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 你即是我
    ,!

    烟云四散,硝气弥漫,包括沈万秋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这次嘲庸都死定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位于看台至高点的三子之中的云影子,脸上竟是浮现出一股难以理解的笑容。

    “嘲庸,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砰!”

    就在那众多红丸插入到嘲庸身体之中的时候,后者突然间变成了一道耀眼的火光,随即一道云雾从中翻滚而出,猝然消逝。再看那些红色的薄刃已然无精打采,纷纷掉落在地。

    “哈哈,真是天真!莫非你忘记我还有替身云影不成?”

    随着那震耳欲聋的大笑声,原本应该被众刃穿心的嘲庸居然又一次出现在赛场之上。更加令人感动惊奇的是,现如今他的身上竟是半点伤痕都没有,就好像刚从娘胎里出来的一样。而再看地上的那些红色兵刃,似乎也爱到了召唤,一个一个浮在半空之中,并且混成一团高速自旋起来。渐渐地,旋涡之中那张让人无比憎恶的嘴脸再次出现,正是之前被轰成碎片的朱大闯。

    朱大闯居然没死,他还活在这个世上。

    然而,与之前所不同的是,朱大闯现在的身体上并没有血痂,确切来讲他就是一个血人,实打实的血人。他的身上没有一个地方不在向外流血,就连他所站在石板之上也很快被染成了红色。看到这一骇人的一幕,许多观众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反胃的感觉。

    “这……这是东西,难道朱大闯是妖怪吗?”

    按照人类的常识来,这样的事情本不应该发生了,可继续他们亲眼见到了这一幕,无法解释的人们就只能将其归到鬼神之说当中。当朱大闯从旋涡之中挣脱出来,重新出来在众人面前的时候,许多观众的口中都不由得发出连连的惊呼。

    “鬼啊!”

    朱大闯的重生属实有些让人无法理解,作为对手的嘲庸自然也不例外。他与嘲庸不同,他能从几十柄兵刃之中存活下来那是多亏替身云影的功劳,否则现在的他早就已经重伤身亡。可朱大闯却不一样,刚才的他既没有使出替身一类的招式,更没有避开自己的杀身云影,既然这样的话,他又是如何死里逃生的呢?

    “朱大闯,你到底使用了什么妖术,就算不死,也不应该有力气站在这里啊!”

    朱大闯抖了一下身上的血水,不以为然道:“呵呵,这种事情就不劳你操心。反正,你马上就会败在我的心里。我说,嘲庸师兄,准备好了吗?”

    说话间,朱大闯凌空弹指,指尖之上,一滴最为晶莹剔透的血珠立即脱手而出,直奔前方的嘲庸。

    面对这种不痛不痒的招式,嘲庸甚至连正眼也没瞧上一眼,随手就那么一抓。他本以为一只手就足够应付了,却不承想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一招。

    那滴血的来势极猛,但打在身上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要说唯一的感受的话,那就好像被一只小虫子不经意地钻到了体内一样,痒痒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挠。可嘲庸还没来得及抓来下,便发现自己的掌心之中居然升起大片的血丝,而且十分密集,就像树叶的叶脉一样,看上去相当恐怖。

    “这是什么东西,你在我的体内到底放入了什么!”

    嘲庸虽然不知其中的玄机,但想来不会是什么好事情,于是立即怒不可遏地吼道。

    这时,嘲庸已经重新落到地上,面对对方的质问,他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依旧用手抹着脸上的血污,可是血流的速度明显要比擦的要快,几息之后,他所在地方又是一片血红。

    “不要着急,你越是心急,气血运行得就越快。到时,就算我有心出手,恐怕也回天乏术了。”

    嘲庸看着自己手背上高高隆起的血管,不由得厉声怒道:“你!你快点我身体里的异物拿走,否则我要让你死无全尸。”

    朱大闯不屑地笑了笑,那张惊悚的脸庞突然裂开一个血口,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似乎是在向对方叫嚣示威。

    “你说让我死无全尸?我看你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吧!你瞧!”

