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 弃道
    ,!

    火光冲天,浓烟弥漫,沈万秋的住所莫名其妙地着火了。房间之中东西一件未剩,全部葬身火海。而唯一幸存下来的就只有沈万秋本人。

    他瘫倒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已经被烧成灰烬的家,脸上却露出无法理解的笑容。难道,他已经疯了不成?

    孙长空站在一边,远远地看着这个可怜的人,一时间他竟将二人往昔的恩怨忘得一干二净,面对这样的可怜人,他实在再也恨不起来。

    “都说老天是公平的,他在给予你一件事物的时候,就会从你身边带走另一件东西。前面的时间,你一直都往着衣食无忧,傲视群雄的生活,现在是你还报的时候了吧!也罢,希望你能振作起来,仙苑还需要你。”

    当众人一一散去之后,现场只剩下沈万秋一个人。突然间,他那双无神的眼眸之中放射出夺目的光芒,随即他的嘴中喃喃地念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弃道无法,鬼神退避。跳出三界,不在五行!哈哈,我成功啦!”

    他的手中,那一卷“弃道”,似乎散发着淡淡的忧伤。

    意外接二连三的发生,可孙长空一时也不敢消停下来,现在王道人还在死亡边缘,如果不能及时找到天山雪莲的话,恐怕真的就回天乏术了。可现在方柔被掌门之死的事情所牵绊,根本无瑕顾及他的事情。可如果这么耗下去的话,后悔的只会是他自己。

    终于,他将面罩再次戴了起来,他默默起走到方柔的面前,看着他六神无主的凄凉相,孙长空的心中同样是五味杂陈,着实不是滋味。

    “方柔,你要保重啊!”

    方柔跪在灵柩前面,将身边的纸钱一张张放入到熊熊燃烧的火盆之中,火光映在他的脸上,显出吓人的红色,仿佛那已经不是火,而是一道鲜活的血浆。

    孙长空本以为他们二人会一直这样沉默下去,谁知方柔忽而说道:“你是来拿天山雪莲的吗?”

    面对方柔的质问,孙长空本想极力否认,却不承想自己的身体竟是相当诚实,下巴随即着点了两下。

    “呵呵,果然。你根本就没法有把我爹的死放在心上。拿去吧!”

    说着,他从身后的草席之中掏出了一个盒子,虽然没有打开,但透过厚厚的外壳,孙长空便闻到了其中淡淡的幽香,那是一种他从未体验过的神奇香味。只是嗅了一鼻子,他便觉得整个人都变得神采奕奕起来,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

    “这……这是……”

    方柔道:“这就是你要的天山雪莲,拿去吧!不过,等你救了王道人之后,就再也不要回来了。我们苍北仙苑没有你这样的门生。”

    听到对方如此决绝的话语,孙长空不由得混身一颤,他哆嗦着拿过那只木盒,小心地抱在怀中,而后道:“方柔,你一定要这样做吗?”

    方柔冷酷道:“我爹死了,在新任掌门出现之前,几位师叔会协助我料理门中事务,明天的传薪大会也会照常进行。”

    孙长空接过话茬道:“掌门尸骨未寒,不如就先将大会搁置下吧!”

    方柔声如惊掣道:“不行!传薪大会是爹生前最后的工作,说什么我也要让他圆满完成。”

    “可是,天幕尊府的三位尊者已经遭遇不测,其它门派闻迅恐怕也要作鸟兽散,传薪者的数量会大大减少。如果强行举行大会的话,只能自取其辱。”

    面对孙长空一番苦口婆心的劝导,方柔却道:“大会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我不管,我只知道,做事要有始有终,我这晚爹生前教导我的。我心意已决,你就不要再废口舌了。顺便通知你一下,明天你的比赛资格被取消了。”

    孙长空心中不由得笑道:“我压根就没有参与大会,那个在赛场上大显神威的人只不过是个冒牌货罢了。”

    但为了不让柔起疑,孙长空仍然辩驳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取消我的大会资格!”

