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九章 孙长空
    ,!

    旅店之中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一阵阵刺耳的喧哗声不时传入到孙长空的耳朵之中,使得孙长空格外头疼。

    他本以为传薪大会已经结束了,可没曾想自己回来刚巧赶上。只可惜现在的他身份特殊,毕竟仙苑之中有一个盗用自己躯壳的可怕高人,如果这个时候贸然露面的话,肯定会被赶尽杀绝。为了大局考虑,他决定将所有的事情放到明日上山这后再和掌门方惜时一一说明。

    身披毛毡的鲛人此刻已经昏昏欲睡,这倒要符合水中生物的作息时间。不过对于许多人类而言,现在才是一天的开始。各大酒庄纷纷开始揽客,一些烟花场所也不甘示弱,尽力地卖弄着风姿,期望得到客官的青睐。

    苍北仙苑虽然是修行之地,可这里的旅店却不是。现在,这里就像一处人间天堂一样,处处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氛。

    “来喝!”

    一张方桌跟前,刚从会场中回来的几名修行者坐在旅店之中,开怀畅饮。因为没有伙计,宋霆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一只手恨不得分成五只来用。

    “家里的,快点备菜啊!客人都等着急了。”

    宋震霆一边忙活招呼着前来的客人,一边催促着厨房之中庄如玉和碧绦公子。现在的碧绦公子已经再也没有昔日的风采,满身的油渍,冲鼻的葱花香,从下千到现在,他脸上的汗就没有停过。可大堂上的催促一时也没有消停。才刚端起菜肴被他用力摔在了桌子之上,只见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杀气腾腾道:“老子不干了!你还是杀了我吧!”

    庄如玉正在边上洗着青菜,见到碧绦公子殆工的情况,立即走了上去,指着对方的鼻子破口大骂道:“喂,大少爷,不是我留你的好吗?既然你选择和我待在这里,那就得吃这份儿苦。我们这里可不养没用的人。”

    怎么说碧绦公子也是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这么一通数落,心情自然不会太痛快。但现在的他似乎已经将从前的那份锐气打磨干净了,稍事缓和他居然道:“好了,你别生气,我就是有点闹心而已。还有两个宫保鸡丁是吧,我现在就做。”

    说完,碧绦公子将锅子涮洗干净,依次放入食材,炉中的火光照得他脸色通红。庄如玉站在身后望着他,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欣慰的神情。

    “辛苦你了。”

    确定鲛人真的睡去了之后,孙长空小心地从打开房门,看看外面的情况。不知怎的,刚一见到大堂之上座无虚席的景象,他的血液就好像燃烧起来了一样,分外兴奋。

    “也好,既然自己去不了,干脆问问他们传薪大会的战况吧!”

    孙长空走下楼梯,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在靠近角落的位置中发现了几个合适的人员。稍微清了下嗓子,孙长空微笑着朝那几人走了过去,上来便作揖道:“几位兄台可是前来观赏传薪大会的?”

    中间那个身着白衣素裳的年轻男子古怪地打量了他几下,而后才皱眉道:“你认识我?”

    被对方这么一问,孙长空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尴尬地笑道:“哈哈,不认识。只是我您长得一表人才,器宇轩昂,是个值得尊敬的人。在下今天来晚了,没能赶上传薪大会,所以想来询问一下今日的比赛情况。”

    孙长空的那张嘴可真是伶牙俐齿,原本充满敌意的白衣男子此刻竟然喜笑颜开,被孙长空的几句夸赞捧得已经找不到北,伸手招呼道:“来!哥哥我也是个粗人,刚才如有得罪,请别见怪。”

    说着,那人真的让出了一个位置来,又教同桌的伙伴搬来了一张椅子,专门让孙长空来坐。“掌柜的,这边再添个杯子,一双筷子。”

    不时,庄如玉满面笑容地快步走来,手中拿着应需的餐具。可当他看到桌边孙长空的时候,他的脸上竟浮现出几分厌恶的表情来。

    “呦,这不是下午来的那位客官吗?早早地进屋却不睡觉,跑到这里来混吃混喝了?”

    不等孙长空辩驳,那边的白衣男子伸手拍了下桌子,桌子的四只脚硬是刺入了地面之中一寸有余,孙长空见此心道:“还有两下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位兄台是我的朋友,岂是容你出言侮辱的?快,向他道歉!”

