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黑白大战
    ,!

    高渐飞手中所使的烟剑,本来就是自己体内烟色灵气高度凝聚之后的产物,就算被外力折断损毁,也能在极短的时间之中修复完全,而威力丝毫不受影响。而现如今,“烟神天煞”甫一祭出,那枚原本闪烁着金属光芒的烟色剑体,立即瓦解涣散,化作一缕缕精纯纯的烟色灵气,环绕在主人的身边。

    嘲庸分身来至,数量之庞大,实属罕见,就连台上的云影子都不得不为之一振。整个赛场之上,恐怕都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一招厉害的了。而一次性召唤出如此众多的分身,不管是对使用者还是法宝本身,都是极大的消耗。就算他能顺利赢下这场比赛,那接下来的大会他又该如何应对呢?

    “雕虫小技!”

    高渐飞打眼一瞧身边的“云影”,嘴角之上竟是显露出几分轻蔑。随即他的眼中寒光一闪,周边庞大数量的烟色灵气立时收到命令,灵蛇出洞一般飞掠向四面八方。

    烟色灵气在飞行的过程之中速度变幻,时而为剑,时而为矛。而随着它们的每一次变化,烟色灵气的攻势便会凌厉数分。由于行动太快,空间之中接连响起无数起尖啸,此起彼伏,使得场外观众心神难宁。

    激化之后的烟色灵气无竖不摧,更何况是那些虚无飘渺的云影分身,更是形同虚设。几个回合下来之后,嘲庸的分身已经被去了十之**,只有有限的几个在还在那里苦苦支撑,不过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在这些分身之间,高渐飞发现有一道身影显得尤为清晰,此刻的他正在分身之间大口喘气,却又不敢发生任何动静,生怕被对方发觉。见到这一幕,高渐飞微微一笑,伸手朝空中一抓,烟剑再次出现在他的手掌之中,只是形态有些飘忽,似乎还没有完全定型。

    “我说师兄,原来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师弟我可是太失望了。”

    话音一落,高渐飞振臂挥剑,一招过后,最后的那几道分身云影也终于消失不见,现在他的面前,就只剩下一个嘲庸,一个看起来已经穷途末路的内门精英弟子。就连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沦落到这般田地吧?

    “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了吗?呵呵,实话告诉你,我手中法宝的厉害,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高渐飞不屑地笑了下,脸上的图腾在这种情况之下显得甚是狰狞,他摊开双掌,口气温和道:“有什么底牌就全部拿出来吧!我会一并将其击破。”

    嘲庸不知道对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从这架势来看此式非同小可,逼得他不得不全力以赴。这时,只见他伸手探入到衣服之中,拿出一个巴掌大小、浸润着白色光芒的物体。这个物件之上有八八六十四个平面,每个平面之上都开有一个细孔。在嘲庸的摧动之下,掌中的物件飞速旋转,随即大量的白色烟尘肆意飞溅,瞬间便将半个赛场笼罩起来,与高渐飞周身的烟色灵气想开鲜明的反差,一烟一白,十分醒目。

    高渐飞的发丝被携着云雾的烈风吹得摇摆不定,随着那个物件的动转速度加剧,他那原本轻佻的面容之上不由得增添了几分阴沉。

    “果然,核心弟子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啊!”

    高渐飞脸上的血印红光一闪,手中烟剑全力斫下。与此同时,赛场之上,那些原本被烟色灵气占据的部分,立即显现出无数柄一模一样的烟剑,与高渐飞一同,攻向中心处的嘲庸。

    “烟神天煞剑!”

    由于大量的烟色灵气发动,以至于场中的白色雾气被冲得溃不成军,很快更只剩下中心处的那一点。而嘲庸只凭着这一点,与高渐飞的烟神天煞剑一较高下,实在有些螳臂当车的意思。可当白色光芒被压缩到极致、嘲庸手中的物体即将被一击击破之时,奇迹出现了。

    从刚刚开始,那个六十四面物体这一直都在顺时针旋转,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物件陡然一滞,随即朝着另一个方向转去。不知是什么原因,逆时针旋转之下的白色物件威力大增,高渐飞的烟神天煞剑非但没有得逞,反而还被物件之上、孔隙之中喷发出来的无数雾气全部弹到外面,并且吹得魂飞魄散,丁点不剩。

    神来子见此情形不禁看向自己的身边的云影子,一脸不悦地说道:“师兄,这也是你教给他的?”

