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 再现命案
    ,!

    方惜时的意外身故,如同噩梦一样笼罩在整个苍北仙苑的上空,不时,天中聚集起烟压压的乌云,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很快,到场的各派代表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这些人中不乏方惜时在世时的好友挚朋,对于他的不幸,这些人们也只能扼腕哀悼。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至少来自于天幕尊府的三位尊者看起来要比常人淡定得多。相比于明天的大会该如何进行,他们更在意的是杀人者的身份。

    郭实,钟吕大尊以及疾风仲尊,三人坐在房间之中,桌上放着刚刚沏好的茶水,茶香四溢,沁人心脾。

    “郭尊者,你怎么看?”钟吕大尊率先发话道。

    “能够悄无声息地将方惜时致于死地,此人的修为恐怕已经位列仙班了。”

    “哦?你也认为是仙人所为吗?可近几百年来,人界人才凋零,已经许久没有出现仙人了。”疾风仲尊补充道。

    “可是,最近没有出现,不代表人间没有仙人。你忘了遮天幕之中发生的事情?”

    一想到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三人的面色就变得万分难看起来。尤其是钟吕大尊,作为十二尊者的领袖,天地双尊之一的第一人,他在那场旷世大战之中居然连插手的资格都没有。毕竟,那是仙人和凶兽之间的战争,像他们这样的凡夫俗子,去了只有受死的份儿。

    “这么说,这次出手的也是那场战斗的参与者?”疾风仲尊继续问道。

    郭实点了点头道:“十有**。”

    “可是好端端的,他们为什么要对一个平时行事作风分外低调的方惜时下手呢?难道,这里面有我们所不知道的隐情?还是说,他们只是为了一时之快所以将他绞杀了?”

    说到这里,疾风仲尊自己得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寒意,其中还参杂着浓重的危险性气息。杀人者的目的明确还好,万一他只是滥杀无辜的话,那现场位于苍北仙苑的所有人都会有性命之忧。说不定,那个人现如今正在前往猎物的路上。

    “咚咚咚!”

    思绪未平,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从外面传入屋子之中,可能是因为刚才的对话太过入神,疾风仲尊被惊得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怒意满满地道:“是谁!”

    很是奇怪,门外并没有回应,三人一同望向门口处,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影。还是郭实胆实过人,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突然将门扇打开。果不其然,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可是让他为之注意的是,地上竟有一张被小心折起来的纸条。

    纸条被折成一个同心结的形状,孙长空看着感觉有些蹊跷,于是一边往回走一边道:“你们看!”

    钟吕大尊接过那个精致的纸条,随即用鼻子嗅了嗅,纸张里面暗含的墨香气立即窜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墨迹未干,看来这纸条是刚刚写出来的。”

    这时,一旁的疾风仲尊迫不及待道:“快,找开看看。也许,这也里有天大的秘密。”

    三人相视一眼,钟吕大尊随即将手中的纸条慢慢拆开,当纸张被完全展开的时候,上面的内容竟让他们如遭雷亟。

    “快走!”

    纸上只有这两个简单的毛笔字,从字的笔划上来看,书信人一定是位文化修养极高的长者。可是从零乱的布置上看,这封信写得相当匆忙,甚至连停下来选择起笔的时间都没有。当疾风仲尊以及郭实还沉浸在莫名恐惧之中的时候,钟吕大尊已经率先站起身来,低声怒吼道:“我们走!”

    三人起身,刚要向门外奔去,谁知这个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在依稀的洪亮之中,那人脸上的笑容显得甚是狰狞。

    “怎么会是你!”郭实惊声说道。

    随即,房间内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之中。

    现在,方惜时已死,孙长空该去何处寻找天山雪莲,那就更不得而知了。可眼下,掌门身亡的事情显然要大于一切,在哭声连天的大院之中,孙长空蓦然回首,他竟看到了一个熟知的人。

    立于大门边上的是沈万秋,虽然孙长空与他相距较远,但他仍然能从对方的身体之中感受到一股浓郁的忧伤。

    他毕竟是方惜时最得意的门生,而他也一度将其视作自己的亚父。可那种种的美好回忆,此刻都已成为了他心中最沉重的痛处。他没有哭,但失魂落魄的样子却比一任何一个举动都要令人同情。他像一个孩子一样,双手背在身后,倚靠在门扇之上,头垂在胸间,眼中一点光彩都没有。

    这也许就是无声的哭泣吧!

