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仙人撑腰
    ,!

    陈家老祖的突然出现,确实让孙长空在感意外,可令他更加不安的是,他的身边居然还有一个长相青涩的少年。

    虽然只是少年,可这个小家伙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王者气质,是许多人穷尽一生都无法达到的境界。他虽然也在看着孙长空,但是他的眼中却不入一物,就好像已经将这天底之下众生万物全部看穿了一样,高深莫测。直到这个时候,孙长空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缓步来到老祖的面前。

    “你来了!”

    陈家老祖的话让孙长空颇感意外,按理来讲,自己变化了模样之后,对方应该认不出自己才对。可从口气之中他可以知道,陈家老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更是事先预知了自己会来这里的事情。面前这接二连三的怪事发生,孙长空只得抱拳作揖,恭敬道:“老祖,我们好久不见。”

    “哈哈,长空小友,你最近过得似乎不太好啊!”

    说着,陈家老祖转过身来,与孙长空记忆之中的一样,同样的白发白须,同样的明亮眼睛,还有那一身足以傲视群雄的修为,陈家老祖真的来到了苍北仙苑,可是对方为何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种深山野林之中呢?

    孙长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后,惭愧地笑了笑,然后道:“呵呵,是这么回事,让老祖见笑了。”

    “哎,这也不能怪你,毕竟那个人的修为之高,就连老夫也望尘莫及。实不相瞒,我这次来正是为了此事。”

    孙长空大喜过望,满眼激动神色道:“老祖的意思是,您要帮我把身体要回来?”

    陈家老祖摇头道:“这倒不是主要目的,在那之前,我和其他几个同道中人,还要解决一些其它麻烦。不然,就算能将遮天皇从你的身体之中驱赶出去,过不了多久他也会自己回来的。”

    孙长空点点头,略有所懂道:“老祖的意思是釜底抽薪?”

    陈家老祖满意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至于夺回你的肉shen,现在还急不来。”

    孙长空为难道:“可是我的时间……”

    陈家老祖淡然道:“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到了后日早晨,我定让你重回自己的肉shen,怎么样?”

    孙长空惊喜道:“多谢老祖。”

    陈家老祖是什么人,孙长空不会不知道。一个放眼初升大陆都能数一数二的强者高手,说出的话那必然是一诺千金,不容置疑。既然对方已经为他保证了,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自己的事情算是有了着落,孙长空的注意力不由得落在了一旁那个少年的身上。

    “不知这位器宇不凡的小公子是……”

    陈家老祖顺着孙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身边,这时他才豁然笑道:“你说他啊!这是我选出的陈家新一任少主,陈少麟。”

    说完,老祖对身边的少年温柔道:“来,向你这位大哥哥问个好。”

    孙长空本以为这位少年会依从陈家老祖的话,可没有想到这个小家伙居然十分蛮横,原本他看正视着孙长空,经老祖一提醒,他反而将头扭到了一边,倔强道:“不要!当日这个家伙搞得我们陈家鸡犬不宁,除非他向我磕头认错,否则别想让我给他好脸。”

    看着这位个头不过才到自己腋下的少年如此无礼,孙长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和气道:“呵呵,原来小少主还记得那天的事啊!那时是我不对,我向你陪不是不就行了吗?”

    少年厉声道:“不行,你的诚意不够,你跪下我才能消气。”

    看着这孩子如此嚣张的样子,孙长空看了一眼老祖,接着叹了口气,垂头丧气道:“唉,也罢。是我不对在先,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话刚说完,孙长空双膝一弯,竟差点真的跪了下去。这时,不只是老祖,就连陈少麟也吓了一跳,多亏老祖眼急手快,瞬身来到孙长空的面前,双手托住他的双肘,这才没让他跌倒。而另一边,陈少麟已经气得跳起脚来:“你……你,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好歹你也是一代青年才俊,怎么能说跪就跪,一点架子都没有。不行不行,你重来!”

    看着陈少麟原地跺脚撒娇的样子,孙长空看了一眼身前的陈家老祖,二者相视一笑,果然孙长空的眼光没错,这个小家伙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用心歹毒。说白了,他只是一时呕气而已。

    眼看就陈少麟就要倒地打翻,孙长空连忙快走到他的面前,两手抱住对方的双臂,微笑道:“好了好了,你也别闹了。要不是当日我把陈世杰给绑了,恐怕现在你还坐不上少主的位置吧?你也别得便宜卖乖了,大不了,以后有机会我去陈家给你带些好吃好玩的东西去。你看怎么样?”

