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先下手为强
    ,!

    无欲的话并没有令方惜时显出怒意,他只是淡淡地笑了下,轻声道:“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是在制造杀戮,而我却是在拯救苍生。他们不但不应该恨我,还应该爱戴我。”

    “你快点在那里自然陶醉了。你要知道,就因为你自己的个人主见,要有多少人为之丧命!”无欲对于方惜时这种虚伪的嘴脸极其厌恶,要不是身在人家的地盘,他早就扬长而去了。

    “成大事者不居小节,更何况,为了取得更大的胜利,小部分的牺牲是能够允许的,我想有朝一日他们会理解我的吧!”

    无欲冷笑道:“呵呵,希望他们真的可以有一天体谅你的苦衷。不然,你就会和我们一样,是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

    方惜时的脸色突然一沉,严肃道:“你快走吧!小心被别人发现。对了,纳百川交待给你的事情,你都清楚了吗?”

    无欲点头道:“呵呵,我的耳朵又没有聋,为什么不清楚。”

    “我是说,他交给你的事情,完成起来有没有难度。不行的话,我可以让我的随从和你一起去。”

    无欲显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没好气道:“随从?呵呵,我们的方掌门还需要随从吗?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你相信不着我的话,大可以派别的人去。”

    方惜时摇头道:“不行,对方几乎认识我身边的所有人,如果他们出现的话那就暴露了。”

    “这不得了,所以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等着我凯旋的消息吧!”

    无欲向门外刚走了几步,忽然想起见事情,止步说道:“对了,你手上没有件趁手的家伙,我的人虽然从无妄修罗界里出来了,可兵器却落在了那里。如果那人真如纳百川所说的那般厉害的话,恐怕动起手起来略有难度。”

    方惜时回过身来,微笑道:“这好办,你挑吧!”

    话音刚落,方惜时云袖一展,只见在他前方的空地之上,赫然插着若干件武器,大小不同,长短不一,种类也并不相同,只不过都是些锐器。

    “厉害厉害,果然厉害,方掌门的修为之高,底蕴之深,实在令我大开眼界。不过,你这些破铜烂铁我还看不上眼,有没有神兵利刃?”

    方惜时面色不悦道:“没想到你还这般挑剔,神兵这里我也有,可并不能随随便便借给你。”

    无欲不由道:“哦?为什么?”

    方惜时道:“呵呵,没想到纳百川的人头脑如此简单。如果我把自己的兵器借给你,岂不是暴露了你的来历?”

    无欲恍然大悟,一拍脑袋道:“嘿,我还真给忘了。算了算了,有总比没有强。”

    说着,他来到那些兵器跟前,蹲下身子,一件一件挑选起来。半个时辰过去,方惜时看了下天边,随即道:“快点吧!等人多了就不好动手了。”

    “噌!”

    一道尖啸传过,无欲将其中一兵利剑从石板的缝隙之中猛然拔出。寒冬里的月光就已经相当凄凉,没想到由这剑身反射出来的剑光居然还要冰冷刺骨,叫人不禁为之战栗。

    “哈哈,就是它了。”

    方惜时瞳孔急聚,随即看向对方手中的那柄兵器,不知为何,此刻他的表情竟变得异常古怪起来。

    “是她么,真是讽刺啊!”

    东方已经泛起鱼白,修整了一夜的陈经纶早早从床上起来,再经过简单的梳洗之后,他终于走出了房门。

    门外,玄天门的人已经全部到齐,只等他一声等下,便立即展开行动。

    “听好了,只见找到那个胖子立即给我就地正法。”

    这时,身旁的一个侍从突然向前走了一步,行礼道:“少主,您看这件事情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毕竟这里是……”

    突然间,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脑袋便像西瓜一样,从脖颈处滴落下来,“砰”地摔得稀碎,场面异常血腥,看得人内腑激荡。

    “我陈经纶做事还需要你一个作小的去管?谁再敢多说一句废话,我就将他满门抄斩!”

    陈经纶的这一招杀鸡儆猴十分有威慑力,刚才众人心中还摇摆不定,这下再也不迟疑了。结仇是小,性命是大。这位天玄门的少主实在是个狠角,说得出的话就一定会做到,至于屠门的事情他们一点也没有怀疑,这就是陈经纶的行事风格,斩草除根。

    这次来苍北仙苑的天玄门人,大多都是转轮境的修行者,少部分拥有天人之境,单从修为上来看,甚至与沈万秋相距不多,可以说是百里挑一的好手。而这一次,陈经纶将他们两两组队,综合实力更是成倍上长,就算遇上天人境巅峰的对手也毫不示弱。更何况,现在的三胖只是转轮初期的修行者,对他们而言根本不具备威胁。可以说陈经纶这回的策略可以说是万无一失。对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敢在他们的地盘上动土吧!

