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王如水的劫难
    ,!

    那名自称随从,但实力惊人的神秘杀手,微笑地看着前方奄奄一息的王道人,口中说道:“嘿嘿,看来情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这不是挺简单的吗?居然还需要我亲自出马,真是浪费我的时间。”

    说着,那人挥动着手中的乌金短刀,一步一步朝王道人走去。他这人平时杀人的时候,不喜欢一招将对方了结,而是愿意一点一点折磨,残害,直到目标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再下杀手。只不过上次杀文来弟子的事情是特殊原因,不能耽搁,所以才会一刀致命。

    王道人手扶着淌血的胸口,嘴中不时冒出些血沫,样子十分虚弱。眼见杀手就在眼前,他不禁惨笑了一声,随即道:

    “我在苍北仙苑之中混了一百两百年,居然还不知道苑内居然有你这样不世的高手,真是惭愧啊!”

    那人冷笑了一声,接着道:“呵呵,那确实不能怪你,因为我的存在,就是为掌门他老人家服务的,哪里需要我,我才会出现在哪里。只是这一次掌门他好像高估了你的实力。所以说,你就安心地去死吧!”

    刀刃掠过,发丝飘落,再看乌金刀所在地方已经空空如也,杀手看着远方的那道人影,眼睛之中立时爆发出灼热的光芒,口中喃喃道:“这……怎么可能,你明明已经失去反抗的力气了啊!”

    在不远处的空地之上,王道人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大舒一口气道:“好险,差点就要栽在这家伙的手里了。”

    “去死!”

    杀手彻底失去忍耐,随手将那柄乌金刀掷向王道人在所在位置。刀如箭,刃如冰,所过之处无不是飒风凛凛,杀气逼人,单是刀上的气势也足以将一般人的胆识吓破。

    可此招的高明之处并不只于此,因为在刀飞出之时,杀手同样也动了。他的速度十分之快,竟可以与头顶上方的乌金刀并驾并驱,不逞多让。于是乎,一个简单的掷刀动作,一下子变成了两招。要想在同一时间,对付这两大威胁,对于王道人来讲,还是太过勉强了。

    “我就不信你还能接得住!”

    就在杀手即将达到王道人面前的时候,奸诈狡猾的他倏尔一闪,居然凭空消失在原地之中。而这个时候,半空之中的乌金刀刚好落下,直劈王道人的面门。

    “想凭这点把戏要我王如水的命,恐怕你还太嫩了些吧!”

    说话间,王道人回身一转,伸手腰间掏出一件锃亮兵器,仔细一看,竟是一柄精钢宝剑。这柄宝剑质地柔软,绵薄无骨,拿在手上就像一截白绫似的。可这件武器一旦落到王道人的手中,便立即成为了另一个模样。只见他挥手一卷,精钢柔剑已经将那柄乌金刀团团困住,彻底打消了它的攻势。

    然而就在这时,王道人耳边突然响起了了一道裂帛般的尖啸声,瞥眼一看,竟是那名杀手动掌袭来,力贯千钧。

    这一刻,王道人只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被那道掌风击破了,一道殷红的血液顺势从耳道之中溢了出来。

    听觉仍是五感之一,一旦受损将会极难恢复。王道人深知此理,于是赶紧转腕挥剑,将柔剑之中的那柄乌金刀戳向那名杀手的掌风之中。

    “啊!”

    杀手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即便对方能成功接下自己的刀式,也会因为暂时的欣喜疏忽大意,进而失去反抗的余力。可是显然,他小瞧了这名王道人,对方不但没有掉以轻心,甚至还可以在呼吸之间想出最好,最快的应对之势,实在叫人佩服。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无暇顾及那么多,如果再不缩手的话,自己的乌金刀恐怕就要将自己的手掌绞成肉酱了。

    多年的刻苦训练,以及上千场的实战经验,使得这名杀手练就了一身过人的反应神经。眼下蝗情况虽然危急,但绝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方。也就在千分之秒的瞬间,他的身体突然仰倒在地,随着一起跃起的右腿,刚好踢中自己的乌金刀,后者“噌”地一声飞上高空,身上的力道也随之化解。

    可是,王道人岂是他想象中那般好对付,这边才化解了刀式,这边精钢柔剑已经缠在了他的那条右腿之上,牢牢锁住,使其彻底无法动弹。

    “你!”

