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二章 寻鲛
    黄起凤与秀儿相识虽然没有几天,可二人身上的相同遭遇让这两个女人成为了患难姐妹,比起一胞同胞也没差到哪里。现在听说秀儿不见了,她的心中更是万般煎熬,可以的话她甚至想亲自前往寻找。只可惜现在她的样子实在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现如今,她除了待在房间里面就再别有其它选择了。

    可当她回过神来,再次看向床榻上的时候,另一个惊人的情况出现了。

    原本躺在那里的王道人居然不见了踪影。

    门向内开着,看那地上零星的血迹,王道人离开的时间并不长。现在的问题是,一身重伤的他究竟去了哪里呢?

    孙长空纵身一跃已然没入到丛林之中,耳边寒风呼啸,扎得人脸生疼。对此,他却是丝毫不为之所动,就好像没有感觉一样。

    “该死,到底是谁这么阴险,居然在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动手。莫非,有人跟踪我们?”

    一边飞奔着,一边梳理着脑中的思绪,一个念头突然跑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难道,是锦锂堡的人?莫非,他们已经猜到了中计,所以才会连夜追来?”

    随着思考的继续,孙长空心中的这个想法越来越是坚定,带走秀儿的不是别人,就是韩家人,而且还是他之前见过的那些人的其中之一。想到这里,孙长空的心情不禁平复了许多,至少人落到他们心里,眼下还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如果被皇室成员抓到,那可就不一定了。毕竟,那是一群鱼肉百姓,视众生为草芥的无情之辈,他们可不会管你是什么女人孩子,只要是他们想要的,就一定要夺到手里。

    “秀儿,你可要挺住啊!”

    与孙长空睿智所不同,由天性所致的三婶此时已经阵脚大乱,手足无措。她就像风中的一片枯叶一样,徘徊不定,一时也不肯闲着,但又不知该做些什么。黄起凤站在二楼的房间之中,看着这个为人母亲的三婶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同是女人的他心里也不是个滋味。看到这里,他披上那块毛毡,纵身从窗户翻到地上,来到对方的身边轻声安慰道:

    “三婶,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也许秀儿只是贪玩走远了而已。就算不幸被人绑去了,有孙长空在,一定可以将她平安地救回来。”

    三婶看了一眼黄起凤,直接伏在对方的肩上,哭诉道:“我已经没有了丈夫,现在不能再没有秀儿啊!老天,你就保佑保佑我吧!如果可以让秀儿回来的话,我宁愿用自己余下的所有寿命作为交换,绝不反悔。”

    黄起凤一听三婶发下如此恶毒的誓言,刚要去阻止。可谁承想,九天之上,苍穹下方,突然阴云密布,一道道闪电从云中奔驰而过,留下一抹抹耀眼的紫光。看到这一幕的二人,不禁时咽了口唾沫,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天空。

    “我我,难道老天听到我的呼唤了?”

    黄起凤连忙道:“老天爷,您可别当真啊!三婶只是说说罢了,并不是真心的。”

    “不不不,我说的话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如果可以让秀儿平安回来,我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

    不知怎的,三婶的话刚一说完,天上的阴云便立即消退下去,就连之前潜伏在云中的狂雷掣电也一同没了影子,只剩下蔚蓝的天空。

    “三婶,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万一出了什么事,你让秀儿一个人怎么活?”

    三婶眼角的泪水已经干得差不多,这时他轻叹了一声,随即苦笑地说道:

    “你还没有生儿育女,当然不知道我们这些当妈的心情。只要小的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我们这些老的片样都行。反正已经一大把年纪了,多活几年少活几年又有什么区别。倒是你们这些小年轻的,才来世上没多少年,应该有权利多看看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姑娘,我们知道你也是好心,但你就不要劝我了。作为一个母亲,这是我唯一能给她的。”

    说完,三婶从黄起凤的身上伏起腰来,步履蹒跚地朝旅店大堂走去。身后,黄起凤看着那道孤独的身影,眼中已然是一片湿润。

    再说被韩广生挟持的秀儿,此刻二人已经到了一处靠山临水的静谧之地,四下里杳无人烟不说,就连只路过的鸟儿也见不着个影。秀儿的心中虽然异常害怕,但为了不让奸人得逞,他仍然坚强道:“广生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忘了我小的时候你还给我捞贝壳呢?”

