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争秀
    ,!

    与方惜时早有预料不同,诸葛流芳没有想到在自己施展往过人的身手之后,居然还会有好事者敢与他叫嚣。而当他看清那人样子的时候,他那原本平和的面色上也不禁平添了几分冷色。

    “我当是哪个愣头青呢,原来是天幕尊府的郭大尊者啊!真是失敬失敬!”

    郭实并没有接对方的话,而是抽身从自己位置上让开,顺着旁边的过道一点一点从看台上走了下来,一边走还一边微笑着,只是那笑容看起来十分不友好,真是有点笑里藏刀的意思。

    “郭尊者,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要求吗?”方惜时淡淡道。

    “呵呵,那是当然。我们天幕尊府贵为初升大陆之上的顶尖势力,这种好事自然也想凑下热闹。更何况,沈万秋是我的亲外甥,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说什么我也不能让他落到外人的手中吧!”说着,郭实朝场边的沈万秋挤了下眼睛,模样好不轻佻,一点长辈的架子都没有。

    “舅舅,果然是你最疼我。”

    看着台上那个为了自己不惜冲撞皇室的中年人,沈万秋的心中顿生出少有的感动,就连眼角处都有了泪光闪动。而身在休息室之中的莫非烟,此刻才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一听到“十薪齐放”的消息,他是既高兴又难过,如此难得一见的场面他居然没有亲眼见证,实在太让人遗憾了。

    “现在那些老家伙们争得怎么样了,十方势力都对我和沈万秋虎视眈眈,恐怕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被摆平吧?”

    莫非烟勉强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随即问向旁边一个正在照料他的外门弟子,声音微弱道。

    “呵呵,莫师兄可真是料事如神啊!刚才琼玉楼的楼主差点被皇室的人活剐了,多亏掌门及时制止,不然可就要血溅当场喽!”

    听到这里,莫非烟不由得大声咳嗽起来,好了许久才艰难道:“你说的那个皇室的人是不是那个金衣老者?”

    那名弟子眉头一皱惊讶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看见了不成?”

    莫非烟摇摇头道:“这倒没有。只是我听说过金衣屠手的名号,所以对他的套路略有耳闻。那五人之中,也只有他才会使用那种残酷的招式吧!呵呵,诸葛流芳啊诸葛流芳,看来你也没有碰壁的时候啊!”

    旁边的外门弟子对此有些好奇,继续道:“师兄,听你的意思,皇室的人还会怕咱们方掌门不成?”

    莫非烟神秘地笑了下,伸手拿过旁边的汤药喝了几口,接着道:“他们怕的不是方惜时,而是苍北仙苑。”

    “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仙苑还有比掌门更厉害的大能吗?”

    这时,莫非烟不再说话,而嘴边的笑意却是愈发浓郁了。

    会场之中,众人刚因为琼玉楼主死里逃生而感到庆幸,却不承想这个时候居然又蹦出来个不知死活的,居然敢直面诸葛流芳与之对峙,当真有些活得不耐烦了。俗话说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郭实现在的行为与寻死无异,一些多嘴多舌的人甚至还数落起来。

    “嘿,天幕尊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就算他们在初升大陆之上再如何强大,也无法与皇室相提并论吧!说到底,皇室也是一个门派势力,只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太过强大,以至于可以统治整个初升大陆,所以才会衍化成今日的皇室。如果天幕尊府真的和皇室发生冲突的话,那倒霉的一定是前者。”

    说话之人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看客,但他的话代表着在场绝大多数人的心声。这个叫郭实的还是太自以为是,在他们看来,对方的一句话就有可能让这个超级巨擘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不用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因为类似的情况曾经就发生过,而且不止一次。甚至有些人猜测,近几百年来苍北仙苑的没落也与皇室脱不了干系,只是无人敢追查此事罢了。

    不知怎的,当金衣屠手诸葛流芳见到郭实出现的那一刻起,他的整个人都变得反常起来,就连原本不可一世的态度也收敛了不少,再次变回为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当郭实真的站到他面前的时候,这位被破格录入皇室的高手居然一脸和气道:“郭尊者,咱们别来无恙啊!”

    郭实冷笑了一声,回道:“好说好说,死不了就行。不过,皇室怎么回事居然会派你来传薪大会。看来,最近你们过得也不太好啊!”

