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方惜时之死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边王道人还身处濒死之境,这边方惜时又再遭横祸,扑身血泊,当真是祸不单行。方柔连忙叫人喊来了苑内的大夫。几乎仙苑之中的所有重要人物都到达了事发现场,这里面当然也包括方惜时的三名师叔师伯,血嗜子,云影子以及神来子。

    “小方居然出事了,这不可能吧?莫非,他是练功走火入魔了不成?”云影子不由道。

    神来子摇了摇头,回道:“现在情况还不明朗,不过我感觉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血嗜子轻笑一声,随即道:“怎么?你感觉这背后有人暗中使诈不成?”

    云影子古怪地看了对方一眼,口气有些轻佻道:“是哪个人心生异端他自己清楚,不过既然我云影子在这里,就绝不会让那些卑鄙小人得逞。”

    “你!”

    血嗜子目中吐火,杀气腾腾。是个人也能听得出来,云影子这是在指桑骂槐。神来子又恢复到了以往和事佬的身份,连忙劝解道:“两位师兄,你们也算是仙苑里辈分最高的大人物了,这种关键时候怎么能起内讧呢?现在我们要做的就稳住仙苑之中来自五湖四海的诸多友人,不要让明天的传薪大会因此爱到影响。”

    血嗜子没好气道:“你说得倒是轻巧,方惜时都这副模样了,明天的大会谁来主持?”

    神来子不怀好意地瞧了对方一眼,笑眯眯道:“嘿嘿,不是有师兄你吗?你来主持,肯定没人敢说个不是。”

    血嗜子立即否决道:“不行,这个绝对不行。大会最后一天作为压轴大戏,必须要让掌门亲自坐镇。我的辈分虽比方惜时高,但身份不在那里。你和云影子去商量吧!我是不会去的。”

    看到对方如此坚定的态度,神来子只得将头转向另一旁,略带哀求的表情说道:“云影子师兄。”

    他本以为对方会欣然接受,可谁承想,云影子的态度比血嗜子还要强硬:“他都不去,我就更不会去了。这种烂事,谁愿意去谁就去。哪怕这项任何多么光荣,只要是这个老家伙丢掉不要的,我云影子绝不会沾上一丝一毫。”

    事已至此,神来子最后只得叹口气道:“哎,看来又是我喽。”

    神来子在三子之中行事作风最为低调,为人也是相当和善,后辈们最喜欢亲近的就是他。只可惜,近些年来他一直都醉心于云游四方,根本就没有机会收徒纳新,所以门下人才凋零,与前面二位比不了。其实,这次他回到苍北仙苑,也有一点私心,那就是在自己迟暮之年找一个合适的衣钵传人,将自己的武功绝技全部传授于他,也好让自己的“神来一脉”传承下去。可看了两天的比试,他发现这些后辈之中似乎并没有他想要的人选。也许是命该如此,也许是时候未到,反正他已经放弃了收徒的念头,只想让大会快点落幕。

    不过,现在不同了,他的身上又多了一份新的使命,那就是主持传薪大会。这个任务虽然光荣无比,但也是危急重重。一方面他要保证整个大会圆满完成,在其间又要主持各项事宜,包括处理门派间的不合与冲突。再然后,赛场之上发生的事情他也要尤为注意,虽然裁判长老可以替他分担一些压力,但要想比赛公平公正,他就得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的情况,以防意外发生。而这些,只不过是作为传薪大会主持人事项的十分之一而已。

    招待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宾朋好友,办理弟子过签的手续,这些事情都需要亲自经他之手,可想而知工作量的庞大。一想到这里,神来子的脑袋一个顶三个大,现在他就想要撂杆子不干了。

    忽然,血嗜子对云影子偷偷地笑了下,而后道:“好了,明天你的事情还很多,这里有我和你云影子师兄盯着就好了,你就先回去休息吧!”

    神来子翻了下白眼,极不情愿道:“那……那好吧!有什么事叫我。”

    目送着神来子离开之后,云影子突然神秘地笑了笑,好像是在对着空气说道:“你啊你,还是那么单纯。好好干吧!”

    方柔迟迟未归,孙长空待在房间之中,踱来踱去,心中分外煎熬。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只听两名弟子小声议论道:“听说了吗?掌门遇袭,现在生死不明。”

    孙长空心头一震,刚要凑上前去听个真切,可在这个时候,另一个人继续道:

    “我说大半夜怎么把我们都折腾起来,原来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啊!话说,凶手抓到了吗?”

