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弃权
    ,!

    炸声消湮,尘埃落定,当众人再次看向赛场之上的时候,一个深达数丈的巨大土坑赫然呈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高渐飞人呢?”

    不只是三胖在这么想,所有在场的观众在第一时间都在寻找高渐飞的去向。可是,刚才杀身云影威力实力太大,即便场中的尘土已经基本散尽,但随处可见的碎石瓦砾仍然将场上搞得狼藉一片,别说是人,就连场内场外的界限都变得不再那么明朗。看到这一惊天动地的强力杀招,一些传薪者不由得倒吸口冷气,就算让他们正面迎上这种级别的招式,恐怕也难以全身而退吧!

    “这个嘲庸还真是有些危险,谁要是把他收入门下,岂不是等同于给自己埋下了隐患!”

    一名传薪者喃喃道。

    “呵呵,你看你那胆小如鼠的怂样,还亏你是苍北仙苑的专门邀请的贵宾上客,真是给我们丢面子了。”

    先前那人听罢之后相当下悦,再加上旁边有自己的贴身随从相伴,更是羞愤难当,二话不说,他竟将自己的成名兵器斩首索祭出,拿在手中面红耳赤道:“姓王的,我看你是个人物,不和你计较。如果你再出言不逊的话,就休怪我这铁索翻脸不认人了。”

    那个王姓传薪者也不含糊,眼见那条闪着夺人银光的铁索近在眼前,他同样将自己的随身武器亮了出来。这下,先前的那名传薪者,眼中立时显现几分忌惮,口中轻声道:“追命火炮?没想到你会把这玩意带来。”

    王姓传薪者冷冷笑了笑,得意洋洋道:“算你还识货!你以为追命火炮不擅长一对一的单挑我就不带了吗?别忘了这里是看台,即便火炮发动的时间略长,但凭你的身法恐怕还逃不出追命的攻击范围。怎么,还要打吗?”

    手持斩首索的传薪者四下看了看,发现除了自己和对方的随从之外并没人注意到他的动作,稍作停顿,他这才恶恨恨地瞪了那个王姓传薪者一眼,口中道:“算你厉害!回头咱们走着瞧!”

    成功发动杀身云影的嘲庸率先出现在赛场之上,此刻他手中的那一枚六十四面物件已经不如刚才那般“嚣张”,自转的速度也明显下降,几乎看不到有雾气从中喷吐出来。而作为操纵者的嘲庸则是面色惨白,目光无神,嘴角处还残留着一点血迹,显然刚才的全力一击让他同样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嘲庸用力抿掉嘴上的血痕,面对着那个巨大无比的深坑,强颜欢笑道:“呵呵,跟我斗,你还嫩点。”

    说着,他将手掌突然握紧,这才将那个物件停在掌心之中。紧接着,他立即闭目养神,顺便倾听比赛的结果。

    朱雀区域之中,站了好一阵的神来子终于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他的双眼发直,嘴巴微张,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战斗之中回过神来。过了许久,他才恍然道:

    “师兄,你怎么会把自己的本命发宝六四魔方交给嘲庸呢?”

    云影子朗声一笑,伸手拍着神来子的肩膀,开口安慰道:“一场比试而已,不要太当真啊!刚才的杀身云影虽然威力惊人,但凭嘲庸现在的修为,还无法将之摧动到极致。如果那小子运气好的话,应该不会死的吧!顶多就是以后不能修炼了呗!”

    神来子眉梢一振,口气略显责怪道:“师兄,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好歹,高渐飞也是我们仙苑的弟子,他来比赛,除了寻找传薪者,也是为了给咱们门派争光添彩啊!如果他知道我们这样对待他,岂不是要一头撞死?”

    云影子收回笑容,显出一副可怕的样子,就连他搭在神来子肩上的手掌也变得尤为狰狞,一条条像蚯蚓一样的青筋当即遍布在他的手背之上。

    “自古以来都是胜者为王,弱肉强食。嘲庸凭自己的本事赢下比赛,这有什么不对的吗?再说,大会规定,并没有禁止使用法宝。不管是你的还是我的,都能拿到场上供参赛者享有。如果你真为那名弟子抱打不平的话,那你就把你的青云靴给他吧!”

    “呵呵,师兄,你以为我不敢吗?”神来子忽然回道。

    “嘿嘿,真可惜,那个叫高渐飞的能不能从坑里爬出来都不一定呢!”

    神来子目光如炬,盯着自己的师兄,声音颤抖道:“你!”

    三胖已经有些坐不住了,高渐飞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迟迟没有出现,这让他心中颇为煎熬。现在他恨不得立刻跳入到赛场之上,只是从刚才到现在,兴浪兽就一直阻拦着他,不让其轻举妄动。

    “兴浪公子,你为什么不让我下去啊!就算是那帮长老,也找不见老高啊!”

