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作茧自缚
    ,!

    一刹那究竟有多长?周书颖在见到那道紫色光霞的时候,这才意识到生命的短促与脆弱。他不知方柔这一招的厉害,但从光的速度以及势头来看绝对非比寻常。如果被它直接击中的话,莫要说是人的肉shen,就算是金石玉壁也要当场粉碎。

    “青鸾霞帔!”

    人在生死关头往往往爆发出比之寻常强大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能量,而现在他所施展的青鸾霞帔便是她的最强守招。

    一道绿光飞闪而过,只见周书颖的身上不知怎的,竟然披上一件真真正正的嫁衣。只是与一般红如丹火的颜色不同,他的这件霞帔竟是通体碧绿,与他难看的脸色配合起来,就像一只冤魂一样,兼容极为诡异。

    好在,这件绿色的嫁衣拥有无法想象的强大防御力,即便方柔的那一道剑气势在必得,但却仍然在以戳中衣物表面的时候砰然解体,化作星光无数。

    这时,看台之上的方惜时这才稍稍舒了口气。不过这时天水道人附到他的耳边,小声嘀咕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周书颖居然还会这一招,年来咱们师姐对他的关怀倒是无微不至啊!”

    说来也奇怪,天水道人此话一出,方惜时就好像吃了苦胆一样,脸色煞是铁青。这下,后者再也不敢说话,只得安稳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师姐对那件事情仍然了耿耿于怀,就连传授给周书颖的功法之中都还残留着当年的影子。于小青啊于小青,你什么时候才能走出那段阴影呢?”

    话说两端,成功接去方柔出奇一击的周书颖至今还无法从刚才的惊吓之中缓过神来。而这时,他却发现,面前的方柔竟然变了一个样子。

    “你……你好像长高了,是我看错了吗?”

    其实,不只是周书颖,就连台上的观众也顿感惊诧。就在刚刚那道紫芒闪过之后,方柔身上的衣裳就变成了歇斯底里的烟色,而五官也在这种情景之中显得尤为突出,线条明朗,就好像一名长相英俊的男子一样。

    似乎意识到了方柔的变化,台上的三胖不由得再次揪心起来,情况甚至还要比周书颖刚刚出招的时候还要甚之。他总觉,方柔和现在的孙长空,都变得那般陌生,就好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无论他如何努力,都看不出他们曾经的样子。

    “方柔,你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快点找回自己吧!”

    眼看着周书颖错愕的眼神,方柔反倒是冷冷地笑了下,随即阴阳怪气道:“怎么了师姐,你汪认识我了吗?我是方柔啊!你不是要成为仙苑第一女弟子吗?打倒我,你就是了。”

    方柔的变化虽然令周书颖着实不安,但面对对方的直接挑衅,自尊心极强的她自然会和他一决到底。想到这里,她伸手掸了两下身上的衣服,那件青鸾霞帔就像破玻璃一样哗啦一声散落一地,嗖地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刚才我看你用的是剑招,刚好,最近我也领悟出一套独有的剑式,就拿师妹试试招喽!”

    说罢,周书颖随手将腰上的丝带解下,不经意地那么一抖,那根年假普通的丝带就好像吃了劲药一样,陡然凝成了一只绳子,并且笔直地躺在她的掌心之中,就好像一根棍子一样,看起来十分有趣。接着,只见他将手臂一挥,一道碧色剑气立即跳出那条丝带,以迅雷之势射向对面的方柔。

    “哦,好有意思。”

    面对那道莫名其妙的“剑气”,方柔似乎一点也没有将它放在眼中,更没有使用任何兵器,竟用自己的手掌随意地拍向那道碧色剑气。正如她所想的那样,周书颖的剑气看起来迅猛无比,可真正与它比拼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竟是相当的脆弱,一掌之下,那道月牙型的剑气便变拗成一条直线,眼看就要崩溃。可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的周书颖居然古怪地奸笑起来。

    “哈哈,方柔你上当了!”

    也就在周书颖说话的一瞬间,出于他手的那道剑气摇身一变,忽而化作一楼楼弯曲的绿色光线,将方柔团团围住。现在的她就像一只正在休眠的蚕蛹一样,只是个头太大了一些。

    “这是……”天水道人惊声道。

    “嗯,这是于师姐的作茧自缚!”

    方惜时说完之后,天水道人居然偷笑起来,而后表情阴险地说道:“师兄,你说这一招师姐是如何领悟的?”