    说着,嘲庸伸出手指在自己的掌心之上轻轻划了一下。可就在这时,对面的嘲庸突然面色一沉,再看他的手上竟已流下一道鲜血,伤口的位置竟和之前朱大闯在自己身上划过的地方一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嘲庸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看台之上,云影子的神情已经由之前的舒缓变成现在的满脸紧张,他不是为自己的好徒弟嘲庸担心,因为他的视线从刚才开始就没有从朱大闯的身上移开过。

    “这个小子从哪学得这门邪术,居然可以破掉我的替身云影。”

    旁边的血嗜子显得相当有兴致人,看着场上那个混身浴血的年轻人,他甚至激动得开始发抖起来。

    “哈哈,云影子,没想到你也有遇上对头的时候啊!”

    云影子忽然瞥个头来,冷冷道:“血嗜子,是不是你搞得鬼!我看这小子的功法乖张陆离,不像是一般的传承。整个仙苑之中,会使用这种阴损恶毒功法的,除了你还能有谁。”

    血嗜子伸手一拍椅子,半拉徒弟直接被他攥在了手里,由于用力过猛,以及至于那块木料不禁发出“吱吱”的响声,听起来就好像一只正被蹂躏的小老鼠一样。

    “你说话给我小心一点!我承认自己的套路与众不同,但绝没有你所说的那般不堪。莫非烟就是最好的证明。怎么,你想说莫非烟也是旁门左道吗?”

    云影子装模作样地摆出一副噤若寒蝉的委屈相,连忙道:“不不不,莫师侄当然是好样的,只可惜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我废了你!”

    血嗜子抄起那块靠背残骸就要砸向对方,谁知这个时候一道劲风掠过,一只手掌直接搭在了他的手腕之上。

    “两位师兄,你们还是消消气吧!这么多人看着呢,不要被人看了笑话。”

    这时,二人同时看向面前的那个“好管闲事”的人,此人正是他们的师弟神来子。一招便制住了血嗜子的攻势,云影子看着面前这个天真无邪的师弟,眼睛之中随即涌现出大量的光彩。

    “这小子的修为居然又精进了不少,不知箅血嗜子相比起来孰强孰弱呢?”

    血嗜子不愧是云影子的的师兄,对方所想也正是他此刻心里所盘算的。起初,他还有些不把自己的这位小师弟放在眼里,可现在看来,他之前的看法似乎有点太过单纯了。

    神来子的作为非同小可。

    嘲庸咬着牙,抱着自己那只流血的左手,对着朱大闯怒目而视,盛怒之下,他的眼白的之上已经布满血丝,看起来就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一样。

    再看朱大闯,现如今他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是万分从容淡定,就好像眼前的比赛和他没有关系一样。轻风扶过,位于表皮的血污开始迅速凝固,形成一层薄薄的血膜,只要用手一碰就会立即出血。

    “怎么样,我这招还算厉害吧?”

    嘲庸强装出一副笑容,淡淡道:“还好,比我自己抓痒时候还要痛快一些!”

    朱大闯站在原地,先是一愣,而后才笑道:“哦?都说嘲庸师兄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没想到他们所说的果然没错。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突然间,朱大闯伸手在自己的左臂上用力一撸,大量的血块带着里面的污血便被他一把抓下,这时,距离较近的观众已经可以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再加上眼前的惊恐一幕,个别几人直接呕吐不止,仓皇地逃离自己的位置。

    再看另一边的嘲庸还是一声没吭,可他的右边袖子已经自己的血水完全浸湿,多余的部分从袖口处流出,淌在地上。

    “哈哈,怎么样!我的这招还算可以吧!如果你感觉还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加点料!”

    说罢,朱大闯挥动手臂,就像舞枪一样,径直刺入到自己的胸部当中。这下,嘲庸再也无法支撑,当即跪倒在地上,五官更是极度扭曲,好像随时都要死过去似的。

    看到如此血腥的场景,看台之上不时传来阵阵叹惜声。然而,这就是比赛的残酷性,只要是在规则的允许范围之中,他们可以施展自己所有的拿手绝活。哪怕换作是沈万秋,比赛仍要照常进行。

    当然,现在嘲庸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弃权,放弃比赛的资格,就像前一日高渐飞一样。可是从小到大,除了和沈万秋对战之外,他嘲庸还从未认输过。哪怕对手比他强大数倍,他也不会轻言放弃。

    可是现在他的面前已经不单单是一个对手,更像是一座大山,一座让他无法逾越的大山。要想翻越,他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甚至还不能如愿以偿。作为核心弟子之下的第一人,嘲庸第一次有了退怯的想法。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洪亮而又熟悉的声音忽然传入到他的耳朵之中。

    “嘲庸,别像个懦夫一样,给我站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