    兴浪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正是没有表情恰恰只可以说明他此刻的心情,他的预感同样不太好,高渐飞究竟怎么样,他也说不好。

    “再看看,兴许还膛转机。我觉得,高渐飞那人并没有你想象中那般脆弱。”

    三胖立即道:“什么?这还叫脆弱?那么大的爆炸,说句难听的,难保个全尸就已经不错了。我真怀疑老高已经遭遇了不测。不行,我等不及了。”

    说着,三胖伸手进到自己的衣服里面,刚要去撕那张黄符,兴浪兽目光一冷,前者的身体就好像一下子掉入了寒潭之中,彻底不能动弹,只能眨眨眼睛。

    “公子,公子,你放开我!”

    兴浪兽道:“我说了,再等等看。如果万一高渐飞出现意外的话,我自会出手。”

    三胖面露喜色,激动道:“真的吗?公子你真的没有骗我?”

    兴浪兽点了点头,一字一句、掷地有声道:“我兴浪兽说话从来都是说一无二!”

    就在他将目光重新投向赛场之上的时候,一道幽幽的红光忽然闯入到了他的视线之中。

    “快看!”

    随着兴浪兽的话,三胖递目一看,呼伦贝尔那个一眼望不到底的深坑之中真的出现了异样,只见在深坑的边缘处,一道红色身影一点一点,慢慢移动到赛场之上。这下,在场观众全部哗然,就连不远处的嘲庸也显得震惊不已。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甚至想为对方鼓掌庆祝。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何这般坚挺?”

    当最后一步踏上赛场之上的时候,混身浴血,不时还会散发出几道浓烟的高渐飞,终于瘫倒在地上、而之前那些分布在赛场之上的烟色灵气,此刻只剩下极少的一部分,老弱残兵似的依付在高渐飞的身体表面,时不时地还会幻化成各种各样的形态。

    当高渐飞再次看见头顶上方蓝天白云的时候,他的脸上不禁流露出欣喜的笑容。从小到大,他从未像今天这般庆幸自己还活着,原来生命的价值是如此巨大啊!

    “哈哈哈!我高渐飞没有死,我高渐飞还活着!”

    就在这时,一道“阴云”不合时宜地挡在了高渐飞的面前,后者不用看都知道,那是嘲庸魁梧的身材。

    凶煞又来了!

    “呵呵,恭喜恭喜,你没有死,真是太好了!”嘲庸虽然在笑,但是他的笑容之中明显掺杂着几分怒意。他怎么也想不通,在经受了自己最强一击的杀身支影自爆之后,对方居然还能回到赛场之上,甚至可以与自己笑脸相对,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嘲庸,已经输了。而且输得一败涂地。自打进入到仙苑之后,他还从未经受过种挫败。看着地上那个满脸笑意的年轻小伙,他恨不得将之碎尸万段。

    “高渐飞,是你输了!”

    说罢,嘲庸擤拳直轰对方面门,可就在拳尖距离高渐飞要害不到一寸位置的时候,后者突然道:“我弃权!”

    高渐飞投降了,高渐飞放弃了,高渐飞败了。这一惊人的讯息立即传入到现场众人的耳朵之中。而这时的嘲庸已经不能再次挥拳,因为他的那只胳膊已经被裁判长老一掌拉住。

    “好了,人家已经弃权了,你就放过他吧!”

    嘲庸看着身后的长老,眼中闪出几分挣扎之色。他恨自己没能早一点下手,不然高渐飞已经是自己的拳下忘魂了。而只要高渐飞还活着,他真正输掉比试的就是他。

    输得歇斯底里。

    看台之上,忽然略下两道碧芒,一直蠢蠢欲动的众多传薪者终于有了动静。

    “高渐飞受薪!”

    “高渐飞再受薪!”

    “不!”嘲庸心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

    看到场中这一幕的兴浪兽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露出会心的笑意。而边的三胖仿若冰释一般,重获自由之身。二话不说,他连跑带滚,直接冲入到赛场之上,小心翼翼地将高渐飞从地上搀扶起来。

    “老高,你可吓死我了!”

    看着三胖目中含泪的模样,高渐飞憨厚地傻笑了下,露出前面几颗被爆炸熏烟的牙齿。

    “哈哈!”

    冬天的泉水冰凉刺骨,哪怕有一滴落在身上,也会觉得冻彻心扉。泉水边上,王道人混身**地跪倒在岸上,口中大口大口喷涌着新鲜的血液。

    在他的面前,是当天那天神不知鬼不觉,斩杀两名文来弟子的神秘人。此刻他手持一柄乌金短刀,恃刀以立,目露凶光,犹如凶煞一般,骇人极致。

    “果然,掌门还是派你来了!”王道人面色铁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