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一场酣畅淋漓的决斗
    ,!

    沈万秋从走廊之中走了出来,沾在他脸上的血似乎还呼呼冒着热气,看起来极为吓人。这时,尽头的嘲庸从旁边贴了上来,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那两个人,随即面露怯懦道:“师兄,你这是在做什么?”

    沈万秋伸手掏出了块手帕,小心地擦了一下带血的手指,然后漫不经心道:“苍北仙苑岂是他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既然他们已经放弃了仙苑,那我就只能替仙苑收回他们的性命了。”

    看着沈万秋眼中不时放射出来的瘆人寒光,嘲庸赶紧道:“对对对,师兄所言及是。这种时候居然想独自逃跑,不和仙苑同进退,我看他们活着也没用,不如死了算了。”

    沈万秋点了下头,随即看向台上位于掌门之位的方柔。不知怎的,这时他的脸上竟划过一丝痛苦的神色,而后才道:“没想到,今天居然换作她是主角了。”

    嘲庸一脸不屑道:“哼,一个女人家,不在屋子里学学刺绣,来男人场子里凑什么热闹。就算我坐在那个位置上,恐怕都比她合适吧!”

    沈万秋轻笑着看了对方一眼,冷冷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配?”

    “没没,我哪有那意思。我是说,那个位置师兄您坐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像方柔那种黄毛丫头,连给您提鞋的份儿都没有。”

    沈万秋故意作怪地轻咦了一声,然后对着嘲庸略显责备道:“小心隔墙有耳,就算事情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也不能广而告之。毕竟,她才是方掌门的新生骨肉啊!在推选新任掌门之前,她的话就是王法。”

    嘲庸听后不禁继续道:“那如果新任掌门就职了呢?”

    沈万秋抬了抬下巴,傲然道:“那她就连只蝼蚁也不如。”

    一夜之间的两件大事,方惜时与郭实的死,并没有打倒这个拥有大好前途的有志青年。现如今的他,神采奕奕,气势如虹,笔直的身姿好像一杆无坚不破的金枪一样,立于天地之间,是最强大,最正义的化身。

    他的修为竟然又有了提升,而且提升幅度相当之大。现在的沈万秋已经冲破了天人境的瓶颈,晋入到了知命之境,修为成倍递增的同时,他也拥有了另一项神奇的异术,那就是占卜。有了这项神技之后,沈万秋便可以预先知道自己的灾祸,从而将自身的损失降到最低。可这占卜之术乃窃上天之命数,有损阳寿,所以非到万不得已绝不能轻易使用。而在晋入知命境之后的沈万秋,使用占卜术第一个算的就是今日的战况。可不知是他的修为尚浅,还是因为此牵扯太多,卦相显示今日一战异常凶险,十战九败,绝不能力敌,否则将会有血光之灾。可来到赛场之上,沈万秋这才发现自己的顾虑是多余的,剩下的参赛选手虽然也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修为天资都要远远超出常人,但这和他相比起来,仍然不值一提,甚至有点小巫见大巫的意思。更何况,昨夜他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将祖传秘籍“弃道”融会贯通。可能是因为血脉传承的原因,沈万秋学起“弃道”来事半功倍,一路上顺风顺水,一点问题也没有遇到,当真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可学成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发生了某些微妙的变化。这些变化虽然现在观察不出,但之后一定会有无法预测的巨大作用,对此沈万秋深住不疑。

    所以,就是这样的他,怎么可能还有敌手?可到这里,沈万秋不由得想起了另一个人。一个几乎让他忘却,甚至就算想起,也不愿去面对的人,他当然就是孙长空。

    一个月之前,在恶魂谷的附近,孙长空的剑险些要了他的性命。他承认,当时是自己大意轻敌,但孙长空的实力也是实实在在的,不掺一点虚假。事情到现在虽然只过了一个月,在他看来,就算让对方如何努力也不会有太大的进步。而现在的他却不一样了,有了时间掌握者与弃道两项神技之后,沈万秋已然脱胎换骨,实力爆增,现在让他正面孙长空的话,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将其拿下。所以,现在,他只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一个可以将孙长空踩在脚下,证明自己的机会。他要向全场的人宣布,苍北仙苑年轻一代的第一人还是他,沈万秋。

    “比赛开始,第一场,嘲庸对阵朱大闯!”

    听到长老叫到自己的名字,嘲庸混身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然后看了沈万秋一眼,呆呆道:“我,到我了?”

