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 方柔的真本事
    ,!

    孙长空古怪地看了一眼那块毛毡,口中随即道:“你要吃点东西吗?”

    这时,只听毛毡里面的鲛人再次说道:“水,我要水。”

    其实用不着鲛人说,他也知道对方的需求。很快,也便从旅店的后院之中打来了满满一桶清凉的井水,直接摆在了鲛人的面前。

    “喝吧!”

    鲛人这时又道:“盐,还有盐。”

    孙长空恍然大悟,又从厨房之中借来了一小包盐,全部撒入了水桶之中。这时,只见那块一直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毛毡倏尔脱落,一个身材修长的女性鲛人赫然呈现在他的面前。

    见到那一桶掺入盐巴的井水,鲛人不好像看到了一盘丰盛大餐一样,一头探了进去,大口大口海饮起来,口中发出噗嗤噗嗤的动静,听起来着实吓人。没过多久,满满的一桶水已经被它喝得见了底,可直到此时它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当鲛人再次竖起头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比之前干枯的模样好看多了,体表上的鳞片也闪烁着水灵灵的光芒,分外耀眼。可能是因为性别所致,在被人亲眼目睹了进食样子的鲛人,居然害羞得满脸通红,最后索性又把那块毛毡卷在了身上,只留下一条缝隙供眼睛观察。

    “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何会落到三叔的手里?”

    那只鲛人迟疑了一阵,然后才细声细语道:“我从海里来。我是被他们用网捕来的。”

    孙长空一想也对,三叔捕到鲛人的时候正是出海打渔的日子,不是从海上来还能从哪来。但想想,他又说道:“你还有同伴吗?为何只有你被捉到了岸上?”

    鲛人道:“我当然还有同伴,他们和我一样,本来都生活在幽深的海底之中,许久也不会上到水面上一回。可那天我贪玩,背着爹偷偷跑到上层水域玩了一会儿,谁承想就在那时一张捕鱼的大网刚好把我罩住。我想挣脱它,可那东西越拉越紧,最后我就被这么拽到了船上,最后带到了你们所在的地方。”

    经鲛人这么一说,孙长空不由得对那个从未见过的海底世界充满了好奇。在幼时所听故事之事,海中是蛟龙出没的地方,对于鲛人他倒是没怎么听说过。按照对方的说法,海底之中的鲛人数量要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或许在那里,也有一个神秘的王国统治着整个海域,只是这件事还不能验证罢了。

    “其实我很好奇,你们鲛人是如何在水里活动的,难道你们不需要呼吸空气吗?”

    这时,通过初步的交流,那只鲛人对孙长空的戒备心已经大大减小,那块原本被拉得死死的毛毡此刻也放松下来,披在肩膀之上,而他那枚娇小的脑袋终于暴露在孙长空的视线之中。

    “原来这只鲛人还是个美女。”孙长空心中惊声道。

    那只鲜人似乎发现了孙长空眼光中的异样,于是害羞道:“你……你再看什么?”

    孙长空傻笑了下,结巴地回道:“没……没什么,背你背了这么长时间,我这和发现你长得这么讨人喜欢。”

    “谢谢!”

    孙长空本以为自己轻佻的话会引得对方羞愧难当,甚至会因此生气。可从反应回看,这只鲛人对他似乎并不怎么反感,甚至还有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情愫。

    “早在出生的时候,我就知道在陆地上有你们这么一批名为人类的生灵。鲛人与人类本是一脉相承,只是在进化的过程中遭遇了不同的变故所以才会衍化为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作为鲛人的我们,对空气的需要绝不下于对水的依赖。只是,我们不需要通过浮到水面以上呼吸,而是可以直接从水中吸收到必须的空气。”

    孙长空打量了一下鲛人,发现对方的身上并没有鱼类身上独有鱼腮构成,于是他不禁问道:“没有腮的你们是如何从水中汲取空气的呢?”

    鲛人神秘地笑了笑,说道:“我们不需要像鱼儿那样靠腮过滤水中的空气。我们鲛人一族,自打出生起就要学习一种名为辟水咒的心法。只要学会了它,鲛人就可以保证海水不会呛入到自己的气道之中。水不在了,剩下的空气自然而然会送入到我们的身体之中。怎么样,这个办法是不是很简单啊!”

    孙长空点了点头,紧接着他似乎想到什么,而后目露灿光道:“你能不能把辟水咒教给我呢?”

