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魅影婆娑
    ,!

    无论是火髯道人还是天水道人,当见到方惜时手中那一本泛黄的,不起眼的书册之时,脸上的阴沉立时又加重了几分,就好像刚刚见识过世界末日的样子似的,异常凝重。愣了许久,天水道人这才说道:“师……兄,这不会是……”

    方惜时再次晃了下手掌,那本书籍居然已经消失不见了。对方这种近乎于魔术一样的伸手确实让天水火髯二人大开眼界,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兄除了专心武学修行之外,居然还对这种旁门左道的东西感兴趣,真不清楚,对方还有多少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呢?

    “我说过让你们放心。只要我不让,谁都休想从我的手中夺走它!”

    脸上有了神秘图腾加持之后,高渐飞的实力陡然增高数倍,越战越勇。再看另一边的嘲庸似乎已经失去了昔日那种不可一世的强大优势,近几十招内已经被对方完全压制,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现在,他觉得自己的双手滚烫无比,就像浸泡在铁水一样,剧痛难当。他所希望的,就是能将它们探入到凉水里面,好好镇一下,不然过不了多久,他的两只手臂就要因为血液过热而经脉暴裂了。

    “滚开!”

    好不容易多退出一步的嘲庸轻挥臂攥拳,一道耀眼的红光顺势从肩头之上一直涌入到拳尖位置,进而化作一道凌厉的劲风,硬是将面前的高渐飞逼出了两三丈外,踉跄地落在地方,脸色苍白。现如今,分布在他面部的血色奇异图案已经有些模糊。可以看出,现在如今的高渐飞是相当不好过的,仿佛在这种状态之下,每过一秒都是格外的煎熬。而在台下的三胖已经微微握紧了拳头,不由得为自己的同伴掐一把汗。

    “老高,你可得挺住啊!”

    相比较于三胖的焦急心态,旁边的兴浪兽倒是从容了许多,脸上不时还会有笑意流露,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呵呵,想要在短时间内获取强大的力量,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能呢?你们就知足吧!当初孙长空受了我的精血侵体之后,差点就要活活脱水而死。和他相比起来,这点痛苦简直不值一提。”

    三胖扭过头来,看了下兴浪兽,然后若有所思道:“难道那天晚上孙长空掉入水井之中,就是因为你的凶兽精血所致?”

    兴浪兽点头微笑道:“呵呵,现在你们在三个都可以算作是我远古凶兽一脉的传承,身负历史重担,缺一不可。孙长空的超强恢复能力,高渐飞的不竭动力,还有你身上的异能。一旦三者合而为一,将会产生惊天动地的破坏力,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哪怕是放眼于整个凶兽世界之中,恐怕也能数得上,所以说,你就不要抱怨了。”

    随着兴浪兽的话,三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膛,只见那上面居然贴着一张巴掌大小的黄符,其上绘有朱砂所绘的神秘咒文。这时,他皱了下眉头,随即看向对面的人群之中,他好像已经看见对方了。

    “孙长空,我们等着你呢!”

    暂时脱离高渐飞急攻之势的嘲庸甚至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双臂一振,直接插入到地面之下,就像刺破一张宣纸那样简单。随即,地面之下冒起滚滚烟烟,并有莫名的焦糊味隐隐浮现。

    他的手实在太烫了,烫得他骨头几乎都要化掉。他本想用水来给自己降温,但无奈这里条件不允许,只能先用擂台下的泥土顶替一下了。

    “该死的小家伙,到底是吃了什么药,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不行,我得换个策略,不然形势不容乐观。”

    看出了嘲庸的真实意图,高渐飞并没有趁人之危,而是远远地站在一旁,手持烟剑,并以一种事外人的模样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就如同幼龄时观察森林之中的昆虫一样,专注?专注且饶有兴致。

    “你的手是怎么回事,或许我能帮一下你!”

    嘲庸冷笑了一声,随即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不屑道:“猫哭耗子多管闲事!用不着你的帮助,我照样能将你撂倒!”

    高渐飞挥了下烟剑,目光直对剑刃道:“好,我倒要看看!”

    嘲庸面色一凝,原本的冷笑突然变成了一种极为嚣张的大笑,紧接着他的整个人都进入到了近乎疯狂的状态,如同一枚炮弹一样径直冲向高渐飞。

    “呵呵,只有这点能耐吗?那我只能说抱歉了,看招!”

