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奔雷
    ,!

    沈万秋的身法在弟子之中虽然称不上极致,但比起一般人来讲还是要好上太多了。然而,就是这样的他,在烟魔狂轰滥炸几乎残忍的攻势之下,显得力不从心,几个回合下来,他的脸色已经煞白一片,这是因为连番的快速移动造成的短暂缺氧所致。可眼下看来,莫非烟的攻势一时半会还真停不下来,照这个情形下去的话必败无疑。可时间掌控者所能控制的对象必须是拥有自主意识的个体,对于烟魔这样的幻象根本束手无策。一来二往,沈万秋已经退到了赛场的边缘处,再往后两步就要掉出场外,情况着实惊险。这时,作为莫非烟的授业恩师血嗜子,脸上已经洋溢起得意的神情。按理说像他这种年纪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应该会为这么一点小小的优势而动容。可现在的情况不同,莫非烟的对手是沈万秋,只要击败了他,那他的弟子,莫非烟就是群英之首。想到这里,他恨不得站起身来,跑到赛场边上一睹这极富意义的一刻。可想到自己的特殊身份血嗜子只得作罢,庆祝任何时候都可以,现在他所要做的就静静等待比赛胜利的到来。

    “烟儿,你可要争气啊!”

    也许是血嗜子的心思太容易被看穿,坐在前面的方惜时似乎感受到了自己师叔的心理变化,不由得将头转向后方,微微地笑了下。而血嗜子则张了张嘴,并没有出声。可方惜时通过口型分明看到,对方是在向自己讲着“你输了。你输了”这三个字。而方惜时对此却不以为然,依然摆出那副憨态可掬的笑容,十分恭敬道:“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就要恭喜师叔又教导出一位绝世高徒了。”

    苍北仙苑这边为了沈莫一战而屏气凝神,但要说起最为在乎这场比胜利的,不只是沈万秋也不是莫非烟,而是郭实郭尊者。因为这场比试就是由他亲手安排的。

    与郭实同样心情的还有天幕尊府的钟吕大尊以及疾风仲尊。一方面他们给郭实许下了诺,二来他们这次来还有要事在身,那就是为自己的门派挑选一名合适的受薪者。起初他们的打算是选择沈万秋。可眼下看来莫非烟似乎更加适合这种人选。而一旦他们这样做了,就必然会引起郭实的不满,甚至有可能与他们决裂。郭大尊者的臭脾气那是世人皆之的,如果违背了他的心意,别说是他们,就算是天地双尊亲临他也照打不误。这就是郭实,一个古板,木讷,歇斯底里的老实人。

    “郭尊者,你那宝贝外甥的情况看起来有些不容乐观啊!没有想到苍北仙苑年轻一代的力量如此强劲,一个沈万秋就足以让别人羡慕不已,现在又多了一个莫非烟。看来我们并不能小瞧苍北仙苑的底蕴啊!”

    疾风仲尊接着钟吕大尊的话继续往下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莫非烟到底是什么来头,看他的功法似乎并不是苍北仙苑啊!”

    郭实眯着眼睛死死盯着擂台那个狂傲不羁的年轻弟子,口中轻声道:“关于这个莫非烟,我也不知道他的来历。从秋儿的口中我知道他的家似乎并不在初升大陆。”

    “什么?不在初升大陆?难道他还是蓬莱大陆上的子民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为何不远万里来到苍北仙苑修行求学呢?”

    面对疾风仲尊的疑问,郭实摇了摇头,随即道:“这个问题秋儿也向他求证过。可惜他只是说自己有非来这里不可的理由,其它的就不得而知了。”

    听到这里,钟吕大尊来了兴致继续道:“假如,他真是莫家人的话,那家族派他来这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苍北仙苑乃是初升大陆之上历史极为悠远的远古门派,其中埋藏的秘密数不胜数,又岂是我们所能洞察的。不过,既然能够让莫家看得上眼的,而且不惜派出这么一名优秀的族人委身入门,就说明这里面的一定有着我们想象不到的巨大利益。一个大到可以关乎整个大陆兴亡的秘密。”

    钟吕大尊越说越真,听到最后郭实有些受不了,忍不住将话打断道:“大尊,你也不要想得多了。也许,他只是一个平民百姓也说不定,我们不能因为他修为了得所以就说他是某大势力的成员。再说,就算真是他们又能怎么样,有我们天尊坐镇,他们还敢打我们的主意不成?”

