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五章 救灾
    ,!

    司命血螨甫一闯入观众席之中,立即引起了连番的骚动。尤其在那位年轻壮汉毒发之后,事态瞬间便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恐惧是人类心中的最最强大的敌人,只要它在,原本善良的老百姓也会做出超乎想象的行径。一个个憨厚老实的当地居民,本来只是怀着一颗热闹的心来这里的,可现在,命在旦夕之间,他们已经忘记了德与行,忘记了做人最起码的道理。他们像疯了似的不断涌向出口的位置,一些手脚不利索的直接被踩在了脚下,不时便发生了数起踩踏致死的惨案。这种时候,率先冲入看台之中的云影子已经不了那么多,与其维护这里的秩序安全,不如先将眼前这棘手的司命血螨先行控制住。

    于是乎,云影子边打出三记劲掌,掌影无一不是烟云缭绕,就好像一块云彩一样。而那些扩散到四周的司血血螨,只要沾上了它们,便会立即被关入到那一团团的云彩之中,任其如何挣扎,都无法逃出云影子的掌握。

    掌云虽然初见奇效,但这并不代表班司命血螨会乖乖听话。这种曾经由血河魔悉心培育的,万年难得一见的稀世奇蛊,简直就是不死的存在。它们的生命力极强,而且还会根本环境的变化从而产生相应的突变,使得本来致命的元素成为一种不痛不痒的成分。到了现在,司命血螨已经繁衍了数万年,在进化过程之中,它们几乎体验过每一种极端的环境与力量。起草不生的冰原,灼热无比的沙漠,哪怕是深不见底的大海之中,也能寻到它们的踪影。如此一来,现在的司命血螨已经无所畏惧,更不能说是区区的一朵云彩了。

    司命血螨无孔不入,而云影子的掌云就算再如滴水不露,也无法阻拦司命血螨的强势冲击。在第十波冲击之后,其中一朵云彩之上赫然裂开一个一寸来长的豁口。眼看那毒物马上就要跑到外面来,云影子挥掌又造了一朵比之刚才还要强大数分的掌云,将那块破损的云彩整个吞到了自己的肚子之中。此事发生的第二瞬,那朵有恙的掌云随即炸裂,烟烟一样的司命血满成虫立即扩散到整个云彩之中,一朵好端端的七色祥云,一下子便成了烟色的不祥之物。

    “血嗜子,你还在愣着做什么,光凭我一个摆不平这些司命血螨,只有你的无所不血神功,才能制得住!”

    云影子怒呵之时,另一边的看台之上已经霍然立起另一道身影,他便是火髯的师父,血嗜子

    。不过到了这种时候,他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呼吸之间,只见他掐指念诀,一道血色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只要对血嗜子稍有耳闻的人就故道,现在现在的这道红色巨影,就是他的本命幻身,血由神。

    顾名思义,凡是被血由神所沾染的事物,无论是人是物,都将变作一滩血水,随即被血由神吸收,化作自身的力量。当初,不知有多少江湖好手惨死在这一招之上,而那个时候血嗜子的句号便已经令人闻风丧胆,颇有恶魔降世之势。

    现如今,事隔多年,血由神再次现身,这已经足够说明眼前事态的紧急,已经让这个头发花白的老翁不得不全身贯注,拿出全部的实力。而正如云影子所说的那样,如同烟帐一样螨群一经接触到血由神,便会逐个爆炸开来,化作一道道细小的血雾。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血雾的数量越来越多,颜色也越来越深,不时天空之中已经飘下了红色的血雨,当血水淋在身上的时候,就好像有种置身于泥泞之中的感觉似的,分外难受。在这种情况之下,观众一个也想留下,外逃的势头变得空前强大,眼出走廊门口处的墙壁就要被挤塌了,这个时候一道剑气忽然掠过观众,嗖地一声站在众人的面前。

    “我看谁敢逃!都给我待在这里!”

    沈万秋一经出手,便已展现出惊人的实力,尤其是刚才那一记神来之剑,舞得真可谓是惊世骇俗,恐怕在场之中,能接下刚才那一剑的不超过五个。而这里面还包括已经故云的方惜时,其实力之强悍,可见一斑。

    果不其然,沈万秋一招杀鸡儆猴吓住了许多胆小怯懦,没有主意的观众,他们纷纷退向看台的两边,既不愿意与那司命血螨有所接触,亦不想被那凌厉的剑气所击杀。为求自保,他们只得像壁虎那样,身子紧贴着墙壁,一步也不敢动。

    遮天皇看了一眼那些观众,不由得轻蔑道:“呵呵,果然凡人就是凡人,一点出息也没有,怪不得你们勤苦劳作一整年,收成也就那么点,糊口都困难,更不用说是粜粮食换钱了。”

    沈万秋这边才刚消停了一会儿,云影子那边再次爆发了大规模的骚乱,一大批观众冒着生命凶险,强行攀过围栏,想要绕近路前往走廊通道。可是那里的空间毕竟还是太窄,根本容不下那么多人同时出入。这下,整个会场都陷入了惊慌之中,叫骂声,呼吸声响成一片。

    “该死的,都给老子让开!