    周书颖与方柔的比试放在传薪大会第二天末尾,自然有它的道理。如果说男人是阳刚烈日的化身,那女人就是阴柔寒月的投影。因为所习的功法不同,女性弟子在夜晚十分的功力会因为天时的缘故大为增加。而在这个时候让两位女中豪杰的对决,正是为了激发出她们身体之中所有的力量,如此一来二人不但还可以将自己的特长发挥得淋漓尽致,同样也可以增加比试的观赏性。这对于她们自身或者现场的观众而言,都是一件一益无害的事情。

    今天的方柔穿了一件紫色的碎花轻纱裙。在微微的月光之下,就像一株刚刚绽开的紫罗兰一样,透着一股幽秘的花香。他看着四周的看台,眼中不时闪出几丝异样的慌张之色,显然她的失忆还没有痊愈,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物,让他那颗原本就孤独的内心显得格外凄凉。

    不同于方柔的小家碧玉,周书颖真的可以算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从穿衣打扮,甚至就连走路时的样子来看,都透着那么一股雍容华贵的意思。他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裙,裙摆之上绣着一只展翅欲飞的青鸾,似乎与她此刻的心境十分契合。

    “方柔师妹,听说你最近身体不适,怎还会参加传薪大会呢?掌门也真是的,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体恤。哎,真是可怜啊!”

    面对周书颖的讥讽,方柔想要开口,却不知该如何否决。想来想去,她终于还是说道:“周师姐,请出招吧!”

    周书颖扬起嘴角微微一笑,一脸欣赏道:“有我年少时候的样子,不过,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看招!”

    周书颖内息充沛,一声尖啸,竟如冰河破碎一样,震耳欲聋。这个时候,一道翠绿色的光芒从他右手指尖处猛然渗出,那些玉一般的光进而幻化成一只青鸾似的幻影,直冲对方的方柔。

    显然,周书颖这一招大大出乎方柔的意料。不过,凭借灵活的身手,他的脚尖只是在地上轻轻一点,随即整个身体便像燕子一样飞入了半空之中,先青鸾幻影一步,离开了自己之前所在位置。等她再次看向那里的时候,青鸾纪影已经化作恐怖的能量砰然炸开,一道恣意的蘑菇云油然而升,随即产生的火光几乎照亮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这个周书颖出手好生毒辣!要是被击中的话,就算不死也得废了吧!”

    高渐飞惊叹之余,不由得看向一旁的三胖。作为一起长大的伙伴,三胖对于方柔的情感是高渐飞无法相比的。在这种情况之下,他除了担惊受怕之外,已经不敢再说话了。

    “方柔,你可要赢啊!”

    爆炸之后,方柔翻身一跃,再次回到赛场之上。看着被轰出大坑的那个地方,他的脸上居然没有丝毫波澜,就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一样。

    “呵呵,没想到师妹的身法如此精妙啊!师姐还真小看你了。不过,接下来的招式还就没有那么容易闪避了。”

    突然间,周书颖裙袂翻动,无风自起。一道巨大的青色幻影赫然出现在她身后的天空之中。与此同时,位于裙摆上的那只青鸾似乎受到召唤,竟好似活了一般,在那件白衣长裙之中肆意飘动。终于,只见那片刺绣猛然一停,无数道青草一样的光影随即从中爆射而出。

    “看我的碧血青羽!”

    周书颖的这一招威力非同小可,杀伤范围极大,别说是擂台之上,就算是观众席上都险些受到威胁。那此纤细的青芒快狠绝顶,射到擂台之上,并没有立即产生破坏力,而是没入石板之中,然后从里面向外炸开,杀伤力平添了好几倍。眼见那满天的,地毯似的攻击瞬间来到自己的面前,方柔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了。

    “玄音墙!”

    说是墙,那其实不过是由方柔声音所汇聚成的一道气障而已。可不同于一般概念的气障,玄音墙之中还夹杂了她独有的紫色灵气,由此持久力与坚固程度都大大增加,比起真正的城墙还要结实几分。所以当那睦碧血青羽落到玄音墙之睥时候,只是腾起了一阵密集的火光,并没有对方柔本身造成什么伤害。

    “区区一道玄音墙也想挡下我的碧血青羽,真是天真,绞!”

    一言说罢,周书颖的眼中划过一丝狠色,只见她右手猛然攥拢,原本遍布四周的青芒立即掉转方向,一同射向中心处的方柔。

    这下,方柔不只是一面受难,而八方遭袭。玄音墙能挡下一方的青芒,但却绝对挡下去所有的攻击。而只要被它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击中身体的话,那整场比试也要就此落幕了。

    “方柔!”

    三胖激动地从看台之上站了起来,惊声吼道,而方惜时却是一脸淡然,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女儿的安危。

    “柔儿,不要和他玩了,拿出你的真本事吧!”

    就在那众多青光即将把方柔吞没之时,一束通天的紫色光束顿时屹立在赛场之上,巨大的风浪将那数之不尽的碧血青羽吹得溃不成军,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顺势从中呼啸而出,直取周书颖的命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