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章 识破
    ,!

    孙长空,他就是孙长空啊!既然他在这里的话,那在传薪大会上技压群雄的又是哪一位呢?

    “难道是那个遮天皇?可是,他为什么要冒用我的名字参加比赛呢?”

    头脑之中无数的疑问飞闪而过,由于过度的思考,以至于让他忘记了旁边还有别人。

    “小空兄弟,你没事吧?”

    被郭一真这么一提醒,孙长空不由得混身一颤,这才缓过神来。

    “没……没事,只是听到那人名字的时候,我也觉得有点太过巧合了。”

    郭一真爽朗地笑了下,回道:“你看,我就说是吧!话说,你不认识那个叫孙长空的人吗?”

    孙长空转了下眼珠,然后道:“不认识,真的不认识。不过,也许曾经我们有过一面之缘也说不定。话说,这人到底厉害在哪里,居然可以让哥哥这般追捧!”

    郭一真眼睛中放着光,如痴如醉道:“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可以拥有那种王者气度以及压倒性的实力。他所面对的对手,同样也是苍北仙苑首屈一指的核心弟子,屠昊阳。”

    “哦?是那个杀手联盟的少主子么,这还真是有点冤家路窄了啊!”

    郭一真面色一变,不由道:“怎么,兄弟还和屠家有瓜葛,看不出来啊!”

    孙长空勉强地笑了下,随即道:“瓜葛算不上,只是曾经和他们家的人打过交道。听哥哥刚才的意思,屠昊阳的爹也来了?”

    “没错!就是那个杀手联盟的盟主,让人闻风丧胆的一屠百户,屠有道。据说那个老家伙有无限接近仙人的修为,即便是仙苑掌门方惜时拿他也没有办法。”

    孙长空点点头道:“都说杀手联盟藏龙臣虎,高手无数,要想统领这些棘手分子,没有点真材实学怎么可能。不过,那个孙长空怎么会和屠有道发生冲突呢?”

    于是乎,郭一真又将那场比试的经过大概复述了一遍,这下孙长空的脸色完全黯淡下来,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位遮天皇的实力居然如此恐怖,就连那个屠有道都奈何不了他。如此一来,他该如何夺回自己的肉身,唤醒体内真正的灵魂呢?

    “小空兄弟,我看你从刚才开始就闷闷不乐,是不是酒喝得不够尽兴啊!没事,哥哥钱有的是,来啊!再来一坛上好的女儿红!”

    孙长空不说话,只是附和着笑了下,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喝着闷酒。那个郭一真看到孙长空的变化,也不愿再搭理他,只是和自己的同伴们喝起酒来,再也不去管他。

    “你这一身伤,喝酒不太好吧!”

    “哎,没事没事,那次和孙长空的决战,我的伤比现在还要厉害,当天晚上不是照样喝吗?废话少说,你是不是想赖账!”

    孙长空不经意地朝门口处瞟了一眼,随即赶紧转过身来,低着头不敢再去看。而这个时候,三个男子气势冲冲地走了进来,竟是三胖,高渐飞,还有一个身披大氅的神秘人。

    虽说他早就猜到了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可真正面地他们的时候,孙长空自己又觉得无脸见人。更何况,自从登高城被毁之后,三胖性情大变,现在的他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是不是还和原来那个天真无邪的胖子一样,他都无法得知。而现在他的身份特殊,万一惊动了不该惊动的人,不但自己会有危险,就连他们也要被牵扯进来,实在让人不忍心。想到这里,孙长空放弃了前去相认的念头,只能希望三胖和高渐飞不要发现自己。

    说来也是巧,这三人走进来别的地方都不去,非得在郭一真他们所在的位置周围寻找桌子。可现在大堂之上已经坐满了,无奈之下,三胖叫掌柜的在角落处临时又加了一张桌子,三人这才坐了下来。现在,三胖和孙长空几乎是背贴着背坐着,他还不忘回头朝这边桌上的人赔了个不是:“见谅,见谅!”

    郭一真不由得一愣,他发现眼前的这个胖子似乎和昨日见到的那位传薪者萧生财身形相仿,模样也有些类似。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郭一真对孙长空说道:“嘿,你看,这个是不是你的那个朋友,萧生财。”

    孙长空这边连头都不敢回了,只是用酒杯抵着下巴道:“呵呵,怎么会,如果是他的话,我早就上前打招呼了。”

    郭一真一想也对,也不再说话。谁知那边的高渐飞突然道:“三胖,今天兄弟我没有给你丢人吧?”

