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二章 金衣屠手
    ,!

    眼见那名金衣老者霍然起身,捋须憨笑之际,其余几名投出柳条枝的传薪者不由得在心中暗骂着这个搅局者。如果换作别人的话,他们还能与之一争,可对方是皇室派来的代表,其身份与实力都要远高他们一截。即便受薪者能进入到他们的门下,那也等同于和整个皇室结下了梁子,以后都恐怕无法在初升大陆之上立足了。想到这里,那九名传薪者相继又坐回了座位之上,只有三两个还想争取一下。

    “我说咱们皇室的各位大人们,你们见多识广,人脉遍及整个初升大陆,什么样的天才异人得不到,非得要和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争吗?”

    金衣老者诸葛流芳突然哈哈大笑了几声,笑声之大,传播之广,哪怕是在数里之外的山脚处也能清晰可辨。这下,刚才那个说话的传薪者不由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说不定就因为这么几句简单的话,对方就要对自己大打出手。

    “这位想必是琼玉楼的楼主吧?老夫曾经与令尊有过些交情,只是因为加入了皇室之后,身份多有不便,所以一直都没有前去叨扰。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琼玉楼楼主一听这个,以为对方真的向自己示弱,于是得意道:“家父好得很,多谢前辈关心。”

    计划流芳纵身跳下所在的地方,直接来到了看台与擂台之间的空地之上,一边走一边说道:“按照辈分来讲,你要叫我一声世叔。而一旦那样的话,你要这两个人之中的任何一个,我都万万不能拒绝。可这次来,我并不是以个人身份到场,我的身上还有任务,那就挑选最为优秀的年轻才俊,将他们送到皇室之中,重点培养,使之成为横梁之才。所以说,这次的两位受薪者哪个我也不能让给你。”

    琼玉楼楼主以为自己有一丝希望,没想到到头来是自己空欢喜一场。多年来狂傲不羁的性格使得他的眼中容不下半点沙子。从小到头,他想要的东西还没有人能从他的手中夺去,这次当然也不能例外。

    “前辈,这么说的话,你是想用皇室的名头来镇压我们喽?”

    诸葛流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面色平静道:“如果你真这样的理解的话,我也不会否认。”

    “哼哼,你真以为加入了皇室之后就可以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了吗?告诉你,我们琼玉楼的人自打开山以来就不知道害怕是什么感觉。你要人可以,除非用实力证明你有那个实力。”

    诸葛流芳依旧保持着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这个时候他突然从掏中两件东西,那竟是一双闪闪发亮的金丝手套。知道金衣屠手大名的人都清楚,一旦戴上那双独有的金丝手套,诸葛流芳就会露出他凶狠的獠牙。一个人憨态可掬的老都也会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小伙子,我看你天资过人,是百年不得一见的练功奇才,如果就这么把自己葬送了,未免太可惜了吧!”

    琼玉楼楼主仍然毫不怯懦,目吐怒火道:“打就打少废话,只要你能打赢我,这两个人我哪个也不要!”

    诸葛流芳终于点了点头,他叹了口气,转身默默走了擂台,口中轻声道:“既然这样,我只能和那个老伙计说一声对不住了。来!”

    诸葛流芳头还未转,回身朝向琼玉楼楼主所在的位置用力一抓,一股强大引力随即出现在后者的身上。这位在初升大陆之上也能数得上的高手竟被那隔空的一手抓得飞了起来,直奔擂台上方。

    “少唬我!”

    琼玉楼主虽然被诸葛流芳的身手吓了一跳,不过在第一时间他便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仍在空中之时身体便顺势翻滚了两下,强行脱离了对方的掌握。

    “看招!素玉手!”

    琼玉楼主掌色惨白,其中还有玉质一般的细小纹路,看起来十分奇妙。而眼前他所施展的这一招正是上一届琼玉楼主的成名绝技,素玉手。作为这一招创始者的旧友,诸葛流芳自然素玉手的厉害,被其击中的人,即会粉身碎骨,死无全尸。而且此掌发招即快,几乎不需要任何蓄力的时间,所以在对战之中防不胜防,被视作凶煞一样的招式。

    不过既然是诸葛流芳,他就一定会有应对这一招的对策。不要看他今年已经是七百岁的高龄,可动起手来竟与一般的年轻人不逞多让,甚至还有犀利几分。眼见那枚玉一般的手掌即将击在自己的天灵之上,他只是简单地架起双掌,格在自己头顶上方。

    “嘿嘿,金衣屠手不过如此,我的素玉手岂是你的**凡胎能够承受得了的!”