    就在三人为莫非烟的身世争论不休之际,场上的战况又进入到了一个相当紧迫的阶段。莫非烟依仗自己的烟魔幻身,打得沈万秋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后者虽然没有身受重伤,但接连施展身法已经让他苦不堪言,照这个速度下去,在一千二百步之后他竟会耗尽所有的灵气与体力,并被烟魔的重拳击中,到时候他就是想赢都不可能孤了。可那烟魔并无实体,一般的攻击对他毫无作用。思前想后,他看了眼远处看台上的郭实,用力咬了了下牙齿。随即,一道殷红的血液从嘴角淌下。看到这一幕的郭实当即从座位上站立起身,惊声道:“这小子被逼急了。”

    人在极端的情况之下有可能暴发出较之平常数倍的力量,哪怕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只要机会适到好处,也能杀死一头下山猛虎。而沈万秋不是一般人,他一名如假包换的修行者,实力超群,就算是苍北仙苑的道人真人都无法与之比肩。而当这样的他被逼入到绝境之中的时候,又会酸酸何等惊天动地的神通呢?

    “奔雷!”

    沈万秋说话的声音极小,可莫非烟的听觉超乎常人,瞬间便捕捉到了这一危险的信号。虽说眼下还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但保不齐接下来会发生意想不到的突变。想到这里,莫非烟尖啸一声,身后那具烟魔幻峰竟然又在原来的基础之上变大了足足一倍。这下,幻身的头部已经探出了会场的穹顶,远远看去犹如一方魔神一般,傲视天下。

    “坠落吧,昨日之星!”

    声如雷,动如风,一拳之势地动天摇,狂风怒啸。眼见那枚几乎可以赶得上半个擂台大小的拳头直逼沈万秋的上空。现场所有人包括方惜时都不禁为之捏了一把汗。

    “嘿嘿!”

    成败一念之间,处于绝对下风的沈万秋居然神秘地大笑起来,笑声之凄厉好比幽冥女鬼一样,让人心寒。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淡蓝色的巨型雷光破天而降,刚好落在沈万秋的身上。

    “郭实,你!”

    眼见这熟悉无比的一幕,疾风仲尊率先开口,他看着郭实,目光之中似乎还夹杂着几分怨恨。停顿了几息之后,由那道霹雳腾起的烟霭这才渐渐散开,一个通体湛蓝的巨型身影,赫然呈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奔雷尊!”

    天幕十二尊者各代表一种自然的力量,疾风仲尊的力量是风,冬尊的力量是冰,而郭实郭尊者的天兆神力则是雷。钟吕大尊与疾风仲尊怎么也没有想到,郭实居然会将自己的绝技传授给了沈万秋,这下原本一边倒的战况终于有了回春的迹象。

    召唤出奔雷尊的沈万秋稳立在那道光影之中,岿然不动。在雷之力的影响之下,他的毛发由烟变蓝,甚至还有无数细小的电光流窜其间,看起来妖艳莫名。在外人的眼中,沈万秋已不再是人类,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妖怪。

    说是光影,其实奔雷尊还是有具体样貌。这位雷电幻化的妖物,呈现武士的模样,身披战甲,背负两柄长剑,与那烟魔相对而立。他的个头虽没有对方大,但气势却尤有过之。甚至,在这种情况之下,莫非烟都不禁心生怯意,两手因此微微颤抖起来。

    “怎么回来,你怎么会使用如此高深的功法秘籍!”

    沈万秋伸手梳理了一下零乱的发梢,面露狡黠道:“呵呵,就允许你有这烟魔护体,难道我不能有一技傍身吗?再说,这功法也不是从掌门那里得来的。”

    说着,沈万秋再次看向看台上的郭实,面露感激之状:“谁让我有个好舅舅呢!”

    过了许久,莫非烟才从之前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当他再次看向前方的时候,沈万秋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之前脸上呈现出的病态也消失不见了。

    “好了,现在我们又回到了同一基点之上。接下来,谁胜谁负可就要全看本事了。”

    被莫非烟追着打了大半场,现如今翻身的沈万秋终于有了机会还击,所以甫一出手便展现出了十成十的力量。奔雷尊起手拔剑,似是要使出最强一击。

    别看奔雷尊身形巨大,但身手却是格外敏捷,与沈万秋本人几乎无差。呼吸间,只见那道蓝色的光影纵身一跃飞上云霄,在达到至高点的时候,身形陡然一折,挥剑急落,直奔烟魔的顶上。宣天的力量,无与伦比的雷剑,造就了这一绝强的一招,即便是烟魔这头混世魔头,也不由得战栗起来。

    谁胜谁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