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再见黄起凤
    ,!

    两人相视一笑,随即又双双陷入了沉默之中。孙长空想说话,但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兴浪兽也想回答对方的问题,可孙长空却迟迟不问。

    “你从碧波潭出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孙长空突然道。

    兴浪兽看了孙长空一眼,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本来,我们也算是缘份一场,你遇到这种不幸,我理应要出手帮一帮。可现在时局不一样,仙苑里看似和谐的气氛之中,实际上暗流涌动。说不定,哪个不经意的举动就会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身体是你的,那你有十足的理由将他抢回来,不管他是什么遮天皇,还是遮地皇的,记住,永远不要轻言放弃。”

    不知为何,面对一个近乎陌生人的鼓舞,孙长空的心中竟是五味杂陈,既高兴又悲伤。他高兴的是,一个与他并不熟识的人异类,可以与他如此亲密地交谈,甚至为他加油鼓劲,这是他重生以来,第二次感受到他人给予自己的温暖。而让他感到悲伤的是,重回仙苑的自己,居然成了一个十足的陌路人。没人再对他称兄道弟,也没人为他嘘寒问暖。他虽然保有孙长空的记忆,但严格来讲,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天真烂漫的小伙子了。

    “怎么,你是继续回去和我们喝酒,还是去一边好好想想接下来的计划。”

    孙长空抬头看了看天色,现如今已经子时刚过,深夜人静,旅店之中的客人越来越少,只剩下几个喝得醉熏熏的中年男子还在那里苦苦支撑,不肯回去歇息。而之前的那个郭一真已然不知支向,好在酒钱已经付过了。这个时候,三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毕竟明日还有最后一在的传薪大会,而他与高渐飞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需要尽早回去休息。三胖的嗓门大得很,还未走出旅店,他的声音便已经传了出来。

    “喂,你们两个是不是在外面睡着了!我们饭都吃完了,你们怎么还不回来!”

    兴浪兽应声道:“来了,马上回去。”

    说完,兴浪兽旅店的方向快走了几步,忽然回头对孙长空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回去了。如果真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就来找我吧!”

    说完,一道红光破空而出,刚好插在孙长空的面前。后者定睛一看,口中不禁道:“这……这是那柄邪兵断魂!你怎么把它带来了!”

    当孙长空再次看赂前方的时候,他发现空地上已经连个鬼影都不剩了。旅店门前,兴浪轙与三胖搀扶着神智不清,腿脚不便的高渐飞一点点走出门外,而后朝山上行去。

    “我说公子,你刚才和那小子到底嘀咕什么呢!话说,他这个人到底靠谱不靠谱啊!”

    兴浪兽神秘地笑了下,漫不经心道:“靠不靠谱,你自己去试试不就得了。”

    旅店已经打烊,孙长空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然而这一看他差点没叫出声来。因为原本用一为包裹鲛人的毛毡居然摊在了地上,而里面的鲛人竟然消失不见了。

    “糟糕,人去哪了!”

    孙长空环顾四周,可这里并没有外人闯入的痕迹。他出门的时候明明记得,自己从外面人锁上了房间,那鲛人是如何离开这里的呢?

    接着,他便看到了整个房间之中上仅有的一扇窗户,孙长空揣着忐忑的心情一点一点走到跟前,后怕看到什么血腥的场面。可就在这个时候,窗外突然探进来一个小脑袋瓜。

    “不用找我了,我在这里!”

    孙长空他们所住的房间位于二楼,窗户之外刚好就是房檐。鲛人居然趁着孙长空不在的时候,一个人翻到了窗外的房檐上,仅凭着那一丁点可以落脚的地方半坐在那里,欣赏着夜晚的月色。

    孙长空大舒了口气,然后才勉强地笑道:“呵呵,我就知道你不会跑的。”

    鲛人再次转过头来,忽闪着明亮的大眼睛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跑。”

    孙长空微笑道:“因为你要跑的话早就可以走了,何必等到这个时候。”

    鲛人露出灿烂的笑容,翻身跳到房间之中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孙长空道:“黄起凤,对不起。”

    一句简单的话,让那个鲛人如遭雷亟,紧接着她的眼泪失控似的,不停地收件人眼窝之中流淌出来,而后化作一颗颗浑圆饱满的珍珠,撒落一地。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黄起凤!”

