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复仇者
    ,!

    “既然另一个婴儿死了,那吞天兽又是怎么来的呢?”

    兴浪兽再叹口气,面露苦笑道:“天底之下,哪个经过十月怀胎的母亲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胎死腹中的吧?更何况,我们凶兽与人类不同,若要孕育生命需要耗时三年零六个月,如果换作成人界的时间,那是整整一百年的时间啊!噬天女抱着自己死去的孩子,居然将自己体内残余的生命精元全部注入到了一死婴的体内。就这样,吞天兽诞生了,而噬天女则因此丧命。”

    孙长空点点头,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吞天是凶兽的模样,原本他就是噬天女重生之后的样子啊,原来如此!”

    兴浪兽补充道:“话也不能这样讲,如果说吞天虽一盏油灯的话,那噬天女就是点燃灯的火器。至于油灯能发出怎样的光来,那还得看灯油本身。”

    “所以说,吞天兽要比噬天女更加强大,是吧?”

    兴浪兽颔首道:“不错,无论是天资还是学习能力,以圣于极限能力,吞天都要远远强于一般的吞天一脉,这才让他在众多凶兽之中脱颖而出,甚至威胁到了天界的绝对统治力。所以,当时的天仙宗下令,要将吞天兽赶尽杀绝。不过,吞天也确实是个人物,面对众多天界的强力战将,硬是一点也不畏惧,即便身体被众人合力绞灭,它也没有哼过一声。在那之后,吞天兽就遁入人间,藏到了天幕尊府之中,成了天地双尊的庇护神,一边休养生息,一边计划着复仇的事情。”

    说到这里,孙长空不禁插嘴道:“如果不是我们误打误撞进入了遮天幕之中,现在的他是不是已经天下无敌了?”

    兴浪轻笑一声,语气冰冷道:“你这么说也太看得起他了吧!你要知道,天界之中有一个名叫仙宗的大能,单是他一人坐镇天界兜率宫中,整个凶兽一族都无法攻入天界一步。区区一个吞天兽,就算他有再大的能耐,也无法与那位大能比肩。或许是那个老人家人意想要留他一条活路吧!不然,凭他的八封易术,早就算出吞天兽的藏身之所了。哎,这些都是过往陈事了,不说也罢。”

    孙长空静了一会儿,吸收了一下刚刚兴浪兽所说的话,然后才道:“照你说所说,吞天兽出生之后,就留在了凶兽一族之中。可那个遮天皇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时,二人相伴已经走到了一处石林之中,兴浪兽纵身跳上一座山石之上,头望苍穹道:“如果说吞天兽的出现是不幸之中的万幸的话,那遮天皇的存在可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了。”

    孙长空轻夷一声,随即道:“此话怎讲?”

    “噬天女在生下遮天皇与吞天兽之后,便猝然离世。而当时的吞天一脉,几乎将其视作族内的叛徒,就连尸首都给扔到了吞天一脉的无间深渊之中,最后还是一个好心人为其立下了一个衣冠冢。本来,由噬天女所诞下的两个婴儿,都要被一同处决。可吞天兽因为得到了噬天女的生命精元,外形与吞天一脉长相极似,当时的族长一时心软就给留在了族内。可遮天皇本继承了九天王的大部分特征,长得也和一般的人类极像。族长越看越气,想要一掌击毙了他。幸亏,当时的吞天一族还有一些沿有良知的善类,替遮天皇向族长求请,同样也将它扔到了无间深渊之中。无间深渊是一个没有光明,没有生命,没有希望的绝境之地。任何生灵进入其中,都会迷失方向,最后活活饿死在里面。实际上,求情的人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们只是不想亲眼见到一个如此可爱的小家伙惨死在自己的面前。”

    说到这里,兴浪兽伸手一招,掌心之中居然多了一小坛酒来,只见他举起酒坛,大口大口海饮了一番之后,随手抛给孙长空,而后继续道:“最终,他们在遮天皇满月的那一天,将他放到了无间深渊的入口处。少不更事的遮天皇哪里知道面前是一条有去无回的死路,竟真的一点点朝烟暗之中爬了进去。”

    听到这里,孙长空不禁咽了下唾沫,因为听得太过入神,他的嗓子都有些发干了。刚好他的手中有兴浪兽扔来的酒,他便拿出来跟着喝了几口。不过,这酒不知是从哪里淘换来的,辛辣刺激,酒从嘴里涌下去,就好像铜汁一样,不断灼热着沿途的食道,最后落入胃里。再然后,一股剧烈的热浪直窜头顶,现在孙长空觉得整个人都清醒多了。

    兴浪兽看着孙长空满脸苦色的模样,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再次道:“这酒可是我从家乡里带出来的,平时都舍不得喝,今天就便宜你了。”

    孙长空伸着舌头,嘴里含糊道:“以后你就是想让我喝,我都不喝了。”

    缓了许久,孙长空这才感觉好上一些。想到刚才的话茬,他好奇地问道:“既然遮天皇还活着,那就说明当初他并没有被困死在无间深渊之中。那他是如何出来的呢?”

