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 掳鲛
    一大清早,亟不可待的三婶便来敲孙长空的房门,可这个时候的他不过才睡了一个来时辰,刚进入到深度睡眠之中。黄起凤的精神头要好得多,于是轻声向窗外道:“那个他还没有睡呢,要不再等等吧!”

    三婶一听这许久不说话的鲛人都出人意料的发话了,她也不好强求,只得轩辕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这个时候,秀儿也早早地起了床,相比起上山拜见神来子,她便想领略一下这里的山川锦绣。只可惜现在的她处在特殊时期,行动不便,否则早就自己去外面活动了。

    “娘,我想去外面走走,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外面的太阳了。”

    三婶一听确实是这么一回事,之前秀儿一直被关在地上秘室之中,昼夜不见天日。就算和孙长空逃出锦锂堡也是被结实地裹在毛毡之中,生怕别人发现她的身份。如此一来,秀儿接触阳光的唯一机会也被抹杀了。现在外面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实在是一个外出郊游的好日是子。只是他们还有要事在身,没有时间游山玩水罢了。

    “秀儿,听话。等上山这后拜见了那位叔祖之后,咱们再下来玩也不迟啊!”

    “可是”

    秀儿抬起头来,看看外面依然十分晴朗的天气,意犹未尽道:“我怕咱们上去就下不来了。”

    三婶怒声道:“你说得这是什么话,什么叫上去下不来,难道你叔祖还能为难我们不成?”

    秀儿摇头道:“不知怎的,只要提起上山,我的心就噗通噗通乱跳个不停。之前在宾的时候,我也有过几次相似的经历,在那之后不久堡内便出现了不好的事情,喜儿他爹就是那个时候出海被水淹死的,这事您应该还记得吧?”

    联想起之前的记忆,三婶的脸色不由得一变,煞是难看,但为了反驳秀儿的说辞,她只得勉强道:“别胡说八道,潮起潮落那是老天管的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也不要多费口舌了,今儿你就是说破了天,我也不会让你自己出去的。”

    透过窗子,只见两个不知从哪来的小孩子正在林间嬉戏。虽说现在还是深冬时节,但气候已经暖和了许多,白天就算不穿棉服也不会感觉到寒意。原来秀儿之所以那么想出去,是因为外面有人在玩耍啊!

    看着自己女儿可怜兮兮的样子,三婶叹了口气,终于道:“你真想出去?”

    秀儿发觉自己的娘亲似乎动摇了,于是连忙点了点头,脸上同时露出热切期盼的神情。

    “哎,你这丫头,真是太不叫人省心了。那你披上毛毡,我陪你去往面溜达溜达。”

    一想到可以出去玩了,秀儿的心情立刻由阴转晴,二话不说,他已经将那块黑灰色的毛毡围在了自己的身上,只露出那张白净的小脸,看上去十分可爱。见到自己女儿这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三婶也不禁流露出欣慰的笑容。

    由于鲛人的下肢呈鱼尾结构,在陆地上行动相当不便,所以三婶只得搀扶着秀儿,一点一点向外面挪去。当看到那一缕久违阳光的时候,秀儿整个人都变得活跃起来,脸上甚至还会闪出星星的光芒。

    “这里就是苍北仙苑吗?真是漂亮了。”

    即使是深冬,即便附近的植被并不算多,但哪怕是林间那几扶依稀的绿色也足以叫他她欣喜若狂。站在山腰之上向下看去,连绵数十里的山丘像画卷一样呈现在他的眼前,这还是他从小到达,第一次见到这种丘陵地形呢!

    “娘,苍北仙苑在哪里啊!”

    秀儿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仙苑的踪影,哪怕是个石碑也没见着。而在女儿的追问之下,三婶也不禁显出一副尴尬相。

    因为他也不知道仙苑的具体位置。知道路的是孙长空,要不是对方睡懒觉的话,现在他们或许已经达到了山顶仙苑所在的地址。

    “这么睡下去得等到什么时候,不行我得去看看。”

    三婶看了一眼二楼孙长空与鲛人所在房间,又回头看了下自己的闺女秀儿,于是道:“秀儿,你先在这里玩会儿,我去看看你孙大哥睡了没!”

    秀儿正瞧有娘亲在这自己玩不开呢,现在对方有事离开他还求之不得呢,怎么会出言阻拦。他不但没有阻止,而且还说道:“去吧!我自己在这里就够了。”

    三婶用力挤出一副笑容,临走前不忘嘱咐道:“别往林子深处去,小心遇到野兽把你叼走。”

    秀儿一手拉着身上的毛毡,一边用另一只手托着鼻子作鬼脸状道:“知道啦!”

