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一章 遮天皇与吞天兽的身世
    ,!

    孙长空尴尬地笑了笑,随即拿起手中的酒杯,不以为然道:“辈分这种东西,我本来就不怎么在意,再说了,我与他年纪相仿,平时就以兄弟相称,确实没有注意过尊卑之分。话说这位仁兄从刚才开始就对我甚有敌意,莫非,我曾经得罪过你么?”

    说罢,孙长空仰头一饮而尽。

    大氅神秘人古怪地冷笑了两声,声音低沉道:“你我你素未谋面,怎么可能有得罪不得罪的道理呢?只是我看阁下气质不凡,谈吐绝非池中之物,所以难免会心生妒嫉。”

    孙长空爽朗地大笑起来,朝着对方做了一个敬酒的动作,而后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小弟还要向兄台赔个不是了。请!”

    话没说两句,孙长空这边已经连干两杯。三胖看着这个陌生人,心中不由得嘀咕道“这小子不会是来蹭酒喝的吧”。想到这里,他再次说道:“对了,不知兄弟现在身居何处,哪天有空的话,我和老孙去你的府上拜望一下令尊令堂。”

    心知三胖肚子里的打算,孙长空故意装出一副黯然失神的样子,略带悲呛道:“不瞒你们三位,小弟从懂事起便已父母双亡,全靠长空的父母还有几位世伯帮趁,才能长大。对于我而言,他们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比我的亲爹亲娘还要重要。”

    孙长空的这席话不免让人为之叹息,再加上他那脸欲哭不哭的表情,更是深深感到了旁边丝毫没有警觉的高渐飞。听完对方的陈述之后,高渐飞抽了下鼻子,释然道:“来,我敬你一酒!和你比起来,我高渐飞简直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

    确实,三胖虽然有个疼他爱他的爹爹,但娘亲早在他小的时候便撒手人寰了。他爹含辛茹苦地将他拉扯大,又当爹又当妈,真的很不容易。而相比较起来,高渐飞父母双全,衣食无忧。就算在外面闯了什么祸,也有家长为他一并担着,可以算作有恃无恐。刚刚成年那一阵,他可没少给家里惹麻烦,好在最后都平安过去了。现在高渐飞想想,当时的自己可真不是个东西啊!

    就在高渐飞说完之后,那边的大氅神秘人再次轻笑道:“呵呵,真不知道是命中注定,还是有意为之,没想到你的身世如此可怜啊!”

    孙长空白了那人一眼,回道:“这种事情谁也不想发生,可我当时还是一个孩子,能有什么办法?如果哪天我真的成为九上仙人的话,我一定要将他们一一复活!”

    大氅神秘人口气轻蔑道:“先不说你能不能成为仙人,据我所知,哪怕是得道成仙之后,也不能打破生老病死的规律,这是天地间亘古不变的真理。如果你想让他们重现于世的话,不如下去求求阎王判官,也许他们能答应你这个要求。”

    三胖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以防双方发生冲突,他赶紧打圆场道:“我说公子你今天怎么了,这还没怎么喝,你咋就是醉了呢!人家兄弟来这也算是客人,咱们作为东道主,也应该尽下地主之谊吧?来,掌柜的,上酒!”

    就这样,四人喝了一场谁也不说话的闷酒,中间好几次孙长空都快忍不住发作了,但一想到后面所牵扯的利害,便又强压了下来。酒过三巡之后,孙长空起身向三人道别,说是要去外面方便一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大氅神秘人突然也站了起来,阴阳怪气道:“等等,我也去!”

    像孙长空他们这样的江湖儿女,早就过惯了风餐野宿的生活,像这种坐在房子里面喝酒的机会属实不多,所以方便的时候也相当随性,只要不是当着众人的面,哪里都可以是茅厕。

    随着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洒过,孙长空觉得整个人都似乎轻盈了起来。看着头顶前方明朗的月亮,他有种置身于家乡的感觉。

    “孙长空,你还要伪装到什么时候?”

    当听到“孙长空”三个字的时候,他本人以为那是自己的幻觉。可是当他见到不远处那双闪着光辉的眼眸盯着自己的时候,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呵呵,你是不是糊涂了。我叫孙小空,不叫孙长空。孙长空是你们的朋友,而我不是。”

    大氅神秘人一步步朝他走来,不知怎的,现在他的身上竟萦绕着一股可怕的气息,令孙长空不得不随着向后退却。可从林后面是一座石山,走到那里的时候,他便没有了退路。这时,孙长空借着月亮发现,那个身着大氅的男子已经将头上的帽子摘去,一个雪白的面也赫然呈现在他的面前,在寒光之中,露出淡淡的笑容。

    “孙长空,好久不见,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孙长空看着面前这个让他一时间叫不出名字的年轻人,终于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直到这时,他才伸出手指,指着对方低声地吼道:“你……你是那只妖兽!”