    这一句话虽然听着简单,可是却让孙长空差点被吓到桌子底下去。高渐飞啊高渐飞,你什么时候说话不好,非得这种时候说,而且是在他刚刚否认过之后,对他而言简直**裸地打脸。就在郭一真狐疑地看向那边桌子的时候,孙长空率先起身,端着酒杯来到三胖等人的面前道:“请问三位是传薪大会的参赛者吗?”

    三胖上下打量了下这位“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不由得说道:“阁下是?”

    孙长空重生之后,虽然还保有之前的记忆,可是模样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别说是三胖和高渐飞,就连他的亲爹亲娘也认不出他来。当然,刚刚因为紧张他都把这件事情给忘了,直到方才才想起来,所以有了之后的举动。

    “哦,你可能不认识我,可我认识孙长空。”

    “孙长空?”

    这回,说话的是那个从上到下被蒙在大氅之中的神秘人。显然,他对于孙长空的话语表示惊讶,不守稍后便恢复了正常。

    孙长空看了一限那个奇怪的人,继续说道:“我来这里本想上山观看传薪大会的,却不曾想中途被事情耽搁了,直到今天晚上才到达这里,说来还真有些遗憾了。”

    三胖看着面前这位“陌生人”,仔细回想着头脑之中的片段。可是他与孙长空从小长到大,那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莫逆之交。他怎么不知道对方有这么位朋友,真是怪了。可既然人家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不给人家面子,于是咧嘴笑道:“哦?真的这么巧合吗?正好,我和孙长空也是多年的好朋友,要不兄弟坐下来,陪我们一起喝两盅?”

    孙长空回头看看郭一真,后者并没有听清他们的话语,只是看着他们有来有回说着,似乎很是和谐。

    “你去吧!没事!”

    这样一来,孙长空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地坐到三胖他们所在地桌子边上,一人一边,刚刚好。

    沉寂了许久,最后还是三胖先开口说道:“呵呵,这位兄弟从哪来啊?”

    孙长空想了一下然后道:“呵呵,一个小地方而已。”

    这时,大氅神秘人接着道:“小地方也应该有名字的吧!”

    孙长空瞥了一眼那人,而后强颜欢笑道:“当然有名字,我家就在锦锂堡。”

    此话一出,大氅神秘人突然古怪地笑了起来。在孙长空看来,这就是对他的侮辱。不过三胖和高渐飞在身边,想来这位也应该是熟识,也就没有发作,只是冷冷地问道:“这位兄台,你刚才笑什么?”

    大氅神秘人道:“没什么。只是我恰好知道这个地方,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那应该是个靠打渔为生的渔村吧?”

    “是又如何,渔村很好笑吗?”孙长空不依不饶道。

    “呵呵,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嘲笑你。只是因为打渔的渔民,常年受海风侵蚀,身体黝烟,面黄肌瘦,我还没见过长得如此水灵的渔夫呢。”

    孙长空意识到自己的描述有瑕疵,于是赶紧补充道:“哦,是这样啊!其实,我的父辈是以打渔为生的,可到我了这一代就推崇以学兴邦了。所以我没有像他们那样出海捕鱼,而是去到了一个学堂之中当了教书先生。”

    “哦?这就难怪了,我说怎么看兄台长得如此文静,原来是位先生啊!没想到咱们几个粗人还能有幸和教书先生一起同桌啊!来,我高渐飞敬你一酒。”

    高渐飞的行事作风就是直来直往,快意恩仇。话刚说完,手中的酒已经被她一饮而尽,好不痛快。

    孙长空这边也甘示弱,立即跟上。三胖笑着给二人斟上酒,继续道:“不知这位先生和孙长空是什么关系啊!我怎么从未听说过您的大名。”

    话锋突转,三人一同看向孙长空的方向,后者有酒壮胆,也不害怕穿帮,于是道:“说起来,我和他还是远房亲戚哩。他爹的二叔的媳妇的妯娌,和我妈的妹妹,的丈夫的兄弟的丈人,是亲表兄妹。怎么样,关系是不是很近啊!”

    不得不说,这种时候,孙长空将自己的小聪明发挥得淋漓尽致,两串称呼说下来,三胖和高渐飞已经表示投降,可大氅神秘人却道:“这么说,你还是他的表叔喽?”

    孙长空连想都没想,惭愧道:“不敢不敢,都是同龄人,不分什么辈分。”

    “当然不用,因为据你刚说所说的关系,你们两个本来就是同辈人。我说,你不会是连这个都不清楚吧?”

    孙长空身体一震,随即看向那件大氅之中,一双猩红的眼睛让他有种不寒而栗的错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