    孙长空叹了口气,随即向前走了几步,随手将对方拥入自己的怀中,轻声道:“自从在箱子之中看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认出了你的身份。真是抱歉,我只记得薛氏姐妹吴掌柜,竟然把你忘了。”

    鲛人突然挣开长空的双臂,难以置信地质问道:“你……你是那个混小子孙长空!你,你算和会变成这副样子。”

    黄起凤与孙长空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因为当时二人的关系特殊,所以对方的样貌早已如同烙印一样,深深地刻在了她的心中,一生都不会忘记。而现在,这个让他欲罢不能的男人居然成了这副模样,他实在有些无法接受。

    孙长空又叹了口气,双手扶着对方的肩膀道:“虽说我不知道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我敢保证,我所遇到的事情绝不比你少。不过,这些事情说起来一言难尽。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再慢慢告诉你。话说,你能不能把你的事情说说。”

    黄起凤稍加思索,于是便向孙长空交待起了事情的前因经过。

    那天,她,吴掌柜,薛氏姐妹刚刚从凤呜城逃出来,便被一伙不知名的强盗给冲散了。途中,他和薛菲非一路同行,突然被人偷袭导致昏厥。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那里伸手不见五指,一点光亮也没有。他被锁在一个密闭的石室之中,石室潮湿无比,没过多长时间,他的皮肤之上便生出了一些奇怪的癣瘢。之后,这些瘢的范围越来越大,而癣不断地恶化,随之大片的死皮从上面脱落下来,要不是光线不足,她恐怕就要被自己的模样吓死了。

    很快,那些癣痊愈了,可是另一个问题出来了,原本的瘢痕变成了一块块硬甲,就像整齐排列的鱼鳞一样,让她恶心至极。这个期间,他曾一度想要一死了知。但一想到外面还有那么多的人在等着自己,她便打消了那个可怕的念头。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身体终于达到了稳态,而她也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鲛人。一个月的时间当中,他几乎没有行走过,等他再次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却愕然发现自己的双足已经合而为一,成了一条全新的鱼尾。这之后的某一天,石室门上的锁居然自己打开了,轱辘行动不便,他只能一点一点朝前方摸索,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他找到了出口。可出口外面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而在她的正前方,是一座汹涌澎湃的瀑布。按照常理来讲,一般人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上去,就算不死也要昏厥过去。而人落水之后如果不能保持清醒的话,将会被活活淹死。但一想到与其留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还不如一死了知来得痛快。她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强大的勇气。正是这股难得的魄力,让她有了纵身一跳的力量。

    再往后的事情,黄起凤就不太记得了。在昏迷期间,他似乎见到了许多与自己有相同遭遇的同类。那些天,她一直活得浑浑噩噩,真到某一天,有一个年纪稍大的鲛人给他服用一些独家秘方,这才将他从死亡线上拯救了回来。再然后,他和众多的鲛人一起生活了好长一段日子,直到那一日,心中的冒险**让他有了升出水面的冲动,再然后便有了被捉的故事。

    听了黄起凤这么长的一段回忆,孙长空不由得感慨万千。你说他和黄起凤有缘吗?可是他们二人相差至少有十五岁。按年龄来讲,对方都可以当他的小姨了,作情侣属实有些勉强。可你说他们没缘吧,命运又在冥冥之中将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拉回到一起,前不断,理还乱。不过好在,他们两个人都还活着,只是不尽如人意罢了。

    “活着就好,海着就好。自从经历了种种事情之后,我觉得只有生命才是最最重要的。”

    黄起凤点头道:“就是就是。每当我有轻生念头的时候,我就会想一下那些身遭不幸半路夭折的先人们,和他们相比起来,我现在的样子真是太幸运了。”

    这时,孙长空与黄起凤的脸上同时洋溢起会心的笑容。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巨大的物体猛然撞击在窗扉之上,强大的力量让整个房间都为之一震。

    “是谁!”

    孙长空反应迅速,说话之时,身体已经一连跃出好几丈之远,来到房檐之上,举目四顾。这时,依靠着仅有的一点月光,他似乎看到了一个烟色的身影正在向远方飞速逃窜。就在他准备追上前去一探究竟之时,他的手不小心碰到了窗扇之上的液体。

    “是血!”

    顺着血迹,孙长空递目观瞧,只见在窗户正下方的位置处,赫然趴着一个人。

    孙长空想都没想,直接跳到下面,伸手翻过那人的身体,欲要看清对方的长相。可这一瞧,孙长空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凉了。

    因为那个居然是他的授业恩师王道人,王如水!

    “师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