    庄如玉虽然性情火爆,但前不久才经历了生死劫难的他,此刻已经不想多生事端,秉着以和为贵的原则,他只得欠身道:“对不住了客官,刚才是我说话唐突了。”

    这边,孙长空的脸色还没有缓过来,毕竟当着这么多的人遭遇辱骂,这还是他第一次碰见。这要是换作从前脾气的话,也许这庄如玉已经被他碎尸万段了。而现在,他也只能应和道:“无妨,我知道老板娘是无心的,谁让我天生就长了一张穷鬼的脸呢!”

    确实,自打成为这具莲藕化身之后,他的身上已经不曾拥有过一个钢板。一路上都是三婶拿出自己省吃俭用的盘缠来供四人吃住。到了这里,钱袋已经见底,他就连晚饭都没有吃饱。就在刚才他还想着,如果见到三胖的话,一定要好好宰他一顿。不过现在看来,有人愿意当这个冤大头了。

    于是乎,孙长空与一桌四人吃起酒来,摧杯换盏,好不熟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相交年的故友呢。

    “对了,还没有请教尊姓大名。”白衣男忽然道。

    孙长空一想,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稍一思考这才道:“小弟孙小空。”

    白衣男子愣了一下,不由道:“这名字,倒是挺俏皮的,在下郭一真。”

    孙长空抱拳道:“原来是一真兄,真是失敬失敬。出门在外,还让哥哥破费,真是惭愧啊!”

    “哎,哪的话。都是江湖儿女,分什么你我,高兴嘛,我这不交了你这个好朋友嘛!”

    孙长空憨厚地笑了下,继续道:“一真兄,不知道今天的传薪大会如何,我倒是相当好奇啊!”

    说到这晨,那个叫郭一真的男子来了精神,放下手中的酒杯,面色兴奋道:“不是我说,今天你没到场,那可真是遗憾啊!我敢保证,明天的决赛也未必有今天的对决精彩。”

    孙长空好奇道:“哦?不知前两日出场的都有谁啊?”

    郭一真将自己能记住的那几个人都一一说了一遍,孙长空身为苍北仙苑的一员,不说土生土长,那也是在那里从小长到大的,如果连这些人都不知道,那他也就白活了。而当听到三胖名字的时候,孙长空不禁惊诧道:“什么?萧生财也参加了传薪大会?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个胖子?”

    郭一真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才约莫道:“好像是,不过那家伙的身手可一点都不像是个胖子。至少,我是和他比不了的。”

    三胖是什么底子,孙长空是再清楚不过了。刚才他已经风识到了郭一真的身手,如果说三胖还要强一些的话,那他的修为应该已经接近了天人境界,就算到不了但也相差不远了。这与他胶袋之中的信息完全不符。莫非,三胖也被人夺走了肉shen?

    想到这里,孙长空的心中立即升起一股沁人的寒意,他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郭一真似乎看出了孙长空的心思,于是道:“怎么,小空兄弟认识这个叫萧生财的胖子吗?”

    孙长空勉强地笑了下,回道:“可以算是认识吧!以前有过几面之缘。”

    郭一真高兴道:“既然这样那就太好了。昨天我在看台之上,发现此人的招式风格与我很像,能够你能为我向他引见一下的话,说不定还能成为朋友。”

    孙长空端起桌上的酒杯,轻呷一口,接着道:“好!有机会我一定帮你!”

    再然后,郭一真将沈万秋与莫非烟的巅峰对决,以及方柔与周书颖的“一姐”之争尽量详细地叙述了一番。孙长空听得变颜变色,但情绪倒是相当稳定,一直都是笑容相盈。

    “呵呵,照兄台所说,那沈万秋和莫非烟,就是这一次的夺冠热门了?”

    孙长空此话一出,郭一真整个人都僵住了,他的头脑之中好像有什么闪过一样,突然间,他神情激动道:“我忘了告诉你,还有一个人的实力非比寻常,不但将比赛选手成功击倒,还将那人的父亲一并击退,实力之强,绝不在沈莫二人之下。”

    孙长空来了兴致,不由问道:“哦?苍北仙苑之中还有这样的人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郭一真坏笑了几声,继续道:“不是当哥哥的看不起你,作为这片大陆之上历史最为悠久的远古门派苍北仙苑,它的浓厚底蕴岂是你我能够一眼看清的?况且,苍北仙苑人数众多,出几个不世的天才栋梁不也挺正常的吗?哦对了,我刚想起来。我说你的名字听起来怎么那么熟悉,我刚才说的这个人和你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

    “他叫什么?”孙长空夹了口菜,用力咀嚼着。

    “孙长空。”

    这下,孙长空再也嚼不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