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七章 以心之剑
    ,!

    自打方惜时进入苍北仙苑的第一天起,他的人生便与别人的产生了分歧。他的学习能力异于常人,而且过目不忘,进入仙苑的第二年他已经将别人上百年都看不完的书籍背得滚瓜烂熟。在那之后,这位新生得到了当时的掌门——逍遥子的器重,直接将他纳入到自己的门前,并进行一对一的特训辅导,修为一日千里,成了当时初升大陆之上的传奇。可就在他三十岁的那年,一场变故让他几乎一落千丈,原本已经接近改命境的修为一下子便衰落到了轮回境,成了和旁人没有多大区别的“优秀”弟子。就在众多长老师父,道人真人将他放弃的时候,逍遥子仍然顶住了压力,为其灌输了自己的本命灵气,随后便迷一样的失踪了。再那之后,方惜时成为了知命境的修行者,并在众人的拥护之下接替了掌门一职。这便是方惜时平淡却又刺激的一生。

    直到今年,方惜时已经二百三十四罗,如果按照门派以往传统的话,现在的他要不是已经退位让贤,要不是就已经身遭横祸。逍遥子是个例外,而他是否能够幸免呢?

    在方柔压倒性的优势之下,周书颖仍然不肯放弃。他听说,今天自己的师父于小青也会到场,为了让这位阔别已久的授业恩师看到自己多年的修行成果,这一战就算是败,她也要将自己的潜力发挥殆尽。

    趁着众人将视线集中在方柔身上的时候,周书颖伸手擦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随手将一颗不起眼的丹药放入了口中。随即,源源不断的澎湃灵气涌入到枯竭的四肢百骸之中,只是一个简单细胞都仿佛重生了一般,迸发出朝阳似的活力。

    受药催化之后的周书颖,实力大幅增加,由于体内经脉之中的灵气过量堆积,以至于她全身的皮肤之上都浮现出若干的青色纹路。那是他的血管与脉络。一旦灵气从内冲破体外,周书颖便会木木爆体而亡,死无全尸。

    “方柔,我不会输的!输的只会是你!”

    现在的周书颖对方柔的感情已经不能用一个简单的“恨”字来表达。就是因为对方的存在,自己才会一直活在他人的光芒之下,迟迟没有崭露头角的机会。现在好了,时机到了,她要在众人的面前钭这位天之娇女亲手击败,让大家看看谁才是仙苑第一女。

    周书颖声如奔雷,势更如九天神雷一样,骇人心脾。

    飞身一闪,周书颖已经来到了方柔的面前。此刻他已不再是那个温柔可人的小姑娘,而是一个混身戾气的混世女魔头。现在她所有的招式都已简化到了极致,所有行为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杀敌。

    她已经把方柔看作了自己的杀父仇人,如果不能抱着一颗必死的决心,凭她的力量绝无法将之击倒。所以他抬手的第一招就抓住了对方的衣襟,而后像摔麻袋一样将对方用力扔向坚实的地面。

    “砰!”

    巨大的撞击使得整个擂台都不禁为之战栗,这一撞仿佛没有撞在方柔的身上,而是撞在了现场所有人的心头之中,让人万分揪心。

    “方柔她怎么样?”

    这是三胖的想法,也是其它人的念头。因为担心而握起拳头的方惜时,目中吐火地看着台上的情形,旁边的于小青却是一脸淡定道:“晴霜的女儿,应该没有那么若不经风吧?”

    方惜时面色一红,吱唔道:“那……那是自然。”

    于小青继续道:“我无儿无女,在我眼中,书颖就是我的女儿。”

    方惜时道:“我这个我知道。否则,你就不会将自己的傍身绝技毫无保留地传给她。”

    于小青又道:“既然这样,方柔是你的女儿,周书颖是我的女儿,你看我们二人的女儿,哪个技高一筹呢?”

    方惜时摇头道:“不管哪个赢下比赛,都会有一方为之难过的。”

    于小青接着道:“可也会有人为之高兴吧!”

    方惜时苦笑道:“对于我而言,无论谁赢谁负,我都会为那个落败者感到惋惜。这可能就是作为掌门我的悲哀吧!”

