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八章 竞相逐芳
    ,!

    方柔奇迹般地挺了过来,这种让人几乎想象不到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在听到对方那道银铃似的清澈嗓音之后,周书颖苦笑了着摇了摇头,随即仰头朝地上倒了下去。

    “这一局,方柔胜!”

    随即一声尖锐的哨声,第二天的传薪大会总算落下了帷幕。医护人员匆匆将周书颖从台上架了下来,然后迅速送到专门的地步,对其进行精心的治疗与照料。而那些观众在比赛的哨声沙弥的一刹那间,就好像丢了魂一样,整个人都变得无精打采,恨不得马上就爬到自己的床上好好睡了一觉。不过,这个时候另一波开始忙碌起来。

    “我选方柔!”

    “我选周书颖。”

    “你们谁也别和我抢,作为只收女弟子的秋水派,除了飘渺云巅之外就没有更合适的去处了。”

    众多传薪者互相争论,就像大早上的麻雀一般,吵得人心神难安。六七枝柳条枝一同飞入场地之中,任比赛者挑选。可在来这之前,方惜时并没有告诉方柔传薪大会受薪的事项,只简单地叮嘱了一句“全力以赴”就再无其它了。面对眼前那一根根嫩绿的柳条枝,向来不擅长挑选的她不禁犯起难来。这时,方惜时似乎意识到了其中的隐情,于是闪身来到方柔的身边,微笑道:“女儿,恭喜你赢得了比赛,我为你感到骄傲。”

    面对方惜时的一通夸赞,方柔欣然道:“嗯,谢谢爹。没想到,仙苑之中还有这么好玩的地方啊!以后我要经常来。”

    方惜时尴尬地笑了下,暗中道:“女儿,这个恐怕满足不了你了。”

    想到这里,方惜时再次看向那几根柳条枝,只见这些柳条虽然形状相似,但颜色却稍有不同。苍北仙苑下发的“薪”条,大多都是以绿色为主,这是最为普通,也是最为常见的一种,一般都是一些相对而言弱小的门派代表才会拥有的。拜入他们的门下,虽不能保护飞黄腾达,但至少可以衣食无忧。稍微变通一些,懂得为人处事之道的,就算在门派里面当个道人真人什么的也不在话下,可以说是风险最小,但机会也最少的一种选择。

    再然后就是黄色的薪条,确切来说是金黄色。能够被授予黄金薪条的人,大多来自于这片大陆之上可以独霸一方的豪门强绅,人数大多在一千到二千之间,其中知命境修行者一到两人,天人境修行者数不胜数。这些势力比起刚才的普通门派要强上许多,但大多数都是近些年刚刚崛起的新兴派别,底蕴稍显不足。可能今天还可以横行霸道,无法无天,转个天来就被不知名的势力吞并取代了。如果受薪者进入到这样的门派之中,虽然机遇多多,但要面临的威胁也是相当不少。或许哪一天门派得到了一个比你更加值得培养的人才的时候,你就被搁置在一旁,再也无人过问了。

    就在这七根柳条枝之中,除了四根翠绿色薪条还有两根黄金薪条之外,有一根被诡异红色包裹着的枝条分外显眼,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与众不同。

    作为初升大陆之上是最最顶尖的存在,红色薪条无论是从稀有程度还是意义之上来看,都要远超前两者。事实上,整个大会之上派发下去的红色薪条都不到十根。按照每人两根的数量来计算,也就是说只有五个人有资格拥有它。这在将近百名的传薪者之中,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太难得一见了。

    红色薪条除了颜色与其它两种不同之外,还享有他人羡慕不来的特权,那就是受薪者的优先选择。一旦红色薪条出现,那么被选召的受薪者必须从红色薪条之中考虑,其余的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事实上,这样“不公平”的规则已经沿用了上千年,一些来自于势力较小的门派,自然不会愿意这样的受薪方式。可仔细想想,凭实力说话难道不是最为公平的了吗?如果里面参杂了金钱交易,人情买卖,那样的规则才会显得不公。于是乎,大多数人接受了这种规则,所以他们也只能选择那些超强门派“吃完”剩下的了。

    那唯一一根的红色薪条不是来自别人,正是源于飘渺云巅的亲任掌门飞仙子。不过,他这一根薪条不是给方柔,而是给周书颖的。毕竟,方柔已经作过飘渺云巅的精英弟子,如果这次再选了去未免太乏味了些。而且,在刚刚的对决之中,他发现周书颖的身上有着一些与她十分相似的特征。飞仙子看见她,就好像见到了数百年前,仍处在豆蔻年华的自己一样,心中顿时升起万般感慨。单凭这一点,这个周书颖她也要定了。

