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一命相承
    ,!

    比赛再次开始,这一回的嘲庸已经脱胎换骨,与之前判若两人。他的手臂虽然还是那个样子,但精神面貌却有极大的改变,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的脸上充满了自信与微笑,就好像他不是战斗,而是又与自己最亲近的恋人在玩游戏一样。

    “不得不承认,你刚才的身手确实让我大吃一惊,甚至一度让我怀疑自己的实力。不过,如果所有的对决都向之前的那般轻松对付的话,那这场传薪大会也就太没趣了些。作为对你的肯定,我嘲庸将会拿出十二分的力量与你战斗。朱大闳,作好死的觉悟啊!”

    听着嘲庸的胜利宣言,朱大闯的眼睛之中不时闪出一些异样的光芒。如果说他是天上的那一朵煞风景的烟云的话,那嘲庸就是云后的那一轮炙热的烈日。他想要极力挣脱自己的束缚,而一旦被其得逞,他自己便要因此烟消云散。

    风一吹过,比赛再次开始。

    与之前的“自残”行为不同,这一回的朱大闯采用近身肉搏,与嘲庸展开你来我往的激烈对决。拳拳到肉的攻击,加上轰鸣慑人的声音,看台四周的观众看到这一势均力敌的战斗场面,不禁看得出神,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错过哪些精彩的画面。

    “砰砰!”

    突然间,两声闷响一起从二人的身上发出来,那是两记足以崩玉碎石的重掌相互打在对方的身上所发出的声响,在巨大的力道之下,二人不得不从之前的缠斗之中脱身出来,双双落在擂台的两端边缘处,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这时再看二人,竟然已经混身浴血,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而相比起嘲庸沉着冷静的态势,朱大闯的样子就要显得儿狼狈许多。要不是亲眼看着他站在这里,如果将他和死尸放在一起的话,没有人会相信他还活着。可是现在的朱大闳就像被死神遗忘了一些,尽管他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向外淌血,可他却仍然在喘气,气喘如牛,好像连他吐出的气息之中都带着一股稠密的血色。不过在看他看来,对方的情况绝不比他强。

    确实,在先失一臂的情况之下,嘲庸战斗得相当辛苦,甚至有些强人所难。就在刚刚,他吃下了对方不下十记重招,这里还包括打在他丹田上的一次致命伤,要不是他及时运功护住要害,恐怕现在的他已经散功,成了一个废人。可即便那样,他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他的手臂还在流血,虽然朱大闯也是一个样,但他却没有对方那种超乎寻常的体质以及恢复能力。再这么下去的话,他肯定会虚脱昏厥。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看了一眼朱雀区域的方向,口中随即喃喃道:“师父啊!这次徒儿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这时,远在百丈之外的看台之上,云影子似乎察觉到了嘲庸的举动,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手掌情不自禁握在椅子之上。

    “好孩子,放手去做吧!后面的事让为师帮你料理!”

    突然间,赛场之上烟雾弥漫,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朱大闯为此事迷惑不解的时候,只听迷雾的最深处,原本嘲庸所在的地方忽而传来一道高亢的声音:“朱大闯,觉悟吧!看我云影战法的最后一式,屠戮云影!”

    狂风嘶嚎,带走场中的大片雾气,等人们再次看向擂台之上的时候,场上的情况已然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

    “这些是什么!”

    朱大闯看着忽然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新鲜事物,不由自主地说了这么一句痴痴的话。

    此刻,只见在嘲庸的周身,竟出现了许多,形形色色,神态各异的人影。这些人影虽然都是出家人的装束,但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目吐火丹,仿佛被瞧上一眼就会立即**一样,相当可怕。而和迷些人影相比起来,嘲庸的气色实在有些可怜,他那张国字脸此刻已经瘦脱了相,眼圈发烟的双眸也不禁向晨凹陷下去,就好像大烟鬼的样子。

    不过,他仍在笑,而且笑得异常诡异,叫人看着不寒而栗。朱大闯本以为自己的样子就足够吓人的了,可当他见了嘲庸这副样子呈现在自己的面前,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是那么的讨人喜欢。现在的嘲庸,就好像一个从地狱之中爬上来,找人索命的厉鬼一样,身上散发着死亡的气息。而与此同时,出现在场上的众多由云雾组成的怒目恶僧,就显得和善许多了。

    “呵呵,嘲庸,你还真让我大吃一惊啊!不过,你以为凭这几个鬼影就想吓倒我朱大闯吗?这也未免太过瞧不起人了吧!”

