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怎一个惨字了得
    ,!

    如果说战斗到了白热化地方的时候是最为精彩的阶段,那现在朱大闯与嘲庸的消耗拉锯就是最最煎熬的时段。两人虽然已经伤痕累累,但无论是朱大闯还是嘲庸无一不是全力以赴,一步也不肯后退。在先后使用了二十六道屠戮云影之后,现在嘲庸的身材状况已经达到了极限,稍微一个震动都可能令他立即昏死过去。

    反观朱大闯,因为有司命血螨相助,自愈能力一直都处在巅峰时期。但只有他自己心理清楚,背负着众多血螨的他,此刻的状态是何等的糟糕。为了连续不断地为自己疗伤,司命血螨吸取他体内最为宝贵,也是最为稀少的本源精血作为养分,这样做虽然使得自身力量大大增加,可精血的消耗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恢复得了的。据他自己保守估计,一柱香的工夫之中,司命血螨已经吸食体内十分之三的本源精血。而要想将损失的部分全部补回来,没有个三五年是不可能的了。

    如今的朱大闯外强中干,看起来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实际上他早就想弃赛退场了。可他又有非赢不可的理由,正是这个雷打不动的信念才让他支持到了现在。

    看着对面气喘如牛的嘲庸,面色惨白的朱大闯,强撑着笑道:“何必要和我斗到这个地步呢师兄?就算现在你退场,也会有大把大把的传薪者争着要将你纳入自己的门下,胜利对你来讲就是那么重要的吗?”

    嘲庸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向四周仿佛地震过的看台之上,那里有呼喊,有哭嚎,有爹找儿子的,有闺女找娘的,原来好端端的一个会场转眼之间竟成了一人间炼狱,让人心痛不已。

    “都打到了这个份儿上,如果不能继续下去的话,那也太对不起这些冒着生命危险前来观看对决的观众了吧!”

    “所以,你还要打?”朱大闯阴沉道。

    现在的嘲庸已经不再遵循一贯的套路,他的双手垂在身体两侧,一点防备的架势也没有。他心里知道,这种情况之下,别说自己举不起手中,就算能,也绝挡不住朱大闯那种无孔不入的攻势。

    司命血螨实在太过阴狠毒辣了,刚刚要不是他及时反应,恐怕他的一双脚已经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看着,朱大闯周身上环绕着的众多血螨,他的头皮都快要炸了。

    就在这个时候,嘲庸突然惨笑了下,自言自语道:“好了,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一起上吧!我要和这个家伙做过了断。”

    这时,位于他身后的几十道屠戮云影,忽然混身浮现起大片的金光,与此刻被烟压压的司命血螨所包围的朱大闯相得异彰,隔空呼应。朱大闯也不是傻子,在感受到对方身上非比寻常的能量波动之后,他知道,这场大战终于接近了尾声。

    “是胜是负,就看这一击了。嘲庸,做好死的觉悟吧!”

    说话间,本来贴合在朱大闯身上的司命血螨猛然间脱离开他的身体,才一失去寄主的无数血螨群落,立即燃起了血色的熊熊大火,稠密的血雾拔地而起,像一只巨手一样,遮盖在整个会场的上空。

    正如众人此时的心情一样,那团血雾充满了绝望,仿佛在此之内的生灵,已经全部陷入了死亡的国度之中。

    “降临吧,生亡司血之蒙!”

    可能是错觉,也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当众人抬头望向顶上那朵血雾的时候,他们竟然好像看到了一个个张牙舞爪,穷凶极恶的亡魂正在朝他们席卷而来。强大无比的烈风,夹杂着浓郁的血腥气,让人真的有种置身于血海地狱的感觉,万分真实。一些胆子略小的观众,竟真的跌倒下来,两目紧闭,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希望上天能够饶过自己一命。而另外一些稍微明智的人,则选择尝试逃出会场的方法。不过,在那仅有的入口之中,一尊如同杀神一样的恶魔手持长剑,站如山松一样地坚守在那里,所有妄图从他身边离开这里的人,都将遭受他毫无保留的剑式。

    “哎,没想到啊!小小年纪的朱大闯,居然就可以动用如此强大的力量,如果让他进入我派的话,以后定能光大我门。”

    说话的飞仙子深深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的话只是说来让自己舒服一些的。飘渺云巅自创派以来便立下门规,只收女弟子。所以说收朱大闯的念头只能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绝不可能实现。

    旁边,柳如音仍在那里毕恭毕敬地站着,看到自己的师父动了恻隐之心,她随即说道:“其实,规则都是人定的,既然当初开山祖师可以设下这个门规,作为如今掌门的您,同样也可以将其废除啊!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到了这个年代,我们要学会变通了。”

    听完柳如音的话,飞仙子忽然转过头来,以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这个跟随自己多年的弟子,语气阴森道:“如音,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师父说?”

