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四章 花落他家
    ,!

    莫非烟的出现立即打破了刚才僵持的局面,就算刚才诸葛流芳再怎么不情愿,现在当事者就在眼前,他也不好说个不字,只得微笑道:“这不是莫非烟小兄弟吗?怎么样,身上的伤好些了吗?”

    面对对方虚伪的面孔,莫非烟只是轻哼一下,随即朝方惜时作揖道:“拜见掌门。”

    方惜时点点头,温和道:“你身体多有不便,就免礼吧!”

    “谢掌门。”

    说着,莫非烟再次抬起头来。不过,这回他的身姿竟好似长高了好几寸假的,脊椎挺得直直的,就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一样,雄纠纠,气昂昂。

    “刚才我听说,二位前辈为了争夺我与沈万秋的名额,差点动起手来,是吧?”

    郭实看了一眼莫非烟,面露不悦道:“小伙子,我知道你的修为在同辈之中惊为天人。可你也犯不着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我们天幕尊府可不知你那套。”

    莫非烟冷笑了一声,回击道:“原来是这样,正好,我对天幕尊府的印象也不太好,刚好可以不用去了。”

    说着,莫非烟看向另一边的诸葛流芳,依旧毫不客气道:“我输在沈万秋的手里心服口服,可这并不代表我莫非烟可以任人鱼肉。虽然你们皇室势力雄厚,但我还没有必要去贴合你们。既然你们也嫌弃我这个战败者,那我也不会去你们那里的。”

    诸葛流芳目光一寒,冷酷道:“这也不去那也不去,难道你们想继续留在这里不成?”

    莫非烟轻笑着摇着头,回身走到临近的一个普通传薪者面前,一脸和气道:“这位道人,不知您的柳条枝还有富余的没?”

    那名道人先是愣了一下,一秒之后他立即心领心神,面露狂喜之色道:“有,自然有,给!”

    说着,道人从自己身后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根黄绿色的枝条,递给了对方。

    莫非烟接过那枝柳条,苦笑道:“黄柳条,最普通的柳条枝。也罢,既然这么有缘,那从今日起,您就是我的传薪师父了!”

    一言说罢,莫非烟俯身跪在地上,朝着看台上的那位还分不明事实还是梦境的道人连续磕了三个响头。后者这才醒悟到,自己已经得到了这位令无数人追捧的天之九娇子。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道人神情癫狂,已然有些手舞足蹈。面前四周投来的羡慕神光,他犹如若未觉,起身跳到对方的面前,双手将对方从地上扶了起来:“好徒儿,从今天起,你就我霞宗的第一大弟子。”

    眼见莫非烟这个可遇不可求的受薪者就这么成了别人的弟子,无论是郭实还是诸葛流芳的心中都是百感交集。尤其是后者,他本来有正当的理由将其纳入到自己的门下,可现在看来那只是自己的一场春梦罢了。

    “好小子,为了不让我们这两个老家伙得逞,居然自甘堕落,投入到一个三流门派之中上,活该你无福享受我派的资源与教导。”

    说完,郭实朝诸葛流芳再次开口道:“怎么样,就剩下一个沈万秋了,你还要和我争吗?”

    看着对方眼中炯炯的怒光,诸葛流芳终于还是放弃了坚持,叹了口气回道:“郭实,这一次念关我们之前恩怨的份儿我就让了你。大会不过进行了两天而已,我想明天的比试之中一定会出现让我更为心怡的人选吧!”

    随着话音消弥,诸葛流芳阄真的走回了自己所在的玄武区域,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个字也不说了。之前的那位皇室女子此时来了精神,略带嘲讽口气地说道:“金衣老爷子,没想到你还会害怕啊!”

    诸葛流芳也不狡辩,只是冷冷道:“郭实的实力是你们想象不到的,也许他的修为早已超越了其他几位尊者,与天地也双尊相差无几。所以在嘲笑我的时候,你想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吧!”

    “嘿嘿,我和你可不一样。你怕男人,我可不怕。再凶狠的汉子,在我面前也会变回一只听话的猫咪,我让他坐着他就得坐着,我让他去死,他也得乖乖地去死!”

    这时,最左边的那位皇室王子诸葛神迹接过话茬道:“香芷,你刚才所说的话也包括我吗?”

    原来这名华服艳妆的女子叫香芷,被诸葛神迹唤出真名的她显然有些错愕,然而她却不敢有任何迟疑,立即笑脸相盈道:“我说神迹王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您虽然是男性,却不是男人。”

    这时,中间的那位名叫千磊的彪形大汉忍不住笑出声来,口中含糊道:“呵呵,王子,她骂你!”