    “三胖,你就等着瞧吧!”

    天玄门一众按照事先的规定,刚要涌出大院门口,寻找三胖的踪迹。谁知这时,大门外面忽然走来了几个人影。

    这时天色才蒙蒙亮,再加上对方全站在阴影之中,所以包括陈经纶在内的天玄门一众根本看不清来者的身份。为了确保安全,陈经纶并没有上前,而是离得远远的,大声叫道:“你们是什么人,识相的就马上离开。不然,我要你……”

    突然间,阴暗地之中悠悠地走出一个人来,只见他身材臃肿,个头不高,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刚从地刨出来的红薯一样,看起来十分滑稽。可这时的天玄门人没有一个敢笑出声的,因为他们发现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他们所要前去刺杀的三胖。

    这家伙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呵呵,算你识趣,居然自己前来送死。你放心,一会儿动手的时候我会尽量温柔的,也算是对你的一种回报。”

    三胖冷笑了下,接着对方的话茬道:“呵呵,回报,我看是报应吧?你杀了那么无辜者,就算是自己的亲信都不放过。如果不是因为你爹的势力,恐怕这些人早就弃你而去了吧!”

    被对方这么一通讽刺,陈经纶那原本微微泛红的脸色立即被气得煞是惨白,就好像涂了石灰粉一样,十分吓人。而更让他愤怒的是,三胖的话刚一出口,自己带来的这些天玄门弟子便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就如同认罪伏法一样,沉默不动,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你们,你们,你们这些废物!我告诉你们,没有我爹,我照样可以呼风唤雨,为所欲为。你们给我听好了,限你们一盏茶的时间赶快把这个丑陋的死胖子给我剁成烂泥。不然,这一年的灵气丹你们休想要了。”

    不知哪来的一个不怕死的,在陈经纶刚刚说完话的同时,便继续道:“少主,您别生气,我们动手就是了。”

    “谁让你说话的!”

    陈戏纶声如奔雷,滚滚涌向那人的面门,只见一道血雾砰然爆裂,后者已经七孔流血,惨死当场。

    “给我动手!”

    眼见两名同胞先后死在自己的主子手中,好些天玄门人是又气又怕,怒不敢言。好在,这个任务并不难完成,下一刻他们立即变作一个个犹如野兽般的杀手,挥刀一齐冲向势单力薄的三胖。

    “以多欺少,这也是正道中人的作风?”

    突然间,阴影之中再次闪出一道人影,那是一个修长,挺拔,极具风彩白色人影。紧接着,那缕白色越变越大,像光一样从那引起天玄门人面前一扫而过。而稍微靠后的弟子则是脸色大变,一边尖叫一边朝后方猛退。而再看他们前方,一排整齐的身体一动不动,鲜血像喷泉一样往外猛窜,而这些人的脑袋竟然全都不见了。

    一招夺取这么多人的性命,拥有此等恐怖修为的人,除了兴浪兽之外还能谁呢?

    他站在三胖的身前,在他的两边,分别有一撂码得半人来高的人头。看上面的表情,似乎还保持着临死之前那一刻的恐惧,而他们的身体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个别的还在用手去摸身上空当当的脖颈。

    “你!”

    这下,陈经纶终于不再说话了。他的性格虽然要强,但作为凡人的他同样也害怕死亡。他自知,能够在一瞬之间了结这么多修行者性命的人,绝不是一般的高手。对方的修为甚至与他那个仙人境的爹可以平分秋色,也许还要略高一筹。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个貌不惊的胖子是从哪里找到这位天兵天将的。

    兴浪兽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方丝帕,轻轻擦了一下沾染血迹的手掌,口中淡淡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这样,怎么就不能好好说话呢?非得让我亲自动手,你看,是不是又有伤亡了!真是罪过,罪过。”

    说完,兴浪兽还煞有其事的合十双掌,朝自己的两侧分别拜了两下,以示自己的同情。可陈经纶分明看见,对方的脸上还残留着满足的笑容。

    他不是人,他简单就是一个魔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