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 胜败一念间
    ,!

    沈万秋所施展的奔雷尊,威力强大无比,挥刀起招之时,场中诸位长老几乎全部进入到了戒备之中,只要情况稍有不对,便会立即开始疏散观众。而这也是继孙长空与屠昊阳一战之后第二次被迫进入到避难模式的比赛,这也足以说明此次对决的激烈程度。不知为何,此时的看台之上居然鸦雀无声,生怕一丁点的声音都会打断这一场精彩的决斗。

    眼见沈万秋窜入到天空之中,擂台之上的莫非烟立即采取应对之策。刹那间,只见那只烟魔的身体表面之上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好几排排列整齐的孔隙,大量的烟霭从中喷涌而出,使得原本视线就不好的赛场之上变得愈发飘渺,使得周围的观众一眼望去有种置身仙境的错觉。

    随着雾霭的数量不断堆加,烟魔形态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如果不是之前见过莫非烟的战斗,一般人还会以为真的有魔鬼降世。虽说烟魔不是真正的恶魔,但随之带来的力量绝不下于传说之中任何一只嗜血魔头。一道道烟索不断融入到中心处烟魔身体之中,并使其迅速发生异变,后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立即进化,原来瘦削的身材现如今也有了线条的质感,一块块肌肉在“烟衣”的笼罩之下隐约可见,而佝偻的身体也变得挺拔了许多。这下,烟魔已经不再是魔,而成了一尊无所畏惧的魔神。这尊烟魔神如果全都放到场上的话恐怕都容不下,所以只能将自己大部分的身体放在场外的上空,以此保证莫非烟的机动性。可眼下沈万秋这一从天而降之势,实在太过凌厉,就算他的反应再快,行动再如何敏捷,但也无法闪避这一志在必得的一击。抬头向天中望去,只见那个蓝色的光影身披闪电惊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向他所在位置。而就在这奔雷尊的手中,还有一柄闪烁着熠熠光辉的雷剑。在高速的运动之下,剑身之上已经燃起熊熊大火,雷剑已然变化成火剑,实力又有了些许提升。即便没有身中此招,但相隔数十丈看台之上的人们便已经可以感觉到那股煎熬的灼热感。他们甚至可以感觉到身体内的水分正在迅速蒸发,再多坚持一会儿恐怕都有脱水的危险。会场之中,几名擅长水系功法的长老协力合作,将自己身体之中精纯的灵气为在场观众带来一场救命的冬雨。现在虽是深冬时分,可这雨落在身上却是一点无意寒意都没有,甚至还有些滚烫,可想而知现场的气温到底有多少可怕。也在这大雨甫一落地的时候,那团蓝色光影夹杂着无穷战意的一剑全力劈向那头气势正盛的烟魔。

    “看剑!”

    作为幻身,烟魔并不具备兵器,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能使用武器,尤其是这在种生死关头,更是迫切需要。只见在莫非烟的意念之下,烟魔双手向左右两旁各抓了一把,整整十条烟索立时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并与他的身体相连接,形成一种血祭兵器般的特殊武器。现在,这些烟索就相当于莫非烟身体的部分,只要一个意念,这些烟索便会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中间汪需要耗费任何时间。透过那材耀眼的光影,莫非烟依稀看到其中有一个散发着光芒的身影,此人正是沈万秋。想到这里,莫非烟甚至没有任何迟疑,随手将烟魔身上一一条烟索掷向光影之中沈万秋所在地方。

    “给我出来!”

    沈万秋的注意力全都在地柄雷剑之上,这时发现烟索直奔自己,不得不为之一惊。这个时候一旦受到干扰,便极有可能前功尽弃。到时对方便可以依靠烟魔轻松击败自己,取得胜利。虽说心有不甘,便为了大局考虑,沈万秋还是向旁边闪了下身子。也就在这个时候,奔雷尊手中的雷剑停顿了千分之一秒。这点时间对于常人来讲根本不值一提,但对于这种级别的战斗来讲,却是足可以决定胜负的决定性因素。莫非烟知道这一剑绝不能硬碰硬,机智的他使用烟魔身上其余的的所有烟索一齐冲向雷剑,并将之牢牢锁住,使其脱身不得。沈万秋回过神来再想抽剑,却发现自己的雷剑已然被制。眼看着剑身之上的剑势越来越弱,他的心中竟好似有千刀划过一样。除了孙长空之外,莫非烟是第二个让他有恨得牙根痒痒的对手。

    “卑鄙!”

