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八章 言和
    ,!

    处在爆炸边缘处的观众尚且如此,便何况是位于正中央的朱大闯与嘲庸二人。焚风一过,擂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十丈见方的深坑,其中居然还有大量的火焰仍在熊熊燃烧,看火势一时半会还停不下来。可就在这满目疮痍之中,一道人影忽然从焦烟的泥土之中钻了出来,触目惊心的伤口几乎遍布他的身体。

    “是嘲庸,他居然没死!”

    这时,其中一个目光锐利的弟子瞧出了那人的身份,不由得开口惊声道。而随着此人的呼喊,其余人也将注意力投向火坑之中的那道人影,果然是嘲庸无差。他真的还活着。

    现在的嘲庸甚至连周围灼热的空气都感觉不到,在刚刚的爆炸之中,巨大庞大的能量已经将他体表的感觉器官尽数毁灭,要不是眼睛还能勉强能用,恐怕他就走不出来了。

    再次来到地面上的他,身上还有零星的火苗,不过即便火毒攻心,他也丝毫不为之所动。死里逃生的嘲庸站在深坑的边缘,极目远眺,希望能在那里找到朱大闯的身影。可事实证明,已经灰飞烟灭了。

    赛场之上再也没有朱大闯的气息,他的身体,他的灵魂,他的灵气也一同消失在了天地之间,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嘲庸扶着被洞察的肚子,咧着嘴想要说什么,却又忽然不出声了。而在看台之上,才刚平复了司命血螨之劫的云影子坐在一边的台阶之上,从怀中掏出一枚闪闪发亮的丹药,随手丢入口中,连运气调息的过程都没有,药力便已经发作,一股淡淡的红光顺势浮现在他的脸上。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嘲庸。”

    笑声之中,神来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附和道:“恭喜师兄,得到了一名如此优秀的弟子,真是可喜可贺。”

    云影子呼了一口浊气,而后扭头对着神来子道:“什么时候你也找个衣钵传人,总不能让你这一身好功夫就此失传吧!”

    神来子淡淡地笑了下,神秘故作神秘道:“这个就不劳师兄你费心了,我早就有合适的人选。”

    “哦?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难道,不是仙苑中的人?”

    神来子点头道:“没错,那是我偶然路过一处滨海渔村,阴差阳错收的一个弟子。算起来,今年他应该已经快四十了吧!凡人到了这个年纪,精力体力都达到了一生之中的巅峰,学起东西来事半功倍。等大会一结束,我就去那里找他。”

    云影子拂须好奇道:“渔村?我怎么不知道那种地方还有能入你眼的人才,不行,到时候我要去瞧瞧。”

    二人交谈了一阵过后,场外的裁判长老终于按捺不住,来到他们的面前,抱拳恭敬道:“二位师尊,弟子打扰了。”

    神来子微笑道:“免礼吧!”

    “是!”

    说完,裁判长老站直了身子这才继续道:“现在场中的情况十分复杂,嘲庸虽然没死,但朱大闯是死是活还不能确定。假如,后者已经不幸身亡,那这场比赛是不是应该结束了?”

    “那是自然。嘲庸是核心弟子,拥有杀人赦免的权利。这么长时间那个朱大闯都没有现身,就算没死,恐怕也失去战斗力了。就这样吧!”

    云影子是嘲庸的师父,如果妄加评论的话可能会遭人非议。可神来子就不一样了,无论是嘲庸还是朱大闯,对他的意义全都是一样的,没有偏袒一说。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裁判长老自然没有可辩驳的,只能依照对方所说的去判定。

    “我宣布,这一场嘲庸胜!”

    当长老喊出胜利方名字的时候,如释重负的嘲庸终于松了口气,瘫倒在地上,再也不能动了。要不是以防万一出现,他早就想下场疗伤。好在,一切都和预期的一样,朱大闯真的败了。

    这时,场外同时跑上来不下十位年轻弟子,这些人全都是谙熟水系功法的修行者。十人刚一上场,铺天盖地的水浪便将那枚火坑瞬间淹没。

    “嗞嗞!”

