天属下也没闲着,您看您手头宽裕的话,能不能……”

    说着,狐半仙小心地将头慢慢抬了起来,同哩也也有了移动的趋势。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一张寒冰似的的面孔赫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那不正是眼中放着寒光的遮天皇吗?

    “你也想要夺天丹?”遮天皇微笑地问道。

    “这……我……呵呵,想是想,可是……”

    “那你要不要啊?”遮天皇再次问道,可是口气要比之前阴森好几倍,一瞬之间,狐半仙感觉自己好像陷入到了冰窖之中一般,原本炼至水火不侵的他,此刻竟不由自主地打起关冷战来。

    “不……不要了,属下不要了。”

    狐半仙话毕之后,不忘瞥了一眼遮天皇。只见对方那一只背在身后的手掌终于落了下来,而他那颗悬着的心也总算可以放回到肚子里了。

    刚刚的狐半仙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他敢说一个“要”字,那这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将会立即化作一瘫死灰,消失在微风之中。幸好,他忍住了。真到这时,他才终于有些感悟,没想到活了几百后的他,还是有些进步的。

    至少,他懂得了什么时候该退让,什么时候该勇往直前。

    遮天皇收回杀意,轻轻抖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再次回到那副平易近人的样子,温和道:“你们两个放心,只要帮我完成了这件大事,以后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可这个时候如果你们敢越雷池一步的话,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可能是因为情绪的缘故,遮天皇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声音略大,竟然惊扰了不远处的观众。那人猛然一回头,脸上竟露出欣喜的神情。

    “是你!”

    “哦,真是太巧了。”

    其实,在那人说话之前,遮天皇并没有想起那人的身份。只是看对方这么激动的样子,应该是和孙长空有些关系,为了不露出马脚,他只得先应和着,然后再慢慢在脑海当中搜索与其相关的信息。眨眼的工夫,那人已经来到了遮天皇的面前,可是这时,对方的表情遽然一变,然后脸色泛红道:“呵呵,真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那人刚要转身离开,遮天皇已经伸手将他拦下,然后慈眉善目道:“这位兄台,你刚才说把我错认成了别人。在下冒昧地问一下,你说的这人是哪一个,也许我也认识。”

    那人虽不太情愿,但看到遮天皇这般和气,也不好回绝,于是便道:“哦,没什么。昨日,我在山腰处的旅店之中和一个志周道合的年轻人喝了几辈,聊得相当尽兴。他本和我说今日也要上山一看这传薪大会,所以刚才才会误将阁下错认成了他,真是惭愧惭愧。”

    原来,说话的人竟是前一天请孙长空喝酒的郭一真。现在的孙长空,虽然与自己本尊的长相相差许多,但气质神韵却又是惊人的相似,这才使得不太相熟的郭一真将遮天皇错认成了孙长空。一般人听到这里也许就算完了,可这个遮天皇的心思不是一般的缜密,在听到这位与自己相似的人之后,他竟开始怀疑起对方的身份来。

    “你说这个人是你昨天才见到的?”遮天皇继续道。

    郭一真点头认真道:“没错,要不然我也不会认错了阁下。”

    “那你可知现在他身在何处?”遮天皇连忙追问道。

    郭一真想了想才道:“昨天晚上喝得有点多,具体他去哪了,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在喝酒之前依稀记得,他是从旅店二楼下来的。那里都是客房,说明他住在那里,至少到今天早上,他还在旅店之中。如果你现在去寻的话,也许还能遇见他。”

    这下,遮天皇总算问得满意了,于是向对方抱拳行礼道:“多谢兄台解惑,长空感激不尽。”

    语毕,遮天皇回神埋狐半仙和海棠仙子使了个眼色,三人一同匆匆走向过道处,风一样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看着三人离开的方向,郭一真挠着数日未洗的长发,不禁得嘀咕道:“这个苍北仙苑之中怪人真多,问了一顿莫名其妙的问题之后说走就走,难道赶着去投胎吗?”

    “下一场比赛,核心弟子方柔,对阵核心弟子邱鹤针。”

    这下,原本熙熙攘攘的看台之上,立即又变得沸腾起来。而对于遮天皇的离开,似乎哪一个都没有察觉。

    看台之上,隐藏在长袍之中的兴浪兽忽而诡异地笑了笑,口中喃喃道:“去吧,去吧,少了你事情进展得恐怕还没有这么快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