    “我哪知道,要问你自己亲自去问。”

    “呵呵,我倒是想啊!可这些年来于师姐他云游四海,形踪飘渺,就连她最疼爱的徒弟周书颖都没有见过。哎,师兄,你说当初你们又是何必呢?”

    不知怎的,另一边的火髯道人来了兴致,插嘴说道:“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顽固得跟石头一样。单从这一点上来讲,他和前任掌门逍遥子师叔倒是有几分相像。”

    这下,面对两位师弟的来回调侃,方惜时不得不投降道:“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们。那些陈年往事就不要再说了。”

    天水道人不依不饶,继续道:“师兄,你这么说可就有些没良心了!我和炎髯这么说,不还是为了你的下半生考虑。方柔他妈死了都二十来年了,期间你一直没有续贤。怎么,你想孤独终老不成。”

    方惜时长叹了口气,目光温柔地看着台上的方柔,淡淡道:“或许是我负了于师姐一片芳心,可那时的方柔还太小,我怕她不能接受一个与自己毫无血源关系的娘亲。”

    火髯道人轻笑道:“你说得真是个理儿,小的时候不能接受,你妄图她长大就能想通了?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况且你都耽误了于师姐那么多年的时间了,难道你想让他一直等下去吗?”

    这下,方惜时就像失了魂似的,突然垂下了头,声音甚是低沉道:“我本以为能够说服自己。可是我还是忘不掉她。”

    虽然方惜时没有说出“她”的名字,可作为相伴多年的两位师弟,火髯与天水,立即心领神会。作为性格稍微开朗的天水道人,他再次说道:“人死不能复生,就算你成了神仙那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人鬼殊途,晴霜走了就让她安心地去吧!活着的人不能因为死去的人而停下活下去的脚步,你说对吗?”

    面对自己的师弟这么一翻苦口婆心地劝导,方惜时的眼眶之中似乎已经有些湿润。忽然他抬起头来,一脸笑容道:“好!如果这一次苍北仙苑能够有惊无险地挺过去的话,我就亲自找于师姐去说。”

    忽然间,一只手掌轻轻地落在了方惜时的肩膀之上,后者刚要去看旁边的天水道人,却不曾想一个让他万万没有料到的面孔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那是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颊。岁月的风霜已经在上面留下了一些细小的痕迹。即便这样,这些瑕疵仍然无法掩饰那一张美丽动人的面容。如果她再年轻一十二岁的话,一定会让无数男人为之疯狂,臣服。

    “于……于师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方惜时在看向于小青的同时,不由得瞥了一眼更远处的神来子,此刻只见对方正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己,就像吃了糖蜜一样。

    原来一切都是神来子的安排。

    与朱雀区域之中洋溢着的温馨气氛大不一样,擂台之上风起云涌,异象不断。

    由周书颖手中丝带发出的碧色剑气,虽然力量不强,但却拥有超乎想象的柔韧性,转眼之间便将方柔围得水泄不通。在那个状如茧蛹的空间之中,别说是还击,就算伸展手臂的地方都没有。看着面前众多运行越业越快的绿色光芒,方柔的口中却传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声音:“雕虫小技!”

    此话一出,只见那只绿色的茧蛹遽地一震,而那些快到几乎无法用肉眼捕捉的剑气竟是停在了半空之中,形成一个个断裂的丝线,那些就是碧色剑气的庐山真面目。

    由于失去了速度的优势,那只原本用来困住方柔的茧蛹立即变成了摆设,后者伸手轻轻弹走了几道剑气,之后便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完好且无损。

    “你……难道……”

    不等周书颖说下去,方柔接过话继续道:“没错,方掌门传给了我一些应对这种情况的简单招式,虽然和沈万秋的时间掌控者无法相比,但对付你的剑气还是绰绰有余的。”

    方柔话音一落,看台之上立即升起一片惊呼声。原来苍北仙苑之中,除了沈万秋得到方惜时的真传之外,方柔也受到了恩泽。不过,这话只是别人的理解,看台边上,与嘲庸并行站立的沈万秋却是不屑地轻哼了一下,口中喃喃道:“我就知道师父会把自己的绝学传给那个丫头。可他刚才的所作所为,就连我也学不来。”

    嘲庸手捂着之前对决时候受伤的患处,一脸迷惑道:“不会吧!那样的招式,掌门地教你的时间掌控者应该已经可以从容应对了吧?”

    沈万秋看了眼对方,不由得呵斥道:“你懂什么,时间掌控者虽然厉害,但只对具有意识的**有效。像剑气这种无实无魂的事物来讲,只有更高一层的时令都能做到。”

    说到这里,沈万秋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