    诸葛流芳仍然想保持之前的风度,但却已经伪装不出来,他突然向前走上两步,低声朝对方说道:“郭实,你不要逼我。这么多人看着呢,难道你想让我当众出丑吗?别忘了,我现在可是皇室的代表,你让我丢脸就等于让整个皇室一起丢脸。你感觉,得罪了皇室的你,今后还能好果子吃吗?”

    这下,郭实居然仰天大笑起来,神态之嚣张,声势之狂放,当真有些“傲视群雄我为尊”的意味。旁边的方惜时似乎嗅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于是连忙打圆场道:“好了好了,二位各退一步吧!皇室虽然是这方大地之上最强的力量,可也不是嚣张跋扈的粗人。既然二位都有意要收我派的弟子,为何不能一人一个,各求所需呢?”

    郭实将头扭过来,看着方惜时道:“方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惜时尴尬地笑了下,然后才道:“刚才郭尊者的话方某也听出了个大概,说白了你是不想让沈万秋进入别人的门下是吧?既然这样,我就作主把沈万秋过入到天幕尊府之中,成之成为你的受薪者,别一个莫非烟你就做个顺水人情,给了诸葛前辈,不是更好吗?”

    诸葛流芳一听方惜时的意思丝毫都没有考虑自己的感受,于是立即即怒声道:“方掌门,这传薪大会本来就是秉着自愿的原则,你这当掌门的贸然作主是个什么理。再说,凭什么他们天幕尊府的人就能得到胜利者,而想我堂堂皇室却要带走一个失败者。这件事我诸葛流芳怎说什么也不依。”

    此话一出,对面的郭实同样态度道:“就是啊方掌门,万秋来我们天幕尊府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用您劳心。可关于那个莫非烟,我和其他二位尊者同样感兴趣,所以……嘿嘿”

    郭实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这边的诸葛流芳已经怒不可遏,气得混身发抖,怒火冲冠。

    玄武区域之中,其余四名皇室成员丝毫没有因为郭实的无理而感到不适,尤其是那仅有的一位女性成员还讥讽地说道:“呦,没想到金衣老头有些沉不住气了。可他刚才的样子似乎对那位郭尊者万分畏惧啊!我说千磊,你知道不知道其中的隐情啊?”

    说完那名女子转头看向旁边的那位彪型男子,杏眼含春地说道。

    “俺不知道,你别问俺。金衣大爷人挺好的,你别这么说他。”

    别看这名叫千磊的男子长相唬人,可说起话来却透着十足的稚气,听那略显青涩的声音似乎还没有成年。然而,他的两腮之上已经长起了稠密的胡茬,就哪怕是人过三十恐怕也蓄不起这么重的胡髯,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那女子扫兴地叹了口气,又瞧了瞧另一边那位始终沉默不语的年轻男子,自言自语道:“不用说,你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我的了。真是一个闷葫芦。”

    女子本想就此看下去,谁知那名中年男子冷不丁地回道:“你知道身为金衣屠手的他为何会加入到我们皇室之中,而不去享受三妻四妾的自在生活吗?”

    女子立即眼睛发光,对着那中年男子嬉笑道:“嘿嘿,他和我们不都一样么,为了躲避仇人的追杀呗!”

    年轻男子点头道:“嗯,这个郭实就是他的仇人。”

    女子惊声道:“什么?你说郭实是他的仇人?这也未免太巧了些吧!话说,难把金衣老头逼入到皇室之中的人,那他的实力岂不是……”

    “这个郭尊者我之前也略有耳闻,听说修为不凡,恐怕已经到了知命境的巅峰阶段,实力自然不可小觑。而让金衣屠手更为忌惮的是,他所使用的功法刚好是他金衣蔽目功的克星。即便他们二人修为相近,他也不是郭实的对手。”

    女子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口中却说道:“今天真奇怪,我第一次听到你说这么多的话。怎么,你今天的心情很好吗?”

    中年男子轻抚了下脸上的面罩,目光闪烁道:“没有,只是回到苍北仙苑之中让我想起了一些曾经的往事。”

    “什么!难道你是……”女子再次震惊道。

    擂台之上仍然是一片紧张的气氛,作为中间人的方惜时不仅要维持这里的秩序,还要尽量让双方不要因此交恶。眼见二人剑拔弩张,马上就要打起来了。这时赛场之上再次走来一人。

    “二位前辈不要再争了,无论是皇室还是天幕尊府,我都不会去的。”

    方惜时抬头一看,不禁道:“莫非烟,你怎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