    面对朱大闯的嘲讽,嘲庸没有立即做出回应,而是看了一眼距离自己最近一位恶僧的影子,口中轻声道:“地魔星!”

    话音刚落,只见那位原本站立在嘲庸身边的人影倏尔一闪,紧接着便凭空出现在朱大闯的身前。由于一切发生的实在过于突然,以至于全力戒备的朱大闯也来不及反应。再看那个被叫做“地魔星”的恶僧人影猛出一拳,突然间,那只拳头炸成了一朵耀眼的花火,铺头盖脸地轰向朱大闯,并将之吞没其中。

    火火火!

    朱大闯眼界所见,除了火之外便再无其它,灼人的高温使得他身上的血污发出“吱吱”的爆鸣。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几息之后,被烧得发烟的朱大闯重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再看嘲讽的身边,那个被称作“地魔星”的恶僧,已经安然回到了那里,脸上似乎还挂着残酷的笑容。

    “这……这是怎么回事?你是如何发动攻击的?”

    面对朱大闯的质问,嘲庸不以为然,随即接着道:“现在的我已经处在无敌的状态,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也无法将我击败。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嘲庸的公然挑衅使得朱大闯心中的战火重燃,这时只见他招牌式的冷笑再次浮现在脸上,稍微看过比赛的人都能知道,这家伙又要使用阴损的招式了。

    “呵呵,嘲庸,你的大话未免说得太满了一些。要说没有中同生同死咒之前,你可能还有一线可能。但现在,只要我的咒语没有解除,你就不可能打败我。因为我们已经一!命!相!承!”

    朱大闯将最后的几个字拉得老长,好像生怕对方听不见似的。而对此,嘲庸却是一脸淡然,好像他早就已经猜到了。

    “既然我能出屠戮云影,就早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就算我今天走不下这个擂台,你也休想活着离开。”

    朱大闯目中放光,神情癫狂道:“哈哈,我求之不得呢!来吧!有什么招式都往我的身上招呼,我看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地捷星地速星,给我上!”

    一声令下,只见那众多的恶僧之中再次跳出两个人影,然而这两个影子刚有所行动,那边的朱大闯便展开了攻势。

    朱大闯心里清楚,凭自己的修为实力,绝不是这些恶僧人影的对手。不过,在那之前,他可以先拿下嘲庸这一关。只要嘲庸败了,那些云之化身自然会自行解除。想到这里,他从腰间突然抽出银晃晃的精铁匕首,伸手便朝自己的要害心脏位置刺了过去。他坚信,只要这一招得逞之后,对方一定会一命呜呼。可就在那他只高高抬起还未来得及落下的手臂准备刺下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已经不能自制了。

    当他再次看向前方的时候,只见他的手腕已经被其中一道恶僧人影强行扼住。与此同时,一股冰凉刺骨的莫名寒意直透筋骨之中。朱大闯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关节之中已经在慢慢结冰,冰像刀子一样刺入到他体内最为脆弱的地方。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无惧疼痛,可这种情况之下,朱大闯的脸上还是不禁露出一抹挣扎的神情。

    “放开我!”

    朱大闯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强大的力量,竟是将自己的那只被钳住的手腕生生地扯了下来。腥血飞过,朱大闯已经和自己右手分离开来。再看另一边的嘲庸也愚受了同样的打击,他的手落在地上,手指不时还会蜷曲两下。而位于手腕上的断口,还在向外不停地飙洒着滚烫的鲜血。嘲庸感觉那一瞬间自己混身的血都凉了下来。只是为了不让对方有成就感,他才勉强用笑容将心中的恐惧掩饰掉。

    “哈哈,怎么样!这种断腕的感觉是不是很刺激啊!你以为弄几个鬼影就能得逞吗?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同生血咒便会一直……”

    “一直什么?你倒是说啊!”

    在嘲庸的提醒之下,朱大闯想要将嘴里未完的字吐露出来。可奇怪的是,无论他如何努力,自己的喉咙都不听使唤,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他居然失声了。

    当朱大闯看向自己身体的时候,他才发现了情况,一只从身后刺进来的手臂,居然贯穿了他的整个腹部,大片的鲜血正在向外疯狂地流淌。

    “你!你居然如此狠毒!你连命都不要了吗?”

    这时,只见前方的嘲庸口吐血沫,身上的衣衫已经殷红一片,分不出哪是血哪是衣物。不过,他的脸上仍然带着笑,就好像一面胜利的旗帜一样。

    “嘿嘿,我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