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 杀纶
    ,!

    玄天门的人已经不敢再动,而陈经纶以往的嚣张气焰也一起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由衷的强烈忌惮。陈经纶无法保证那个白衣人是否会像对付自己的门人一样,现在的他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活下去。

    “你别乱来,你可知道我是玄天门的少主。如果得罪了我,我爹一定会诛你全家的!”

    兴浪兽左右看了两眼,确定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之后,这才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道:“主实话告诉你,我连自己爹娘的模样都记不得了,如果你能帮我找到他们,那我得对你千恩万谢呢。”

    陈经纶一看来硬的不行,于是立马改换态度微笑道:“呵呵,晚辈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您也不要当真嘛。改天有空的话,可以来我门中一叙。到时,我一定让我爹设宴款待。”

    兴浪兽不屑道:“呵呵,我身上虽然没什么钱,可还不差你那一两顿饭。”

    陈戏纶赶紧陪笑道:“对对,前辈说得对,前辈贵为圣体,怎么可能食我等人间烟火。这样吧,如果今后前辈有什么地方可以用到我玄天门的话,就尽管吩咐。我和我爹一定会倾力相助的。”

    看着对方那一脸谄媚的笑容,兴浪兽轻哼了声,接着道:“不要张口闭口就是你爹你爹的,你好歹也是个少主,怎么能老躲在令尊的阴影之下。这样的话,你是一辈子都超越不了他的。”

    陈戏纶心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对我指指点点。可无奈对方实力摆在这里,他也不好表现得太过不满,只得勉强笑道:“家父是蓬莱大陆之上少有仙人之躯,不知有多少绝顶高手想要得到他老人家的境界。我虽然天资不凡,但和他相比地起来还是相差甚远。我也不求别的,能有他老人家十分之定的风彩,这也就知足了。”

    看着二人一回一答的样子,旁边的三胖忽然间有种错觉,好像他们并没有针锋相对,而只是聚到一起唠家常一样,场面异常和谐,一点开战的意思都没有。

    以现在人间的灵气种类和数量来讲,你爹能修到仙人之境,实属罕见。想必,他一定有过非比寻常的际遇吧?

    陈经纶眼睛闪烁,故意将头偏到一边,随即道:“没……没有,应该只是运气好一些罢了。”

    兴浪兽道:“呵呵,你这理由骗别人还行,想蒙我还差一些。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相当清楚,如今天地灵气极为匮乏,似乎已经到了枯竭的地步。别说是成仙,就连正常的修为提升都变得越来越难。想当初天地初开之时,万物方成,精纯的灵气几乎随处可见,所以修行起来就事半功倍。但现在就不同了,现在的灵气不但数量少了不这么多,就连种类都发生了变化。成仙之前必备的无极仙气,就在其列。而像你爹能够成仙这样的例子实在少之又少,更是不可复制。如果我所猜得没错的话,你爹他一定是得了件太古时期的宝贝。只有那样的物件之中才有可能夹带着无极仙气。”

    听着兴浪兽的讲解,陈经纶的眼睛瞪得溜圆,就好像两只鸽子蛋一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原体属于玄天门的至高机密居然被对方三言两语就道破了,关键还是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儿。万一这其中有心怀不轨之人打起宝贝的主意,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前辈,你把这么大的秘密广而告之,恐怕不太好吧!”

    兴浪兽看看自己的周围,一脸淡然道:“有吗?我感觉人不多啊!”

    陈经纶冷着脸道:“呵呵,前辈真会说笑。”

    兴浪兽正色道:“我没有开玩笑,我说得是真的,这里的人真不多,轱辘在我眼里,你和你的门人,都已经是死人了。你觉得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这个秘密的话。还能算不多吗?”

    “果然,你还是没有打消要杀我的念头。”

    陈经纶一边说着,一边露出狠毒的表情,他并不怨眼前的白衣人,他只恨真正的罪魁祸首三胖。要不是他的话,自己怎么可能落到这种任人宰割的地步?他本应该待在门中,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中的悠闲生活。可现在,一切似乎都已化成了泡沫,仿佛那只是自己的南柯一梦一样。

    “要杀我也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听到这里,天玄门的门人立即陷入到了骚乱之中,个别人已经有了投降的念头,只为留下自己的一条贱命。可兴浪兽连看都不看一样,摇空一抓,靠前的一名弟子的脑袋应声而碎,当场毙命。

    “呵呵,呸得不说,你这个天玄门的少主还真有意思。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敢和我讨价还价。这里不是菜市场,不是你想讲条件就能讲的。”

    陈经纶底着头,突然诡异地冷笑起来,笑声之凄厉,就如同鬼叫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我本来已经给你机会了,结果你还非得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可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全都我爹看在眼中。如果你杀了我的话,不论你到天涯海角,他老人家都会找你报仇的!”