    “好像没有。不过是方小姐第一个发现的,也许她知道一些内幕。”

    孙长空躲在门扇下方,确实那两个人走远之后,这才小心翼翼地从方柔的房间走了出来。现在,距离天亮已经不足一个时辰。如果再得不到天山雪莲的话,王道人恐怕性命不保。虽说前方凶险万分,他也只能孤胆一闯了。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虽然方惜时练功房的周围聚集了不少人,而且都是苑内数得上的高手。可正是这个原因,他们才不会想到这种时候居然有人胆敢盗窃神药天山雪莲。不过,药究竟在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孙长空来到练功房所在地方,抬眼一看,果不其然,门前聚着乌央乌央的人。原本带着面罩的他,此刻突然将真面目露了出来,大摇大摆地走向人群的后方,学着那些人的样子,时不时地向前挤一下。

    “好了好了,掌门现在并不大恙,只是需要休息几日,你们不用担心,就先回去吧!”

    孙长空灵机一动,用手捂着嘴道:“你空口无凭,我们怎么知道掌门有没有事,让我们进去见见他。”

    孙长空一番貌似“发自肺腹”的话得到了周围许多师兄弟的共鸣,几个好事者也随着他一起道:“对,让我们进去看看,看完了我们就回去。”

    前方那个维持秩序的长老,脸色愈发难看。孙长空一眼便瞧出了异样,心道:“方惜时的情况不妙啊!”

    虽说孙长空是为了救王道人才回来的,可听到方惜时遭难的事情之后,他的心中还是有些不是滋味。他甚至一度认为,是自己出现为这个远古门派带来了不幸。想到这里,他的脚步不禁向后退退了几步。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脚突然踩到了别人。

    孙长空刚想回头赔不是,可定睛一看,那个被踩的主居然是他的熟识。

    “高渐飞!”

    “你是旅店的那个小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出乎意料,原本应该待在房间之中卧床养伤的高渐飞居然出现在了练功房的附近,而且刚好和他碰上了面,真不知道这应该算是幸运,还是应该算是不幸。

    孙长空头脑急速运转,随即回道:“哦,我听说仙苑里出了事情,所以就想上来看看。”

    高渐飞神情古怪道:“哦?真的吗?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

    孙长空尴尬道:“呵呵,碰巧,碰巧而已。”

    为免对方继续追问,孙长空赶岔开话题道:“对了,其他两位呢,他们怎么没有来?”

    高渐飞摆了摆手,不情愿道:“别提了,他们两个把我扶回来之后,不知又去哪快活了,只把我自己留在房间里面。我睡到半夜有些躺不住了,就想出来走走,没承想听说到了掌门遇刺的事情。话说,里面情况怎么样了?”

    孙长空摇头道:“恐怕……不太好。”

    “什么!居然会有这种事情。有人想对方掌门图谋不轨这我可以理解,但凭他老人家的能耐,怎么可能斗不过一个黄毛小贼!难道,这次来的是一个不世高手?”

    孙长空慢慢吸了口冷气,接道:“恐怕,这个高手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厉害。”

    就在这个时候,练功房中终于走出了一个人,孙长空一眼便认出了对方。

    是方柔。

    只是,现在的方柔和他不久前看到的简单判若两人。随处可见的血斑,失魂落魄的惨象,还有那一双带血颤抖的纤手。他的目光在闪烁,眼泪萦绕着烟瞳迟迟不肯落下。她挺了挺弯曲的脊梁,声音悲怆道:“掌门仙逝了。

    “掌门死了!”

    “方惜时死了!”

    “苍北仙苑没了掌门!”

    “仙苑群龙无首了!”

    当这个足已让大半个初升大陆为之震惊的可怕消息散播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万般沉重。孙长空的身子不自主地晃了两下,差点坐在地上。一旁的高渐飞脸色也是煞白得吓人,比他昨天从赛场上下来的时候还要难看。二人对视了一眼,却同时语塞。

    远处山峰之上,一个挺拔的身影傲然立于山巅之上,迎风而笑,神情癫狂。

    “哈哈,计划的巨轮终于开始旋转了,苍北仙苑,你准备好了吗?”

    在他身后,数十个半跪在地上的身影顿时消失,随即散入飘渺的云雾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