    这回,高渐飞手下再也不作保留,执剑直逼对方的面门死穴。现在的他甚至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只要嘲庸再向前走上一步,烟剑便可以摧枯拉朽地将对方的脑袋刺个对穿。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高渐飞的眼前猛然一花,原本独身一人的嘲庸,摇身一变,居然变成了四个。而且其中一个,也是最靠近的那个人,直接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抗下了那一记剑招。场上,登时血溅三尺之外,一股让人作呕的血腥气随即弥漫了整个赛场。

    当高渐还没有来得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的左右两肋之上便同时传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等他低头向下看的那时候,高渐飞这才发现,两只沙锅一样大的拳头赫然出现在自己的弱肋下方。一时间,别说是战斗了,就连站立的力气都消失不见了。一口血箭夺口而出,喷在对面那个被贯穿了头颅的嘲庸。可让他疑惑不解的是,明明就已经身受致命伤,可如今的他居然还能若无其事地傻笑着,死死地看着他,恨不得将他烙在自己的脑袋之中。

    这时,高居朱雀区域最上方的三位仙苑老资辈,其中之一的云影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之大,响彻云霄。

    “哎呀哎呀,看来我这不聪明的徒弟终于长脑子了。”

    这时,神来子苦笑着摇了摇头,略显同情地说道:“真是苦了对面那个孩子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内门弟子,居然能够得到三子之一,云影子的替身云影作为法宝吧!有了这宝贝,嘲庸那孩子想要多少分身就有多少分身,只要体内灵气允许,?甚至可以无穷无尽地召唤下去,直到将对方活活耗死为止。师兄,你也真是太不人道了吧!”

    这时,另一边的血嗜子轻嗤了一声,接着道:“我说你不会现在才知道这家伙的本性吧!和善的外表之下隐藏的是深汪可测的阴谋。谁要是胆敢信任他,那也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也交给了他。”

    云影子也不狡辩,在他看来,只要能达到目的,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是值得的。更何况,替身云影只是一件短时效的低级法宝而已,只要时间一过,那些分身就会自行消失。只是他不知道高渐飞是不是了解这其中的实情罢了。

    “嘿嘿,妙主意馊主意,能解决问题的就是好主意。如果你连我的替身云影都能破解的话,那你就是当之无魁的内门第一人了!”

    无论是精神还是rou体,接连的打击让高渐飞几乎战意崩溃,而令他更加注意的是,第四个嘲庸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在上面!”

    高渐飞猛然抬头,只见一个陨石一般的巨大烟影豁然降临,迎头而来。这要是被正面砸中,就算不死恐怕也要混身骨骼尽碎了。可现在,他的剑和身体都被这些神秘的分身给完全禁锢了了,要想在一瞬之间从他们之中挣脱出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他现在有伤在身,就算能逃过眼前的一劫,也未必能撑到接下去的比赛。想到这里,他的心中真的有了放弃的念头。可就在这时,一道灵光猛然在脑海之中上闪过,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即响起:

    “不要被假想迷惑,真身只有一个!”

    “兴浪公子!”

    听到对方声音的刹那,高渐飞兴奋得几乎从地上跳了起来。原来,依靠着高渐飞身上的凶兽精血,兴浪兽可以随时与其构建精神互通,方便无比。而在对方的提醒之定,高渐飞终于看到了希望,一时间,他的面部七窍之中再次涌淌出新鲜的血液,刚一注入到那枚图腾之中,便引起了剧烈的变化。

    “死开!”

    也不知高渐飞从哪来的力气,他居然只凭体内的一道气劲便将周围的三人全部震开,唯有天上的那道烟影没有受到影响。不过,高渐飞并不意外,而这也是他最希望的情况。他要与嘲庸,展开最后的残杀对决。

    “好家伙,不过,你还得认输!”

    空中的嘲庸眼见自己的三个分身被一起破除,心中不由得大为震惊。可现在毕竟是在赛场之上,由不得太过感叹。想到这里,他的胸中再次光芒大作,熠熠生辉。随即,与他长相一模一样的云之分身如同雪花一样出现在广阔的苍穹之中,转眼之间已经将高渐飞团团包围,后者看起来再无胜算。可就在这时,高渐飞非但没有放弃,反而将剑摊在自己的掌心之中,心中默念道:

    “烟神天煞解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