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

    以孙长空面目示人的遮天皇,满面笑容地从门外走进休息室,口气温和道:“刚才你的表现很精彩,我很欣赏你!”

    高渐飞苦笑了下,刚要说话,谁知三胖忽然插嘴道:“呵呵,老孙啊!你进来不先和我打招呼,和他套什么近乎。别忘了,一年前,你们还斗得你死我活呢!”

    遮天皇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于是赶紧改口道:“呵呵,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我们并不是敌人,所以你值得我去尊重。”

    三胖冷笑着道:“可惜啊!当时你们也不是敌人,只不过是同台竞技的对手罢了。何来的敌我之分?”

    这下,遮天皇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嘴角的笑容之中也掺入了少有的寒意,随即咬牙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事情,或许我可以替自己解释一下。”

    高渐飞刚要伸手去拦三胖,谁承想后者抢先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忘了我们是兄弟?”

    遮天皇假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道:“我当然知道。”

    “作兄弟的,本来就不应该有这么多忌讳,即便我说的话不中听。”

    遮天皇继续道:“那你到底想说什么?”

    三胖一字一句道:“我只想和你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做事之前要想清楚,该不该做。只有这样才能问心无愧。”

    遮天皇扬起嘴角佯笑道:“我做事一向都是这样。难道你不知道吗?”

    “原来我知道,但现在我不确定了。”三胖摇头道。

    “哦?这是什么道理。难道,我还能变了不成?”

    “俗话说,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现在的你,我真的看不透。所以,你还是好自为知吧!”

    遮天皇愣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微微颔首道:“好,那我先走了。”

    说话间,遮天皇身化流云,转眼之间便已消失在休息这室中,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就好像从未来过这里一样。这时高渐飞才咽了下唾沫,心有余悸道:“你这么和他说话,难道就不怕他一掌把咱们了结了吗?”

    三胖深深呼出胸中的一口浊气,伸手擦汗道:“嘿嘿,不怕才怪。”

    相比于沈万秋之前所遇的两位强敌,莫非烟的对手就要容易对付得多了。两场比试加起来时间还没有用上一柱香,可谓是一帆风顺,仍是这次传薪大会之中夺冠的一大热门。看台之上,几位德高望重的顶尖传薪者几乎都将自己的注意力投在了他的身上,唯一的悬念就是这块烫手的芋头将会花落谁家了。

    “这个小子似乎大有来头,难道他真的来自于莫家?”

    看台之上,一直迟迟未到的天幕尊府代表,钟吕大尊与疯风仲尊高居青龙区域,仍是这一次大赛到场嘉宾之中屈指可数的超级巨擘,即便是和天地双尊相比地位也相差不多。甚至有些人在私下里会悄悄地叫他们小天尊小地尊,可见二人在众人心目中的位置。

    说话的是疯风仲尊,虽然平日里二人多般不和,甚至不泛大打出手的时候。可现在,作为天幕尊府的门面,两位尊者表现出超常的默契,看上去好不和谐。

    “呵呵,如果这个莫非烟真的是莫家人的话,那他早就在苍北仙苑横行霸道了,哪里还会有沈万秋嚣张的份儿。你说是吧,郭尊者!”

    说着,钟吕大尊看向身后那位身穿杏黄色披风的蒙面人,眼中闪戏谑的光芒。

    “万秋的实力与天资有目共睹,即便没有这么多外界因素的支持,他也会有朝一日出人投地的。”

    疾风仲尊轻笑了一下,随即道:“看来我们郭尊者护短的习惯一点都没变啊!不过,说归说,在我看来,沈万秋在天份之上比起那个莫非烟还差一大截了哩!”

    郭实怒哼一声,杀气逼人道:“难道,非要我让他们两个表面给你们比比看吗?”

    钟吕大尊哑然失笑,一边拍着巴掌一边大笑道:“哈哈,如果你真能做得到的话,那我回去就让天尊赐你一个核心弟子的资格。到时,你想让自己的哪个门生晋级都成。你看怎么样?”

    郭实眼中忽然放光,神情兴奋道:“此话当真?”

    钟吕大尊伸手拔掉下巴上的一根杂毛,声如洪钟道:“我什么骗过你?”

    “好一言为定!”

    说着,郭实顶着那身杏黄色的披风一路急走,很快便没入了人群之中。钟吕大尊看了眼远处的众人,然后口中喃喃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郭实这家伙怎么还这么孩子气。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疾风仲尊撇了下嘴角,一副鄙夷表情回道:“你我又何尝不是呢?咱们两个斗了这么多年,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收手呢?”