    听完对方最后的陈述,兴浪兽向前轻一迈,身体居然穿过前面的众多天玄门人,直接来到了陈经纶的面前,面对面站在有跟前,眼睛死死盯着对方的眼睛,好像生怕他了似的。

    “但愿你所说都是真的,不然我还真有点失望了。”

    兴浪兽没有使出任何华丽的招式,呼吸间,他突然将自己的双手搭在陈经纶的肩膀上,然后慢慢移向对方的脖颈,一边挪一边道:“不用怕,一点都不疼,相信我,真的不疼。”而就在这个时候,陈经纶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变得轻飘飘起来,从头到脚跟,一点负担都没有。就在他为自己身上的异样迷惑不解之时,他的脑海之中忽然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经纶,你不要吓我,你到底怎么了?”

    “爹?”

    陈经纶一下便认出刚刚说话的就是他的亲生父亲,玄天门的门主,陈玄风。原来早在陈戏纶出门之前,陈玄风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便在自己儿子的识海之中种下了自己的一道意识。这道意识虽然没有修为,但可以时刻与自己的本体心灵相通。如果一来,只要陈经纶遇上了无法解决的麻烦,他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得知,进而为其出谋划策,甚至亲自出面。可苍北仙苑距离蓬莱大陆之上的玄天门有数万里的行程,就算是飞也得一整天的时间。兴浪兽杀人不过弹瞬之间,对方根本来不及、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陈经纶可以想象得到自己父亲如今那种焦急的神态。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洋洋得意起来,至少他的门主爹爹确实心疼自己。

    “爹,孩儿不孝,以后恐怕不能再陪伴您的左右了。”

    声音的另一道,一个高亢浑厚的男性嗓音突然出来,只听那人焦急道:“快,快抱出我的名号。我就不信,他连仙人都敢得罪。”

    “爹,没用的。虽说我看不清他的真实修为,但从刚刚一招摘下十几名弟子的手法来看,此人的实力与爹您相距并不远,甚至只是伯仲之间。”

    “什么?怎么可能?区区初升大陆而已,怎么会平白无故蹦出来一个无名仙人,难道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陈戏纶道:“这我就一清楚了。不过,他刚刚提到了无极仙气,说是成为仙人的必备之物,不知……”

    陈玄风立即道:“没错,他说得一点也错。照你这么说,对方真的是仙人?”

    识海之中突然安静了下来,空间之中一片烟暗,连点光亮都寻不见。由陈玄风所化的人形,狐零零地站在识海的中央,再也寻不见他的儿子。

    “经纶啊!”

    正如陈玄风所猜的那样,陈经纶已经死了,而且还是身首异处的悲惨死状。兴浪兽将陈经纶的脑袋轻轻一拔,后者的头颅便整个都脱落下来,一点阻碍都没有。更加令人惊奇的是,脖颈与头颅之上的断口如刀砌一样平整,而且一丝血都没流。而陈经纶本人还保持着生前的神态,显然,他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轻松地死在对方手上。

    “糟了,少主死了,少主死了!”

    天玄门的人看到这一血腥的一幕,甚至忘记了反抗自卫,直接将手中的兵器扔在地上,双手垂在身体两侧,“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从而求得对方的饶恕。可兴浪兽却道:“你们不用这样,我承认自己是一只冷血动物,别说是下跪,就算你们现在给我磕头磕到满脸是血,我也不会改变之前的想法。既然我说了要你们的命,那今天除了我们三个之外,没有第四个人能活着走出这里。要怪,就怪你们跟错了主人吧!”

    在兴浪兽,三胖以及高渐飞的合力之下,一个个鲜活的人就这么成了一具具死尸,而且死状大多都十分难看。有的断手,有的断脚,有的脑袋不见,有的直接就躯干消失,四肢和头颅散落在一旁,无处依附,悲惨至极。

    当三胖抬头看向天边,那一缕金色阳光的时候,他这才想起擦了下头上的汗水,口中轻声道:“原来杀人是这么容易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