    不知是鬼使神差,还是有意为之,孙长空走向这位师兄的面前,轻声地安慰道:“这位兄台,请节哀。”

    这时,天上的阴云已经降下了鹅毛大雪,手掌大小的雪片扑嗒扑嗒地落在二人的身上,却不骨立即融化。

    “你是谁?”沈万秋冷冷道。

    孙长空转念一想,回答道:“哦,我只是一个过路人,听到这里发生了大事,所以专门过来看看。”

    沈万秋低沉道:“你走吧!我们苍北仙苑不需要你们这些外人的同情。”

    孙长空道:“可是,你不想查出凶手的身份吗?”

    沈万阴冷的面孔之上浮起一丝冷笑:“凶手?呵呵,难道你不怕死吗?连是你师父都遭遇不测,你觉得仙苑之中还有谁能是他的对手!”

    孙长空斩钉截铁道:“那也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就算是死,也要为方掌门报仇雪恨。”

    话音如剑,刺入到沈万秋的心中。后者霍然抬首:“你到底是谁,为何我感觉你是那么的熟悉。”

    孙长空面色一变,随即道:“呵呵,可能是我长得太过普通了吧!也许你把我和某个认识的人给混淆了。”

    沈万秋仔细端详着这张面孔,他确定自己从未见过对方。可刚才的那席话令他感觉一股许久不见的气度,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难道,你想帮我们仙苑追查凶手不成?”沈万秋道。

    “如果不是有事傍身的话,我一定会全力相助。”孙长空仍然坚定道。

    “不怕死?”

    “不怕。”孙长空的回答是那么的泰然,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似的。沈万秋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敬佩之意。如果换作是他自己的话,也许早就远远地躲开了。

    “你的好意我代表仙苑心领了,可我们现在面对的敌人,他的强大是你无法想象的。明哲保身,你还是速速下山吧!”

    沈万秋刚要请孙长空就此离开,谁知外面的一个弟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大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天幕尊府的三位尊者出事了!”

    当人们将注意力从方惜时的死转移到一间不起眼的客房之中的时候,包括郭实在内的三位尊者,已经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血都已经凉透了。

    凶手再次行动,而这回一次便带走了三名得道高手人性命。毫不夸张地讲,三名尊者的修为以及实力,哪一个都不在方惜时之下。可即便这样,他们仍然未能未免,反而死得异常凄惨,实在让人不忍直视。

    两起命案,对于谁的打击最大,那当然就是沈万秋了。

    一个是他的授业恩师,一个是他的亲娘舅,一夜之间让也痛失两位至亲之人,对于一个不过二十五六的年轻人来讲,实在是一件巨大的打击。他坐在门槛上,双眼无神地望着地上的死尸。出于对死者的尊重,弟子已经用白布将尸体遮盖起来。可上面的血渍仍然将白布浸透,绽出一片片血色的花朵。

    实事上,第一个人发现出事的时候,三位尊者还有一气尚在。只是他们身上的伤势太过严重,血流不止,所以才会血尽而亡。世上没有比等死这件事更加让人恐惧的了,无论你是当世巨擘,还是地痞无赖,都不例外。可想而知,三位尊者死前究竟经历怎样的精神折磨。一想到这里,沈万秋便攥紧了拳头,指甲嵌入到皮肤之中,血流着创口流出体外,不时便打失了地地面。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无所畏惧,甚至放眼整个初升大陆,他也有一席之地。凭他的实力,足以建立一个新生势力。而这股势力也必将在今后的岁月之中不断壮大,进而成为和苍北仙苑齐名一方霸主。

    然而,这个天真的想法在这个普通的夜晚被彻底打破了。和死亡相比起来,他的力量么的渺小,甚至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看着亲人至爱一个接一个死在自己的面前,他觉得这种感觉比让自己亲自去死还要痛苦几十倍。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渴望力量。他要得到无上的修为,只要那样他才能保护身边的人。

    突然间,沈万秋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站起身来,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他俯下身子,从书架的下端吃力地摸出一只木匣。当木匣打开的那一刹那,一股悠远,三者的气息立即从里面散发出来,涌入沈的鼻腔。

    “恕孩儿不肖,但只能这么办了。”

    借着月光,只见木匣之中赫然呈现出一本卷轴的轮廓,上面写着两个简单的字: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