    兴浪兽低声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是他真的出来了。就在进入无间深渊之中的三个月后。他还活着,并且爬了出来。当他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那引起原本见过他怕人已经认不出来他了。大家无法想象,他在里面经历了什么,事实上,我当时也在场。”

    兴浪兽随即看了孙长空一眼,等待着对方惊愕的表情。可奇怪的是,孙长空的神态很是平静,好像早已经猜到了这一点。

    “难道你就不感到惊讶吗?”

    孙长空一脸淡然道:“这又有什么好吃惊的。既然你能说出那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来,那就说明你也是这件事情的见证者,不足为怪。”

    兴浪兽无奈地点了下头,只得继续道:“遮天皇虽然死里逃生,但身体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他那原本白皙稚嫩的皮肤上,居然生出了与许多凶兽相似的鳞片。他的头上长出两只牛犄角一样的硬质,长而尖,和刀子一样锋利。可是他的精神状态却不是很好,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而且一直都在睡觉。吞天一脉的族长看在噬天女的份儿上,终于饶过他一命。但同时,也下达死命令,禁止这个半仙半兽的‘杂种’再次进入到凶兽地界之内。”

    孙长空等着对方继续进下去,可不承想,兴浪兽的话到此就告一段落了。

    “这就完了?”

    “那你还要听什么?”兴浪兽不耐烦地道。

    “他从凶兽一族离开之后,又经历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

    兴浪兽直接从石头上跳了下来,指着对方的鼻子道:“怪不得你会被遮天皇夺去肉shen,就你这副愚蠢的样儿,也是活该。你自己都说了遮天皇离开凶兽一族,我身在兴浪一脉,怎么会知道之后的事情。反正,过了一二百年之后,遮天皇的名号就打响了。天界的十方天斗神,几乎和他打了个遍,而每一次就要击败他的时候,都会有异常的情况发生。比如,天上下雪,地上长出参天大树。这些毫无预兆的天象,竟帮了遮天皇一次又一次。而随着战斗经验的累加,他的实力也变得越来越强,原本可以轻松灭杀他的十方天斗神,到了后来竟有些压不住他,甚至还要被他反将一军。”

    孙长空将手里的酒坛递给兴浪兽,样子不太高兴道:“所以最后仙宗又出手了,把他打得尸骨无存,害得连我的肉shen都被他抢了去?”

    兴浪兽摇头道:“不,事情不是那样的。仙宗没有出手,出手的是另一个人。”

    孙长空立即问道:“是谁?”

    兴浪兽咧嘴笑道:“还能有谁,当然是大兽长,统领十脉凶兽的绝对王者。”

    孙长空好奇地问道:“啊?你们凶兽之中还有这么个人啊!之前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

    兴浪兽瞥了一眼对方,然后道:“大兽长可是我们凶兽一族至强无敌的存在,据说他与天地同寿,和日月争辉。他的力量绝不是下于仙宗,甚至还要比他强上几分。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地出面。当然,他会破例出手,也是因为仙宗。”

    “哦?仙宗居然不是遮天皇的对手?”

    “你这个愚木疙瘩,仙宗怎么可能打不过遮天皇,只不过他要是贸然出手的话,会有极大可能引起仙人凶兽之间的一场大战,到时死伤无数,那就得不偿失了。当时仙宗为了处理遮天皇的事情,专门找到了大兽长,和他商量出山的计划。大兽长也是慈悲为怀,他也不想让自己的族人流血牺牲。为此,他设下一计,将遮天皇引入到困仙谷中,并用绝强修为,对其进行了毁灭性的攻击。”

    孙长空冷笑了下,接着道:“呵呵,说得好听,只可惜那个遮天皇命不该绝,硬是将自己的魂魄保了下来,并投入到了人间之中,与自己的弟弟吞天兽一样,等待着复仇的机会。”

    兴浪兽拍了两下手掌,木讷地笑道:“终于开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