    三婶再次来到孙的门前,在一连串的敲门声之后,门中并没有人回应,想来是那个鲛人也睡下了。想到这,三婶的手上顺势一用劲,两扇对开门直接被他从外面推开了,原本房门并没有插住。发现这一情况的三婶,心中不忘埋怨孙长空做事太过马虎,这要是半夜遭了贼可就坏了。

    进门的第一眼,三婶便看到趴在桌上的孙长空和那只鲛人。灯台还没有熄灭,上面的灯芯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不过随时都有可能消亡。可让三婶感到奇怪的是,俩人都伏在桌子上,不去床上睡觉,这是什么道理。而当三婶偏头去看床榻的时候,床上那个鲜血模糊的东西吓得他直接大叫起来。

    “啊!”

    尖锐的叫声硬是将孙长空从梦境之中拽了回来。醒来的第一件事,他便看向床上的王道人,生怕对方有什么意外。可当看到旁边三婶的时候,他立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三三婶,你怎么进来了?”

    三婶颤抖的手随即指向床榻,一字一句道:“他他是谁,为何会出现在你们的房间?”

    孙长空一看再隐瞒下去也没有意义了,于是便全盘托出,就连方惜时的不幸遇难也被他一同说了出来。

    “怎么有这么巧的事,咱们一来,方掌门就死了,难道那个杀人凶手是看准我们脚步才行动的吗?”

    孙长空道:“您就不要开玩笑了,我派掌门方惜时,修为虽然不是一流的,但综合实力绝对可以跻身强者之列,不是谁想杀就能杀得了的。就算凶手有那个实力,也无法拿捏得如此恰到好处。”

    三婶瞪了他一眼,随即道:“你的意思是?”

    孙长空冷冷道:“我觉得这是一个阴谋。”

    “阴谋?会么阴谋,方掌门死了之后,对谁有好处?”

    孙长空摇头道:“这个我我现在还不清楚。但既然”

    “啊!”

    孙长空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只听窗外猛然传来一道惊呼声,那边三婶突然拍了下自己的大腿,恍然道:“糟了,秀儿还在外面!”

    不等三婶转身下楼,孙长空已然破穿而出,轻身落在室外的空地之上。可这个时候再看,林边除了那两个小孩之外就再也没有其它人了。

    秀儿真的不见了。

    “秀儿,秀儿,你在哪里,快点出来,别再和娘开玩笑了。”

    三婶一边放声大哭着,一边疯似的在附近搜寻着秀儿的踪迹。可是直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掳走秀儿的是人是兽,连个追查的方向都没有。这里的面积虽然不怎么太大,但坏就坏在了地热复杂,视界有限,有时人就在你的眼皮底下,你都未必能发现。想在这茫茫多的乱石丛林之中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涨捞针,难道之大,让人不敢相信。

    孙长空比三婶也没好到哪里去,多日的相处已经让他将这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小女孩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看待。妹妹走丢了,他这个作哥哥的自然是责无旁贷。就在他准备动身向丛林深处寻去的时候,二楼的窗户上再次传来一个人的呼喊道:“不好了孙长空,你师父他”

    秀儿不断拍打着将他抗在肩上的那个人。从对方的身形和力气大小上可以判断出,抢走自己的一定是一个男人,而且身手着实了得。一眨眼的工夫,他们已经奔出了一二十里,而这还是在对方背着自己的情况之下完全的。如果让这人轻装上阵,还不知道会表现出怎样的一种骇人实力呢!

    “放开我,放开我!你再不松手我就要咬你了。”

    秀儿看看对方没有反应,于是乎将嘴一张,将一条充满剧毒的响尾蛇一样,直接叼在了对方的脖颈之上。别看他一个女孩子家家,手无缚鸡之力。可现在的他已经变异成鲛人,嘴里两排尖锐的牙齿绝不下于猛兽。被这一口小尖牙含住的皮肉,当即便流下了殷红的血液。血顺着嘴流到秀儿的喉咙之中,咕咚咕咚猛灌了几口,浓烈的血腥气让他她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不过即使这样,秀儿也没有松开自己的嘴。他像一个咬住饵的鱼儿一样,即便知道摆在面前的是陷阱,但此刻的她她已经别无退路,要不被对方带走,要不让对方放了自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脖子上血流如注的男子终于开口说话道:“秀儿,你怎么能这么对自己的哥哥呢?”

    秀儿凝神一瞧下方男子的背影,一个熟悉的身份赫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你是韩广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