    柳如音对师父飞仙子的脾气那叫一个了如指掌,对方一个细微的表情,她都难推断出其当时的心境。现在飞仙子似乎已经嗅到了阴谋的气味,想到这里,他索性道:“师父,您真了解我。”

    飞仙子冷笑了一下,瞥了一眼柳如音,爱搭不理道:“那就说吧,还等什么?”

    柳如音双膝一弯,随即跪倒在飞仙子面前,然后叩了一个头,才道:“师父,之前弟子云游四海,一直寻找孙长空的下落,虽然没有什么收获,但一年的时间已经让弟子的心难已像从前那样止如静水,恐怕已无法再上修行之路。”

    突然间,飞仙子抬起那双射着光剑般的眼眸,咬牙切齿道:“你是什么意思!”

    被飞仙子这么一激,柳如音再也支持不住,身体陡然一软,直接瘫在地上,口中却仍然道:“请恕弟子不孝,以后不能照顾您了。”

    飞仙子的身体在剧烈地颤抖,过了过大晌,他的嘴里才依稀挤出几个字来:“你——要——走?”

    简单的三个字听在柳如音的心中,就如同三柄刀子从自己的心房中刺穿一样,令她痛不欲生。可一想到孙长空,她便忍不住坚定自己的信念。如果要说这个世上有什么事情比死还要令他害怕的话,那就是不能与孙长空长相厮守。没有孙长空的世界,不活也罢。

    这时,飞仙子的眼角之中也不禁渗出了几点泪痕,但几百年的磨砺已经让他心如冷铁,只是稍稍缓和了一下,她便再次恢复过来,一脸淡然道:“呵呵,果然,女大不中留,我就积善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听着飞仙子冰箭一样的言辞,柳如音除了痛哭之外,再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可就在这时,飞仙子居然继续道:“既然这样,我就遂了你的心意。不过在那之前,你必须要为我完成另一件事。事成这后,你就算上到九霄入下入地狱,我也绝不管你。”

    飞仙子的话对于柳如音来讲就如同救命的稻草一样,虽然看似平淡无奇,但对他来讲却是莫大的安慰。至少,她还能为她老人家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此一来,就算自己狠心离开,也能坦然。

    “师父但说无妨,只要弟子能做得到的,一定全力以赴。”

    柳如音从地上爬了起来,竖起上半身,看向自己的师父。可是如今的飞仙子居然没在瞧她,而是在看下面的赛场战况。

    “上去,拿下传薪大会的冠军,将冠军奖品交给我,我就让你离开师门。怎么样,这个交易合算吧?”

    看着飞仙子脸上恐怖的神情,柳如音感觉自己好像掉入了对方的圈套之中似的,混身上下,每一根汗毛全都不由自主地站立起来。她想气绝,但又怕错过了这个机会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和孙长空走到一起。一想到和孙分别时候的痛楚,柳如音将心一横,底气十足道:“师父此话当真?”

    飞仙子眨了眨星星一样眼睛,面带笑容道:“我的好徒儿,师父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好,一言为定。”

    血雾席来,万物肃寂。凡是被它沾染上的物体,无论是人还是石头,都会在一瞬之间化为灰烬,然后被吹得一无所剩。可就是如此可怕的一团雾气,居然径直罩向独立无援的嘲庸一人。看到这一幕的许多观众不禁为之叹惜,在他们看来,嘲庸的悲剧落幕已经是注定的了。

    可是就在那团血雾距离嘲庸不到一丈的时候,原本金光大作的数十道屠戳云影,同一时间,全部冲向雾气的正面、随即,足以震撼天地的强大爆炸瞬间释放,狂虐的气流携着恐怖的能量一齐喷向四面八方。

    人的肉shen或许算不上结实,但修行者的身体强度就要高上许多了。一些得道高人,就算以火沐浴,也不会被伤及分毫,据说还爱死而复生,自由操控轮回转世之说,那就不得追迹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修行者,在这般爆炸的能量之中,仍然显得太过孱弱,一些没有做好预先准备的修行者直接被吹上了天空,而后被热浪化为乌有。这些只能算作运气好的,死也能死个痛快。而有一些,因为依靠着自己过硬的肉ti强度,勉强保下自己一条命来。可是,高温的烧烤直接将他们的血肉蒸发,吹干,发烟的骨架之中,保留着几件生命必需的重要器官,半死不活,怎是一个惨字了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