    窸窸窣窣的声音接连从坑内传出,那就好像小鬼临死之前发生的悲鸣一般,让人听了毛骨悚然。而在这个时候,平日里朱大闯要好的几位弟子却已经坐不住了。

    “你们住手!朱大闯还在里面,你们会把人淹死的。”

    说着,那人就要冲入场内,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

    此人身高丈许,长着一脸络腮虬髯,两颗鸡蛋一样大的虎目赫然呈现在脸上,给人一种无形的威慑。此人甫一出现,那些原本吵吵着要进场寻人的弟子立马消停下来,连大气也敢喘了。能让这些人如此忌惮的大能,除了掌门方惜时之外就只有一人,那就是虎威道人,他就是朱大闯进入内门之后的师父。

    “你们给我安生点,事情事情究竟怎样,现在还看不出来。这么贸贸然闯入赛场,只会让你以为我们是一群莽撞之辈。”

    “可是……朱大闯不谙水性,万一还活着,岂不是要被那坑里的水活活呛死?”

    虎威道人摇指道:“恰恰相反,只有外来的危险,才能激发我们体内潜藏的力量。如果如果那小子真还活着的话,那就让他自己从里面逃出来吧!”

    “砰!”

    就在虎威道人话音刚落之时,只见场中,那个原本蓄满积水的深坑猛然间传出一道惊地动地的炸响,瞬间,高达数丈的浪涛拔地而起,进而掠向四面八方。

    “哗!”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便被迎头打来的巨浪冻了个激灵,而当他们再次看向场中的时候,只见嘲庸身边的不远处,再次出现了一个人。

    那是四肢不全,但仍旧傲然伫立的朱大闯。

    朱大闯也没有死,这样的事情实在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就连刚刚信誓旦旦的虎威道人也不由得暗中舒了口气。

    事实上,刚才他之所以那么说,只是单纯地安抚大家的心情。朱大闯是生是死,他也没有把握。他们二人虽然看起来属于同一流派,但实质上相差还是十分巨大的。虎威道人是那种大巧若拙的类型,别看他平时大大咧咧,不管不顾,但关键时候却能展现出超乎常人的冷静与智慧,从而出奇制胜。而朱大闯则是真正的无所畏惧,他的套路就是不要命。

    朱大闯借助人们心中的软弱,从而攻敌之短,这样忘乎生死的战斗方式常常能给对手造成巨大的困扰。一些明智的人更会主动弃权,省得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可这样一来,朱大闯所惧怕的对手类型也就显而易见了,那就是像他一样打起架来不要命的人。

    恰恰嘲庸就是其中的一员。所以朱大闯的失败是可以预见的,并没有太让人感到意外。

    朱大闯虽然活着,但是裁判长老已经在他出来之前判定嘲庸胜出,此时的朱大闯除了怒目相视之外,就再也不能做别的了。

    “你这家伙,难道就不怕死吗?”朱大闯咬牙道。

    嘲庸重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一如既往地那般傲然脱俗,哪怕自己的情况已经十分糟糕,他也不愿示弱一分一毫。看着对手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他不由得轻笑道:“看来,刚刚我应该将所有的屠戮云影祭出去,那样的话你就站不起来了吧!”

    朱大闯撇嘴笑了笑,继续道:“现在你也有机会,想动手就动手吧!”

    嘲庸摆手道:“不了,我还要养精蓄锐,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比赛。好了,你同我一起下去吧!”

    说着,嘲庸猛然向前踏出一步,一步之后,他竟已来到朱大闯的身边,一手搀过对方的肩膀,扶着他一点一点向场外走去。看到如此温馨而又和谐的一幕,现场许多观众不禁啧啧称道。

    “真是奇怪了,这两个人都是出了名的驴脾气,什么时候这么和善了?”

    高渐飞坐在座位之上,看着眼前发生的景象,着实有些不解。而另一旁的兴浪公子则接着道:“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英雄惜英雄吧!肥找到一个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着实不易。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也是不想失去一个这么好的敌人吧!”

    三胖扣了一下发痒的鼻孔,漫不经心道:“公子,你有没有这样的对手啊?”

    兴浪兽的脸上忽然划过一抹古怪的笑容,然后才淡淡道:“我?呵呵,恐怕那样的人还没有出生吧!别忘了,就连吞天兽好难从我的手里走过百招。”

    三胖对于吞天兽的名号一点也不吃惊,反而相当淡定道:“这么说来,就算遮天皇亲自现身,,你也丝毫不惧了?”

    说完,三胖不由得看向自己身后,只见在看台最后面的墙角处,一道孤独的身影待在那里,与身旁两个一老一少,一男一女,两个人相傍着,?像君王一样俯视着面前的芸芸众生。仿佛在他们的眼中,这些人都是蝼蚁一样可有可无的存在。

    “吾皇,那几个小子好像在看我们这边呢?”狐半仙和三胖对视了一眼,随即冷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