    不过,作为旁观者,飞仙子的高徒柳如音,她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师父居会和选择一个败者。以飞仙子的脾气,要么不要,要么就要做最好,模棱两可的事情她绝不会做。可看到自己师父眼中闪出的坚毅目光,柳如音不得不重新审视一番自己的这位好恩师了。

    “如音,你看让这个周书颖作你的师妹怎么样?”飞仙子长得意地笑道。

    柳如音赶紧回道:“一切师父高兴就好,弟子听您的。”

    忽然间,飞仙子诡异地冷笑了两声,接着道:“你就不怕这位周师妹入门之后,抢了你的风头,由此心生妒火吗?”

    柳如音连忙道:“不敢。如果这位周性妹妹能得到师父赏识的话,弟子为她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妒嫉她呢?师父您想多了。”

    这下,飞仙子才终于点了点头,由衷地笑道:“如音,你的心地还是那么善良,就像你刚刚入门的时候一个样。可你要知道江湖险恶,不能对谁都掏心掏肺。你也别嫌唠叨,师父是怕你吃亏上当,被哪个野男人骗了,那就……”

    说到这里,飞仙子意识到自己身份有别,不能什么话都讲,所以就此停住了。而柳如音则继续道:“师父的心思,弟子全都明白。我会注意的!”

    飞仙子看了看四周的观众,而后低声对着柳如音道:“你对那个姓孙的小子还有没有感觉?”

    柳如音的脸色瞬间红得像火烧过一样,不由得羞涩道:“师父,你,你怎么这样讲!”

    听得出柳如音的语气之中略带埋怨,飞仙子则一笑代过,就当自己什么也没有说过。

    这么看起来,周书颖似乎有着落了,可作为方柔的胜利者却还迟迟没有定下。毕竟,剩下的六根薪条的拥有者,无论是从实力还是从底蕴上来看,都要差强人意。如果让方柔进入到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都无异于明珠暗投,自毁前程。保险起见,方惜时建议这一轮弃选,等到下场比试的时候再寻他处。

    会场的观众渐渐散去,唯独只剩下方氏父女二人留在擂台之上,迟迟不肯离去。确切来讲,不想走的并不是方柔,而是方惜时。

    不知怎的,今晚方惜时的话格外得多,多得有些离谱。他在一个时辰之中讲了好几年都说不完的话,似乎要将这辈子剩下的所有话都一口气吐出来。

    “柔儿,你还记得你五岁那年吗?你娘亲才去世不久,你背着我去后山找你娘的坟,结果半路走丢了。那夜让我一通好找,我都快被你急哭了。”

    与方惜时兴奋的神情不同,方柔的面色十分平静,因为对方所说对于她而言全都是陌生的。直到现在,“方柔”这个人物的设定,也全是方惜时一并传达给她的。她本可以不按对方所说的办,可不知怎的,每当他试图反抗的时候,心底之中那一分最原本的善念让他放弃了那个念头。

    与其浑浑噩噩地活着,不如给方惜时作一个懂事听话的好闰女,甚至最近这几天他已经有些喜欢上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份了。

    “柔儿,我知道你的魂魄不全,记忆全无。可当爹的我就是不想放弃,我总在想,或许哪一天,你丢掉的那缕残魂就会自动回到你自个的体内。到时,你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忽然,方柔一把捧过方惜时的双手,模样乖巧道:“不用不用,只您就够了。我丢掉的记忆,就由您一点点给我讲吧!”

    方惜时望着自己这个仿佛突然长大的女儿,嘴巴长了好几下,硬是只字未露。他的目光在闪::烁,身体在哆嗦,在晚风之中,这位年逾二百的老人一下子便老了好几百岁。

    “柔儿,有句话我说可能不太合适,但爹不能陪你一辈子啊!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你自己独立去面对。”

    “独立?就我自己,没有别人吗?”

    方惜时又一愣,但这才很快便恢复道:“也不一定吧!如果你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归属,我想在困难来临的时候,他会愿意和你一起面对的吧!”

    方柔忽闪了下明亮的大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之下,他的眼睛就像一个会说话的精灵一样,充满了活力。

    “爹,您说得不会是那个姓孙的吧?”

    这下,方惜时直接语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