    韩广生借着边上清水,淘洗了下被秀儿咬伤的患处,他看着侧坐在石头上的秀儿,眼中露出异样的光芒:

    “秀儿,这么多年不见,你长大了,也长漂亮了。”

    女人总是容易被甜言蜜语所打动,秀儿也不例外,被韩广生这么一通夸奖,她的脸上不由得升起一股淡淡的红色,头也稍稍地低了下来。

    “只可惜,现在的你已经是鲛人了。我这么做,你会不会恨我?”

    秀儿不假思索道:“恨!当然恨,要不是你,我才不会来到这种荒山野岭里呢!”

    韩广生勉强地笑了下,这才从水边站起身来,他抬了抬那张俊秀的面庞,神清气爽道:“好了,咱们继续上山吧!再不抓紧时间的话,人才都光了。”

    韩广生伸手想要去拉秀儿,可秀儿却是极不合作地向后缩了一下,声色俱厉道:“不去,我哪里也不去。出来这么长时间,我娘一定担心我了。”

    韩广生不怀好意道:“听话,秀儿。这样,你也能少受点皮肉之苦。不然,别说是你,就连三婶也要跟着你一起遭殃。”

    秀儿惊声道:“你什么意思?”

    “嘿嘿,你以为一会儿我们要见的是什么人,岂是你这种凡人能想象到的。只见他点点头,别说是你和三婶,就连整个锦锂堡包括你的那位外来者也能在一夜之间从人间消失。所以,识相的话,你还是乖乖地听话吧!”

    这下,秀儿那张可爱动人的脸颊立即变得苍白无力,原本的血色也像玩捉迷藏一样“嗖”地一下全部躲起来,消失不见了。

    似乎是做了很大的决定一样,秀儿终于点了点头,咬着牙狠狠道:“好,我可以答应你,和你一起走。但你也要满足我的要求。”

    韩广生冷笑道:“呵呵,什么要求,能满足的我一定做。”

    “不能向我的家人和还有那位大哥下手,只要他们能平安无事,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这下,韩广生已不会说话,他低着头,将背对着秀儿。这时,只听他的嘴里忽然道:“好,我答应你。”而这时秀儿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道难得而又由衷的笑容。

    传薪大会仍在继续,朱大闯的惊人表现着实出乎大家的意料。原本在内门弟子首屈一指的嘲庸,现如今竟会被逼入到这种难堪的境地之中,实在让人有些难以接受。要不是亲眼所见,这些观众哪里会相信朱的实力竟有这般恐怖。整个赛场乃至会场,都被朱大闯身上的那股难以言表的邪气所笼罩,他就像一块一望无际的阴云,将整个苍北仙苑以及其中的子民遮蔽起来,为所欲为。

    在这种情况之下,嘲庸已经渐渐地丧失了战斗的信心,就在刚刚的刹那间,他甚至想到了弃权。可就在关键时候,一道充沛洪亮的声音呼啸着传入他的耳中,就像一枚强有力的巨锤,狠狠地轰击在他的心口之上。

    “快起来,像一个男子汉那样战斗!”

    嘲庸顺着声音去寻找说话的人,这时只见在众人之间,那道超然脱俗的身影毫不掩饰地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冲击着他的视觉,还有内心。

    说话的自然是沈万秋,事实上嘲庸并没有想到对方竟会做出这种出人意料的举动。在他的心目之中,沈万秋是一个沉着,有想法,胆大心细,却又绝不会被他人察觉到内心活动的成熟男子。他没有想到,就是这样稳重的沈万秋,竟会做出大声喧哗的“蠢事”。没错,这种行为在别人看来一定愚蠢极了,可在嘲庸看来,这无疑是他此次大会之上,接受到的最大鼓舞。从小到大,但受过老师的褒奖,父母称赞,就算是一些与自己不太熟悉的长辈,对于自己的诸多壮举也不惜大力追捧。可是和沈万秋的话相比起来,那些都如同清风拂面一样,不痛不痒,根本无法引起他的共鸣。在他看来,那只是他们想要巴结自己所说的伪心之词而已。而要说哪个是真心真意的,那就只有沈万秋了。

    嘲庸轻笑了一声,随即拖着那条不成样子的手臂再次站了起来。他就像一轮原本要沉入地平线以及下的夕阳斜日一样,竟然又重新振作了起来,散发着余温余热,似乎要向众人证明,他嘲庸还没有败。确实,在他的意念当中,根本就没有投降的词汇。看着本来应该丧失战力的对方再次站起身来,朱大闯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上终于再次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呦,原来你还能站起来啊!真是可喜可贺。”

    嘲庸低着的头猛然昂起,透过额头垂下的发丝,朱大闯似乎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一双如同猛兽的眼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