    云影子憨厚地笑了笑,语气轻俏道:“嘿嘿,教替身云影的时候,顺便就一同传授了。一个是替身,一个是杀身,我感觉挺适合他的。”

    神来子声色俱厉道:“可你为了赢下比赛,也不能教他这么危险的招式啊!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谁能担当的起?”

    云影子仍然一脸淡然道:“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杀身云影一出,谁也不能阻止。”

    全场众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到了嘲庸一个人的身上,此刻只见由他所制造的世大云团之中,竟好似有无数人影在其中快速跑动一般,可稍一眨眼便就消失不见了。如此一来,常人看上一会儿便有一种眼花缭乱的错觉,别说是对战,就连自保都难了。在此情况之下,高渐飞虽然有凶兽精血加持,实力大增,但仍无法得其法门,只能暂时拉开距离,远远地站在一旁。

    “来啊!来啊!刚才你不是很牛气吗?现在我的杀身云影已经发动了,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将它击破的!”

    嘲庸心念一动,云团之中的一道杀身云影如利箭一样射向高渐飞。此刻,高渐飞虽然全力以赴,可对方的攻势实在达过凌厉,根本不容他有半点反应机会,只见那道分身挥拳一砸,万斤重的力量一下子便轰向高渐飞的眉心。

    对方这是要让他形神俱灭啊!

    想到这,高渐飞再也无法淡定,直接提剑横在自己的头顶前方,直击那记致命杀拳。

    “砰!”

    嘲庸的杀身云影固然强大,可高渐飞手中的烟剑也不是等贤之辈。即便在如此巨大的劲力之下,形态尚未凝聚的烟剑仍然抗住了这一关键的一拳。而高渐飞的脑袋就在他后面不到一寸的位置处,哪怕拳上的力道再再大上一分,恐怕他就要脑浆迸裂了。

    “好险!”

    死里逃生的高渐飞心中大舒一口气,刚要反客为主,谁知面前的那道杀身云影突然咧嘴一笑,而后整个身体瞬间炸裂开来。

    “轰!”

    包括高渐飞在内,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意识到杀身云影居然还有如此不为人知的后招。那一道爆炸所产生的威力,绝不低于一个天人境弟子自爆身体的所产生的破坏力,甚至更难对付。巨型的火光犹如出笼猛兽一般探入到天空之上,形成一朵炫丽的火色云彩,照亮了大半个苍北仙苑,哪怕是在山腰处旅店的宋震霆也能感应得到。

    “我说家里的,仙苑上面是不是又有什么不世的弟子出现了,真不知道这些后起之秀是吃什么长大的,小小年纪竟都有这等神通,真是羡煞我等。”

    庄如玉端着满是青菜的木盆从后院,走了出来,后面的碧绦公子则提着装着清水的木桶紧随而至,好不容易将重物放下,这才坐在一旁的长条凳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想我碧绦公子英明一世,怎么会落到给旅店打杂的地步呢?不行不行,我不干了。”

    庄如玉将那张满是赘肉的脸庞转向对方,神情古怪道:“怎么,难道你把我爹临终前的话都给忘了吗?他让你好好照料我,难道你想让他老人家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吗?”

    眼见庄如玉眼中泪光婆娑,碧绦公子赶紧道:“好好好,我听你的就是了。不过,你怎么不再请些伙计呢?就凭咱们几个,根本支撑不了这么一家客栈的。”

    这时,宋震霆接过话茬说道:“哎,从上回的事情我就已经明白了,绝不能再上无辜人卷入到这里来。就算我们苦一点,累一点,也总比把别人带到这个是非之地强得多吧!”

    碧绦公子抬起头来,用一种赞许的眼光看向宋震霆,接着道:“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替别人着想。看来庄小姐跟着你是没错的了。”

    宋震霆看了他一眼,脸上的喜色依然可以辨认。而一旁的庄如玉似乎有些羞涩,不禁将头低向胸间。

    “终于到了。”

    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三人同时递目观瞧,只见一男一女两个人赫然站在店门跟前,看他们一身风尘朴朴的样子,似乎是远道而来。

    “请问二位客官,有什么需要?”没了伙计,宋震霆只得自己出去迎客,一脸笑意地问道。

    “随便给我们整几个菜,越快越好,吃完我们还要上山。”

    宋震霆上下打量了一眼二人,发现二人除了身后所背的毛毡之外似乎并没有异常的表现。可就在这时,灰烟色的毛毡之中突然一动,一个浑圆的小脑袋瓜随之探了出来,只见这人头上一根毛发也没有,脸颊两侧还生有鱼鳞似的甲片。

    “我要吃鱼,吃好多好多的活鱼。你说好不好啊长空哥哥!”

    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