    原来,素玉手的强大之处不只是在它无与伦比的破坏力,还在于他无孔不入的攻击方式。一般的掌法,能够力透山石就已经实属不错了,稍强一些的也可以凭掌风伤人。而素玉手高明就高明在它可以依靠掌中散发出来的玉色光芒,从而挫伤对手。在琼玉楼主看来,对方的一双肉掌是万万不能挡下自己这一击的。他甚至可以预见到待会儿对方两掌被挫骨扬灰的场景。

    然而,他还是轻敌了。

    就在他的素玉手挨到对方架起的双臂之间的时候,与之前类似的吸力再次将他的手掌粘住。可能是因为距离过近的原因,这回无论他如果挣扎,都无法抽回手臂,甚至还越贴越近。直到这时,他觉得自己手掌与要与对方长在一起了。

    “你!这是怎么回来,我的素玉手为何对你无效!”

    就在琼玉楼主震惊不已的时候,面前的诸葛流芳终于抬起头来。这时,他的脸上再次清丽出笑容,只是与刚才不同的是,现在那股微笑之中充满了残酷与森然,就好像一个吸血鬼在注视自己的猎物一样。

    “这个嘛,你就下去问那些被我杀死的人吧!”

    突然间,洋溢在诸葛流芳周身的金色光芒遽地收拢,并且全部集中在他的右手之上。受此激发,在他手上的金丝手套立即化作金钱无数,随即将琼玉楼主捆成了粽子。

    金丝纤细无比,却又坚韧非常,削肉割骨不费吹灰之力。现在只要诸葛流芳心念一动,琼玉楼斑便会被碎尸万段。然而就在这生死头头,朱雀区域之中倏尔升起一道白光,并以雷霆炸现之势,霍然跳入到赛场之中。

    “请前辈手下留情,我在这里替琼玉楼主向你赔不是了。”

    当众人将视线再次投向擂台之上的时候,方惜时已然站在了诸葛流芳的身边。他的两根手指搭在那根细到几乎不可见的金线之上,露出一脸和气的笑意。

    “方掌门,您还真是宅心仁厚啊!”

    说着,诸葛流芳再次看了一眼被自己吊在半空之中的琼玉楼主。后者因为受金线所制,别说行动,就连说话用的嘴巴都被勒得泛青。这个时候只要他稍有移动,不用对方动手,他自己就会把自己割得皮开肉绽。至此,他也终于领略到这位金衣屠手究竟是一位何等可怕的前人了!

    “念在我与你爹的交情上,这次我就放了你一马。”

    说着,诸葛流芳手掌一松,那条金线自然而然地垂了下来。而一直被捆着的琼玉楼主也算有惊无险地挺了下来,落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看着对方脸郄慢慢缓了过来,诸葛流芒再次说道:“还不快谢谢方掌门,要不是他,今日你的门人只能把你捧回去了。”

    死里逃生琼玉楼主本来是一肚子的闷气,可当那个“捧”字一出,他的身上立即涌出了一大片汗水,汗毛也随着炸立起来,好像是被吓丢了魂儿似的。

    “多谢方掌门求情!”

    方惜时看着地上一败涂地的琼玉楼主,口气温和道:“大家能够来到我苍北仙苑,一方面为了挑选人才,另一方面也是给我方某面子。既然给我面子,那大家就都是我方惜时的朋友。既然是朋友,我就不能让你们在我的地方受到任何伤害。不过,楼主,方某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琼玉楼主道:“但说无妨!”

    “老楼主才智双全,掌力无敌,受万人敬仰,而贵派也因此名声大噪,从那时起便跻身一流之列,可以说是民心所向。可到楼主你这一代,琼玉楼人才凋零,底蕴大不如前,近些年来衰退的速度有目共睹。如果楼主不想前人的基业毁在自己手上的话,那应该放下架子,保持一颗谦和的心,广招群雄,这样才能重振琼玉雄飞。而不是在这里与他人斗武斗狠,强掳豪夺。你说对吧?”

    听了方惜时的这席话,琼玉楼主不禁低下了头,脸上露出惭愧的神情。确实像对方所说,自从他接过楼主之位以后,琼玉楼便像被诅咒了似的,未经历什么大风大浪,便开始晶渐衰落,楼内的几位得力干将也人走兽散,人才青黄不接。他这才来苍北仙苑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年轻新秀,将他们培养成琼玉楼的中流砥柱,为自己排忧解难。可到头来他非常没有得到自己的心目人选,反而受人奚落,着实让人羞怒难当。

    “琼玉楼主败了,可我们还在。不管是沈万秋还是莫非烟,我们天幕尊府都要定了。”

    众人再次看向看台的一端,只见郭实傲然站立在那里,面带不屑的笑容,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的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