    倒地之后的方柔并没有因此昏迷,甚至连迟钝都没有,便从地上翻身站起,继续迎战周书颖。可现如今周书颖势头正盛,出招之时如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一丝一毫地拖泥带水,竟让方柔无机可趁。甚至,在第三十招之后,她还抓住了对方的一个失误,扫腿绊倒了她,跑上前去就是一通猛攻。方柔躺在地上,没有机会站起身来,只得架起双臂勉强支撑。这样近乎于井市无赖的打斗技巧,居然会出现在这样的名门大派之中,实属少见。

    “还手啊!你怎么不还手了?刚才你不是挺嚣张的吗?现在我就骑在你的身上,看你怎么……”

    就在周书颖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抡起的拳头突然慢了一拍。这一拍虽然十分不起眼,但在这种对决之中简直是生与死的区别。趁此机会方柔提腿一脚将对方踢开,自己则翻身站了起来。

    “呵呵,师姐,你的拳头似乎没有刚才那么凌厉了。要不要再咆一颗药。”

    被方柔这么一说,周书颖的整个俏脸都为之一红,稍一停顿这才辩解道:“你……你少含血喷人。”

    方柔笑了一下,继续道:“好好好,就算我冤枉了你。不过你的样子似乎有点不对劲啊!莫非,你是练功练岔了,走火入魔了?”

    被对方这么一说,周书颖不由得看向自己的双臂,当见到那一条条如同蛔虫一样,突起的经脉的时候,他的整个人都变得颤抖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方柔接着道:“这就得问你自己了。按理说,我们苍北仙苑是名门正派,不会教弟子一些容易快速提升的邪术,给不会给服用增强功力的劲药。你变成这副样子,就只会由这两种情况造成,那你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周书颖轻斥了一声,大声厉呵道:“我怎么样不关你的事。方柔,你完了,马上我就要成为仙苑的第一女弟子。”

    方柔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张开双臂,淡然道:“呵呵,那好啊!我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把打得站不起来。”

    周书颖穷凶极恶道:“方柔,这是你逼我的。啊!”

    一声怒啸,几乎将天中的夜色全部冲淡,一道极光直拔云霄,仿佛一柄神剑一样,赫然伫立在周的上空。

    “有能耐接下我这一招!”

    看台之上,方惜时直接站了起来,惊声呵道:“这是心剑,千万不能力敌!”

    原来,那一道竖立在天地之间的剑影不是别的,正是周书颖集自身全部剑意,汇聚而成的至强一剑,心剑。

    心剑无形无势,却又是强大无比。被其击中的人,将会五肚俱焚,支离破碎,别说是性命,就连全尸都未必能留得下。可发动心剑的人同样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那就是碎心。

    因为心剑是由“心”而发,“心”不碎,剑不成。而作为人体之中重要的器官,心脏一旦破裂那也就预示着生命的终结。

    周书颖是在用生命在战斗!

    看着那一道乳白色的巨大剑影,遮天皇居然不由得叹了口浊气,略显悲怆道:“谁说女子不如男,为了胜利居然不惜自毁精元,仅从这一点上来看,你就是一位可敬的女子。如果真这么死了的话,还真有些可惜了。”

    突然间,那道心剑的光芒徒增了数十倍,巨大的光团使得在场所有人的眼前都变成了漆烟的一片,这是强光所致的短暂性失明。与此同时,距离最近的,也正是心剑的所有者周书颖已经双目淌血,面色惨白。不过,她的嘴边却挂着那一抹残酷的笑容。她知道,自己赢定了。

    沈万秋蓦然合眼,口中喃喃道:“输了。”

    嘲庸眯着眼睛,大声道:“什么?谁输了?”

    沈万秋不再说话,而由心剑所发出的强光也终于一点一点地消散,最后化作大片的雾气,萦绕在会场之中。

    再看中间的擂台之上,一道巨大的沟壑将赛场一分为二,哪怕是看台之上也未能幸免。多亏被心剑劈中的地方是用来供人通行的走廊,这才没有造成无谓的伤亡。不过想要在短时间内修缮完毕似乎也不可能了。

    “方柔人呢?”

    当众人将目光再次投向擂台之上的时候,那里除了一个满脸是血的周书颖之外,便再无二者。这时,看台之上不时发出几声惊愕之声,个别的甚至捂着嘴巴,泪眼婆娑,似乎已经预见到了一些不愿意看到的场景。就在这个时候,作为掌门的方惜时展现出超乎常人的冷静与洞察力。也就在他的焦点再次锁定的那一刻起,他的脸上终于再次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我就知道,我方惜时的女儿不会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周书颖似乎听到了方惜时的吼声,不禁心中一寒。由于视觉暂时失灵,他只得依靠两只耳朵来辩论方柔的位置。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沉重的手掌霍然落在他的肩上。

    “是我赢了,师姐!”方柔扯着嘴,艰难地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