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四章 重逢 重伤 重怆
    ,!

    孙长空无法接受,自己会和王道人以这样的形式重聚。仅仅看了一眼,他就知道对方现在正处在危急关头,单是看他身上的出血量就可以大致判断出王道人身上的伤情有多少严重。

    这时,楼上的黄起凤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从窗中探出头来,极力地看向孙长空所在的地方。

    “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受伤了?”

    孙长空二话不说,抗起王道人,纵身跃入窗户之中,连忙将肩上的王道人平放到床榻上。

    “快,你先在这看着,我去外面找些应急的金创药。”

    他不本想自己留在这里,让黄起凤出去寻药的。可是介于对方现在的样子,以免给其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只得亲自前去了。

    好在,这时的宋震霆夫妇还没有睡下,二人看孙长空如此着急,也没有多想,便将自己珍藏多年的上好红药,交给了对方。

    “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孙长空面带感激地向二位鞠了一躬,随即赶紧返回自己的房间。

    这回,他发现黄起凤的脸色分外的难看。原来,就在他外出的这段时间里,王道人的伤口一直不断地向外流血,以至整床铺盖都已经染成了血色。孙长空也不避讳那么多,当着黄起凤的面直接将王道人扒了个精光。只见对方的身上有不下二十道深可见骨的锐器伤,有些甚至伤及到了要害,所以才会血流如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他,将手中的红伤药大把大把地撒在对方的身上,不一会儿王道人便成了一个“娃娃”。

    不得不说,这伤药的药效着实让人惊叹,这粉末一遇到伤口,便立即产生功效,止血化淤,将翻开的创口重新扶平,真可谓是灵丹妙药。

    然而,伤势虽然遏制住了,但此刻王道人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从这出血量来看,现在对方的身体一直万分虚弱,即便现在不出血了,但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失去的血补充回来。再这么下去的话,王道人还是难逃一死。这时,孙长空急中生智,他想到江湖之上一直盛传有一种名为“天山雪莲”的神奇药材,此物世上难得一见,只长在名为天山的极寒之地当中。三百年生根,三百发芽,三百年开花,可花期却只有短短的一天。如果谁能有幸得到天山雪莲,那便是拥有了无价的宝物。现在能救王道人的除了神仙之外就只有天山雪莲了。即便这件事情听起来十分渺茫,但他仍决定舍身一试。

    “黄城主,长空有一事相求。”

    黄起凤看到对方这般严肃的样子,不禁道:“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竭力完成。”

    “这位是我的师父王如水王道人,他身上的伤你也看到了,如果不能及时治疗的话,恐怕探听不过明天。我听说,我派掌门方惜时的手上,有一株天山雪莲,是疗伤圣药,也许能救得了我师父。所以我现在必须上山一试。不过我这此去万分凶险,恐怕会遭遇不测,如果我在明天午时还没有回来的话,你就把我的师父埋了,和三婶他们母女二人一起远走高飞吧!”

    听到这里,黄起凤的眼中不由得再次泛起眼光,可这一回他坚强地挺了过来,勉强笑道:“你放心吧!只要我在这里,没有人可以带走你的师父。不过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回来。”

    孙长空没有说话,他抿着嘴,用力点了下头,之后他便如同清风一样“吹”出了窗外,像一缕青烟一样,慢慢消失在夜色之中。

    从旅店出发达到山顶的苍北仙苑还有一段距离,趁着这个机会,孙长空便开始盘算一会见了方惜时该如何说。不过,现在更让他在意的是,究竟是谁打伤了王道人呢?

    “王道人的修为在仙苑之中虽然算不上名列前茅,但一般人想要将他打成这个样子也不容易。莫非……”

    突然间,孙长空想到了那天自己返回师门之中,见到的那个神秘刺客。难道,这一次又是同一人所为?可受到攻击之后,王道人为何不向苑内的其他人求救,反而要朝外面逃去呢?这一点,孙长空迟迟想不明白。

    不知不觉之中,孙长空已经看到了山门。这时,奉命看守在此的弟子已经有些懈怠,其中一个甚至倚在山门上,无声无息地睡着了。另一侧,仅有的一名弟子还在那里与睡魔做着最后的挣扎,不久恐怕也要睡过去了。

    孙长空身着白色衣衫,尤其是在月光的照耀下更为显眼。那名原本已经浑浑噩噩的弟子被这烟色之中的一点亮光猛然惊醒,本能的反应让他立即开口道:“来者是谁!”