    孙长空一眼便瞧出了陈少麟孩子的本性,在对方眼里,没有比好吃的,好玩的更能引起他兴趣的了。果然,一听到这句话,陈少麟立即消停了下来,眼圈周围的泪光也逐渐消退了下去。

    “你不是在骗我吧?”

    孙长空撇撇嘴道:“只要我孙长空还活着,就一定会兑现自己的诺言。”

    陈少麟探出右手的尾指道:“那拉勾。”

    孙长空愣了一下,随后苦笑着点点头,同样伸出手指道:“拉勾!”

    在化解了陈少麟与自己的“旧仇”之后,孙长空与陈家老祖来到一处水渊旁边,开始小声说起话来。

    “老祖,你是如何知晓,我会出面在这里的?”

    陈家老祖神秘兮兮道:“这件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我能说的就是,那人你也相当熟悉,只是他之前拜托过我,不让我将他的事情暴露给你。”

    孙长空眼珠一转,心道自己身边的亲近人也没有几个,除了仙苑之中的人之外,实在想不到还有旁者。可究竟是哪一个,他也猜不出。既然老祖不想说,他也不愿勉强,只得掠过这个话题继续道。

    “老祖,这个遮天皇是什么来历,为何会出现在苍北仙苑之中的林海之中,而且还偏偏抢走了我的身体,真是气煞我也。”

    看到孙长空气冲冲的模样,陈家老祖不禁讥笑了几声,随后道:“哈哈,没想到小友也有如此天真执拗的一面啊!真是有趣。遮天皇本是……”

    于是,陈家老祖将遮天皇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孙长空没有想到,那个不可一世的王者遮天皇,居然还有这么一段如此坎坷的经历,真是让人不禁扼腕叹惜。

    “既然他那么有能耐,为何不找一个得道高人的身躯据为己有,那样的话才能最大限度地使用生前的修为。我区区一在人境的修行者,何德何能,居然得到了他的常识,真是邪门了。”、

    陈家老祖道:“这里面牵扯的事情太多,三言两语也说不清。反正,等你见到给我通风报信的那个人的时候,你向他问就好了。他知道的远比我知道的多得多。”

    孙长空虽然心有不甘,但事已于此,也只能这样了。稍事缓和,孙长空终于向陈家老祖提了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问题。

    “老祖,接下来您要去哪里?还要带着这位小少主吗?”

    陈家老祖回头看了一下在水畔戏水的陈少麟,确实对方没有偷听他们二人的对话,这才回过头道:“嘿嘿,其实这才来我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孙长空迫不及待道。

    “参加传薪大会!”

    孙长空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您被仙苑邀请成为传薪者了。”

    陈家老祖摇头道:“不是,我不是传薪者。我是带着少麟来参加传薪大会,争夺受薪名额的。”

    “什么?受薪?您说这位小少主是受薪者?这不可能,传薪大会的受薪者只有苍北仙苑的弟子才能担当,其它门派的代表充其量只能成为传薪者,受薪者是万万没有机会的了。”

    “唉,你不知道也不奇怪,这事毕竟只有我们几个家伙才知道。今年的传薪大会更改了规则,就算不是仙苑之中的弟子,也可以成为受薪者参加大会,同样可以被其它门派的传薪者选=去做衣钵传人,与你们自派的弟子无二。这下你明白了吧!”

    孙长空再次看了两下陈少麟,可无论他怎么瞧,都无法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灵气的流动,说白了这小子的身上半点修为也没有。就凭这样子的他,即便上了赛场又有什么用呢?

    “老祖,不是我多嘴。可如果因为一场传薪大会,一个小娃娃而葬送了陈家数千年的良好声誉,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在参赛之前,您可要慎重考虑啊!”、

    看着孙长空阴沉的面容,陈家老祖已经料到对方所担心的事情,可他却没有半点担心的样子,反而大声朗笑道:“长空小小友,到了现在你还不骨看清楚传薪大会的实质吗?大会的比试过程只不过是选手展示自身实力潜力的一种方式而已,和胜负没有关系。传薪者一旦看到了选手身上的亮点,自然会对他有所倾心,甚至选为自己的受薪者。相反,就算参赛者的表现再怎么完美,但如果不符合那帮老顽固的胃口的话,就算让他赢到最后也没有任何价值。”

    孙长空接着道:“所以说,您将小少主带来,并不是要来显示他的实力的,而是为了向大家展现他的潜力的,对吧?”

    听到这里,陈家老祖的笑声如惊雷一样,滚滚涌入到孙长空的双耳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