    这时,不知从哪来了一个愣头愣脑的大汉,看那身高没有一丈也得有九尺了,关键是他的体型健壮,长得孔武有力,一看就是一个外家功夫极好的练家子。靠着身上仅有的蛮力,他将那些挡在身上身前的观众一个个撞向四面八方,一些运气不好的刚好落到司命血螨所在的地方。可怜的人不没有来得及呼喊求救,便已七孔流血而死。

    起初,云影子还顺饶了此人一命,可见他毫无悔改之意,他不禁将心一横,口中轻声道:

    “置他人生死于不顾也就罢了,居然还将人推到火坑之中,此子罪不容诛!”

    说话间,云影子眼中闪出两道淡淡的蓝光,光芒射在那人的身上,后者便如同被一只巨大却又无形的手掌整个给提了起来,任他百般蹬踹都无法脱身,随着云影子口中一声惊咤,那道魁梧的身躯立即化伪一团肉泥,散落得满地都是。

    因为大家的注意力全在逃命之上,所以那人的死并没有引起在场观众的太多注意。甚至,有些人因为他的死,而变得愈发暴躁起来。他们的求生**一时未停,那他们争先恐后要逃出这里的决心便不会改变。他们要离开这里,他们要远里死亡的地方。

    说起整个会场之中距离死亡最近的,除了擂台之上的嘲庸和朱大闯之外还能有谁呢?朱大闯两支血螨烟箭直接将嘲庸的屠戮云影杀得片甲不留,剩下的六十六个恶僧云影立即进入到全严戒备之中,以防随时到来的偷袭。

    可这一回的朱大闯不知怎么了,他身上的战意明显不如之前高涨,神色似乎也萎靡起来,摆出一副嗜睡的样子,没精打采的。

    嘲庸伸手擦了下嘴边的发干的血迹,勉强笑道:“呵呵,看来你的情况比我要糟糕得多啊!”

    朱大闯咧嘴道:“难道你伤的比我轻吗?现在的我,想要恢复这些伤势根本用不了三天。而你则需要一个月,甚至大半年的时间才能完全康复,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和我比决,你是没有机会胜出的。好了,该让你见些厉害的的了。去,司命网罗!”

    一语发出,天空这上悲鸣不止,雷光伏于云端,不时涌动几下,看起来就像一个潜藏在暗处的猛兽一样,正在寻找猎守的最佳时机。也就在闪电亮起的第一时间,整个天地都介绍信崩塌了一般,不断向中心位置,也就是此时嘲庸的身上招呼而来。一道纤细到蚕丝一般,却又要比之坚韧数千倍的丝网从天而降,径直罩向嘲庸的身体。

    再看他的脚底之下,情况仍然不容乐观。因为所谓的司命罗网本就是一种视生命为草芥的可怕招式,别说是人类的肉躯,就连一匝来高的石板也要被那看似弱不禁风的丝网切成碎片,不敢想象,这样的利器如果割在人的身上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

    被头上脚下两张巨网围攻的嘲庸想都没想,双手一挥,不下二十道屠戮云影立即投入到战斗之中。而如今,他们的套路招式毫无章法可言,在它们眼中,唯有破开这张看似坚不可摧的巨网,才能捡回一条性命。不然就只有变成肉丁的份儿了。

    不得不说,二十道恶僧云影合击的威力属实之大,哪怕是相中数十里之外的孙长空都能隐约听到。现在的他,还没有来得及上山,便已经接到了秀儿被人掳走,王道人不知所踪的双重考验。究竟先寻哪一个,便成了他眼前的最大问题。

    要知道,早一秒,就等于营救的机会增加了百分之一,相反亦然。无论是王道人还是秀儿,孙长空都不想他们送掉性命。可眼前的形势实在太过复杂,他急需一个能为他梳理脉络的亲信来为他排忧解难。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前方道路上似乎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孤独的人。

    他也是一个人,和孙长空一样,没有依靠。可能正是所谓的惺惺相惜的缘故,对方身上与自己相类似的气质不断吸引着孙长空朝那人靠近。可刚走到跟前,他便看到了异样。

    “怎么会是你!”

    孙长空翘着手指,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面前扫地位烟衣老者,他就是陈家老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