    诸葛神迹也不生气,仍然微笑道:“香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香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指着诸葛神迹道:“你不但不是男人,连人都算不上。因为你是神!”

    没想到,原本尴尬的气氛,居然让香芷连笑带蒙,最后加上一句简单的夸赞便轻松躲过去了。而被香芷狠狠晃了一下的诸葛神迹同样大笑道:“你啊你,都说你的嘴厉害,没想到居然真的,这下我服了。”说着,作为王子的诸葛神迹真的向他拜了一下,这回香芷的笑声变得更加更加凄厉了。

    眼看着自己门派的得意弟子莫非烟和那位连他都略感陌生的霞宗代表离开之后,方惜时无奈地咧了咧笑,过了许久才对台下的长老道:“好了,继续下面的比试吧!”

    “传薪大会第二天,最后一场比试,亲传弟子周书颖,对阵核心弟子方柔!”

    此话一出,才刚刚消停下来的观众席上再次传来阵阵喧杂声:“什么?周书颖和方柔,两个女人,哈哈,这次的比试有意思了。”

    可能是一些男人心中的畸形心理,尤其是他们这种过惯了江湖生活的修行者,男人们之间真刀真枪,残杀肉搏的场面见多了,到了如今,他们也看厌了,原本不被看好的女人间的战斗反而成了今天的亮点。他们就是想看两个绝色美女打得不可开交,头破血流,衣衫不齐的狼狈相。

    这时,好不容易处理好伤口的高渐飞在三胖的搀扶之前,再次落坐,紧挨着兴浪兽,兴致勃勃地看向场内。

    “终于轮到方柔了吗?我一定要看看,这个小妮子的进步到底有多大。”

    看着三胖那脸跃跃欲试的德行,兴浪兽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一个被淘汰的人,怎么好意思说这样的话!虽然我没见过那个方柔的身手,不可用脚趾想想你也不会是她的对手。”

    被兴浪兽这么一通数落,三胖只得脸上的激动神色生生憋了回去,转而看向另一边的高渐飞,小声嘀咕道:“你来看,他们二人哪个能赢?”

    高渐飞伸出那只包裹着绷带的手摩挲了下自己的下巴,貌似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然后才道:“今天消耗太大,下午还没吃饭,脑子转不动啊!”

    三胖伸手在对方的后脑勺上重重拍了一下,大声呵斥道:“少来!”

    机缘巧合之前,孙长空与三婶背着行动不便的秀儿还有那只鲛人一同来到了半山腰处的旅店之中。由于连日赶路,三人已经甚是疲倦。眼见目的地就在眼前,孙长空决定先在这里休息一夜,第二天再上山求见神来子。

    因为旅店重开不久的缘故,店内的食材着实有限,好在孙长空他们几人也没有什么盘缠,简单地对付了几口饭之后,便开了两间最普通的小房间,各自住了进去。当然,三婶和秀儿睡一间,孙长空和那只鲛人留在另一间之中。为了明天上山的事情,三婶和秀儿一早就睡下了。而孙长空正处于精力最为旺盛的阶段,即便连夜的他也丝毫感觉不到劳累的意思。

    以免有坏人侵人,孙长空不敢离开旅店半步,只得在自己在房间之中踱来蹁去。他想打些解决的东西来耍耍,可客房之中除了一张床,一张破旧带伤的桌子,两条长凳,还有一个盛着陶制品的架子,便别无其它了。闲来无趣的他对着那盏乌漆抹烟的油灯想来起去,最终他的视线停在了那块毛毡之上。

    鲛人还在里面。这一路上,这个小家伙一直都很安静,要不是能感觉到它的呼吸的话,孙长空还以为对方已经死了。说来也奇怪,不知这鲛人以什么东西为食,从打他们出门以来,鲛人连一粒米都没吃过,中途只是喝了两壶泉水,就再也没有什么需求了。听着,毛毡之中不时传来的均匀鼾声,他甚至有些喜欢上这个小东西了。

    “如果这鲛人如此省心的话,搞来一只当宠物也不错吧!”

    孙长空从长凳上站起身来,来到窗边,外面的日头已经完全落下,烟夜已经从四面八方将他们包围。是的,一天又过去了。明天等待他们的又将是什么呢?

    “我有点冷!”

    毛毡之中忽然传来一道微弱的女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