    “快去快回,别给我丢人就行。记住,使出你十二分的力量,对方绝对招架不住。”

    之前朱大闯与高松竹的比赛他也看过,前者给他的印象只有二个字,那就是“抗揍”。在他看来,朱大闯的身体已经不能用“抗揍”来形容,而是打不死。就算身上受了那么多致命的贯穿伤,对方居然可以在一瞬之间恢复完全在,而且不费吹灰之力。相比较起来,虽说高松竹实力惊人,但却无法打败一个永远打不倒的对手,最后的败北也就理所当然了。由此,沈万秋总结出了一条经验:与朱大闯,只能将其一击击败,不让他有喘息的机会。而要想凭一招打败朱大闯,那爆发力就是至关重要的一环。而嘲庸恰恰就是这方面的人才,只要知道了大概的套路,失败朱大闯简直就是小事一桩。

    朱大闯的身上还是由那一身血痂盔甲所包裹着。可能是因为天气转暖的缘故,靠近的观众竟然看到朱大闯的周围有蝇虫环绕。如果再近一些观察的话,可以发现那些飞虫个个都面目可憎,来者不善,好像只要对方稍有不慎,他们便会将对方整个吞下,连骨头都不吐似的。

    别看嘲庸长得憨厚大条,不拘小节。但实际上他的规矩非常多,尤其看不了不洁的景象。而眼前,朱大闯所为他呈现的,那是这样一幅不忍直视的两面,简直让他为之抓狂。可以的话,他现在就想将朱大闯放入到油锅里炸开酥脆,然后剥肉削骨,最后将他挫骨扬灰,方能解去他的心头之恨。不过,现在是比赛时间,就算心中有万般不满,他也只有忍着。好在,这个时间不会很长,只要比赛的锣声一响,他便可以为所欲为了。

    “呦,没想到你这副鬼样子,居然还有脸来参加传薪大会,我嘲庸还真为你的魄力而感动由衷的敬佩啊!”

    朱大闯诡异地笑了下,随手一抓,已经将身边的一只飞虫捏在了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之间。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现在的朱大闯心中是相当的兴奋。

    “说吧说吧!趁着我还没有动手你快点说两句,否则待会儿可就没有机会了。”

    嘲庸先是一愣,待看到对方那副得意神情的时候他才强颜道:“呵……呵呵,死鸭子嘴硬。看我一会儿怎么教训你!”

    朱大闯摊开双手,摆出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阵势,随手将自己指间上的飞虫轻轻一弹,对面的嘲庸立即便觉察到刚刚的时候一个速度极快的石子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当他伸手去摸受伤地方的时候,一道血水已经从他的指间流淌下来。

    “这是!”

    嘲庸还没有意识到眼前的种种异象,便忽然觉得眼前的光线骤然一暗,随即一道烟煞似的影子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等他准备出手迎战之际,一股强大无法复制的力量直接打在他的前臂之上。要不是双手叠在一起的话,也许他的一只膀子已经在刚刚被对方废掉了。

    “啊!”

    巨大的撞击力使得中招的嘲庸口中不禁发出一声惨叫,与此同时,朱大闯趁胜追击,无数道拳影呼吸之间已然将嘲庸那高大的身姿吞没其中,星星点点的血水不时从拳劲之中迸溅而出。

    五十招之后,嘲庸一个鲤鱼打挺竟然奇迹般地从朱大闯的拳劲之中逃了出来。现在再看他,已经和之前的样子大为不同,甚至判若两人。蓬松的头发,煞白的方脸,随处可见的血迹,还有掉了鞋的右脚,现在嘲庸的狼狈相要惨于自己平生之中任何的时候。自打出生到现在,他还没有吃过这样的亏。

    朱大闯就好像永远也不会疲倦似的,这边嘲庸还没有站稳脚跟,他那边已经无间隙地继续攻上,而且势头更猛,颇有饿虎扑食的态势。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轻烟一闪而过,直接将朱大闯的视线全部遮住。趁此机会,嘲庸攥拳攒劲,一连向对方发出一十四拳,拳拳到肉,声如裂帛。待朱大闯后撤之时,他的小腹之上已经多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窟窿,烟色的粘稠液体正从里面汨汨向往涌出。

    嘲庸的金拳居然撕开了朱大闯的身体,这样的力量实在太过恐怖了。

    此时,现在观众看到这一幕,无不屏住呼吸,全力凝视受伤的朱大闯。而后者,却只是淡淡地笑了下,随即用手在受伤的位置上轻轻一扶,口中同时道:“一点也不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