    作为四肢之一,腿是一名杀手不可获缺的部位。一个失去右腿的人,不但不能再杀人,就连正常的生活起居都将成为问题。他自然知道那柄精钢柔剑的厉害,现在的他稍一动弹,柔剑的剑刃便会没入他的血肉,骨骼之中,将其绞成碎屑。想到这里,他竟放弃了抵抗,如死鱼一样平躺在地上。

    “嘿嘿,我王如水在道人之中修为虽然不是最高的,但手段一定是最狠的。怎么样,方掌门交待给你的话没有错吧?凭你,还杀不了我的。”

    那名杀手轻哼了一下,也不说话,只是摆出一副十当鄙夷的样子。

    “哎呦,死到临头,没想到你还这么有骨气。要不,我想从你的小腿上切下点肉来。这里位于仙苑深处,经常有野兽猛禽经过,刚好可以用你的肉你喂他们。”

    杀手终于抬起头,用力瞪了对方一眼,口气冰冷道:“要死要剐,悉听尊便。有本事,就别折磨我。”

    王道人一看对方都这样子还在这里耍威风,不由得哑然失笑,过了好一阵才道:“哎,我王如水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善人,但杀人放火之类的坏事还是不屑去做的。况且,杀我并非你的本意,我与你也没有过什么过节。所以……”

    “所以你要放了我?”杀手望着王道人,激动地说道。

    “你想得倒美。这样吧,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答案满意的话,我就放了你。”

    杀手转动了两下眼珠,稍微想了想,而后道:“事先声明,我绝不会做出背叛他老人家的事情。其它的,我也要看着回答。”

    王道人早就知道对方不会轻易答应自己,他点了点头,握剑的手掌稍一用力,靠近剑锷的小腿部位立即渗出一道血流,而杀手愣是一声也不哼,就连大气也没有喘。

    “呵,还是个硬骨头。看来,我得用点狠招了。”

    说罢,王道人刚要加重力道,谁知那名杀手立即松口道:“别别别,有话好好说,咱们可以商量。”

    王道人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是谁?”

    杀手道:“我只是方掌门的一个随从罢了。”

    王道人狐疑道:“随从?你当我是傻子吗?我在仙苑之中这么多年,也没见过他有什么随从。再说,就连有,也应该是本苑弟子担当,怎么会请你这么个陌生人。你在骗我!”

    说着,王道人又想故技重施,抽离柔剑。这下,那名杀手彻底慌了神,赶紧求饶道:“不要,我说得都是真的。我是方掌门的远方表亲,他说都是自家人,用着放心。”

    王道人看着对方那双惊慌的眼睛,冷冷道:“真的?”

    杀手坚定道:“千真万切。如有不实,我愿被天打雷劈!”

    “好的,这个问题就算了。那我问你,最近方掌门都交待你什么事情了?”

    杀手稍一迟疑,王道人那边就开始用力,杀手不敢有所隐瞒,于是连忙道:“杀……杀人。”

    “都杀了些谁?”

    杀手道:“我也不不太清楚,大多都些其它门派的弟子,真的!”

    “什么时候开始的?”王道人接着问道。

    “就是传薪大会开始的前一天。”

    “你杀人,难道就没有人发觉吗?这些弟子一般都是跟着各派的掌门首脑前来,如果他们死了不见了,肯定会亲力调查。”

    杀手显出一副无辜状,随即道:“这个我就管不着了。反正,我的任务就是杀人,其它的我一概不知。”

    王道人抚了下花白的胡须,轻声“嗯”了一下,表示认同。

    “好的,最后一个问题。”

    杀手眼中不禁放光,立即道:“快说,只要我知道,我一定告诉你。”

    王道人将看向对方的眼睛抬了起来,接着投向近处的竹林之中,口中轻声道:“既然方掌门早已料到我不好对付,那他这次一定会准备第二手方案。那么,这个躲在竹林之中的人,究竟是谁?”

    此话一出,竹林之中立即响起悦耳的笑声。随即,整个区域之中狂风大作,边上的水泉溅起层层大浪,不停地拍打着岸边,似乎在向王道人警示着什么可怕的东西。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居然将那众多的竹子压得弯下了腰,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立时显现在王道人的面前。

    “你怎么才出来,快,快救我!”

    杀手见到那人的那一刻,显然是相当兴奋。他知道,自己终于有救了。而王道人手中的柔剑仍然一点也不该懈怠,他知道,自己最危险的时候到了。

    三胖好不容易将高渐飞扶回了休息室,别看他的外形惨不忍睹,但其实只不过是些皮肉伤,五脏六腹几乎没有受到折损。在清洗包扎完毕之后,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影忽然进入到他们的视线之中。

    “孙长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