    下一场比试,李快嘴对战朱大闯。

    随着赛事愈演愈烈,接下来的比试开始呈现白热化。经过方惜时“点拨”之后的朱大闯,实力有了质的飞跃,即便对上早已进入内门的李快嘴的快剑,依然毫不逊色。终于,在第三百二十回合的时候,朱大闯凭借自己近乎不死的身躯硬是抢进一招,并在李快嘴的胸口重重轰上了一掌。一掌之后,李快嘴立即倒地昏迷,险些丢掉了性命。不过这一战之后,朱大闯的身体也出现了不适,在他身体表面上的那层“血痂”铠甲竟开始大片脱落,修复的速度也大不如前,血痕一道一道遍布在他的身体各处,叫人不教直视。

    “这个朱大闯到底练是什么魔功,身受如此重伤居然还能屹立不倒。难道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吗?”

    眼见自己的弟子接二连三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秀之中,火髯道人心情一定是不好过的。在恨铁不成钢的同时,他也在回想刚刚对决时候的情景,不知为何,他在方惜时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些异样的神色。

    “怎么了?你开始担心那小子了?”

    方惜时不动声色,也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继续看向前方。

    “哎,不知道怎么了,从刚才开始我的心就乱跳个不停,难道昨天法戒会的惨相还会重新上演吗?”

    方惜时狠狠瞪了一眼天水道人,口气冰冷道:“你在说什么,我说了,有我在这,他们休想打苍北仙苑的主意!”

    “可是……”天水道人为难道。

    “可是什么,绝不会发生意外的,绝不会。”

    也就在这个时候,朱雀区域之外悠然走来了一个人,包括方惜时在内的三个人一齐看向对方,也正是他第一个识出了对方的身份。

    “郭尊者,你来这里作甚?”

    郭实将头上的帽子移开,露出他原本的容貌。可这么一看,火髯道人与天水道人不由得倒吸口冷气,原本好端端的郭尊者的脸上,赫然多了一块碧色的胎迹,这是之前从来都没发生过的。郭实虽然不是仙苑中人,但由于沈万秋的原因,双方来往还算频繁,发生这种变化着实出乎他们的意料。

    “郭实,你的脸是怎么了?”天水道人指着对方痴痴道。

    郭实键入有其事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随后憨厚地笑了两声,不以为然道:“没什么,只不过在练功的时候出现了一些意外罢了。方掌门,两位道人,别来无恙啊!”

    方惜时似乎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于是淡淡地说道:“郭尊者突然来访,恐怕并不只是为了和我们几个老家伙来打招呼的吧?”

    郭实又笑了笑,像一个大男孩一样天真地道:“方掌门心直口快,确实对我郭某的胃口。不过,其实这次来这里,我是有件事情要拜托你。”

    火髯道人冷笑着点了点头,手指郭实的脑袋道:“姓郭的,我就知道你心里有鬼。你这家伙臭名昭著,谁人不知道你这家伙不见兔子不撒鹰。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来给咱们请安?”

    说着,火髯道人转过头来又和方惜时道:“师兄,别听他的,灾家伙一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如果遂了他的心意,不知要出什么乱子啊!”

    方惜时一听也有道理,刚要轻吟思索,谁知这时郭实突然从袖中探出一物,这下三人的脸色彻底变了。

    “呦,看见了吗?那个天幕尊府的人似乎把他们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了。”云影子眯着眼睛,略显玩味地说道。

    “这不应该啊!按理说,这东西一直被带在天尊的身上,一刻也不离开。如果说咱们能见到这个宝贝的话,那他应该……”神来子疑惑地嘟念道。

    “呵呵,你的意思是,那个天尊还能亲自来这不成?我看那个大尊和仲尊都到场了,作为天尊的他再来可就有些多余了。”

    就在云影子和神来子两者交谈之际,一旁的血嗜子一直都没有说话。他的嘴虽然没有动,可眼睛却是眨个不停。他的眼睛在放光,绽开着血色的红光,那些红光幻化成一条条蟒蛇一样的气流,将郭实与那件神秘的宝贝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郭实,你想怎么样?”方惜时突然顿声道。

    “嘿嘿,没什么,你不要紧张,我只是想让你调换一下比赛的顺序。”

    下一场比赛,亲传弟子沈万秋对战亲传弟子莫非烟。

    比试信号甫一发出,看台之上立即发出连连的惊呼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