    盛怒之下,沈万秋不由得破口大骂起来。而面对辱骂,莫非烟却不以为然,反而笑脸相迎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再说,能困住你的剑是我的本事,有什么卑鄙可言。沈万秋,今天你输定了。”

    虽然烟索因为牵制雷剑而暂时不能使用,可烟魔的双手却仍然可以活动。意光火石之间,四枚巨大的拳头一同袭向那道光影,似要将之碎尸万段一样。而就在这一关键时候,再次落入被动之中的沈万秋再猛然咬破自己的舌血,一道精血飞射而出,径直没入到奔雷尊的身体之中。也不知这家伙的吸收速度为何此等惊人,一瞬之间,那柄被制的雷剑立即增长了足足三倍。原来处于安全位置的烟魔,直接被突增的剑身一招击穿,大量的烟雾从中滚滚涌出,凡是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看得出,莫非烟已经破功了。

    “这个沈万秋难道是疯了不成!”

    眼见自己的宝贝徒儿被逼入到绝境之中,血嗜子这边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要不是规则所限,也许他已经冲入到赛场之中将那沈万秋一掌掀翻。可现在他除了坐在这里等待结果别无选择。人有时就是这么无奈,无论你有天大的本领,通天的神通,也难逃此劫。

    “烟儿……”

    “万秋,趁现在!”

    这时,一直不动声色的方惜时不禁大叫一声,看台之上立即升起雷鸣般的欢呼声。沈万秋心知良机难得,立即从奔雷尊的体内脱离,瞬身进入到烟魔之中。在那里,他看到了手扶胸章,嘴角淌血的莫非烟。

    莫非烟受伤了。

    怪不得会破功,原来刚才的剑式不仅击破了烟魔的身体,还在无意之中伤到了莫非烟的本体,伤势看起来着实不轻。也是就是为了亲眼见到自己的敌人,他才会苦苦支撑着,不然现在的他已经晕倒在地。

    率先开口的还是沈万秋,只是现在的他已经不如之前那般盛气凌人,实话实说能够与他打到这种地步的对手,恐怕找遍整个仙苑也不会超过三个。而莫非烟就是其中之一。要不是刚刚他当机立断,使用自己的精血强行提升功力,也许现在败的是他了。出于对这位难得的好对手的尊敬,沈万秋微笑道:“伤势怎么样?我这里有上好的外伤药,需要的话……”

    说着,沈万秋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瓶,随手抛给了对方。而莫非烟也没和他客气,挥手接过药来,口中随即道:“我不明白,为何这样我都赢不了。这场战斗我已经在脑海之中演练了无数遍,你不应该能战胜我的。”

    “呵呵,看来我在你的心目之上还是有些出入的。不过就在刚才,我也一度认为自己会败在你的手里,可我又有非赢不可的理由,正是这个信念让我有了战胜你的力量。”

    莫非烟苦笑了下,接着道:“这么说,在你的心目之中,我并不弱于你,对吗?”

    沈万秋点了下头,仍然温柔地笑道:“对的,你是我少有的可以认可的对手。就凭刚才的那些烟索,你就足以可以称霸仙苑的年轻一代。”

    “噗!”

    一口鲜血涌出口来,莫非烟终于还是倒了下去,而那头硕大的烟魔也如梦境一样随之消逝,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结束了!”沈万秋如释重负地自语道。

    “沈……沈万秋胜!”

    不只是现场观众,就连擂台边上的长老也没有想到这场比赛竟会如此草草地结束。不过仔细想想也不难理解,高手过招,胜败输赢往往都在一招之间,过多的较量只会降低对决的精彩与观赏性。莫非烟虽然落败了,但他的实力得到了满场的喝彩,作为授业恩师的血嗜子还是有些不太甘心,不过可以看见的是,他的脸边竟还挂着一抹欣慰的笑容。

    “烟儿,我相信在不久的半来,你一定可以赶上沈万秋,成为仙苑弟子之中的第一人!”

    “唰!唰!唰!”

    就在比赛初见分晓之了际,十根柳条枝分别从四个区域之中分射到赛场之上,这一次一直擦抹不动的皇室成员竟有了动静。掷出柳条枝的是那位金衣老者,也是这次皇室派出的五名代表之中,年纪最大的一位。此人刚一出手,立即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就连藏身于观众席之中兴浪兽都不得不轻笑道:“呵呵,这个老家伙终于出手了。金衣怒马诸葛流芳,看来这次皇室前来的目的并不纯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