    一股劲风划过,等那名弟子再次看向前方的时候却发现,刚才的光点已经不见了。虽说刚才他的神智不太清醒,但梦境与现实他还是能分得清的。那个光点绝对是人的身影,可话说回来,那人到底在哪呢?

    孙长空脚程极快,不等那名弟子反应过来,便已窜入到旁边的丛林之中,一路直奔山顶。在清冷月亮的指令之下,他的动作越发轻盈,内息也变得莫名充足。

    “今儿是第六天了,过了明天我这个人就会不复存在。呵呵,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这具莲藕化身之中所有潜力都已经发挥了出来。如此说来,现在的我也许真的可以和那位遮天皇一较长短。”

    方惜时所在练功房,位于苍北仙苑的深处,要想达到了那里,必须穿过层层关卡,其间的看守弟子就不下十人。要想不惊动他们直接去到方惜时那,实在有些太不可能。而就在这时,他想到了一个人。

    “咚咚咚!”

    静谧的夜色之中,一道突来的轻脆敲门声打破了这难得的气氛。只听房间之中突然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是谁啊!”

    门外回道:“是我,孙长空。”

    方柔从床上翻身下来,披了一件单衣便打开了房门。她对这个名字实在有些陌生,可不知怎的,他的身体却是格外的诚实,根本没有经过任何思考,便让这个大男人进入了自己的闺房之中。

    然而,这一回的“孙长空”显然有些不同以往,他居然是遮面进来的。不等方柔问话,他已经率先开口道:“方柔,我有件事情想要让你帮我。”

    方柔是方惜时的独女,如果她有什么要求的话,后者一定会尽量满足。孙长空自认为没有那种魅力,所以才会选择来向方柔求救。

    “天山雪莲?那是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帮你?”

    面对方柔近乎冷漠的回答,孙长空的心中“咯噔”一下,就好像碎成了两块一样,十分难过。看来,方柔失去的魂魄还没有回来啊!

    “你先别着急拒绝,我要这天山雪莲,也是为了救仙苑的一位道人,他叫王如水,也是你我曾经的师父,这个你还记得吧?”

    孙长空满心希望地看着方柔,可对方却依然冷酷道:“什么王如水,我根本就没听过。或许,曾经的我和你很熟络,可现在不同了。我是看在以往咱俩之间的情份上才让你进来的。如果没有其它事情的话,你就走吧!”

    说着,方柔伸手想要去推孙长空。谁知后者伸手异常迅速,反手一把将她搂入了怀中。

    “你……你要干嘛!”方柔惊声道。

    孙长空轻笑了下,坏坏地道:“你不是想让我走吗?怎么,倒在我的怀里就不想离开了?”

    要不是对方提醒,方柔甚至回过神来,一般情况下如果她被人如此轻薄,恐怕早就已经暴跳如雷,将他人打得满地找牙了。可不知怎的,现如今他依偎在孙长空的怀中,却淌有半点反抗的意思。难道,就算她的脑袋已经忘记了他,可身体却依然记得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混小子吗?

    “你快把我扶起来,不然被别人看到就不好了。”方柔带着一股撒娇的语气,低声道。

    “扶你起来也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刚才的要求。”

    方柔瞪了对方一眼,面红耳赤道:“好,我答应你!”

    虽然现在已经是深更半夜,可凭方柔对于自己爹爹的了解,对方一定还没有睡下。那些看守的弟子对于方柔半夜造访虽然很是好奇,但毕竟这是人家的家内事,也就不好阻拦了。很快,方柔便来到了练功房的跟前。突然间,漆烟的房间之中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芒,可随后便又消失在了烟暗之中。想来自己的爹爹可能是在研究什么新的功法,方柔也没有多想,便推门走了进去。

    “爹,你在吗?”

    烟黢黢的空间,伸手不见五指的眼前,方柔想不通,练功房之中为何这么昏暗,就好像所有的光线都畏惧这方空间似的。

    过了一阵,方柔见没人回应,不禁再次道:“爹,柔儿来了,你睡了没?”

    方柔一边说着,一边朝前方摸索。就这样,一直向前走了二十来步,突然间的脚边多了一个软塌塌的物体,差点将她绊倒。一个踉跄之后,方柔回过身来,伸刚才的地方再次摸去。这一回,他感觉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为恐怕的东西。

    那是血。

    方柔迫不及待地点起身上的火折,一个熟悉的面孔霍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