    对于这个称呼,兴浪兽显然不太满意,但现在的孙长空已经沦落成这副模样,他也不想再去追究,于是道:“呵呵,算你还有点记性。”

    看着对方脸上的得意状,孙长空不禁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孙长空的?现在的我明明已经和原来大不一前,连与我朝夕相处的三胖都没有认出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兴浪兽神秘地笑了下,指着自己的额头道:“你忘了,一年前你来烛赠把那柄邪兵刺入到了我的眉心,身上沾到了我兴浪一脉的精血。我说过,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可以凭精轿留在你身上的烙印而感应到你的存在。现在我可以确定,仙苑之中那个孙长空是假的了,因为我没有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你的气息。话说,之前你究竟发生了什么?”

    孙长空叹了口气,于是便将进入竹海之中的遭遇向兴浪兽讲述了一番。当听到“遮天皇”三个字的时候,兴浪兽的面色明显难看了许多,这也许是他出世以来心情最为复杂的一次了吧!“居然是他,这我还真没有想到。不过,一代皇者怎么会被囚禁在苍北仙苑之中,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孙长空点了点头,失意道:“可能是我原来的坏事做了太多,所以得到了报应吧!直到现在,我都无法想象自己会以这种身份存活下来。”

    “这么说来,现在的你其实还在自己身体之中?”

    孙长空颔首道:“那位老伯伯是这么说的。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估计应该不会错。”|

    兴浪兽再次道:“那你从重生到现在过了多少天了?”

    孙长空挠着头皮想了一会儿,然后才拍腿道:“哎呀,今天好像是第五天了。过了今晚,我就只剩下两天时间了。两天一过,我这缕执念便会烟消云散。”

    兴浪兽面色极为凝重,伸手拍了下孙长空的肩膀道:“现在你这样,我也爱莫能助。那位遮天皇来头极大,不是我们这些凡俗子可以应付得了的。说话和你说,就算是那位陈家老祖来了,也只只能向他俯首称臣。”

    孙长空的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随即惊愕道:“什么?他有这么厉害吗?”

    兴浪兽点头道:“那是当然。你还记得那天在遮天幕之中看到的那头与我事是上古凶兽的吞天了吗?那位遮天皇就是他的大哥!”

    一个接一个的惊天秘密让孙长空有些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在做梦,稍事缓和他才终于道:“这,这怎么可能?遮天皇是人,吞天是一只凶兽,他们两个怎么可能是兄弟?”

    “说起这个,那还要从他们的父亲九天王身上说起了。”

    接下来,兴浪兽为孙长空讲述了一段不为人知的惊天往事。

    遮天皇的父亲九天王,是天界上一任天斗神的一员,拥有至高无上的神力,以及一宗之下,万仙之上的神威。神民一度认为九天王将是仙宗的接班人,平日里对他尊敬有加。可是,当时的九天王年轻气盛,无所畏惧,竟然与凶兽世界当中,吞天一脉的噬天女产生了感情。当时,天界的仙宗明令禁止界内人与外界交流,更不用说是谈情说爱的事情,那几乎是要命的行为。可噬天女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九天王知道事情总会有一天败露,便下定决心,铤而走险,趁着仙宗外出游玩的机会,背着吞天一脉的高层,带着噬天女一起远走高飞。

    可是,这两位年轻人,实在太小看了仙宗的神通广大,后者几乎没费什么力气,便将他们堵到了路上。九天王虽然自恃甚高,但他也清楚自己与仙宗之间的鸿沟差距,凭他与噬天女的力量,绝不是他老人家的对手。为了自己还为出世的孩儿,九天王选择牺牲自己,央求对方放了噬天女和孩子,自己愿意将罪过一并承担。而看着自己曾经甚是器重的得力干将跪在面前,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要化了。就这样,仙宗带着九天王回到了天界,而噬天女则带着肚子里的胎儿返回了吞天一脉。

    不久之后,天界之中传来了九天王被处决的噩耗。噬天女悲痛欲绝,大师的负面情绪影响了腹中胎儿的正常发育。等到孩子出的时候,众人才发现双胞胎之中的其中一个已经断气,活下来的那个就是现在的遮天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