    方柔漠然抬起头来,眼睛看着对方,一字一句道:“因为你不配作苍北仙苑的弟子。”

    孙长空抱着那只装着天山雪莲的木盒缓步走出灵堂,天上的雪已经停了,可他心中的雪还仍在簌簌下着。他本可以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然后一走了之。可每每想到方柔那副冷漠表情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千刀划过一样,痛苦无比。就这样,孙长空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回到了旅店之中。这时,天边已经微微泛白,王道人气若游丝,眼看就要不行了。孙长空将盒中的天山雪莲磨碎之后,嘴对嘴地钭药一点点送入对方的口中,然后静待佳音。

    天山雪莲不愧是疗伤圣物,才刚服下药的王道人,原本白如宣纸的脸上立即有了血色,呼吸也较之前平稳了许多,看上去就像睡着了一样。在看那些锐器伤,同样也在迅速修复着,不时便结出大片的血痂来。只要这些痂一脱落,王道人的外伤也就算好了。

    忙活了一夜,孙长空疲倦地瘫在桌子旁,看着烛台上的光,竟然愣住了神。这时,旁边的黄起凤来到了他的身边,那她那双布满鳞片手臂从后面抱住了他的后背,轻声道:“你怎么了,为何如此不开心。”

    孙长空长长叹了一口气,强颜道:“没……没事,只是看到了一些与我无关的事情罢了。”

    是的,与他无关,方柔已经将他从仙苑之中除名,从今天开始,他便不再是苍北仙苑的弟子,仙苑之中发生的事情自然与他没有一丁点瓜葛。可离开仙苑,他还能去哪呢?这让孙长空不禁想起了遥远的家乡,他已经好久没有回去了。只可惜现在的他是莲藕化身,不能长久,过了明日,他便要魂飞魄散,彻底消失。一天半的时间,别说是回家探亲,就连一半的路途都走不到。想到自己多年未见的父母,孙长空的眼中竟然流下两行热泪。

    “你怎么哭了?”黄起凤惊讶道。

    孙长空转过身来,看着那个已经鲛化的黄起凤,声音颤抖道:“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很没用!”

    黄起凤摇头道:“怎么可能,当日要不是你拦下了陈世杰,我们几个恐怕早就死在凤鸣城之中了。你怎么可能没有用呢?”

    孙长空道:“我能救得了你们,却救不了自己。我的仇人就在仙苑之中,可我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甚至还要敬而远之。你说我是不是个废物!”

    黄起凤抬手一巴掌打在孙的脸上,从那股紧张的表情上来看,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反应。

    “我不许你这么作贱自己!你在我的心目中永远都是完美无瑕的,你要记住!”

    黄起凤一掌惊醒梦中人,孙长空手扶着发红的脸颊,嘴边却洋溢起会心的笑容来:“对,我不能自甘堕落,老天越是要折磨我,我就越要挺直腰杆。我孙长空可不会轻易认输的。方柔,你就等着瞧好吧!”

    终于,漫长的夜过去了,当天边的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昨晚所有阴霾全都烟消云散,被那一缕缕暖人的阳光撕成碎片。

    果不其然,许多门派在得知方惜时与三名尊者遭难之后,都纷纷选择了逃避,那些让他们为之疯狂的青年才俊,此刻也变得不再那么让人艳羡,毕竟活命才是最要紧的,没了命,其它的都是空想。

    与往常不同,方惜时所有的掌门之位,被一个身穿白色丧服的女子给占据了。记性稍好的观众一眼便认出,这位竟是昨日的参会选手方柔。这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还不知道仙苑之中发生的灾祸,只是隐隐嗅到了异样的气味。

    “今儿是怎么了,方掌门没来,为何让一个黄毛丫头坐到了那里!难道,方掌门年事已高,肠胃不好整夜腹泻,所以才错过了今天的传薪大会?”

    旁边,一个看起来稍有教养的人接着道:“别胡说八道,据我听说的消息,昨天晚上,仙苑之上似乎发生了一件大事。”

    “多大的事,还能将身为掌门的方惜时绊住脚?”

    那人看了一眼四周,最后才伏在对方的耳边道:“方掌门死啦!”

    “什么!方掌门死了!”

    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那名观众差点从看台上张下去。他的双腿在打颤,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乱动起来。

    “我……我没有听错吧!方掌门居然死了!他是怎么死的?”

    那人继续道:“听说是被人杀死的。”

    “杀死的?凶手呢,有没有抓住!”

    那人道:“怎么可能呢!可以将方惜时杀死的人,怎么会被别人轻易逮到。”

    “那我们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点跑!万一那个凶手发起疯来,见人就杀,那我们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那人一听也有道理,赶紧和先前的男子一同从位置上退了下去,连走到跑到离开了会场。眼见出口近在咫尺,一道人影突然挡在了二人的面前。

    “二位这是要去哪里啊!”

    “呵呵,我媳妇今天生孩子,我要回去看看。”

    “哦?这么巧啊!那让我送你一程吧!”

    “那怎么好意思,您还是……”

    话音未落,血已经血洪流一样从脖颈处喷涌而出,头颅翻飞,落到地上,被杀的男子,脸上还带着死前残留的惊恐状。

    “怎么会这样!”

    说完,那人登时一命呜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